第十二章 你是误会
玛琪珰珰2020-03-18 23:404,707

  深夜的天空不是黑色的,是一片墨蓝,称为黛色,尤其在这个没有星星的晚上,蓝得像被印染的布匹。夜空没有星星,就像海中没有了鱼。平首远眺,万家灯火仿若顽皮的,离家出走的星辰,光影绰约,在人世间发生故事。

  启穆在车里关切地问:“霆珺没对你怎么样吧?”

  瑾儿神色慌张,忙说:“没,没~”

  “你怎么了?”

  瑾儿还是那两个字:“没,没~”

  琪儿反常的表现让启穆对雷霆珺怒气又平添了几分。

  和第一次见面的总经理一起待在一个伸手即触的铁皮盒子里,瑾儿紧张得不知该用怎么的频率呼吸,也没有理智思考他要带她去哪里。半小时后,车子终于停下,停在了一个让瑾儿更紧张得地方,启穆的家。

  启穆回国后就请人在城郊修建了这座别墅,周边再无其他建筑,但隔一座山丘外是一片种植园。

  近中秋,鲤城天气还没有凉透,但在郊野,夜晚的空气都是经过冰冻的,寒凉透肤,下车后,穿着无袖连衣裙的瑾儿冷得瑟瑟发抖,启穆暗自嗔怪她为什么任性,始终不愿穿上他给她买的衣服。他将外套脱下给她披上,并拥着她往家里走。

  瑾儿接受了那件外套,但没有接受启穆的拥抱,她向反方向闪开,抿了抿嘴唇说道:“我不进去。”

  “放心,这是我家。”启穆亲昵地解释道。

  “总经理,我~”瑾儿想了好几个理由委婉拒绝,但没想好选哪一个。

  “琪,你叫我总经理?”启穆讪笑道。

  “琪?我不是~”瑾儿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心想总经理认错人了。

  “好了,不要闹了,我投降~”他上前抱着瑾儿,以示对她顽皮的包容。

  瑾儿推开了,看着启穆说:“我真的不是琪。你认错人了。”

  启穆也看着瑾儿,端详着,眼前这个女孩分明跟琪儿长得一模一样,身上的裙子他也见琪儿穿过,但神情举止确实大相径庭。他探问:“那你是?”

  “安瑾儿。”瑾儿一字一字说得清晰明了。

  启穆琢磨道:安琪儿?安瑾儿?双胞胎?他恍然大悟般又惊又喜:“你是琪的姐妹?”

  瑾儿没有说话。

  启穆只当她是默认,诚恳而礼貌的说道:“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她有个双胞胎姐妹。外面太冷了,我们进去说吧。”

  他按了门锁的密码,把门打开,很绅士地邀请瑾儿进去。

  瑾儿点头致意,仍然没有说话,沿着启穆手臂伸展的方向走了进去。

  启穆的家布置的温馨又简洁,通体暖色调,仿佛阳光的气息周身环绕,和他身上橘子的气味相得益彰,很好闻,个人一种很舒服、很惬意地感觉。从细节上可以看出启穆独有的爱好和品味,空间格局强调大而分明,家具的款式注重线条优美,装饰画的风格洋溢幸福感,随处摆放着各国各地的民俗纪念品和旅行照片。

  “请坐,你想喝什么?”启穆客气的问道。

  “水就好。”屋内没有风,但瑾儿依然披着那件外套。

  启穆没有先坐下,径直走到背对沙发的水吧台。他额头冒汗,闭眼皱眉,从口袋拿出瓶子,取出三颗药丸服下。在瑟卫宴会厅,他追雷霆珺和瑾儿时跑得太急了,以致身体不舒服,但不严重,但这会儿他感到胸口气闷,不得不吃药缓解。

  “你是姐姐还是妹妹?和琪住一起吗?”启穆恢复如常,边倒水边问。虽然句句都是问瑾儿,但事实上他迫不及待的想了解琪儿。

  “额,嗯,不~不~”瑾儿拘谨而畏惧地支支吾吾。

  “你不用紧张。”启穆又问,“琪没跟你提起我?”

  “有吧,不记得了。”瑾儿回答地模棱两可。

  启穆有些失望,他将水放在瑾儿的面前,“喝点热水,会好些。”他还是能感受到瑾儿的紧张,但又不知如何让她放松。由于琪儿地关系,他对瑾儿有种说道不明熟悉感,但他知道瑾儿不会。

  良久,启穆都在观察着瑾儿,应该说是辨认,发现瑾儿的性格和琪儿完全是两个极端。他想到什么,说到:“我打个电话给琪儿。”

  瑾儿忽然站起来,说道:“我想去下洗手间。”启穆指引她位置,她急促走去。

  琪儿的电话接通了,但一直没有人接,启穆疑惑:“睡了?这么早?”

  不一会儿,瑾儿出来,说道:“总经理,谢谢您的招待。已经很晚了,我该走了。”她将折好的外套递给启穆。

  瑟卫的员工启穆都认识,瑾儿唤启穆总经理,便猜想她是合作公司的职员。他看看手表,说:“对啊,都这么晚了。我送你。”

  启穆本没有唠嗑的体质,但爱屋及乌,想与瑾儿多聊聊,但瑾儿似乎不愿多言,他也就不多舌。

  鲤城市区中心一个旧小区楼下,瑾儿一言不发的开门下车,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启穆也下车来,和她道别道:“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下次见。”他抬起手。

  瑾儿也缓缓抬起手,轻握道:“谢谢你送我回来。”

  启穆微笑,目送她上楼,心想:双胞胎真是神奇的存在,连手的触感都一样。

  他再次拨通了琪儿的电话,不一会儿,就听到她叫嚣道:“喂?谁三更半夜扰我清梦?见着鬼了,还是鹿晗了?”

  启穆直奔主题:“快告诉我,瑾儿是你妹妹,还是姐姐?”

  琪儿瞬间醒了:“你怎么知道我妹妹?”

  启穆戏虐道:“真没想到,你还是姐姐呢?”又说,“我在公司酒会遇到的。”

  琪儿的声音回复平静,但着急挂电话似的说道:“哦,没别的事儿我睡了。”

  “嘟嘟嘟”电话断线了,启穆感到奇怪,琪儿一向玩到很晚才睡,今天怎么老实了。

  瑾儿到家,瘫坐在门口,合着眼思量。琪儿怪异的一笑,感叹:“真是有趣的一晚。”

  此时,有两个男人站在楼下抬头望着她屋子的方位。

  雷霆珺猜测哥哥会带瑾儿回自己回家,但他不知道哥哥的家在哪里,因为这个哥哥从未让家人真正的靠近过他。于是,他来到瑾儿家楼下等。

  过了很久,他在树荫底下的石墩上也坐了很久,迟迟没有等到瑾儿家的灯亮。他抽了半包的烟,直到一个熟悉的车停在楼梯口,他见到瑾儿和启穆告别,又见到瑾儿上楼后,启穆的注目凝望。

  他走上前,说:“哥,我们喝一杯吧!”

  启穆见到雷霆珺淡然微笑,问:“为什么?”

  “为了所有。”

  瑟卫二十楼,一个空旷、秘密的空间,因为没有格局,所以空旷;因为只被启穆和雷霆珺所用,所以秘密。房间的一侧敞着偌大泳池,另一则放置各式各样的运动器械和装备。无数个夜晚,街灯最迷人的时候,几根迷路的光线洒射进来,一个强者的身影忽隐忽现,似乎不想让光线捕捉到他,不想看到自己的身体。或许,他只是个智慧上的强者,身体上的弱者。

  雷霆珺曾在这里看到哥哥虚弱的一面,惊愕不已。启穆是个早产儿,身体孱弱,没出生多久就得了重病,家人都担心他会夭折,但在精心照料下他顽强的活了下来。启穆的父亲雷桥是个好面子也很强势的人,他不甘心自己儿子竟是个病秧子,所以他对启穆漠不关心,彷如养子。

  与之相反,母亲启星冉对启穆疼爱有加,万般怜惜。她对雷桥说不再生育,要将全部的爱给予启穆,但此事岂能她做主。启星冉是名门独女,与雷桥算是商业联姻,两家都希望她能生养出健康的孩子,继承家业。

  就在启穆出生的第三年雷霆珺诞生了,足月,八斤二两重,身体健康。雷桥大喜,声势浩大的庆祝炫耀,并即刻向媒体宣告雷霆珺将是他未来的接班人。启穆出生时没有过这样的待遇,更别提以后的境遇,连最宠爱他的母亲也在他九岁时病世。

  雷霆珺刚学会走路起,就喜欢跟着启穆,他一直不知道启穆身体状况,他只知道哥哥清瘦,总是很安静,显得很清高。启穆没有怨恨雷霆珺夺走了他的一切,打心底爱着这个弟弟,即使他不会主动亲近,但只要雷霆珺来找他,他一定陪着他。

  兄弟两人的关系从小和睦,偶尔也会有小矛盾。小时候,雷霆珺常埋怨哥哥不为自己出头打架,反而是他总因为哥哥受到不公平待遇和父亲吵架。这时,启穆会摸着他的头,温柔的道歉,但不愿将实情告诉他。

  启穆个性自律、顽强,通过长时间的疗养,身体状况逐渐稳定,很久没有发病,他成长的很优秀,对时尚的领悟力和创造力天赋异禀。雷霆珺个性自由不羁、我行我素,对家族事业毫无兴趣,踏入了模特行业,成为万众瞩目的时尚明星。这些都是雷桥始料未及的,他开始重视启穆,但启穆对他却敌意根深,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受的冷遇,还因为启穆认为母亲的死是由父亲促成的。

  雷桥好色,除了启穆的母亲,身边的小三儿、小四儿往来不绝。启星冉生病的前一段曾和雷桥大吵了一架,因为有女人不断打电话骚扰她,让她精神崩溃。雷桥不加制止,甚至放任女朋友来家里找他,挑衅启星冉。启星冉顾忌雷家声誉,没有告诉娘家人,她和雷桥自此貌合神离,即使启星冉病了,雷桥也很少回家。

  启穆在外国留学期间,脱离了父亲的掌控,便开始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逐步贮蓄实力、势力和财力。学成归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户口迁出,跟随母亲姓启,然后自立门户,与父亲针锋相对。雷霆珺长大后也发现父亲雷桥不是什么好人,但始终是宠他宠上天的父亲,只要他不阻碍自己做喜欢的事,就不会反抗他。

  对于启穆正在做的事,雷霆珺没有干涉,也没有参与,他们俩还像以前一样是亲亲爱爱的好兄弟,他们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健身。启穆健身是为了增强体质,雷霆珺健身是为了保持身材。

  一天晚上,就像现在一样夜色沉重的晚上,启穆在那里发病了,杠铃重重的摔在地上,药丸撒在地上,他痛苦的趴在地上,水泥地承受了所有的重量,那是雷霆珺承受不了的重量,原本不该出现的他,出现了。

  这天晚上,他们来到瑟卫二十楼,没有开灯,落地窗外的大街光明一片,与这里的阴沉昏暗形成强烈反差。

  “你带瑾儿去你家了?”微弱的光亮将雷霆珺的脸色映衬的更加暗沉,他没有责怪哥哥的意思,只是心情不好。

  “嗯。我把她误认为是她姐姐了。”启穆坐在没有一丝光明的地方,摸了摸他很久没碰过的器械。

  “她姐姐?”雷霆珺很吃惊,朝着启穆待着的黑暗角落惊叹。

  “嗯,双胞胎姐姐。”启穆强调是双胞胎姐姐,因此才会发生在天台上的误会。

  “难怪。”雷霆珺松了一口气。

  “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雷霆珺心情放松下来,走进洗手间洗脸,不忘调侃启穆。

  “一个多月前。”启穆如实交代。他走出黑暗,来到落地窗边看着灯火。

  “你能有女人?”两兄弟在一块儿不免会提到女人,雷霆珺曾问启穆喜欢什么类型的,启穆总说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在他身边被吸引过来倒追他的女孩没有断过,但雷霆珺还真的没有见过启穆和一个女孩交往。后来雷霆珺得知启穆的秘密后,启穆才告诉他,可能一辈子他都不会有女人。

  “臭小子。”启穆和琪儿在一起之前的确没想过会有女人,医生也是这么告诉他的。他想起李科然跟他说过的一件事,问道,“听说你和雷氏调过来的设计师在一起,怎么又和安瑾儿纠缠不清?”

  雷霆珺解释道:“那个小可怜就是雷氏的设计师。”他拜托启穆,“能不能不要把她搅你跟雷氏的战争里。”

  “又不是我。是雷氏让她过来的。”启穆躺在地上,闭上眼睛。

  “那又是谁让雷氏调任设计师的?”雷霆珺洗完脸躺在了启穆旁边,双手交叉,枕头下。

  “好啦,我错了。”启穆睁开眼,侧过身,抬起手拍了拍雷霆珺的头,像小时候一样。即使这个道歉心不甘情不愿,但言语温柔,让人无法不心软。

  “喂,别摸我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雷霆珺也侧过身,和启穆面对面。

  “没想到我们兄弟俩居然喜欢上了姐妹俩。”启穆觉得这件事不可思议,但他的表情波澜不惊。

  “嗯,也许是天使的安排。”雷霆珺坐了起来,大概是被启穆感染,他的语调变得深沉。

  雷霆珺见惯了启穆的平静如水和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老成,很难想象他恋爱起来会是什么模样,他很期盼着能见到安琪儿,也很期待着四人见面的情形,但摆在他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挽回瑾儿的心。同样,启穆憧憬着琪儿和她的妹妹瑾儿成为他和霆珺的家人,四人一起家庭聚餐的画面,但他清楚只要瑟卫还在雷桥手里一天,他就不可能真正的幸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