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夜双安
玛琪珰珰2020-03-18 23:395,114

  9月25日,微凉的空气,微暖的阳光,微微起风的秋晨,大自然里的事物每时每刻都在呼吸着、率动着。人类,万灵之一,按照自己脾气活着,以不同形式的纪念见证成长。瑟卫成立至今设计出品的101件作品将在今天悉数呈现。白天,瑟卫大楼一楼大厅举行品牌展示会;晚间,三楼宴会厅举行珠宝展示秀及答谢晚宴,这既是瑟卫一年一度的生日盛宴,也是鲤城时尚界的年度盛会。

  这是瑟卫总经理在周年展消息走漏后做出的战略调整,由小众低调举行转为全面曝光。对于鲤城来说,这无疑是重磅炸弹,神秘的雷氏家族大公子、瑟卫总经理近日高调现身,不仅参加新一届的鲤城商会慈善晚宴,还公开举行瑟卫珠宝设计周年展,吸睛无数,更令外界好奇他寓意何为,是否会有大动作。

  瑟卫作为雷氏旗下子公司,其年展没有在雷氏酒店举行,而是在瑟卫大楼,用意不言而喻,就是明目张胆的对外宣告,瑟卫总经理拥有绝对的经营决策权,独立于雷氏掌控。不同以往的荒无人烟,Hopen基地今日仙气缭绕,由银色圆气球和哑光长丝带布置的大岭街宛若一条通入天堂的路,银光闪闪,仙人聚汇。

  瑟卫大楼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守卫森严,百位警卫人员清一色黑发黑衣黑裤全副武装,宾客皆盛装出席,女客裙舞飞扬,男宾西装笔挺,就连看客也衣着靓丽,妆发相宜。年展所有准备工作都已提前完成,由外聘工作人员执行,部门责任人在场把控即可。

  正当大家在各自房间准备晚宴服装和妆容,或在一楼展厅与宾客言笑晏晏时,赵致发布召集令,十分钟后十六楼开会,瑾儿听李科然说,瑟卫总经理已经驾临。

  这时,李科然刮净续了个把月的络腮胡须,扮上了精英青年的形象。换做别人一定会对他心动,瑾儿没有,因为她见过李科然邋里邋遢的真实面目。令她期待的是瑟卫总经理,整个瑟卫就她一人不曾见过他。

  很可惜她还是错过了。就在瑾儿和李科然到达会议厅,出电梯的那一刻,李科然接到辛迪的电话,说雷霆珺要瑾儿立刻到侨艺路来帮忙。当时,瑾儿和总经理仅一墙之隔,她透过窗子看了一眼,总经理身边有很多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

  本来瑾儿可以推脱,但介于李科然知道她与雷霆珺的关系,故意推脱反而显得矫情自饰,于是她乖乖骑着小驴车前往广告拍摄的位置。

  一天前,她提出和雷霆珺分手。雷霆珺一脸漠然,机械地拉着瑾儿上车,说送她回公司,瑾儿被他的样子吓到,没有拒绝,但两人一路都默不吭声。

  早上他依旧来接她上班,但没有接到。瑾儿故意躲开,早早地出门。

  雷霆珺白天有外景广告拍摄的工作,他想着可以借机让瑾儿过来,反正她在瑟卫被处处提防,待着也不自在。但他没有考虑到,瑾儿待在他的身边会更不自在。

  瑾儿达到拍摄现场时,雷霆珺正握着一款女士护肤品和女模特对戏,样子很亲密。他见瑾儿风尘仆仆的赶来,不自觉的演得更卖力了,不时挑逗身边的女模特。一旁的导演耳闻雷霆珺冷若冰山,还百般苦恼如何让他动情表演,但今日一看,他是多虑了,雷霆珺很专业,而且十分配合。

  瑾儿自然知道这是表演,不是真的,但亲眼所见的那一刻她心里还是酸酸的。她撇过脸去,故意不看,左顾右盼地找辛迪。辛迪此时也在一旁看雷霆珺的拍摄。他见瑾儿走到跟前,连忙招呼她:“你来了。就在这看吧。”

  “不是让我过来帮忙的吗?”瑾儿问道。

  “是啊,不过已经在拍摄了,现在没什么忙的,你就站在一边。”辛迪边看雷霆珺拍摄边说,忽然又转口道:“你坐着看也行。”

  瑾儿摆手,说就跟他一起站着。

  一个镜头结束,导演说休息十分钟。

  雷霆珺和女模特并没有结束的样子,还在聊着天。化妆师们上前给雷霆珺和女模特补妆。辛迪也上前和雷霆珺说话,就瑾儿还止步不前的站在原地。

  她想到廖峥文在这时会递水过去,廖峥文现在不在,她拿了瓶水,走过去,递给了雷霆珺。

  雷霆珺很冷淡地说了句谢谢,将瓶盖拧开递给了女主。瑾儿心想自己太大意了,怎么只拿了一瓶水,于是她又拿了一瓶水递给了雷霆珺。

  雷霆珺接过水,被噎住了似的愣了一下,又说了句谢谢。

  女模特是个新秀,青春无敌,清新靓丽。她围着雷霆珺问东问西,崇拜之情溢于言表。雷霆珺一改往日作风,来者不拒,要签名给签名,要合影给合影,两人还对着手机卖萌自拍。

  对于雷霆珺的无视,瑾儿会失落、会难过,但无能为力,毕竟是她提出分手,两人也已经分手了。她表现出无动于衷的样子,觉得眼前这个朝气蓬勃的女孩比自己更加适合雷霆珺,周遭跳动的都是快乐的音符。

  下一个镜头开始,所有人都各就各位。

  雷霆珺径直走到瑾儿身旁,冷漠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廖峥文提着雷霆珺钦点的餐点走来,看到了这一幕,暗自窃喜。

  瑾儿心中记挂着由总经理主持的会议,便没有犹疑,果真戴起安全帽,发动小驴车,走了。

  雷霆珺火冒三丈,踢翻椅子。辛迪随即跟导演说霆珺饿了,要暂停拍摄。

  导演别无选择,只好应允,心里嘀咕:我就知道他没那么好伺候。

  一路红灯一个接一个,瑾儿磕磕绊绊终于在下午一时赶回瑟卫,直奔十八楼,但空无一人。

  设计部里,沙发上摊开好几套西服,李科然正比划着,见瑾儿垂头丧气的进来,拉着她问道:“哪件好看?”

  “你身上这套不是挺好的。”瑾儿喝了一口水。

  “这套已经亮相了,得再换一套。”李科然皱着眉头说道。

  瑾儿沉浸在失望中,她问李科然:“总经理开会说了什么?”

  对瑾儿打断他选衣服时兴奋,他有点不耐烦:“不就是辛苦了之类的。十分钟就结束了。”

  瑾儿惊讶的看着李科然。李科然继续比划着,继续说道:“他啊,很好说话的,知道我们不愿意听他唠唠叨叨,就没多说什么。”

  “你很了解他?”瑾儿问道。

  “全瑟卫谁不了解他,和风细雨的,你见了就会知道。”李科然悠悠地说道。

  瑾儿心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瑟卫总经理是个品行温良的人,难怪人缘这么好,同学和朋友都甘心以他马首是瞻,就像《三国演义》中的刘备,结义刘、关、张和诸葛亮。但她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脾气温和的人会向自己的父亲宣战,即使输了,也顽抗到底。

  “那他在办公室吗?”瑾儿问道。

  “不在吧,今天什么日子,他有很多事的,晚上就能见到他了。”李科然终于选定了一件宝蓝色西服,又开始挑拣领带。

  “哦。”

  “你怎么这身打扮,赶快回去换!”李科然见瑾儿还衬衫、裤装打扮,替她着急。

  “在袋子里。晚点换。”瑾儿早上出门前带了件裙子,还是有点短的那种,不到时候不好意思穿出来。

  李科然笑她。瑾儿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袋面包。

  “你还没吃饭呀,雷霆珺是怎么照顾女朋友的!”李科然自己也拿出一片面包开始啃。

  瑾儿硬生生的把嘴里的面包吞了,连忙解释:“我不是他女朋友。”

  “不是?懵谁呢。”他紧接着又说,“雷霆珺自己都承认了。我说呢,他当初怎么火急火燎的让你当他助理。原来你们早就好了!”

  “什么?是他让我当他助理的?”瑾儿将口中的面包生吞了下去,诧异地问道。

  “对呀。当初你犯了错,上面决定要把你驱逐回雷氏,霆珺却突然说他人手不够,指定要你这个新来的过去帮忙。他哥能不答应嘛,就没再追究你的责任。现在来看,是早有预谋。”李科然眯着眼睛说。

  瑾儿越想越不对劲,他和雷霆珺那时候又不熟。难道是一件钟情?这概率比中彩票头奖还小吧。

  “我们分手了。”瑾儿把剩下的面包放回冰箱,背着李科然说道。

  李科然吃了一惊,把手中的领带放在沙发上,凑到瑾儿跟前说:“什么?我才跟上头~”

  他突然哽住,又接着说:“我是说,你们怎么就分手了?”

  瑾儿无言相告,勉强地笑了笑,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晚上,宴会厅里灯火辉煌,宾客陆续款款而来。雷氏集团主席雷桥也携女伴踏入会场,但在门口就吃了闭门羹,警卫要求他出示请帖,雷桥呵斥道:“这是我的公司,让我拿请帖,真是天大的笑话。”

  警卫在对讲机中说明情况,但接到的指示是必须有请帖才能进入。其他宾客纷纷而至,雷桥大多认识,他装作主人翁的模样与之打招呼,才没引出笑话来,他打了个电话给赵致:“你小子跟他一块疯?快下来接我。”

  良久,赵致身穿燕尾服,徐徐走来,对雷桥说道:“伯父,不好意思,这是给您补办的请帖。”雷桥知道这是他大儿子搞得鬼,不便对世侄动怒,但也没给他好脸色。

  晚八时,全场就席,啪啪啪,四周灯光暗淡下来,T台区蓝光璀璨,背景幕布缓缓落下,交响乐队惊现眼前,轻快的乐声响起,主持人和着节奏上台,一番欢迎致辞,迎来今晚新品展示秀的开始。

  “你们总经理呢?”雷桥始终唤他儿子为总经理,彰显自己是瑟卫董事长的权威。

  “他最后出场。”赵致一直陪着雷桥。

  “尽搞些噱头。”雷桥不屑地对着自己的女伴说,因为只有女伴会笑眯眯的应和着他。

  几组模特登场后,随着一首轻缓的交响乐曲,雷霆珺浓墨重彩,飒飒走来,闪光灯闪烁不停,与钻石光芒交相辉映。

  雷桥看着气场撼天动地的雷霆珺,竟认不出他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同桌的人惊呼雷霆珺的名字,他才细细辨认出来,他对赵致说道:“就他还像点老子。”

  但尴尬的发现赵致已不在身边,他又将这话跟身边的宾客说道。

  宾客赞赏道:“雷总好福气。”

  此时,瑾儿站在大厅的墙边,欣赏着雷霆珺走秀,她换上了黑色裙装,挽上发髻,一缕发丝垂在脸廓,脸着淡妆,目光波动。

  雷霆珺在T台上英姿挺拔,高视阔步,星目凌厉,一眼便锁定瑾儿的坐标,女宾以为他在放电,纷纷痴迷。

  三曲毕,掌声拳拳,光影交加,聚光灯下,瑟卫总经理启穆悄然登台,来宾为之惊喜。只见他气度翩翩,身姿修长,明眸似泉,气质不逊于男模,谈吐如滑,向各位介绍瑟卫珠宝的设计理念。

  这下,瑾儿总算见到了总经理,兴奋不已。她准备到设计部那文件,以方便随时交给他。她经过一席圆桌,一位打扮高贵的夫人在喊服务员,瑾儿环顾左右,见服务员们都在忙,于是上前询问,夫人道需要热茶。瑾儿在后厨的餐车上找到热茶,给那位夫人递了过去。

  可是半途,雷霆珺迎了上来问:“你在干什么?”

  “那位夫人要热茶,我给她送过去。”

  “让服务员送。”说着雷霆珺喊来一个服务员让他把茶送了过去。

  启穆的讲话正行如流水之时,晃神了,他隐约看见熟悉的身影,他不可能在这里见到的身影。只见一个女孩在跟雷霆珺纠缠着,那个女孩好像是琪儿。他简短讲话,颔首鞠躬,走下T台。

  舞台上的歌舞表演应时开始,那个女孩和雷霆珺一齐离开了大厅。启穆见他们往电梯方向走去,他快速追随,但被一位过来打招呼的宾客拦截。当他达到电梯口时,电梯已经上楼,而且在顶楼停下。

  还未卸妆的雷霆珺在宴会厅找到瑾儿后,拉着她走上瑟卫楼顶,表示有话要跟她说。

  瑟卫楼顶是个小花园,夜空下,坠饰着星星点点的灯光,绿草幽暗,池水盈盈,环境静谧,不难看出花园设计者的浪漫和情调。瑾儿在楼顶边沿处发现类似“蹦极”的装置。

  “这就是你跳楼的地方?”瑾儿指着那里问道。

  “是。”

  “为什么?”

  “有娱记追着我。”

  “哦。”

  雷霆珺说话的口吻如清汤寡水。瑾儿不再啃声,于是他开口说道:“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要分手?”

  瑾儿哑然。

  雷霆珺握着她的手又问了一遍,瑾儿小声反问:“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跟我在一起?”

  雷霆珺毫不犹豫的说道:“因为你需要我。”

  “你怎么知道我需要你?”

  “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

  “你真的对我一见钟情?”瑾儿觉得不可思议。

  “一见钟情?是吧。”雷霆珺承认道。

  瑾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大名鼎鼎的雷霆珺对自己一见钟情?她胆怯的往后退,但被雷霆珺拉向自己的怀抱。

  “不分手了好不好?”雷霆珺轻声细语的问道,捧着瑾儿脸,慢慢靠近她粉红清润的嘴唇。

  瑾儿来不及细想是拒绝还是接受,她问到一股淡淡的橘子气味,然后看到一个瘦高男人的背挡在她面前。

  “你干什么?”启穆对雷霆珺吼道。

  “哥?”雷霆珺第一次见哥哥对自己发这么大脾气,有些茫然。

  “琪,你怎么在这儿?”启穆回过身,抱着琪儿的肩膀问道。

  瑾儿大惊失色,眼前这个人是在T台上讲话的那个人,瑟卫总经理!

  雷霆珺松了一口气,明白原来启穆是认错了人,他抬起手臂搭在哥哥的肩膀上,欲跟他解释,但被启穆推开了。

  启穆见琪儿脸色煞白,对雷霆珺怒道:“她不是你可以动的人。”说完带着琪儿离开了。

  瑾儿老实地跟着启穆离开,仿佛有股力量在推动着她接近他,那既是总经理职权的威力,也是完成工作任务地动力。

  雷霆珺燥郁不已,待他乘上另一座电梯追到停车场,看见他们已经上车走了。他立即打电话给辛迪,让他下来把车钥匙带给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