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路不识君
玛琪珰珰2020-03-18 23:534,085

  序

  人还没出生,选择就已经开始。有的选择,由别人帮你;有的选择,由自己亲为。

  有这样一个故事。

  人死后的去向是可以选择的。

  一个渡魂者问一个弥留之际的人:死后是想上天,还是入地,天上有心灵的归宁,地下有欲望的满足。人犹豫了很久,最终没有死去,忍受着痛苦。

  一次梦里,渡魂者再次找到她。她祈求死后魂魄能够天地徘徊,以有足够的时间选择最终的去向。渡魂者被泪水打动,答应了她。

  那个夜里,人在睡梦中死去,魂魄游离世间。飘到天上,她遇见母亲,心想应该选择上天。荡到地下,她遇见爱人,心想应该选择入地。

  最后,人仍未能定心,但这件事被神知道了。

  神震怒,惩罚渡魂者驻守人间万年,守护缺失选择能力的人类死后灵魂归位,而那个被渡魂者放走的魂灵则将陷入人世轮回,直到领悟出自己的心意。

  人间似梦,岁月蹉跎,魂归天地,成为守魂者的渡魂者已经将第一百位主人送往最终的归属,正在寻觅他的第一百零一位主人,也是最后一位主人。经过近万年的磨砺,他笃定能够完成使命,回到原来的位置。

  一天,守魂者看见一个女孩在许愿池旁手握硬币虔诚默念,他感应到阔别已久的熟悉的灵魂。尽管她的面容已和当时不同,他还是认出了她。

  守魂者好奇她的这一世经历着怎样的选择劫难。他潜入她的意识。那是一片混沌的世界,即明即暗,如日光般明澈,如黑夜般魅惑;无边无际,清者之气如虹,浊者之气如洪。

  此时,女孩正在犹豫是该陪伴他细水流长,还是该跟随他激荡青春。也罢,守魂者叹息,既然祸从你开始,也应由你终了,缘原是个圆。

  后来,女孩成为守魂者最后一个主人,他幻化成人类,守护在女孩身边,指引她找到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

  日

  “生活对于我而言就是默默前行,一步一步实现小目标,过好无风无浪的小日子。”

  五年前,还是学生的安瑾儿把这句话写进日记本里。今年,她已毕业三年,一步一步的小目标仅仅实现了八分之零点五,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她在这一阶段也停留了三年,没有丝毫进步。

  古有吴国、蜀国、魏国三国鼎立,鲤城有雷氏、陆氏和葛氏三氏称霸。瑾儿便是雷氏珠宝五个设计师其中的一个,还不包括外聘的。名号为设计师,和助理无异,她没有留学背景,没有获奖荣誉,甚至没有作品上市,日常最主要工作就是协助主设计师。

  瑾儿从相貌到身材再到生活都很主流,但设计风格却总被批为“非主流”。应聘时,设计总监程芥欣赏她的设计别具一格,所以格外开恩纳入麾下,但之后每每参选,每每落败,毕竟要群众的眼光走。她怀疑自己之所以还能留下来,是因为她做助理比当设计师称职。

  每一年,她都希望自己会有些不同,可是谨慎小心的她从未踏出自己画好的安全圈圈外一步。

  “今年应该会有些不同吧!”在25岁生日这一天她对自己说。

  然而就在这么想的时候,她的包被抢了。

  大清早,强盗未免起得有些早。瑾儿穿着高跟鞋踉踉跄跄地追上去,后来索性把鞋脱了拎着跑,但也无济于事,强盗挥着他的长腿倒着跑都比瑾儿快。由于是清晨,公园里除了几个锻炼的大爷大妈没有一个可以指望能帮忙的人。

  不对,在许愿池旁打电话的黑衣男子让瑾儿看到了希望,她连忙奔去,像拽着救命稻草似的扒着男子的手臂,上气不接下气:“能不能帮我追强盗,我的包——包——”

  男子低下头来,惊现诧异之色。瑾儿的脸颊瞬间发烫再加点炭,一双星眸闪耀的眼睛正看着她,厌恶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愿意用美妙的语言来形容他。俊美的面庞仿佛由神明垂青造化而来,唇齿含诗意,眉目画勾魂,怎一个帅字了得,简直是好帅。只是脸上浮现的颓废神韵,令人不禁心疼,想问问这位仙使来人世间受了什么难?眼睑末端一笔摄魄的眼线又让人惊觉不该招惹他。

  果然,男子不耐烦地剥开瑾儿的手,高冷地说道:“不能。”

  瑾儿顿时手足无措,平时跟陌生人说话都要想好台词的她一时没了智商,低眉慌张,忙说:“没关系,谢谢。”

  男子略一迟疑,觉得这句话怎么那么别扭,但不改冷面,说道:“不去追你的包吗?已经跑远了~”

  不出所料,瑾儿的包没有追回来。不过万幸,一向谨慎的瑾儿从不把重要的证件放在身边,丢的只有一两百块钱、租屋的钥匙和一把伞等杂物而已。麻烦的是她上班迟到了,当月的全勤奖金没了。需要强调的是,这是瑾儿工作三年里头一次丢了全勤。

  瑾儿身心狼狈地溜进座位,坐在她对面的杜若关心地问道,“你被抢了吧?”

  瑾儿这才抬头,发现周边的同事都望着她,她难为情的冲着大家笑了笑,随之把脸转向杜若,问:“你怎么知道?”

  杜若笑笑,举起小化妆镜对着瑾儿的脸说:“没看到你千年不换的小黑包哇,再看看你的模样,大家都猜到了~”

  镜中的瑾儿的确狼狈的像个被打劫过的。她懊恼的哦了一声,赶紧去洗手间整理妆发。

  临近午休,程芥把瑾儿叫进办公室。

  “瑾,你来公司有几年了?”设计部总监程芥盯着电脑屏幕,酌着咖啡。

  总监用如此亲昵的称呼唤着瑾儿,让她不禁打一寒颤,这情形让她想起职场攻略类书籍中的案例,捉摸着公司是不是要开除她。她心中默默盘算着银行卡余额够不够支撑到找到新工作。

  当然,瑾儿没有答非所问,如实回答:“三年。”

  听到“三”这个数字,程芥很满意,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袋郑重其事的递交给瑾儿,并说道:“行。你等会就把你的工作交接给杜若,明天到瑟卫珠宝入职。这份文件交给瑟卫的总经理,记住,务必亲手交给他本人。”

  程芥将“行”这个字说的很小声,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他沉吟一会儿,又说道:“每周写一份工作心得加密邮件给我,不要让瑟卫的人知道。”

  突如其来的工作调动,让瑾儿的身体不自觉的发出警戒信号,浑身的细胞都在抗议,就像常年流向一个方向的涓涓细流被突然改了道,也要颠簸一会儿才能适应。

  身体的自然反应在一瞬便已平息,本能让她像个机器人一样回复道:“好。”

  当即没有足够的时间给瑾儿消化程芥下达的任务,及推敲他话语中诸多的疑问空间,如果有的话,她也不会有疑问或者拒绝。

  程芥很满意瑾儿的只答应不疑问,这也是他挑选瑾儿调任到瑟卫的主要原因。他坐回靠椅上,捋了捋今早妻子给他打的领带,告诉瑾儿她可以出去了,然后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头疼着即将要推出的新产品。他没有再看瑾儿。也表明,他不期待着瑾儿会有什么见解和感受之类的话语。

  总监秘书张琳琳见瑾儿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拎着外卖婀娜走来,冲瑾儿微微一笑,走进总监办公室。外面的同事几乎都出去吃饭了,瑾儿此时神经紧绷着,没有心情吃饭,着急搜索着瑟卫珠宝的资料。下午,她交完手头上的工作,已经饿昏了头,但更让她昏了头的是瑟卫珠宝这家公司。

  瑾儿之前只知这家珠宝公司是雷氏旗下的男性饰品品牌,雷氏设计部从没有涉及过瑟卫的业务。耳闻其设计风格另类小众,销量惨淡,至于它为什么还能生存至今,她没什么好奇心知道,自然也不会知道。

  此时,她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关于瑟卫珠宝的资料,只有一条:大岭街28号。

  夜

  “生活对于我而言就是要潇要嗨,至于怎么潇怎么嗨?就是别管我怎么潇怎么嗨,我就怎么潇怎么嗨。”

  这是一分钟前安琪儿对男友,哦,不,已是前男友的人说过的话。此时,前男友某某显然还没有缓过神来琪儿说的是什么,他只感觉到琪儿要跟他分手。其实琪儿也已经忘了刚刚说了一大通什么,她只知道有人想要控制她的生活,就是不行。

  琪儿百无聊赖地坐吧台看着前男友嘴唇一张一合诉说他之前对琪儿的好,求她不要甩了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在琪儿的袖子上琪儿也不恼怒,准备等他闹够了就走人。为什么不立马走?因为晚上的趴还有些时间才开始,她现在正好没事。

  这时,她的手部感觉一轻,只见某某的手已被人从自己的身上拽开,接着看见一个身穿白色T恤、黑色西裤这般怪异搭配的男子吼道:“她根本不理你,求她干什么。第一次看见你们这两个奇葩。”琪儿觉得她这句话也是说给她听的,于是回道:“谢谢你了,非奇葩物种。”

  吧里的灯光太暗,琪儿没有完全看清白衣男子的样貌,只是隐约看出他应该是类似电视剧中白莲花角色的人。在琪儿有限的词汇量里,这是最能完美形容对他的第一印象句子了,客官们自行脑补吧。某某挣脱出男子的拖拽,察觉自己行为已经引起吧里太多人的注目,有点丢人,慌张离去。

  这个舞台现在只有琪儿和白衣男子了,男子觉得自己该退场了,但是琪儿却觉得这个场面有意思极了,她从位子上站起来抢先一步装作要离场的样子,实则在经过男子身边时突然双手扣着他的脖子亲吻起来。周围看好戏的客人似乎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前因后果,又重新回到各自的醉生梦死中。“他们都发现你是我男朋友了哟,怎么办?”语毕,琪儿穿过舞池扬长而去。男子嘟囔了一句:“疯子~”

  好险,琪儿没有顺风耳能听见他说的这两个字,不然她保不齐会对他做出什么事儿来。琪儿来到约定的趴地,见到老朋友们,就把前男友和“新”男友的事情抛之脑后,投入到新生活中来。她尽情扭动自己的身躯,单薄的衣裙也随音乐飘舞,似乎要告诉世上所有人,它的主人很快乐。

  正在琪儿神清气爽嘬着小酒的时候,她的狗友巫巫凑了过来:“你知道戈爷在找你吗?”

  “知道啊,每个场子他都扫了一遍。他不一直在追我吗?”琪儿得意地说。

  巫巫翻了白眼,觉着琪儿真是贼贱,有陆戈这么厉害的人物追求不赶紧投怀送抱,还左一个男友又一个男友的换个什么劲儿。

  琪儿看出巫巫心思,说道:“我们俩的事儿你们掺和不了。”她一只手环绕着巫巫的脖子,又道:“不用怕他,我再怎么不对付他,他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谁叫我是他真爱呢!”

  琪儿的狐朋小晴听着了,酸道:“还真爱呢,惹毛了他,都别混了。”

  琪儿回小晴一个不屑的表情。

  夜,在无声的呼吸,吐露寂静的芬芳。琪儿回到租屋已近凌晨三点,她疲软地躺在沙发上,心想着应该泡盒方便面吃,可等她在脑子里把泡面的每一个步骤都演练了一遍后,觉得好累,身体很诚实的动也懒得动了。一股清新的桔子味道从记忆中飘来,飘散了她的意识,慢慢的,慢慢的,她睡着了,有点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