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命中注定
玛琪珰珰2020-03-18 23:537,256

  日

  正如李科然所言,瑟卫珠宝周年设计展将在一个月后举行,届时瑟卫金秋系列新品也将推出。在雷氏珠宝工作三年的经验告诉瑾儿,接下来的日子她会很忙,天天开会,天天加班,天天啃面包,但原本以为会出现的,各部门工作人员往来穿梭的忙碌景象,并没有出现。她只看到穿着T恤衫、戴着框架眼镜的李科然一个人在设计部吃喝拉撒睡,而且大部分时间在书房里闭门不出。

  瑾儿在瑟卫设计部的客厅办公有几天了。她了解到,在她来上班之前,设计部仅李科然一人,其他部门亦是如此。还是那句话,这里与其说是公司的部门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个的家。每家的装修风格还不尽相同,是按照办公室主人的喜好设计的,比如行政部在五楼,是一个中式风格的家;财务部在十六楼,是一个田园风格的家等等。

  风平浪静,日子一晃而过。瑾儿除了影印、倒水并无其他事可忙。起初,她很不习惯,后来她渐渐适应,用富余的时间画画设计图。

  不料正当她怡然自得之时,李科然途经,说道:“画得跟小孩儿过家家似的。”

  相处久了,瑾儿和李科然日渐熟悉,李科然的第二副面孔也现行出来,高冷全无,怼贱无比,说话刻薄,表情丰富。

  瑾儿下意识地双手扑在桌子上不让李科然看。李科然挑眉弄眼地说:“不让我看,我怎么指导你啊。”瑾儿又忙把手一缩,李科然却又说:“算了,我又不想说了。还是给你布置点工作吧,免得你天天在这里做白日梦。”

  瑾儿无奈地哦了一声。

  “哦什么哦,这任务可是福利。”李科然说着将两摞照片递了过来,说道,“把这些模特和饰品的照片进行配搭。明天给我。”

  照片上都是男模的全身照,清一色的大帅哥。大叔范儿、鲜肉范儿、霸道总裁范儿、文艺清新范儿,各款型男应有尽有,每个人的身材都肥瘦均匀、腹肌成排,线条也都硬朗有致、深浅有度。瑾儿怎么能看出身材?因为照片上的他们只穿了条短裤。

  李科然看着紧张投入到工作中的瑾儿,叹一声:“女人都一个样儿。”

  在一众美男中,瑾儿发现了一个眼熟的人。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是冷酷的棒球帽男;第二次见到他时,他是从天而降的跳楼男;第三次见到他时,他是照片上的模特。看着他的照片,瑾儿不禁脸红,更讶异他的身份。同时,一串串疑问重新涌上心头。

  突然,手中照片被抽走,瑾儿抬头一看是李科然,他手撑着额头大叫:“来迟一步!”瑾儿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李科然故作正经说道:“他的饰品我来配。”

  俄顷,他边往书房走,边对着那张照片哭丧着脸喊叫道:“霆珺,我对不起你啊!”

  那个男模叫雷霆珺,照片的背面有对应模特的名字,瑾儿还没来的及看。

  几天后的傍晚,临近下班,行政部通过微群发文,通知全体职员三十分钟后到会议室开会,务必准时到会。格式严谨,措辞严正,语境严肃,瑾儿头一次感受到瑟卫珠宝周年设计展即将到来的紧张气氛。

  天沉将夜,光线迷离,大岭街头,五光十彩,三十余辆豪车绝尘而至,轰鸣的马达声不绝于耳,瑟卫大楼停车场内已宛如小型车展。下午五时四十五分,会议在十七楼会议厅举行。

  会议中,瑾儿总算见到了瑟卫的全体成员,除了总经理。李科然告诉她,主持这次会议的是副总赵致。赵致既是总经理的“左护法”,也是他的同窗好友。其实瑟卫所有员工都是总经理的同窗或好友,或是同窗好友。瑾儿问总经理的“右护法”是谁,李科然得意地说就是他本人是也!

  参加会议的除了瑟卫员工,照片中的男模也悉数到场。见到各个身高直逼两米的真人,瑾儿穿行期间,倍感压力,连端茶倒水这项熟练的技能,也手忙脚乱起来。何况,她还有些心不在焉,眼光不自主的在搜寻一个人,却始终不见他的身影。她有些失望。

  猛然,她意识到自己不正常,揣摩着,自己为什么会想见到那个连认识都不算认识的陌生男子。这场自己自己对峙最终有了结果,归因于“好奇心”。她收起那份好奇心,心情回归平静,专注到工作中。但是她没有发现,她何时对一个人产生过好奇心?

  我们生活的土地上,随处是人,以亿为数量单位,认识的有几个?在意的有几个?陌生,才是人与人关系的主要概括。陌生,不相遇;相遇,不相识;相识,不相交;相交,不相知;相知,不相亲;相亲,不相爱;相爱,不相守;相守,终陌路。瑾儿将“陌生”这两个字铸成了金戈铁甲穿在了身上,掩盖了光芒,遮蔽了缺陷,既不灼伤别人,也不受别人侵扰。她愿自己如过眼烟云般,不被关注,悄然而生,飘散无痕。别人于她,亦是如此。

  而好奇,是突破陌生其中一个契机,一个开始------

  此时,佩戴着一副镶钻无框眼镜的赵致身姿挺拔,翩翩风度,倜傥风流,没有寒暄缀语,直奔主题,将会议议题一一说明,后交由策划部开展议程。他挂着潇洒笑容走出会议室,和门口几个刚到的人热聊,手搭在其中一位高挑男子的肩上,十分熟络的样子。

  赵致的身高在众男模中也不违和,但他旁边的男子却高出他半个头,有一米九几的样子。他正是雷霆珺。被众星捧月般护送进来的雷霆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预约小姐”更是很积极地碎步走来,挽着他的胳膊,显得关系很亲密。

  瑾儿好奇的人来了,但她好奇的心却早被压在箱底了。她站在会议室的水吧台后,看着眼前光鲜亮丽的服饰、神采飞扬的人们、嬉笑耳语的场面,觉得自己很多余,完全像个异类。她全身不足千元的穿着在这群人当中的确略显低廉,她呆若木鸡的表情更显示出她“不知身在何处,欲意何为”的茫然。

  会议室内设两圈席坐,除了雷霆珺,群模及其他外部人员均坐在外圈。他不仅坐在瑟卫职员的席位,更坐在主位之下。“预约小姐”本应站在瑾儿所站的位置,但是她坐在了雷霆珺的后面,还招呼瑾儿给珺珺哥倒杯果汁。

  雷霆珺歪过头,眼神凌厉的看着“预约小姐”说道:“这不是你的活儿吗?”

  “预约小姐”瞟一眼瑾儿,眼眸含春道:“不是有新人嘛,你舍得我端茶递水?”

  瑾儿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禁全身酥麻,给雷霆珺递过果汁,匆匆离开。雷霆珺受不了“预约小姐”的娇声娇语,回过头去,不再搭理,没注意给他递果汁的“新人”。

  坐在雷霆珺对面的李科然看见妹妹李科儿叽叽喳喳个没完,敲了敲桌子说道:“开着会呢,你还不坐到后面去。”

  李科儿白了李科然一眼,乖乖挪到末席。

  李科然示意瑾儿过来,对她说道:“你过来坐啊。”并向雷霆珺介绍自己新来的助理,安瑾儿。

  迎着雷霆珺投来的目光,两人恰巧对视,瑾儿霎时脸上绯红,雷霆珺则干咳一声。

  会议被短暂打断后,继续轻松愉悦的进行,有人在吃零食,有人在玩手机,有人在补妆等等,瑾儿先前萌生的一点点紧张感已荡然无存。瑟卫是一个完全不同于雷氏的团队,瑾儿虽然不适应,但没有不认同。或许它真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既然它存在,就有存在的理由。

  雷霆珺始终保持拽酷的坐姿和拽酷的表情,左手食指有节奏的弹着桌面,视线似乎一直聚焦在瑾儿背后墙上的画作上。

  策划部果果提出:“本届设计周年展的首席模特由雷霆珺担任,有没有异议?”

  大家不约而同地从自己手头上忙着的事情中缓过神来,齐刷刷的看向雷霆珺,默不作声,表示没有异议。雷霆珺听到自己的名字,收回钉在画作的视线,淡定地扫过坐在外圈的模特,似乎对这个结果了然于胸,也欣然接受众人投聚而来的目光。

  于是果果接着进行会议的下个议题------

  晚上九时许,瑾儿饿得开始有些晃神,谁在会议上讲了些什么,她都没有在听。旁边的李科然碰了一下她的胳膊,说道:“发什么楞,赶快记录。”

  恢复拽酷,继续盯着画作的雷霆珺不知怎么也注意到她蒙圈的表情,噗嗤一笑。

  他着没有征兆的突然一笑,让在坐的男生感到莫名其妙,正襟危坐起来,而女生则被这笑容感染,兴奋起来,交头接耳道:“霆珺好可爱。”

  会议终于在22:22结束,赵致携雷霆珺被簇拥着离开,大伙也都各回各家,只剩瑾儿和行政部妙丽收拾。待她回到设计部,李科然不在。瑾儿拿包准备走人的时候,她瞄见电梯正从楼上下来,赶紧冲了出去,拍下按钮。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只雷霆珺一人在里面。瑾儿正踌躇要不要进去,雷霆珺拿出一只插在口袋里的手,按下了关门键。

  瑾儿的叛逆心突然作祟,扒着电梯门闪了进去。

  十三层楼,说高也不高,说不高也有那么一会儿时间。不说话就这么过去了,说些话感觉也不错。

  “那天不好意思,我一时心急才~”瑾儿抿了抿嘴唇说道。

  “算了。”雷霆珺记得她。

  “你为什么跳楼啊?”按捺不住的好奇心跳出了瑾儿的嗓子眼儿。

  “是’蹦极’。”雷霆珺一脸黑线。

  瑾儿刚提上气,要说些什么,却被雷霆珺抢了先:“别问我为什么,没必要告诉你。”

  又是一阵沉默。

  瑾儿的电动车停在停车场外面,她下了电梯直奔大门外。

  雷霆珺不知道她是骑电动车来的,问道:“车不要了?”

  瑾儿回过头,做着鬼脸说道:“没必要告诉你。”

  那一刻,电梯门缓缓地合上,雷霆珺又笑了。

  大岭街上,他开着跑车从Hopen基地唯一一辆电动车边飞驰而过。他从后车镜看着戴着粉色安全帽,样子有些傻乎乎的瑾儿,呢喃道:“倒霉蛋。”

  夜

  距上次健身房约会,启穆和琪儿一个星期都没有再见面。启穆似乎工作很忙,琪儿也不主动邀约,但两人每天都会时时在线聊天,打好几通电话。这天,琪儿却失联了,启穆急疯了。不过再见到她时,他心中所有的急躁、火气顿时化为灰烬,极为关切的问道:“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出什么事了吗?”

  琪儿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我太困,睡了一天。”

  启穆无言以对。琪儿见他一时语塞的模样很可爱,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说道:“我约了朋友玩儿,带你一起去。”

  启穆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她要带他去哪儿,打量起她的着装,说道:“可以。不过,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没想到启穆带琪儿去的地方是鲤城最大的购物中心。她啧啧的打趣他道:“去见我朋友而已,要不要这么紧张?”

  适逢周末,启穆出门见琪儿前,特地换下雷打不动的职场装扮,一身休闲装,白色棉麻质地的圆领衫搭配灰色休闲长裤,干净清爽,洒脱飘逸,相较衬衫西裤时的玉树临风,更添翩翩贵公子的气质。琪儿喜欢的不得了,眯着眼盯着他看。

  启穆揽过一脸坏笑的琪儿到怀中,纠正道:“不是给我买,是给你。”

  琪儿自信的笑容洋溢在脸上,质问道:“给我买?我这身衣服不好看吗?”

  她穿着银色吊带连衣短裙,一双平底的黑色皮鞋,高高扬起的马尾随身摆动,摇曳生姿,娇俏可爱,而魅惑的妆容又将她全身的装束渲染出女人味。她爱穿裙子,尤其是短裙,但从不穿高跟鞋。

  启穆皱了皱眉头,故意急一急琪儿,然后笑道:“不。只是因为喜欢给你买衣服,也喜欢给你挑衣服。”

  这句话甜得琪儿全身起鸡皮疙瘩,她捏着启穆的脸说:“我家启穆怎么这么得人疼。”

  暑天,晚间的商场相比白天更加热闹,携家带口、拖儿带友逛逛街,买买东西,吃吃喝喝,蹭蹭空调,放松心情,成了现代人新颖的乘凉方式。启穆牵着琪儿的手逛了一圈又一圈,很有耐心的带她一家店一家店的挑选和搭配衣服。相反的,琪儿越来越没耐心,到店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地方坐。

  在此之前,她以为巫巫算是爱逛街的极品了,现在看来,也就小巫见大巫,启穆才是极品中的极品,而且他还是是个男人。启穆似乎对时装很热衷,且颇有研究。不管是男装还是女装,他都熟知每年每季的流行款式及搭配,能将各大品牌店里的服装名称如数家珍般说出来,并进行品评。

  一路上,启穆不知收获了多少粉丝和仰慕者,琪儿也不知收获了多少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服装店里的顾问纷纷夸赞她好运气,能遇到这么细心体贴的男友。琪儿心里大为不爽,要不是看在启穆的面子上,她非扭头走人不可,极有可能的,在走之前还会骂一句脏话。

  她问启穆怎么什么都知道,启穆笑说是个人爱好。这个爱好可把琪儿给整惨了,她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提线木偶,任启穆牵着,摆弄来摆弄去。结果启穆两手都被大袋小袋占满了,没办法牵着她,她只好扒在他的手臂上,五官瘫痪。

  她见启穆还准备要买的架势,怀疑自己是不是傍了个大款,要说这商场里的衣服都是名牌,但想到启穆那晚为了谈生意被人灌酒的样子,又觉得不像。琪儿心想,他不会把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都给她买衣服了吧。

  想到这,她急忙制止启穆行径的脚步,说道:“买这么多干嘛,还都是我不穿的。”她说的也是大实话,大大小小的袋子里装的都是短袖或长袖上衣、长裙,或者裤子。琪儿平时看都不会看一眼,何况是穿。

  她拉着启穆到一家水吧里休息,说自己实在逛不动了。

  坐下来后,启穆一言不发,额头渗出汗水。琪儿见状,心想虽然商场有冷气,但启穆穿着长衣长裤逛了这么久,不热才怪,不过好像每次见到他,他都穿着长袖长裤。她用手给启穆扇风,他抓住她的手,微笑着说不用。

  他将饮料的吸管塞进她的嘴巴里,温柔地说道:“女孩子不都喜欢男朋友给自己买衣服吗?”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还有就是,我不希望你穿得太暴露。”

  琪儿狡黠地笑道:“是啦是啦,但穿得不露,你怎么会成我男朋友。”

  启穆听到这句话,安慰似的抚着琪儿的头,将她拥在入怀里说着:“有了我,以后就不许了。”

  琪儿醉酒那晚,启穆费力地把她抱进车里,问她家在哪儿,她已沉睡不语。琪儿的手机储存在柜台了,身上什么都没带。

  启穆犹豫再三,叫代驾在周边逛逛,一路喊琪儿,但没有叫醒。

  已近凌晨,他带她到了自己熟悉的酒店,前台职员见启少抱着一名女子入住,受到惊吓,小心地问了一句是一间房还是两间。

  启穆意识到引起的误会,他解释:“一间,我不住这儿。”琪儿在启穆怀里恬静地睡着,娇美玲珑的面庞十分妩媚。

  到了房间,启穆小心翼翼地把琪儿放在床上,坐在床沿休息,猛然看到她的裙摆飘到尴尬位置,短裤的蕾丝边露了出来。他惊慌的站了起来,把被子盖在她身上,走到门边,准备离开,但想到什么,又返回帮她把鞋子脱掉。

  房间里很安静、很明亮,他第一次心无旁骛地看清楚了她的容颜。回想在蓝吧里生动的一幕幕,再看看眼前不吵不闹的她,样子很不一样,他心中一种异样的情感油然而生。

  突然,琪儿猛烈咳嗽起来,启穆赶忙倒了杯水,喂她喝了一口。这一咳把琪儿给震醒了,她迷迷糊糊地以为眼前的男人是陆戈,一把推开,站在床上,叫嚣道:“别碰我,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启穆不知道琪儿将自己看成了别人,说道:“我也不想别人怕我。我不碰你,你乖乖躺下。”

  琪儿得到了许诺,听话地坐了下来,抱着双膝,低声啜泣。

  启穆不知所措,拍着她的后背,顺便将她掉落的肩带提起。琪儿瞬间不哭了,泪眼婆娑地看着启穆,启穆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嘴唇缓缓向琪儿靠近,但他毕竟没有喝醉,理智让他停止。

  琪儿怯生生地问道:“你不喜欢琪儿吗?”

  启穆望着妆花发散的她,说道:“说好不碰你。”

  琪儿笑了,轻声道:“不,你不是他。”

  启穆心中那个“谁”字还没问出口,他被吻住了。

  他不敢动弹,但又不想推开,贪恋着那片温暖、甜蜜的感觉。

  他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冲动,让心底膨动的力量被那个可怕的事实慢慢消磨殆尽。

  他反复质问自己可以吗?又自己回答不可以。

  然而他的克制很快被火一般迅猛生长的柔情烧成灰烬。

  夜幕缓缓拉开,光线打在琪儿的脸上,她娇哼了一声,侧过身。

  启穆起床,衬衫半掩,走到窗边,柔和的日光浇灌在他身上,纤纤肌肉若隐若现,如吸饱了营养,微微隆起。他望了望窗外明媚的江景,将帘子拉上,回到琪儿的身边躺下,一只手捂着她的平坦而温软的小腹,以为这样能减轻带给她的疼痛。

  他宠爱地注视着她,直到她从熟睡中醒来。

  琪儿看到一双正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再看清这双眼睛的主人,一阵错愕:“你------我们------混蛋!”一个耳光打在启穆脸上。

  启穆不但没有生气,还忍着脸上的灼疼,急忙问:“手疼不疼?”他伸手要拉琪儿的手过来看一看,生怕自己的脸有多疼,她的手就会有多疼。

  琪儿闪过,用被子捂着自己,捡起衣服跑进卫生间,怒喊:“你给我滚!”

  启穆见琪儿关上了门,捂住了胸口,流露出痛苦的表情,面色苍白,额上冒出层层冷汗,却不敢出声。他蹒跚地走到裤子旁边,翻找着口袋,掏出一个瓶子,重复好几次动作才终于打开瓶盖,倒出几颗白色药丸,拿起其中两颗放进嘴里,硬吞了下去。感觉好些,他才有力气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给琪儿倒了杯水。

  琪儿在卫生间穿好衣服,耳朵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脸上浮现如获至宝的笑容。她努力让自己回想起事情发生的细节,仍依稀有些模糊,但总之他们两已经那个了。她感叹着想:虽然第一次就这么没了,但谁叫我先看上的他。不过不能让他太得意,刚开始他是怎么甩脸子对我的!”

  外面没有声响,琪儿以为启穆已经走了,她又恼又气蹬着地板走出来,看到启穆正在扣衬衣口子。他白云映水般的眼眸,锦画勾丝般的侧脸,细嫩凝脂般的肤质,琪儿看了都有些嫉妒。

  她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你怎么还不滚?”

  启穆穿好衣服,端坐在床上,看着琪儿说道:“等你一起。”

  琪儿撅着嘴说道:“你滚你的,我走我的,我们各不相干。”

  启穆站起来,走到琪儿跟前,揉着她刚才打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是第一次,你要对我负责。”

  琪儿做了个无语的表情,但没有抽回自己的手,说道:“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

  “好,我对你负责。”启穆的话无缝衔接的说了出来。

  琪儿呆了,察觉自己上当了。她嗔怒地看着他,看到他左边的脸颊隐隐红肿着。她的不甘和愤怒,淡了下来。

  一个吻落下,她不再装模作样,热烈回应,启穆在她耳边说道:“你骗我?”

  琪儿回嘴道:“一比一,打平了。”

  启穆贴着她的唇微笑着。

  琪儿的手不由地抬起来,抱着他。

  酒店前台职员前一晚上故意拖到凌晨一点下班,都没等到启穆出现。她第二天中午才看到他和那个醉酒女子牵着手走了过来,对她说道:“老规矩。”

  然后看着两人嘻嘻闹闹离开的背影,她心中哀叹:“他还是那个启公子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