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想继续当主簿?
江山美人2020-04-27 14:362,440

  忽然,长枪带着一道尖锐的劲风,扑向吕布的咽喉,冷幽幽的寒光乍现,慑人心魄。

  长枪快逾闪电,可杀人于瞬间,这种可怕的力量与速度,与之对决的吕布,都感到胆战心惊!

  若是铠甲非精钢所锻,恐怕铁板都会刺穿。即便是精钢铠甲,内府也会遭到重创。

  这一枪,仿佛力量与速度的化身。

  铛!

  画戟狠狠一荡,轰在枪杆上,强行改变了长枪轨迹。

  转瞬,尖锐的呼啸声再次传来。

  吕布策马倒退,避其锋芒,一路退到城壁边缘。

  枪尖没入一块城墙基石中,直接穿进,铿锵作响。

  吕布沿着城壁策马,刘辩紧追不舍。

  二人所过之处,大军避让,唯恐避之不及!

  铛!铛!铛!

  二人交击数十下,金属碰撞,摩擦出一串串火星,甚是恐怖。

  这么强大的力道,这样的重枪重戟,何人敢撄锋?

  莫不是一个透心凉的下场!

  一百个回合后,双方已打得天花乱坠,气息仍源源不绝。

  “此地太窄,我等出城一战!”吕布嗡声道。

  刘辩收枪,没有趁机进攻,而是拨马跟上。

  曹操等人连忙带着甲士一拥而出,场面凌乱而壮观。

  城墙上,无数人马探出脑袋,望着下方的巅峰对决。

  “看箭!”

  吕布一声爆啸,卷动声浪,手中大弓张开,接连开箭。

  他天赋异禀,神力惊人,铁箭划破长空,震荡空气,散发出令人心悸的金属冷光。

  刘辩长枪旋转一拨,打落三五支箭。

  箭支余力嗡嗡炸响,深插入泥土之中,只留一片翎羽。

  所有人都震惊了!

  吕布本就威武不凡,能有如此表现,将士们稍微能够接受。

  可是刘辩就真的是惊世骇俗了!

  小小的身躯里,到底隐藏了怎么样的力量?

  吕布疯狂连射数十箭,那铁箭疾如同暴雨般,成片地倾泻过来

  长枪铛铛作响,将很多铁箭震飞。

  刘辩一横枪,吕布双手紧握方天画戟斩杀而至。

  画戟狠狠一砸,仿佛千斤巨石坠落!

  铛!

  枪戟碰撞,发出阵阵金属颤音。

  刘辩脚下大地,轰然塌陷,气浪滚滚,将一片枯草卷起。

  不多时,地面就空荡荡地露出半米深坑。

  “哼!”

  刘辩一声冷哼,冰冷的铁枪化作一道,两道,四道,数十道残影。

  吕布眼花缭乱之际,枪尖已经擦过他的脖子,有血花洒下!

  脖颈陡然被划破一块,只差一点就洞穿喉咙。

  “咤!”

  吕布不甘地怒吼一声,二人又斗了数百回合。

  牛辅攻城部队退却时,天色就已经暗淡,如今已然暮色苍茫。

  刘辩与吕布错开的刹那,朗声道:“今日到此为止,平手如何?”

  他还年轻,又有系统在手,所以根本不畏惧吕布。

  等成长个三五年,吕布拍马都赶不上。

  更何况,此时刘辩已经起了爱才之心!

  像吕布这种超凡的武将,必须收入囊中,绝对不能为他人所用!

  吕布也觉得继续打下去,不会有好结果,便同意了。

  只不过,刘辩依然器宇轩昂地立于马背上。

  吕布诧异。

  “朕,不值得你一跪吗?!”

  吕布当即下马,跪拜道:“臣五原吕布,参见陛下!”

  “哈哈!”

  刘辩大笑着,下马将吕布扶起。

  “奉先,朕问你,你想继续为主簿,还是朕麾下将军?”

  主簿一职,只有心腹手下才能担任。

  可是以吕布之勇,为何担任主簿一职?

  因为丁原在畏惧,他害怕吕布有了兵权,对他不敬不忠,于是就给了一个文职。

  主簿!

  何其可笑?

  而且,吕布出生于并州五原郡九原县,身具草原血脉,为丁原所不喜。

  “臣吕布愿为陛下尽忠!”

  强者只愿意臣服强者。

  刘辩不仅武艺胜过吕布一筹,地位更加尊崇,乃是当今天子。

  丁原不过是一位刺史,领执金吾一职。

  跟谁混比较有前途,一目了然。

  此时汉室积威犹存,还没有被董卓祸害彻底,刘辩仍是十三州之主!

  “好!”

  刘辩也非常高兴,有了吕布这样的超凡武将,区区牛辅,算得了什么。

  “有了奉先相助,平叛指日可待!”

  吕布再次俯首一拜。

  “恭喜陛下!”曹操等人也跟着跪下,整整齐齐。

  “天色这么晚了,还等什么?准备酒宴,为奉先接风洗尘!”刘辩朗声道。

  “属下考虑不周,这就去准备!”

  曹操告罪一声,匆匆而去。

  刘辩和吕布一路谈话回城,从中了解了丁原的实力。

  丁原身为并州刺史,并不能完全掌控并州,驻扎在孟津的大军不过五万人,老家大概也是这个数量。

  怪不得此人如此推诿!

  他的肌肉太小,随时有倾覆的危险,根本不可能和西凉兵马抗衡。

  董卓在洛阳的兵力也是虚胖,大部分兵马都驻扎在京师各地,镇守要道。

  刘辩诛杀董卓后,洛阳也就驻扎着徐荣、胡轸二部。

  突然,刘辩心中一动,唤来袁绍。

  “本初,朕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末将在此,请陛下吩咐!”袁绍抱拳道。

  “你安排一下,让大军秘密出城,挂上丁原的旗帜,再大摇大摆地入城,如此反复。”

  袁绍一怔,随后惊呼道:“陛下妙计!”

  吕布有些莫名其妙,便听到刘辩命令道:“奉先,你将并州兵马的旗帜交给本初。”

  “遵命!”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吕布一吩咐,手下就将旗帜交付袁绍。

  袁绍兴冲冲地离开。

  当天夜里,刘辩与吕布畅饮一番,他谈吐不凡,对草原之事知晓甚多,吕布佩服不已。

  而袁绍则是调度大军,忙碌起来。

  东城门灯火通明,彻夜洞开。

  “并州”兵马排起长龙,一条条火龙浩浩荡荡地涌入城内。

  深更半夜依旧不绝。

  西凉斥候慌慌张张,引爆了军营,一路哀嚎不已。

  “不好啦!不好啦!”

  牛辅浅睡中惊坐起,难不成有人袭营?

  他拔剑便出,喝问道:“出了何事?”

  “启禀将军,新安援军抵达了。”

  牛辅眼睛一瞪,差一点砍死那名斥候。

  “艹,老子以为什么大事,你想找死?”

  “将军,援军太多了,都快两个时辰了,依旧络绎不绝。”

  牛辅吃了一惊,喝问道:“援军有多少人马?!”

  “少则五万,多则十万。”

  特么的,还让不让老子睡安稳觉了?

  牛辅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少年帝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少年帝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