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李婺2020-03-17 21:533,448

  “那边有没有消息,还有什么变的没有。”凌筱语气冰冷,面无表情。她隐有担忧,以往都是招标拍卖,这次突然变卦,事先也没有半点风声,难道那群老帮菜黑吃黑?还是田芸上次做事不干净,让人起了疑心,她由余光扫了眼田芸,不见异常。

  “您放心,还是那数。” 田芸小声嘀咕道

  “今天的事,之前半个字的消息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放心?” 一想到这么大个事都没个风声,她气得语气都高了半调

  田芸眼瞧凌筱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那边保证数没变。至于为什么没有风声,意思是,上面决定的突然,怕是有其他风声,为避免节外生枝,所以没有轻举妄动联系我们。”

  凌筱闻言脸色和缓许多,底价没变就好,她聚精会神,认真听着政策讲解,淡淡道“好好听着,回去再说。” 两人从头到尾,听得仔仔细细,总结来说,对她们最大的影响就是,时间周期拉长了,且允许以及接受多次报价,这样的话就大大增加了她的成本,之前的预算怕是不够。凌筱有点头疼,她双目紧闭,揉了揉额角。

  座谈会快结束了,下来是组织现场踏勘。前排人已经稀稀拉拉散去,露出一大片空位,她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后脑勺,一个男人的后脑勺。

  凌筱有点恍惚,他们这一圈混的大都眼熟,怎么突然有个眼生的在这里,她还从来不曾见过这么一个人。“他是谁?”田芸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男人正跟旁边的人讲话,侧面露出的下颚线紧致顺滑,五官却看不太清,

  “好像是沈氏少当家,沈九旒。”

  “哪个沈氏?” 凌筱眉毛一挑,疑惑道,“搞矿折了的那个?还活着呢?”田芸点点头补充道“”

  “后来做起建材生意回的血,慢慢搞些购物中心的开发,物业,不过规模不大,这两年没怎么关注过他们。”

  “今天都来这儿了,看来这两年生意做挺大嘛。”凌筱眼睛微眯盯着那个人。也许是她们的视线过于强烈,那人有所感知,竟毫无征兆地转头过来,一时四目相对,田芸怔愣在那儿,凌筱却面无表情地打量那人。白色衬衣领口熨烫平整,扣子跟领带系得严丝合缝,也不嫌勒的慌,他似有惊讶地眨巴眼睛,凌筱才注意到这是个很好看的男人,不,不止是好看,可以说是有点美的男人,皮肤细白,眉如墨画,尤其是那双眼睛,像小鹿一样,清澈湿润,黑如点漆, 这样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别说在这一行少见,在哪里都少见。只见男人冲她们颔首微微一笑,乍一看温文尔雅,往深来瞧却是非常死气,像一个面具挂在脸上一样。田芸愣过神来脸色微红,不自然把头扭过去了。凌筱脸皮厚倒事面不改色。 人都散的得差不多了,她抓起田芸就走

  “去现场。” 虽然她早就去过现场,但今天来的都是有竞价实力的企业代表,趁此看能不能探探各家的反应。

  上次是晚上来的东山路,看得不太清楚,这次白天来,更觉得宽阔,但是地形地貌不太平整。凌筱蹲下,用手刨了刨表层的沙砾,顺手捡起旁边的粗树枝,往土里使劲儿戳了戳,这里背靠景区,一大片都挨着河流,土质松软很正常,在这里建高层的话,地基要花点心思。 她站起身来想往里面看一看,却不想蹲久了体位性低血压,让她突然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她忘了田芸在拍照取景,还以为人在身侧,习惯性的手往旁边一靠,差点摔倒,还好有人及时托住了她的手臂。她眼冒金星,一时没缓过来,定神片刻后才恢复正常。

  “谢谢。”凌筱微微一笑真诚得像对方感谢

  “阿峰。” 面前扶了她一把的男人,往后稍退了步,她才看见原来旁边还有一个人。

  是他?刚刚会场的漂亮男人,只见他西装笔挺的站那儿,宽肩窄腰,身姿挺拔,气质清雅,跟这破败的景致融在一起,倒像是一幅明星画报。

  “没事儿吧?” 音色干净微沉,说不出的悦耳

  “没事,谢谢。” 凌筱淡淡回答道,男人微微一愣,却也立马点头一笑,然后未言片语,带着那个叫阿峰的男人当下就走开了。

  “没事你瞎凑什么热闹。”没走多远沈九旒转头脸就冷了下来,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万不能让凌筱先注意到他们。八年前的他原本准备妥协认命,送走林秀兰后,在大学当着助教,想着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翻不起什么波浪。但命运的可爱就在于它无理之处,他成了当年心中既憎恨,又艳羡的“这些人”,真好,当然靠他自己不可能,得感谢那个抛弃了他们二十多年的爹。不管曾经还是现在,一切都,拜他所赐。

  阿峰心下委屈,解释“她往我这边倒,快砸我身上了,下意识扶了一把。”

  “倒就倒了,管她死活做什么。” 沈九旒眉头微皱,他瞟了眼阿峰,话锋一转“明儿放你一天假,去阿水那儿挑几个女人玩玩儿。”

  阿水是沈九旒手里秋叶酒庄名义上的经营者,这个酒庄是沈九旒的私库,无人知晓,表面上做进出口高档酒类生意,实际也做皮肉生意,只服务于‘小部分’人群。,秋叶酒庄并不赚钱,只是沈九旒另作他用的工具。

  阿峰一时怔愣,怎么突然就讲到这个话题。“怎么,我看她冲你一笑,脸都红了,” 沈九旒冷冷道“那女人沾不得,你可别忘了。” 阿峰神色一凛,有些尴尬的解释道,“九哥,我没…

  沈九旒不耐烦摆摆手“找个时间把之前装她车上的小玩意儿取了,手脚干净点” 他转过头越过阿峰的肩膀看向远处的凌筱,恰巧她也在看他,四目交接,凌筱面无表情,他微微一笑,脸皮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嘴里吐出的字寒凉无比,让阿峰心里一惊,“她注意到了。” 是的,沈九旒敢肯定,四目相对,凌筱虽然面无表情,但他隐隐感觉到了她的警觉。这是狩猎者的本能。

  他的直觉没错,凌筱收回视线,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没什么异常的地方,却会不自主会注意到他,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今天变故太多了,凌筱心里隐隐不安,她眉头微皱,这种跳出她掌控的感觉真的是太不好。她仔细回忆了下两面之缘的细节,都很正常,唯一有正面交集的,就是刚刚那句“没事儿吧”,现细想起来好像是对她说的,还是不是?凌筱有点模糊了,她也不太确定。而且那个男人,话不多,看起来不太想引人注意的样子。

  “田芸,那个叫沈什么的,下来看看什么来头。” 越不想引人注意,她越是注意了。

  “好的。您是觉得他有什么不妥吗” 田芸跟了凌筱这么些年,还是有些眼力见儿,这次她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要说打眼的话,就是沈九旒长得太俊俏了些,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倒是第一次见。

  凌筱眯着眼睛,像只猫儿一样,她自顾自的反复回忆着每一个细枝末节“一个人快摔倒了,旁观者第一反应不是询问摔倒的人,这不合常理啊,还是说他这个人太冷漠了些?不对,我总感觉不对。” 田芸听得云里雾里,不明白这个有什么关系,她选择保持沉默,执行命令就好,凌筱这个人谨慎,这么做自有道理。

  第二天晚上本来跟颜钰有约,却因为他画册出版的问题在加班取消了。一时空下来这一大段时间倒让她浑身不自在,还真是条贱命,她对着镜子嗤笑了下,又觉看着厌烦无比,想给自己找点事做,想起之前吩咐田芸的事,怎么还没动静,就接到了她的视频电话。田芸不愧是她的心腹,短短时间,把人祖宗八代都快翻干净了。

  “这个沈九旒,跟这次竞价变更有没有关系” 不知为什么,她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

  “这到没有,是上面来的监察小组临时决定的,说是制度革新,为了更公平高效”田芸继续分析道“还有他们也盯着这块地,若是真有那本领,他何须跟我们一样今天亲自跑现场,派人走个过场就完了。” 凌筱咂摸田芸这话有道理,也许是她之前太过敏感,现下倒是放心了些。她点点头示意田芸继续

  “沈氏是这次我们最强有力的对手,在做房地产之前是做实体发家的,后来实体不景气,猪油蒙了心跑去搞矿业,折在了上面,沈九旒就在这个时候回的本家,之后沈家蒸蒸日上,开始涉足建筑行业,后续明面上的事,就是今天下午跟您讲的那些” 凌筱听了觉得不对劲“沈九旒是私生子?从小养在外面的?”

  “不是,他是原配的儿子,沈其雄在他很小的时候跟前妻离的婚”

  “捡重点的说” 凌筱抬了下眼皮,打断了田芸“我对老一辈人纠缠不感兴趣。”

  田芸笑了笑,温声解释“您别着急,一直以来生活环境不好,沈九旒这个人内敛谨慎,人又极聪明,从小跳级拿奖学金,大学全国前十师范类院校,专业外国语文学,研究生保送本部。没被接回的话,是在大学里面当个老师。他毫无商业知识经验,全由沈其雄一手调教,后独当一面,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很受沈其雄器重。但是他还有个异父异母的妹妹,林彤云28岁。沈其雄身子不利索,公司事务大多他俩打理。”

  “哟,还有另外一个继承人呢。” 凌筱伸了个懒腰,倒在沙发上,手指一圈圈绕着流苏,幸灾乐祸道“这一山不容二虎,我看沈九旒现在也头大得很吧”

  “确实难分伯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