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传奇
帛同2020-03-31 18:311,487

  人是个很矛盾的动物。他们可以在盼着一个人活的同时,又盼着那人原地去世。

  ——《玦言玦语》

  慕容治虽排家中老幺,却是实打实的州府嫡子。

  却说慕容治出生前,云州君是极宠爱大夫人的。慕容治出生后,大夫人便因产后大出血仙逝了。四舍五入下来,慕容治之于云州君就是不共戴天的杀妻仇人啊!

  也正因如此,慕容治虽是嫡出,自小却被云州君送往京都做帝王的定心丸,别说一年四季见不着亲爹影子,便是回归故里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诚然,虽远在京都,慕容治却是自小听着父兄姐姐的传奇故事长大的。

  云州君的威名自不用说,相传诸国争战中,但凡体量小点的敌将,只要听见云州君的名号,必然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至于他那位长兄,就更不得了了。

  慕容言乃是州府长子,其生母原不过是个侧室,生下慕容言后才升做小妾。

  尽管如此,自小便跟在云州君身边历练,耳濡目染之下,慕容言也算是敏聪好学,目达耳通,素有“识洞于未萌,智表于先见,心计足以成务,口辨足以解纷”之奇人美誉。

  据说慕容言十岁时考中举人,却被云州君逼得弃文从武,十二岁便披上战甲上了战场。

  不同于一般武夫,慕容言熟读兵书,擅用奇谋,第一战便打得寒武国声名在外的南川军措手不及。后来才晓得那一战,南川军的将领也是南宫世家的小辈,输给慕容言后,气得南宫无极直接从指挥台将人揪回去关禁闭。

  虽不知那小辈后续如何,这一知半解的传言却也刷新了路人对两大战争世家的认知——拿战火纷飞的修罗场给家里小辈历练,还都是新手上阵,也太硬核了罢!

  除了父兄,纵然是生来女娇娥的慕容寒,也是身经百战,巾帼不让须眉。

  在这样光芒万丈的神级世家衬托下,金子也变得黯淡无光。何况长年放养在外的慕容治。

  有时慕容治自己也会思考啊,他这个州府嫡子早就名存实亡了,又是家中老幺,天塌下来有父兄姐姐顶着,他做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也无伤大雅罢。

  这种想法早就在慕容治脑子里根深蒂固了,他也不打算改变,直到这次回家……

  他看见了因女帝忌惮,不得不装病闭门不出的阿爹;看见了被敌国毒妇谋害,已经病入膏肓的长兄;而二姐……不过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妇,终难当大任。

  曾在慕容治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一夕之间,高大华丽的神像被一个个敲碎,让他内心越发不安,越发害怕。

  “慕容言快死了。”那个女人挡住慕容治的路,懒洋洋地说道,“我亲手调的毒。自我嫁入州府起,那毒便一点点蚕食他的身体,直至生命衰竭,油尽灯枯,无药可救。”

  说这话时,她的眉毛高高挑起,脸上尽显得意。仿佛能让传说中的“兵谋奇人”慕容言中招,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

  可她忽略了一点。

  她毒杀的那个男人,是她曾拜过堂的夫婿,更是她面前这位少年郎同父异母的兄长。

  “你疯了吗?”慕容治红着眼,不可思议地瞪着她。

  “呵……”南宫婉嘴角勾起一抹讽笑,“我不过是疯了,你兄长却是要死了,相比之下,还是他更可怜。”

  “够了!”

  终于,心底涌上的怒气侵占了他的理智!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操控他进行了下一步行动……

  扑通——

  一个重物落水的声音将慕容治彻底拉回了现实。

  之后的事都清楚了,州府小叔子刚回家便将大嫂推下池塘的消息不胫而走。慕容治被罚跪在南宫婉的院子里忏悔受罪。

  南宫婉并非寻常女人,甚至不能将她看做一个人。她就是个工具,是大商、寒武两国联姻的工具。人坏了,挖个坑埋了就是。工具坏了,造成的后果便绝非区区慕容言之死可衡量的。

  道理大家都懂,但真正肯接受这个道理的人却不多。

  显然,慕容治的思想觉悟并不允许他打入此类小众团体。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坏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人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