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谭以牧2020-03-20 21:433,386

  江小美打开门,看到黄九恒一个风风火火的背影。

  黄九恒推开蓝天愚的门,大喝一声:“把人放开,好好说话!”

  房间里的人怔住了。

  四个亚裔大汉,一个风情女子,外加一个有苦难言的蓝天愚。

  经验丰富的黄九恒知道,敢情这是仙人跳啊!

  为首的大汉松开蓝天愚:“这位大哥,看你像个说了算的,你说说看,要了人不给钱,算什么?”

  黄九恒看看蓝天愚,又看看女子,微角微微一抽:“多少钱?!”

  蓝天愚急忙解释:“我可什么都没干,我就想跟她聊聊,探讨一下心理问题,而且她就待了十几分钟,还有一半时间在卫生间里,两百澳币!这比心理医生的咨询费还贵!”

  黄九恒看看蓝天愚,又看看他们几个:“给他们二十澳币,让他们滚蛋!”

  蓝天愚梗着脖子,一副葛朗台的模样:“给十澳币我都心疼,不给。”

  风情女子一听,很是不爽,觉得自己没卖出应有的身价,当即爆了粗口:“你放屁!当老娘什么人?老娘可不是大街上的地摊货!”

  江小美轻蔑地看看着女子:“别美化自己,地摊货为了欺骗还讲讲包装呢,那叫脸皮!有脸吗你!”

  黄九恒冷笑一声:“这女子,眉目俗艳,应该不是什么好人。”

  江小美唾弃不已:“倚门卖俏的货!贱相!”

  白志勇闻声赶来,将在场的人统统好奇地打量一番:“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为首的大汉根本不理会白志勇,手指着江小美:“找残废呢!”

  蓝天愚最看不惯在女人面前横的人,当即拨开为首者的手:“你残一个我看看!让我开开眼!”

  为首的气极了,一招手,几个大汉围绕上去,决定给这不开眼的家伙一点厉害瞧瞧。蓝天愚也不甘示弱,左右看看,抄起凳子,做格斗状。

  黄九恒冷静地提醒:“蓝老师,别闪了腰。”

  白志勇一看阵势不对,忙说:“大家都冷静点!冷静点!冲动是魔鬼,冲动之后肯定后悔的拍大腿!”

  为首的大汉狞笑着说:“不冲动,给不给钱?”

  蓝天愚也有暴脾气的一面,怒道:“屁都没有!哪有钱给!”

  为首的大汉气极了,他不信收拾不了这一群人,当即发出指令:“废了!”

  几个人立马扭打起来,江小美左右拉架,结果被误伤了。添乱的女人,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白志勇有些无奈,但他见不得有人打女人,大吼一声,加入战斗的行列。

  一群人打成一团。

  白志勇被人一脚踹到墙上,跌倒在地。蓝天愚努力抵抗着,胡打乱踹,加疯狂叫喊,居然穿插着几个半生不熟的武术动作。黄九恒突然爆发,他的招式很熟练,沉着应对每一次攻击,脸上居然带着享受,出拳利落,一个大汉被打倒在地。

  江小美扶起白志勇,诧异地看着黄九恒。

  呵,这完全是黄九恒的个人表演时间。他迎面一掌,将冲上来的另一个大汉击倒在地!他的爆发,弄得敲诈的这帮人有些怵。

  好像有人报了警,警察离这里越来越近了,四名大汉一听警车声,带着女子四散逃逸,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剩下旅游团的四人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就打起来了?哎?我刚才被打了吗?”白志勇醉醺醺地嘟囔,他在身上上下左右寻找着痛点……

  大厅里,两个澳洲白人警察跑了进来……

  阿德莱德警局拘留室里,蓝天愚、白志勇、黄九恒、江小美被临时拘押在这里,拘留室里还有一个白人醉汉在酣睡。三位男人成了难兄难弟,聊着天。小美静静地坐在一旁,当一个倾听者,当然,她时不时会插一两句话。

  “我让那个俗艳女子进屋,真不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只是想倾诉一下……治病。”蓝天愚似乎还想留一个好印象,或者说,是他觉得委屈。

  蓝天愚的话让白志勇一惊:“药引子?!”

  江小美来了兴致:“药引子?什么意思?”

  “别瞎问了,说了你不懂!懂了你会不好意思,记住,别乱接男人的话茬,你爸妈没教过你啊?”

  江小美瞪了一眼白志勇,不说话了。

  黄九恒蔫蔫地说:“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你怕变态,所以想把这个女人当成治病的一服药,让自己解脱、放松一下,还行吗?放纵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紧张,很慌乱?”

  蓝天愚忙解释:“你们理解错了!我没那么下作,也没那么大胆,我说的病,是心里的病!”

  白志勇点点头:“明白了,心中有病,而且已病入膏肓,否则你在飞机上不会喝成那样。”

  江小美无视刚才白志勇的忠告,接了一句:“那风情女子一看就不是心理医生啊!找错人了吧?”

  蓝天愚摇了摇头:“没找错人,哥们儿火眼金睛,一进门,一打眼,我就知道她是什么职业,不过,只聊了几句,我就开始批判自己,没有任何冲动,风平浪静,心如止水。”

  “明白,你的脑子里有一个想法,你的身体里也有一个想法,两个想法不太统一,交叉、混乱、矛盾,对吗?”江小美此刻化身哲学家,似乎说到了点子上,蓝天愚下意识点头,忙又摇头,满脸愁苦之相。

  白志勇倒是笑了笑,像在安慰:“第一次干这种事吧,所以,心里有罪恶感,有肮脏感?那你这心病,病因是什么啊?能说吗?”

  蓝天愚咬咬牙:“憋死我了……不怕丢人,我说!”

  黄九恒忙示意江小美到一边去。江小美不乐意了,凭什么呀,但为了满足那份八卦之心,忙举手保证:“我可以装听不见。”

  “我是想报复!”蓝天愚一字一顿地说。

  黄九恒有些不解,重复了一句:“报复?”

  蓝天愚咬着牙:“对,报复。”

  白志勇、黄九恒、江小美一时间愕然了。蓝天愚铁青着脸,不再说话。江小美观察着蓝天愚,善解人意地转移了话题:“哎老黄,刚才打架,你打得好帅啊,我居然在你的动作里看见了享受与惬意。”

  白志勇好奇心上来了:“是吗?好像是……”

  黄九恒淡淡地:“总不能让蓝老师这种文人喋血奋战吧,那几个玩意儿,架子花……”

  他话还没有说完,门开了,一位澳洲白人警察走了进来:“手续办好了,走吧!”

  三人忙不迭往外冲。

  在拘留室里,他们虽然没觉得有多不自由,但命运终究掌握在别人手中。现在出来了,三人闻着自由的空气,心情美得飞起。

  路过维多利亚式建筑群,江小美眼尖地看到了便利店,爽快地买了三杯饮料。当然,她请客,白志勇买单。

  话题还在继续。

  “这还用分析吗,把自己喝得跟王八蛋似的,又壮着胆想接触夜间工作者,肯定是压抑得太久了!”白志勇一副过来人的架势,弄得江小美忍不住想笑。

  “报复?这蓝天愚文质彬彬的,他通过这种方式想报复谁啊?他这岁数的人,要报复,应该是他……妻子吧?”江小美有些后知后觉。

  白志勇点点头:“有理,听他的语气,看他的表情,有点恶狠狠的,深仇大恨啊!有点瘆得慌……”

  小美使了个眼色,黄九恒和白志勇回头看,蓝天愚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四人尴尬地站定在那里。蓝天愚翻了个白眼:“议论我呢吧?”

  白志勇尴尬一笑,只得承认:“是,不好意思啊。”

  蓝天愚有些无奈:“到了这把年纪,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也许……我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

  黄九恒善解人意地拍拍他的肩:“有些话跟亲戚朋友熟人反而不好说,可不说,又憋得难受,跟我们这种以后可以不再见面的朋友唠叨唠叨,合适,对吧?”

  蓝天愚受到鼓励,真诚地点点头。

  白志勇笑了:“对,跟我一样,别怕丢人,我离了婚,丢了工作,我就到处跟人说,这有什么啊,说出来心里就不堵了,绝对是自我医治的一种办法,比吃那种百忧解之类的管用多了……”

  江小美点头如捣蒜:“走,我们找间咖啡厅详聊。”她本来想说她请客的,但想到刚才老白抢先买了单,一时间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临街就有一间咖啡馆,人不多,散坐着几个澳洲人,安静极了。白志勇、黄九恒、小美静静地等着蓝天愚开口。蓝天愚不负众望开口了:“我是想报复我老婆!”

  三人看着蓝天愚,眼中有惊讶也有同情。

  白志勇小声地对江小美说:“你猜对了。”

  黄九恒嘟囔了一句:“这种话都敢说出来,佩服!”

  蓝天愚极为伤感,说:“我可以坦白,我为什么一个人出来旅游。老婆是原配,自以为,风华正茂豆蔻年华,我以为,虎狼年华风韵犹存,儿子七岁,家庭生活幸福美满,不过,这都是十天前的历史了,目前,老婆有了外遇,对方比我年轻。”

  大家静静地听着,不好接话。

  蓝天愚看看大家:“惊讶吗?”

  白志勇给了他一个肯定的表情,接口说:“有点,如果是你出事,并不出乎意料,可你……是你老婆出事了,还是有点惊讶。”

  江小美看着蓝天愚:“你这形象气质,老婆出轨,可能是你的问题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岁月可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岁月可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