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谭以牧2020-03-20 21:433,258

  这趟到阿德莱德的旅游线路是江小美所在旅游公司的招牌线路。这里的海岸线、维多利亚式建筑、特色的街道极为吸人眼球。当然,每年二三月,这里的葡萄园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便宜这些酒鬼了。江小美有些郁闷地噘噘嘴。她想着可千万不能有人喝醉了误了行程,她可不辛辛苦苦一场,到头来又被公司罚钱又挨领导训斥。

  阿德莱德MayfairHotel楼顶酒吧,坐在这家开放式酒吧上面,能看到阿德莱德城市风貌,风景如画,但黄九恒一个人郁郁地坐在椅子上发着呆。与之不同的是,不远处,两对白人老夫妻优雅地喝着咖啡。

  蓝天愚揉着脑袋走过来,看见黄九恒,搭讪道:“大伙都出去玩了,你怎么没去?”

  黄九恒冷眼看看蓝天愚:“你不也没去吗?”

  蓝天愚双手用力拍拍自己的头,讪讪道:“喝高了,头疼欲裂,腿脚发软……团里要不都成双结对,要不一家人,你怎么一个人?你这脸上刻满了郁闷,但愿那导游说得对,旅游改变心情。”

  黄九恒对他的言论不敢苟同:“没戏,导游是什么?导游是花言巧语劝你花钱的坏人。”

  蓝天愚点头笑笑,主动伸手:“嗯,有理……蓝天愚,大学老师!”

  黄九恒伸手握住:“黄九恒,厨子!”

  蓝天愚两眼放光:“厨子好啊,一辈子不愁吃的!人生四大享受,吃喝玩乐,吃排第一名啊!”

  黄九恒斜眼看着蓝天愚:“吃喝玩乐?喝,还排名第二呢,也没见你喝开心啊。”

  蓝天愚叹了一口气:“那就争取玩乐解忧愁吧!”

  心情不佳的两人沉默无言,尬聊也不是回事,说好的集合,结果过了大半个小时了也不见导游的影。黄九恒干脆走到不远处,端着杯咖啡,遥望着远方。

  “在那儿!”一个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

  两个时尚男青年匆匆奔了过来,黄九恒抬眼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又喝了一口咖啡。

  “师父!可想死我了!”

  “师爷!您吉祥!”

  两人真是聒噪!黄九恒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摆摆手:“师娘给你们打电话了?”

  “是啊,师父,怎么安排?我们俩可以全程陪同!”

  “师爷!悉尼、墨尔本加堪培拉,您的徒子徒孙,八个人!加上老婆孩子,凑两桌,让他们飞过来,聚一下吧!”

  黄九恒刚要说什么,他的徒弟环顾一圈,开口了:“师父,这里有点朴素啊,换个宾馆吧,两百平的套房,带温泉!屋里骑自行车都行!”

  徒孙也不肯放过这一个拍出彩虹屁的机会,张嘴就来:“师爷,澳洲的法律跟咱那儿不一样,可以放松,吃喝玩乐,,您张嘴,我们安排!”

  “先闭嘴!让不让我说话了!”

  两人齐声应道:“您说。”

  “我来旅游,就是想清静,一个人清静!你俩太热闹了。”

  两人一愣,刚想说什么,黄九恒伸出手阻拦:“离开澳洲前,我不想再见到你们,滚吧!”

  两人一听,欲哭无泪,当场就选择马不停蹄地滚了。

  在汉多夫德国小镇街道上,江小美同样欲哭无泪。这人生地不熟地角落,她在沿街找人。因为她的团里,丢了一个醉鬼。

  汉多夫小镇风貌绝佳,而她行色匆匆。

  在那里!

  街边咖啡馆里的白志勇,悠闲地喝着啤酒,看着来往的行人,已经有些醉意!江小美一见就是一肚子气,来到他身边,敲了敲桌子。白志勇抬头看小美,笑笑:“喝点?”

  江小美指指白志勇的手表:“说好半个小时集合,现在都过去一个小时了!”

  白志勇看看小美,有点恍惚:“哎,你是导游吗?我记得导游,没你长得好看啊!换人了?”

  江小美有点急:“什么换人了?就是我!都喝成白痴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大家都等着你呢!”

  白志勇斜着眼,笑了笑,挥挥手:“我没要求任何人等我!你们先走不就完了吗,犯什么轴啊!傻啊!”

  说的什么混账话!江小美看看白志勇,气愤极了:“可人不全就不能发车啊!再说了,你喝成这样,你能找得到宾馆吗?你这个人太奇怪了,看你的外表不该是不靠谱的人,长得人模狗样,四肢发达,脑子也不像有问题,怎么能就这么不负责任呢?”

  白志勇醉醺醺地看看她:“对谁负责?去年父母都去世了,没有长辈需要负责。八天前离婚了,没有老婆孩子需要负责。五天前失业了,没有老板需要负责。我现在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这种感觉真好,这种感觉叫优哉游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是一种境界!明白吗?”

  “少废话!赶紧回去,别耽误事!”江小美二话不说把他往回拽。

  回到阿德莱德维多利亚广场上,团里的众人再次集合还需要时间,好不容易才能放松一些的江小美端了杯咖啡坐在石凳上。蓝天愚默默走过来,坐到江小美旁边。

  江小美看了一眼蓝天愚:“集合时间还没到呢,你可以多玩会儿。”

  蓝天愚有些不好意思:“江导游……我在机场,是不是……”

  江小美点头:“是,喝大了。”

  蓝天愚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喝大了我知道……我是想说,我昨天,是不是……有拉手的行为?”

  江小美转过头看着蓝天愚,她那俊俏的脸板着,一言不发。蓝天愚看看四周,声音降低了几度:“我有个毛病,喝多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且,爱拉女同志的手……”

  江小美一听,当即八卦附体,充满了兴趣:“但拉没拉手,或拉谁,你不记得,对吗?”

  蓝天愚点头如啄米:“对对对……很操蛋的一个习惯,抱歉,我拉了吗?”

  江小美点点头:“拉了。”

  蓝天愚立马紧张了起来,神色极不自然地问:“谁啊?我拉谁的手了?能告诉我吗?我去跟人家道个歉。”

  江小美丢他一个白眼,说:“一个貌美的……中年妇女。”

  蓝天愚努力思考了半晌,发现根本想不起来什么,只得倒吸一口凉气:“咝,是咱们团里那个……穿红裙子的女子吗?”

  江小美盯着蓝天愚,想确定一下他到底能不能想起来:“你努力想想。”

  蓝天愚声音诚恳,表情苦丧:“要是能想起来,我会低三下四地求你吗?”

  江小美没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站起身来。团里的游客差不多到齐了,她该工作了。

  等团里的人都回到阿德莱德宾馆,安顿好众人,江小美觉得自己快累瘫了。但工作得有始有终,这不,她捡了个包。

  江小美记性极好,自然记得那是酒鬼白志勇的。

  喏,说酒鬼,一点也不差。这不,白志勇满脸酒色地坐在大堂喝啤酒呢!

  江小美走过去,把包递给白志勇,没好气地说:“包,落车上了。最好数数里面的钱啊,丢了钱,别怪我!”

  白志勇接过包:“随便……”

  江小美眉头一皱,摇摇头:“什么叫随便啊,你应该说谢谢。”

  白志勇摆摆手,很大度地说:“不用谢,不用谢,陪我喝点酒?”

  江小美一脸无奈:“谁谢谁啊傻子!上顿酒还没醒呢,又想着下一顿了,下午喝完,晚上接着喝,次次喝成这样,肯定是有原因吧?酗酒的人,要么是折磨自己,要么是逃避现实!”

  白志勇冷笑一声:“现实,没什么要逃避的,因为你压根逃避不了!”

  小美来了兴致,问他:“你是痛苦类,对吗?!”

  白志勇一边说一边用手使劲拍着大腿,直拍得啪啪作响:“我什么类都不是!”说到这里,他回头看看大堂里的白人经理,“哦,这是国外,声音不能太大,要文明。”

  江小美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白志勇。

  白志勇压低声音:“我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类,不喝干吗啊?兄弟,大好时光,不能虚度啊!”

  “你真让我开了眼了,醉得连个人样都没有了。”

  “我……我就不想有那个人的样,多累啊,有一作家说过,千万别把自己当人,精辟啊!意思就是让你放下架子,丢掉虚荣,这样才会舒服,轻松,自在,所以,没人样就没人样吧!”

  “你这是喝了多少?连人都不想当了?”江小美问他。

  白志勇醉醺醺地说:“一……一瓶,才一瓶。”

  江小美叹了一口气:“另外一个作家也说过,从猴子变成人需要一万年,把人变成猴子,只需要一瓶酒。”

  “又骂人……我包呢?我包呢?”白志勇扭头找了半天。

  江小美被气笑了:“那不在你手上拿着呢吗!”随后,她又把他往回拽,“早点回去休息吧,你折腾一天了。”

  回到酒店,江小美洗了个热水澡,正要休息,就听到有人拍她的门,还听到一个急匆匆的声音:“快去蓝天愚的房间,出事了!”

  她实在太头疼了,怎么这三位先生轮流不省心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岁月可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岁月可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