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道非道2020-03-20 17:051,415

  杜仲琪的崛起,璃凰是知道的。两年前,璃凰在父亲的授意下学着替父亲批阅奏章,帮着父亲处理朝政,当然这些事旁人是不知道的,就连宫中当时最得宠的淑妃也不知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可她没想到,她一直依赖的父皇在吃了赵城的红丸后暴毙而亡,父皇死前拉了她的手嘱托,“凰儿,是父皇对不住你,把这诺大的江山和你的弟弟都托付给你了,你若不能就不要强求,开心的活下去,江山在谁手里都不重要”,她无语,历代里的逊帝有几个能善终,安儿才十八岁,她怎么忍心。

  于是,她作为长公主暂代皇帝执掌玉玺和凤印。杜仲琪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赵城,又以最恭敬的态度安葬的先皇,虽然杜仲琪看上去对自己和皇帝恭敬,但是她不能不担忧,军权在手,哪个人会对皇位不动心。她忧心即使明面上杜仲琪不会对安儿和自己怎样,背地里皇帝若有什么不测,两个藩王本就天高皇帝远,手里并没有什么实权,他依旧可以在控制了他们以后由手下拥立。

  公主垂帘听政,似乎历代都没有那样的先例,朝堂上一时间乱哄哄。谏院里的人,一句一句似要杀人,“后宫不得干政”,“牝鸡司晨”……一句句让人烦躁,可璃凰却安稳的坐在帘后,看朝臣在那里争论。底下的人吵的热闹,皇帝求助的眼神望向璃凰时,璃凰冲他盈盈一笑,悄悄的向他摆摆手。皇帝虽担忧,可是他自小是由长姐护着长大,他见到阿姐如此,便也安稳的坐在龙椅上。

  “太祖的第三女平阳公主,母为庄穆皇后赵氏。大业末年,是她以其超人的胆略和才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招纳了四五支已有相当规模的起义军,也是她挑选了精兵与高祖会师于渭河北岸,共同攻破了京城。才有了如今的大慕朝。璃凰没有平阳公主的能力,可是父皇临死前的嘱托犹在耳旁,我也知道诸公说的话均是为朝廷考虑,为皇帝考虑,本宫也不会在这朝堂上很久,只希望能照顾一下陛下半年,待陛下身子恢复了,我自会离开”。

  璃凰的话是在众人吵的快没有气力时说的,一席话,让众人没有话说,平阳公主珠玉在前,新帝忧思过度,人家作为姐姐,看护一下幼弟也没有什么不对。更何况,她说了仅在朝上待半年而已,想着,众人也就静了下去。

  就这样,璃凰开始了在帘后听政的日子,每日里早期,陪皇帝上朝,在珠帘后听朝臣上奏,大多的时候她也不说话,只听他们互相争论,只偶尔提出些意见。

  渐渐的朝臣们发现,坐在珠帘后的公主竟颇具政治才能,话虽不多,但多数时候,只要她一张嘴,一般事情都可以解决,而且很完美的解决。而杜仲琪透过珠帘的缝隙,看她时,她多也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手里把玩着自己玉佩。而在璃凰眼里,杜仲琪倒真是安分,他虽手握兵权,却对多数的事情也不多言。该吏部管的事情,他也尊重吏部的意见,是礼部的事情,他也不会过多的干涉。

  大慕朝建国以来,一向重武轻文,选拔官吏的内容也多是射箭,因此武将的幕僚尤其多。八月又到一年一度选拔官吏的时间,底下的人把名单象征性的递给皇帝,同时有一份是递给珠帘后的璃凰,璃凰在众多的人名中一眼看到了熟悉的字眼,崔允。

  她一怔,便又恢复如常。只是这一出神,也被杜仲琪看到了眼里。杜仲琪上前道,“公主,不知意下如何?”,璃凰把手中的玉佩轻轻放下,淡淡的说一句,“如今丞相之位空缺,杜候爷素有战功,又有谋略,可当丞相一职。先皇曾有旨意,让杜候辅政,依本宫看,不止杜候,罗国公,吏部尚书顾敏之皆有贤名,可辅佐皇帝”。朝臣一片哗然,似乎是让杜仲琪做了丞相,可却让还有兵权的罗国公及素日里就忠正的顾敏之分了辅政的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