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道非道2020-03-20 17:081,144

  傍晚太阳落山时,听着绿竹来报,“公主,侯爷他”,“他去柳氏那里了?”,绿竹哑然,“今日那柳氏在我们这里吃了亏,想来早就站在院里哭哭啼啼的等着他了”。

  绿竹心里暗自思忖,公主自小是在皇后的宠爱下长大的,她从小便跟男子似的跟着大皇子和三皇子一同去书房读书,骑射也是先皇亲自教的,原来她只觉得璃凰性子像个男孩,就连先皇都曾多次说过“若你是个男孩,朕的江山可放心的教予你了”。

  绿竹自小就在公主跟前长大,公主待身边的人好,她虽长她几岁,有时却比她思虑更周全。

  曾有宫里的宫女打碎了皇帝喜欢的花瓶,于宫女本是是打死的大罪,可公主却只轻描淡写的向皇帝撒娇道“父皇,儿臣想问您一个问题”,“呦,小丫头又想讨父皇什么东西?”,“父皇,别人都羡凰儿臣,说儿臣是父皇的掌上明珠,可是儿臣有些不信,若儿臣打了父皇最喜欢的花瓶,儿臣不知道父皇会不会不开心?”,绿竹清楚的记得当时她八岁,抬了亮晶晶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先皇,先皇见她小大人儿似的认真,哈哈大笑,于是宫女打碎花瓶的过失就被这样遮掩过去。那个宫女就是她的长姐,那个时候她就暗暗下了决心,今后一定要好好侍候公主。

  “公主,既然侯爷不来,女婢侍候您用膳吧?”,玉梅边收拾边询问璃凰,“玉梅,告诉底下人,今后不要再叫我公主,改成王妃吧,至于侯爷,他既有了摄政王的封号,咱们也都改口吧,不要因为这些落人口实”。

  “王爷……”,门外传来娇滴滴的声音,玉梅恨恨的说道,“白天还没有折腾完,现在又来这里吵闹,公,不,王妃,我去打发 了他们”,“不必了,咱们在人家手底下讨生活,早晚都要让人出了这口气”,说罢她依旧淡然的端着手里的银耳雪梨汤。

  “王妃”,璃凰满脸堆笑的抬头,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汤,起身向杜仲琪行礼,“臣妾见过王爷”。

  杜仲琪好笑,自己每次挑衅都像重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管自己多使劲,都被对方软绵绵的弹回来。他心里更气,揽了旁边的柳氏,挑衅似的朝璃凰微笑,“听说,今天柳氏惹你了?”,惹字重重的落在了璃凰的耳朵里,柳氏又娇滴滴道,“臣妾,臣妾可不敢”。

  璃凰见她轻佻,瞥一眼杜仲琪,“不敢?柳侧妃,你见了本宫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如今你说不敢?我原听闻你是王爷年少时在勾栏里的红颜知己,想着你比我先入门,应该唤你一声姐姐,可是如今看你的做派,怕是当不起这一声。苏嬷嬷”。

  她偷眼看杜仲琪,见杜仲琪面色不改,继续说道,“王爷,我不相信这堂堂摄政王府里的侧妃就是这样无礼”。

  她瞥一眼杜仲琪怀里的柳如丝,“如今王爷在这里,柳侧妃见了本宫却不行礼,王爷,苏嬷嬷是宫里的教养嬷嬷,本宫就是苏嬷嬷的徒弟,王爷不会反对让苏嬷嬷做一做柳侧妃的师傅吧?”,杜仲琪揽着柳如丝的手一松,柳如丝还想再说,杜仲琪不耐烦的的说道,“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