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道非道2020-03-27 13:071,124

  见丫头把小白抱出后,璃凰了看一眼杜仲琪赌气道,“王爷怎么来这里了?”。

  杜仲琪见她这样,从袖里拿出一个玉佩放到璃凰的手中,璃凰拿了玉佩细细的看起来,却见手中的龙凤玉佩玉质温润杜仲琪伸手把玉佩拿过,双手轻轻一掰,居然可以分开。

  璃凰突然明白他的意思,却还是觉得委屈,他原来对自己说两个人要好好的,可转眼就同别人有了孩子。

  “王爷拿这个干什么?别是进错了院子”,杜仲琪不顾璃凰的躲闪把其中的凤佩系在她的腰间。然后又认真的把龙佩系在自己腰间。

  “这玉佩是当年先皇赐给我父亲的,后来他又给了我的母亲”,璃凰见他面容严肃认真,不再倔强。

  “王爷,今晚上还走吗?”,“明知故问”。

  夜里听着窗外的虫鸣,璃凰侧身背对着杜仲琪,杜仲琪用手揽着她,两个人好久都没有说话,忽然杜仲琪贴着她的脸很认真的说道,“同她的婚事,是我娘自缢前几天去我舅舅家定下的,彩霞姑姑说她是怕我以后没有人照顾,有了舅舅家的扶持,我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璃凰不语,杜仲琪又继续说道,“你和她们都不同,但我得给她一个孩子,以后我们会有孩子的”。

  璃凰翻过身来,用手托住杜仲琪的脸,一板一眼的说道,“以后你不要随便生闷气,不要不理我,好吗?”。

  杜仲琪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点点头。

  而此时,沁蓉园的墙角里,袁英正和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说着悄悄话。

  “代王妃那边怎么说?”,小厮向四周看看,见四下无人,匆匆的向她手里放一个香囊。

  “把这里面的东西找个机会放到冯氏身边,到时候梅苑里那位必定被杜仲琪怀疑,到那时再把杜仲琪拉到咱们这边,即使不能把他拉过来,起码让他失去帮皇帝的理由”。

  眼见着快到八月十五,宫里早就遣了人来,又赏了好多的东西,新帝尚未立后,身旁只有连充仪和胡婕妤,来宣旨的内侍对杜仲琪谦恭的说,“王爷,陛下的意思是让公,不,是王妃提前去宫里帮着看顾一下”。

  璃凰斜眼看杜仲琪,杜仲琪挺拔的身姿立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也不说话,不免让人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倨傲。

  璃凰见状提醒道,“王爷,我最近因为风寒在房里待的时间也够久了,也想出去转一转”。

  内侍走后,璃凰和杜仲琪站在园子里久久都没有动,身旁的侍卫和丫头见状也没人敢上前,只远远的等着。“王爷,今日有些不高兴?”。

  他不高兴,她自然知道,可她不知道的是他生气不是因为皇帝今日拂了他的面子,那些一向是他不在意的。他气的是她依旧不信任自己,至今仍派人监视他在朝堂上的行为。

  而璃凰却以为,是今日在朝堂上,礼部提了几个皇后人选,皇帝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做出选择。

  她继续说道,“如今皇帝已经19岁了,也到了立后成婚的年龄,我听说今日礼部已经把名单递上了,不知王爷怎么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