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来乍到
江合靖2020-03-19 21:573,373

  “啪!啪!啪!”又是一阵喜庆的鞭炮。

  沈峰干脆当没听见,继续蒙头大睡。

  “姑爷,你快醒醒!”丫鬟叫道。

  沈峰缩进被窝,随口道:“别叫了,人都要死了,再叫也没用了。”

  丫鬟马上奔出去呼道:“大小姐,不得了啦,姑爷快不行了。”

  徐秋燕哭道:“怎么刚成亲,就要挂掉,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魏国公府内刚有的喜庆之声,刹那间鸦雀无声,伴随着是一阵阵的叹息。

  徐俌奇道:“女儿莫慌,你夫婿是大贵之尊。虽然现在窝囊,但不会是行将入棺之人。”

  徐秋燕怒道:“老爹,你放屁。你净听江湖术士的谣言。那窝囊废,是有名的败家,一事无成。你还指望着他能封侯拜相,位极人臣。”

  沈峰整了整衣裳,来到前堂,呵呵的望着列位傻笑。

  徐秋燕倒吸一口凉气:“别过来,你是人还是鬼?”

  “你看不上为夫,也不用这样大惊小怪,不如我们今天就退婚。”

  “退就退,谁怕谁,国公府的大小姐,哪个公子不抢着要!”

  “自卖自夸 !我就觉得你嫁不出去,赖着我非嫁不可!”

  沈峰不甘示弱的怒目相斥。

  这魏国公老来得女,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见自己女儿被喷得一身黑,脸上都挂不住了,板着脸问:“沈峰,我的女儿难道配不上你?这南京城有多少豪门勋贵抢着要下聘礼,难道你还不知足?”

  徐秋燕当然有傲人的资本,琴棋诗书样样皆通,却料不到自己老爹给她找了这么一个窝囊废,还是上门女婿,早就对沈峰恨得直咬牙,可是老爹却对沈峰如获至宝。

  沈峰拱手施礼道:“岳丈大人,此言差异,你家小女长发飘飘,素衣云峨,是我高攀令爱。”

  徐俌面色稍一缓和:“那你为何悔婚?”

  徐秋燕却听得窝火,沈峰来了徐家一个月,看向她的目光从没欣赏之意。在她看来,那些溢美之词都是指桑骂槐,怒道:“这种男人不要也罢,还是失忆的,要来有何用?”

  沈峰指了指自己大脑说道:“我有仙人传授的秘笈。可以拯救黎民,造福苍生,你可以吗?”

  徐俌猛然一惊,心里暗喜,果然是天降的祥瑞,恩赐与我徐家。

  “那你说,你是谁?”徐秋燕骂道:“我不能跟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成亲,你这个倒插门,一无是处,不用你退婚,我都要休掉你。”

  “我说过了,我叫沈峰,我失忆了。爹妈我不记得了,家住何处也不记得了。”沈峰卯足劲咆哮道。

  徐俌暗叫道,失忆才合老夫心意,可以一心一意的为我徐家开枝散叶,若是记得家在何方,父母是何人,那还不跑回去?小子,你就老老实实在我国公府卖命吧,这辈子你甭想跑了。

  “爹,你看,你帮我找的就是这种货色,女儿要嫁的就是这种人。你让我们国公府的颜面何在?”

  “你不想嫁,别拿你爹横在中间说事,别拿你国公府的颜面说事。你这个不孝女,存心给你爹找不痛快。”

  徐俌老脸一黑,女儿的意图,他怎就不明白?

  但是被沈峰这么一说,心里还真是起了不痛快。

  沈峰是捡来的,当时他穿了泳裤,漂在沙滩上。

  徐俌与栖霞寺的明慧禅师路过此地,救起了他。明慧禅师精于相术,见他足底板有七颗黑痣,就断定此子,脚踏七星。

  徐俌闻言就想拔刀除掉沈峰,但是明慧禅师说道:“国公爷,勿要担忧,此子的脚踏七星却非真正的帝王之命,汉高祖刘邦与我朝太祖洪武大帝,足底板黑痣都按北斗七星排列。而此子天枢、天璇两穴近乎重合,并不能动摇我大明江山。”

  “那依你之言呢?”

  “宰相之才,宰辅天下,相传诸葛亮足底板只有六颗痣,此子有七颗,又并非帝王之命,将来的地位必可超越诸葛亮,乃至历代贤相。”

  也就如此,徐俌打上了沈峰的主意。横竖不让的要逼着沈峰当自己的上门女婿。还自认奇货可居,吕不韦碰上嬴异人,老夫碰上沈峰,这笔买卖怎么着也划算。

  当晚硬拉着沈峰拜自己为义父。绕来绕去,就说义子不如女婿亲,又逼着沈峰入赘,还说自己小女未嫁,你又未娶,不如亲上加亲,义子升级为女婿,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合着就像自己女儿嫁不出去的样子,几乎就是白送的。

  气得徐秋燕脸上发青,而沈峰偏偏看上去还很不乐意的样子,眼神里全是嫌弃。这愣没把徐秋燕活活的气死。

  今天成亲之日,家里又河东狮吼了。沈峰在后世就是高考状元,对于明史也是耳熟能详,当下吼道:“你老爹为官清廉,家门世代忠良,五十余载,又以孝名著称,广受士林称颂。而你却对你爹横加指责,无半点三纲、五常、五伦、四维、八德之分,白披一张人皮。”

  徐俌因孝名极佳,先帝就谕旨让他奉祀孝陵,也是他最为得意之事。女儿现在向他指手画脚,也坏了他的家风,带着几分怒气质问道:“你大呼小叫,成何体统,目无尊长,若非今日是你大喜之日,非得关你闺房三月,不许迈出!”

  沈峰笑道:“岳丈大人,这令爱,小婿真是无福消受。都无长幼之分,对亲生父母尚且如此,若是对小婿,莫不是无法无天。”

  “姓沈的,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要是沈峰真的退婚,那徐秋燕也是名声扫尽,若是由徐秋燕休夫,或多或少也能挽回一点声誉。

  徐秋燕目光投向徐俌,哀求徐俌出来主持公道。徐俌自是舍不得这门婚事。他老来得女,老来得婿,女儿是宝,女婿也是宝,双宝在手,一桩都舍不得撒手。

  徐俌正视道:“看来你今天是想要退婚?”

  “论长相,我沈峰丰神俊朗,与令爱也算是门当户对。”沈峰话一脱口,徐秋燕便细细揣摩沈峰的话味,虽然沈峰有点夸大其词,但也合情合理,似乎瞧不上什么毛病。但下面一句真让她又气炸了。

  “我是阳春白雪,令爱是下里巴人。我俩实非是良配!”虽然对着是徐俌,但那话是故意说给徐秋燕听的。

  “你说我是下里巴人,那你这个阳春白雪有什么能耐,说与在场的宾客知道。”徐秋燕笑道,在她眼里,沈峰就是窝囊废,不识几个大字的白丁。

  徐俌竖起了耳朵,嬉笑的看着沈峰,也想趁机了解沈峰的深浅。

  沈峰笑道:“今天到场的都是南京六部的官员,还有留都的公侯伯勋贵。各位可都见着了,徐家大小姐是故意给晚辈难堪。”

  众官员一片哗然,都觉沈峰有些不知好歹,大小姐嫌弃你,可是老国公爷没有嫌你,你小子应该见好就收,还要借此嘚瑟,分明就是存心找茬。

  “应天府尹何在?”

  “下官在!”人群中走出一位四十上下的官员。

  “柴大人,老夫命你做今晚的证人。”

  “国公爷的吩咐,下官焉敢不从。”应天府尹柴奇答道。

  柴奇的官职不小,在南京除却六部握有一定实权外,就属应天府尹的权力最大。

  “我随便作几句诗,若是有不足之处,各位勿要和光同尘!”言辞极为谦卑。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沈峰口中娓娓道来。

  有气魄,众官员赞道,徐秋燕面色一紧,看来自己是一直低估了沈峰。

  徐俌乐得合不拢嘴:“贤婿,这句诗不但有气魄,还志向远大,但似乎还有上句。”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沈峰一抖双肩道:“不成才的破诗,让各位言笑了。”

  拿龚自珍的名诗到明朝来耍宝,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沈峰心里得意道,这要是算破诗,世上就没有几首好诗了,让你们惊讶的还在后头呢。

  徐俌笑道:“管家,去拿笔,把姑爷今日所作之诗记下,我要抄送北京六部和翰林院,我府上出才子了。”

  “区区一首破诗何足挂齿。”沈峰得意道:“我腹有千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众官员都紧张的看向了沈峰,连沈秋燕也抬起了头,流露出期盼之色。

  征服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强过女人,让女人仰慕你,那女人自然就会死心塌地跟随你,至死不渝的爱着你。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沈峰撇撇嘴唇,看向徐俌,又看向在场的勋贵和官员。这些人的神情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徐俌手抚山羊须笑道:“贤婿的这首诗,不但看出人品道德高尚,更可看出满腹的雄心壮志和抱负。后两句的气节,也只有我朝于少保的石灰吟能相媲美。”

  “我何德何能可以和于少保相提并论,于少保抵御瓦剌,保卫京师,名垂青史,我不过是过江之鲫而已。”沈峰自谦道。要是真把他和于少保摆在一起,就是很托大了。他剽窃的是谭嗣同的绝命诗。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却是于少保的原创。

  沈峰对于民族英雄很尊重,提到于少保都很谦怀。

  但在众官员看来,这是一个好男儿,有情有义,识英雄重英雄,心胸坦荡,既有才学又不自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德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德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