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鬼市
盘子叔2020-03-28 11:014,364

  “爷爷,在鬼市上能把这东西卖出去?”

  “老先生,鬼市是个啥?”

  我和玉儿几乎同时向老者提出了疑问。玉儿应该是知道鬼市的,不然也不会这么问。而我,一听鬼市这个名字还有点骇人,啥叫鬼市?真的鬼吗?

  老者见我和玉儿都是一脸迷糊,手指捻着他的山羊胡子微微一笑道:“鬼市嘛,自然也是一种交易市场的称呼,就和潘家园一样,也是旧货市场。只不过,它是过了凌晨才开始摆摊卖货,天刚亮,就风吹迷雾散。”

  “那为什么一定要选在过了凌晨才卖货呢?黑咕隆咚的,能看清什么呀。而且为什么要起这么个怪吓人的名字?”我恨不得把心中疑问一股脑的说出来,眼巴巴的望着老者。

  “鬼市之所以叫鬼市嘛,倒是有个传说。就是说啊,鬼市是鬼魂在人间的交易之所。他们在阴间不能立即投胎,但也要生活啊,所以有些鬼魂就将自己生前之物拿来变卖,换取自己所需物品。”老者煞有介事的说着,眼睛还时不时的瞟瞟玉儿。

  玉儿看老者说到一半,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又看到老者这时在憋着笑望着自己,不由得娇羞的对着老者嗔道:“爷爷,您看我都多大啦~还把我当小孩子逗着玩呐~”

  “哈哈,你不管多大,在爷爷眼里那都是孩子。”

  我看着这爷孙俩亲融的画面,心里也好生羡慕。不禁想,如果我此时是这老者的孙女婿,那画面肯定就更加完美了………

  “爷爷,我以前也只是偶尔听你说起过鬼市,具体怎么样你也没有和我细说过。今天你就给我好好的讲讲呗。”

  玉儿不想让老者再继续逗自己,假装满脸正经的让老者继续说下去。

  老者哈哈一笑,接着说道:“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当不得真。其实啊,不知从古代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些原本的名门望族,因为一些变故致使家道中落。但怎么着也要生活啊,所以他们不得不将家中值钱的贵重东西拿出来变卖。这也本是很正常的事,我们谁没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啊。但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呀,就这么把东西直接了当的拿去典当行变卖,会让别人看见自己穷困潦倒的样子,肯定会引起他人的背后闲话,使家族蒙羞。所以他们就趁着夜色,选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戴着斗笠,遮着面容,摆个摊做起了生意。慢慢的,就形成了一种独有的鬼市文化。那里不问身份,不问东西的来历,自由交易。也正是因为这些条件,使得鬼市上慢慢的聚集了很多特殊行业的人,盗墓贼啦,小偷啦,甚至在清末,还有宫里的太监把自己在宫里偷的宝贝夜晚拿到鬼市上卖。嗯………以前也有卖军火的,还有卖小孩的呢。总之鬼市上,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什么物件也都有可能出现。”

  我和玉儿都听着入了迷,特别是我,这二十几年的生活平淡如水,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稀奇的事,有一种白活这么几十年的感觉。

  “爷爷,那鬼市既然这么神秘,那一定和潘家园一样,有一些规矩吧?”玉儿回过神,首先提问。

  “当然有规矩,而且比潘家园的规矩更多。除了潘家园的规矩在鬼市上同样如此以外,在鬼市上不管你看中什么东西,都是看货不问货。也就是说,买方不能问这东西的来历,买卖双方也不互问身份。相东西,全凭自己眼力,买完离手,不退不换。更加不准拍照,灯只照货不能照人。”

  “真讲究。”我感叹道。

  “爷爷,那鬼市在哪里呢?”玉儿问。

  “解放前啊,咱们京城得有八个鬼市,属西城老皇城根下的那个最大。当时啊,那里大着呢,人多着呢,卖什么的都有。但是现在,社会发展了,治安好了,鬼市也就逐渐的退出历史舞台了。以前知道鬼市的人就少,更别说现在了。现在只有咱们这行里一部分的人还知道有鬼市。”老者微闭着眼,似在回忆,又似在自言自语。

  “爷爷,你还没说鬼市到底在哪呢。”玉儿看老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我也着急的看着老者。

  老者眼睛一睁,若有所思的望着我道:“小伙子,你真想去鬼市上卖卖货?”

  我没想到老者会突然问我,一愣,不自觉的回答:“是……是啊。”

  老者看着我,接着问道:“小伙子啊,我看你对这行根本就不了解,却一出手就是花大价钱买了样东西。你做什么工作的啊?家里是做生意的?”

  老者问完,玉儿也挺好奇的看着我。我被两个人这么盯着,脸上有点发烧,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家中情况,中奖的事情和为什么来这里买东西都说了出来。

  老者听我说完,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句,看着我没说话。玉儿却来了一句“中了奖就有钱烧的。”

  我看老者依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我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我以后也想干这行。因为我发现,这行的种种都太吸引我了,简直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抱拳低着头对老者诚恳的说道:“老先生,我想拜您为师。虽然我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行,什么都不懂。但自从我踏进您这个店,您说的话简直把我带进了另外一片天地,我感觉我喜欢上了古董这一行,觉得这就是我以后要走的路。还望您能收我为徒,让我以后跟着您慢慢学。我不要工资,您只要管我饱饭,给我个睡觉的地就行。”

  我这个动作,老者面上没什么表情,依然处变不惊的坐着。

  玉儿却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你这是干什么?你有病吧。我爷爷可不收徒弟。”

  我也感觉自己太鲁莽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做了这些看起来荒唐的事情,脸上滚烫,也不敢抬头。

  老者始终没开口,我也不好意思起身,就这么尴尬的跪着。

  “呵呵,小伙子啊,真想拜我为师走这行?”

  “真想!”我斩钉截铁。

  “那好,拜师费可是很贵的啊。30万。”

  “爷爷,您这是干什么………”玉儿听老者这么说,不明就里。

  “好………老先生,反正这些钱也是我中奖得来的,没了就没了。我相信跟着您,以后一定能再赚回来。”

  “好!来吧!”老者顺势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个钱包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我面前。

  “爷爷!您干嘛呢!”玉儿越发不明白她爷爷这是演得哪一出了,正要上前拦,却被老者瞪了一眼,吓得又缩了回去。

  我接过老者的银行卡,跪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转了账。也不知道心里是个啥滋味,有点点后悔,又有点点期待,五味杂陈。

  “好!小伙子还是很有魄力的嘛!是个干大事的人!徒弟,起来吧!”老者捻着山羊胡子哈哈大笑,弯腰双手抓着我的胳膊就把我扶了起来。

  我被老者扶了起来,眼睛也有些湿润了,不是为钱没了,而是为这徒弟二字。以前看电视剧,武侠片里那拜师的桥段,徒弟拜完师后,师徒二人都好像很激动一样,我看了还觉得假。但今天自己拜了师,被人叫了声徒弟,心里说不出的亲切感,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有了归属感,这种感觉,不是身在其中,真的不明白。

  玉儿都懵了,她弄不明白她爷爷今天是怎么了。

  “爷爷啊,您这是唱得哪出啊?您还记得上个月,袁叔带着他侄儿到咱这来,就是特意要让他侄儿拜您为师的。他侄儿又是跪又是敬茶的,那样您都没同意。那袁叔可是您老朋友了啊,一直都跟您有生意往来,您都不怕驳了他面子。怎么今儿会为了钱收这么一个外行啊?咱家也不缺这30万呀。”

  “玉儿啊,你跟着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也知道,咱们这一行都讲究一个缘分。咱家自你太太爷爷起,就是干倒腾古董这一行的,在这一行也算是人人都认识。不说我爸爸我爷爷,就说我活到这么大岁数了,过手的宝贝,见过的人也可以说是无数了。打这小伙子一进来,我就觉得这小伙子是这块料,以后在这一行肯定会有所作为,这就是命啊。”

  老者顿了顿,又温和的看着我说道:“我看你身体动作走路步态,不像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你以前或者小时候是不是还拜过什么师父或者接触过什么传统文化,比如说道教什么的?”

  我被这新认的师父这么一问,也是不明所以,扰扰头说道:“没有啊?我举止动作有什么不正常吗?”

  我这师父听我这么说,像又想起什么,对着我哈哈大笑道:“没什么,徒弟啊,你看看我人老糊涂了,这拜师拜的。当师父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也不知道师父是谁。哈哈。”

  我也总感觉少说了点什么,连忙说:“是是是,徒弟我一时太激动了。我叫金圣岚,圣人的圣,山风岚。”

  “嗯,好名字,为师姓颜,单名一个善字。不过在这圈里的朋友们颜善,颜善的叫,叫久了就变成颜三了。现在都叫我三爷。”

  师父又指了指玉儿,说道:“这是我孙女,你也知道了。叫颜玉,打小就跟在我身边养着。虽没有具体教过她什么,但天天耳濡目染的,懂得也算是比常人多多了,你以后有不懂的也可以问问她。”

  “是,师父。玉儿师姐好!”我装模作样的冲着玉儿鞠了个躬。

  “滚蛋!”

  玉儿对着我一个好脸色都没有,我也不在意,朝着她嬉皮笑脸挤了个眉,又一本正经的问起师父。

  “师父,那您说这鬼市现在在哪呢?今晚我就去试试行不行?”

  师父从新坐回了座位上,捻着山羊胡子说:“现在不像以前了,不是哪里都有鬼市的。现在京城就一个鬼市,而且是有专人管理的,知道的人也就是圈子里一小部分人,要想进去还得凭他们发给我们的牌子。领头的外号叫"鬼头",身份很神秘,也没人见过他的真容。我早些年和他做过几次生意,每次见面他都是戴着面具,连说话都是对着变声器说的,听不出男女。鬼市的位置也不固定,随时更改的,临开市的那天0点后才会发送信息出来告诉别人具体地点。开市时间倒是固定的,每周二凌晨三点。今天周一,明天刚好周二,可以去试试。”

  我听着这鬼市这么神秘,心里都有点紧张。

  “师父,这鬼市这么神秘,在里面不会出什么事吧?”

  师父摇头道:“不会,能进去的都是圈内人,规矩都清楚。就算在里面和别人起了什么争执,鬼头的人也会很好的处理好,安全问题不用担心。要知道,不管买还是卖,也不管东西买了没有还是卖了没有,光入场费就得1000块呢。”

  “爷爷,今晚我也要去看看。”玉儿说。

  “行,今晚你就和小金子一起去吧。你也去见见世面。”老者点头道。

  “师父,您不去?”我有点讶异,毕竟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行,自己去心里没底。

  师父看出我的顾虑,拍拍我肩膀说:“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这么大个小伙子,怕什么。你就记住我说的话,为什么我不是说去鬼市,也不是说上鬼市,而是说趟鬼市。就好像过河一样,得趟着走,水深水浅,水急水缓,得自己试着走。其他你不懂的,就问玉儿。”

  “好的,师父,您放心吧!关键时刻,我会保护好玉儿的。”我故意对着玉儿挺了挺胸膛。

  玉儿嗤之以鼻道:“滚蛋!谁要你保护!叫师姐!玉儿可不是你叫的!哼!”

  师父呵呵一笑,对着玉儿说道:“好啦,玉儿,去关门。时候不早了,一会把晚饭做了,先吃饭。”

  接着师父又对着我说道:“小金子,一会吃完饭我叫玉儿把楼上的房间腾出来一间,你就直接在这里住着吧,行李都在吧?”

  “好的,都在,谢谢师父。”我连忙说。

  师父嗯了一声,就起身往后堂走去。

  “师姐~我来帮你关门。”

  “滚蛋!早干嘛去了!我都快弄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秘境之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秘境之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