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鉴宝
盘子叔2020-03-27 13:074,899

  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一家家门店一个个地摊这么找过来,两腿都有点发软了,连那美女的头发丝都没见着一根。眼看着天暗了下来,周围的客人也少了大半。商家也是收摊的收摊,关门的关门,估计这人我今天是找不着了。

  “唉!被人坑了25万!人又找不到人!”

  我看着手里提着的袋子,别提有多糟心了。真想一甩手把东西扔出去,又心有不甘。气得一跺脚,垂头丧气的往外走。

  “爷爷,咱们也关门吧………”

  咦!这声音有些熟悉!我寻着声音瞧去,在我左边道5米远,一个熟悉的身影刚钻进一家店。

  “就是她!皇天不负苦心人呐!”

  我急忙往那家店跑去………

  “你好,老板………”

  我一掀帘子,跨进了那家店。

  这家店被装点的古色古香,店面也挺大,外堂能有个70平米左右。一排排的红木博古架上摆着各种瓷器、铜器、玉器,我都有种走进博物馆的感觉。柜台在最里面,后面还有处扇形的门,搭着帘子,估计是内堂了。

  “您好,看点…………怎么是你?”

  那女孩正坐在店里柜台后面低头看着手机,听到有人进来了,一边抬头一边说着迎宾语,结果竟然看到是我进来了,也挺讶异。

  我哭丧着脸嘿嘿傻笑,样子估计挺难看。

  “嘿嘿,美女,是我,你可让我找的好苦呐…………”

  “找我?你找我干吗?我又没卖你假货。”

  女孩看到我手里还提着袋子,一种早已料到的表情写在脸上。

  “我说什么来着,说了那人肯定走了!”

  “玉儿,和谁聊着呢?咱们准备关门了。”

  我刚准备搭话,从内堂掀帘子走出来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蓄着山羊胡子,花白的头发往后梳着,面目精明。应该七十多岁,但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非常的精神。不过,像奸商………

  那老者看到我站在店里,微笑着说道:“哟,小伙子看点啥?咱们店准备关门了,有喜欢的你就说。今天最后一笔生意,给你打折,呵呵。”

  “爷爷,他不是来买东西的。”那叫玉儿的女孩截过老者的话。

  我瞧着他们俩面目有几分相似,应该是爷孙关系了。

  “不是来买东西的?那是来干嘛的?”老者不解。

  玉儿走到老者身边,小声说着什么,估计是在说我这档子事。

  “你这丫头!没事找事!”

  老者略带责备的拿手轻拍了下玉儿的头,又转脸对着我笑了起来。

  “小伙子啊,你手里的东西,能拿出来让老头子我看看吗?”

  我连忙搭话道:“可以,可以。您请给我看看。”

  老者抬手把我引到屋中一角的茶台前示意我坐下。他坐在了主人位上,玉儿站在了老者的旁边,手里撕了个棒棒糖含在了嘴里。

  我从袋子里拿出了包装盒,打开盒子拿出了鎏金石山子,恭敬的双手递到老者面前。

  老者看着我,笑道:“小伙子,你不用递给我,我也不会接你手里的东西。你把东西放到桌子上,手离开东西,我再拿,这是规矩。咱们这行,手递手的拿古董,那是外行,万一中间有个闪失,算谁的?”

  我听了老者的话,心生感慨,古玩界的规矩真是多啊,不过人家说的在理啊。

  “啊,不好意思,我就是个外行,您多担待。”

  我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又小心的放在茶桌上靠近老者的一个托盘里。托盘里垫着一块软布,看起来应该是专门放置古玩的。

  老者听了我说的话,笑意更甚,双手拿起鎏金石山子开口说道:“小伙子啊,你一个外行,就敢在潘家园花25万买一个古董,家里有矿啊?”

  “就是!傻子一个!”

  玉儿也在旁边小声奚落我。

  “臭丫头,这没你说话的地!给我把放大镜拿过来。”

  老者头也不转,语气中还是对玉儿的多管闲事不太高兴。

  玉儿撇着嘴哦了一声,转身去柜台拿了放大镜回来递给了老者。老者把鎏金石山子放回了托盘里,接过放大镜,又从上衣兜里拿出眼镜戴上,仔细的对着鎏金石山子看了起来。

  我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老者的面目表情,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毕竟,这小丫头片子说东西假那也不算数,她才多大呀。他爷爷应该是把好手,他说的才能算数呢。此刻,我又重新拾起了希望。

  玉儿也看着她爷爷的动作不做声,脸上一股反正这东西就是个假货的神情。又可气又可爱………

  老者用心的看了一会鎏金石山子,慢慢说道:“小伙子,咱们这行,买卖全凭自愿。什么东西,多少钱,那都是由买卖双方共同决定的。买主看中了卖家的东西,卖家开出价格,买家觉得价格合适就买,觉得不合适就走,如果真喜欢,也能和卖家砍砍价。但买主砍完了价,卖家也同意了,买主又不买了,那是得挨揍的。为什么?你不买你和我砍什么价?逗我玩呢?再有,东西买主既然付了钱买了,那这东西是真是假你都得接受。东西是真的,证明你眼力到位了。东西是假的,那证明你学艺不精你也得认,权当是交了学费了。你不能因为东西是假的过后再去找别人麻烦,别人可不会搭理你。即使说到天边去,也是你没理。”

  我听了老者这席话,希望又破灭了,这话不就是在劝我认栽嘛………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身子软趴趴的贴到椅背上。

  老者也没看我,依然是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托着鎏金石山子看着。

  “不过,你这个东西,虽说不值25万,但要说它是现代的,那也不见得。”

  “啊?”

  玉儿和我异口同声,玉儿是不可置信,我是起死回生。

  我双手啪的一拍扶手,身子“噌”的一下子立了起来,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不是现代的?那您说我这东西是真的古董了?”

  玉儿也睁大了眼睛,弯下腰看着她爷爷。

  “爷爷,您没看错吧?这东西明显是假的啊。您看这鎏金,明显的就是现代做的,化学金呐!”

  老者不置可否道:“对,的的确确是现代做的化学金没错,但这只是外面这一层。但是这件东西有两层鎏金。最外面这一层鎏金是现代做上去的。里面这一层鎏金,可是实实在在的古代鎏金。”

  我只能听着,也说不上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搭话,脑子已经乱了,什么一层两层的,说什么呢………

  玉儿带着疑惑的问道:“两层鎏金?”

  老者放下手中物件,端起桌上的紫砂茶壶直接对着壶嘴咂巴了一口,慢慢说道:“没错,这鎏金石山子如果我没看错,确是古物无疑。鎏金有两层,里面的一层确实是古代鎏金,而外面这一层是现代电镀上去的。”

  “那爷爷,这件东西明明有鎏金了,那为什么又要后做一层上去呢?”玉儿不解道。

  “这个就是现代人弄巧成拙的作为了,可能是觉得里面那层鎏金脱落的太多,卖相不好吧。”

  老者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看我跟傻子一样愣头愣脑的,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小伙子,你可能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行,很难理解我在说什么。我就给你简单的讲解一下,什么是古代鎏金,它和现代镀金又有何区别。玉儿,你也认真听听,省得以后再去外面充大尾巴狼还被别人笑话。”

  “哦………”

  玉儿冲老者做了个鬼脸,可爱的样子竟是把我看呆了。原本在外世故干练的女孩子在爷爷身边竟又完全换了一种风格,也许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都会展现自己更加真实的一面吧。

  “咳,咳……”

  我在老者的干咳声中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又失了态。现在的确是更应该关心我的这件东西到底值不值钱。怎么一看到玉儿就走了神,难道自古英雄都难过美人关在我这里依旧有效?

  正了正神,我双手作揖恭敬说道:“老先生,晚辈确实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一行,还请您赐教。”

  “嗯。”

  老者看我还算恭敬,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鎏金这门技术,要追溯源头可以最早到春秋末期战国初期。至汉代,鎏金技术完全成熟并发展到高峰,我国发掘的汉代贵族墓葬中就多有鎏金之器。像河北满城汉墓,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的长信宫灯,就是通体鎏金,非常漂亮。要说到鎏金的制作方法,《本草纲目·水银》里就明确记载了鎏金工艺的理论方法:水银能消化金银使成泥,人以镀物是也。”

  顿了顿,老者喝了口茶接着说道:“简单来说,就是先将黄金搥击成薄片并剪碎,放入加热至摄氏四百度的坩埚中,再按比重倒入水银。等黄金被水银溶解后,就将溶液倒入水中冷却,成为稠糊状的金泥。再把金泥涂抹到需要鎏金的器物表面,涂抹均匀后再烘烤,使金泥中的水银全部蒸发掉。再捶打器物表面,使黄金服帖。然后再烘烤,再捶打反复数次。最后还需要拿玛瑙或玉石做成的压光刀给器物抛光。至此,一件鎏金器物算是完成了。虽然我说得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不是易事,工序很繁杂并且需要非常专注,所以不得不佩服咱们祖先的智慧啊!”

  老者娓娓道来,我和玉儿也听得入神。特别是我,眼冒金光,思绪乱飞。随着老者的话语,脑海中闪现出一幅幅古代匠人的制作画面。不由得,我发觉我喜欢上了这一行。

  我哪里知道,我的人生,也在今天开始,偏移了庸庸碌碌的既定轨道,展开了一段段离奇的篇章。

  老者看我好似呆了一样一动不动,知道我需要理解消化,也就没继续说下去,拿起茶壶喝起茶来。到是玉儿不耻下问。

  “爷爷,其实我对于古代鎏金和现代化学镀金的分辨一直拿捏的不太准,您再给我好好说说。”

  老者见玉儿愿意学,自己也乐得教,呵呵一笑放下茶壶又拿起那鎏金石山子指着一处露骨的地方说道:“你看,这块地方,表面的现代镀金层脱落了,刚好露出了古代的鎏金。古代鎏金都是真金,色泽纯正,厚实饱满,再经由岁月积累,颜色变得有些发暗深沉,散发的光是宝光。你再看这最外面一层的现代镀金层,化学金不是真金,而是化学反应的产物,它的色泽和真金比较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你看,外面这层很黄吧?而且非常的光亮,甚至在灯光底下还泛白,这就是明显的化学金了。”

  玉儿凑近了仔细的看着。

  “哦,这么一对比起来,确实很明显啊。”

  老者满意的笑了笑,把东西放在了托盘里朝我这边推了过来,说道:“小伙子,这下你明白了吧?”

  我脑子里消化着老者的话,拿起石山子也照模画样的仔细看了起来。确实如老者所言,两者区别很大,我感觉我一下子就掌握了这门学问,心里还有点小得意。

  老者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说道:“眼力是经年累月的锻炼出来的,也是一种感觉,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事的。两者放一起,有个对比,你也许能区分。但如果分开来,就不一定能分辨了。”

  我连忙说道:“老先生说得是,我肯定是没有您这种眼力的,要不然我也就不会上这个当了。”

  顿了顿,我挠挠头,又不好意思的说:“那老先生,我这件东西您说是件古物,那您能看出来是哪个年代的吗?”

  “惭愧,这件东西从鎏金看,确定是件古物无疑。但这件东西,我也一直在奇怪。按理说,鎏金的器物,一般是铜、银、铁。有在佛像、钟鼎器、兵器、车器、钱币甚至是玺印玉器上鎏金的,但在石头上鎏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也仔细鉴别了一下石头的材质,应该是乌金石,也就是火成岩的一种,是岩浆的产物。此物虽说也不错,但远比不上当时的铜、银、铁和玉石来得珍贵,所以在乌金石上鎏金我感觉是有点奢侈了。再一个,这石山子雕刻得太过于简陋,几乎没怎么雕刻。就雕出了山的大致形象,还有这中间的这条垂锁,搞不懂是个什么意思。所以,能判断年代的鉴别点几乎没有。”

  “哦,那这件东西这么奇怪,那能不能出手卖掉呢?我是不是买的亏大了?”

  我终于忐忑的问出了我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

  老者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唉,你这件东西,要想卖出去还真是挺难的。首先,摸不清他的年代,不好定价。再一个,乌金石并不算太贵重的东西。而且你这上面还画蛇添足的加了一道现代的化学金,已经破坏了物件的原貌,这是古玩行最忌讳的。而且,这东西雕的太简单,更说不上精美,价格就更加高不了。”

  听了老者的话,我失望透顶,原本指望着把它带回老家交给父母坐等升值或者当个传家宝的。现在看来,砸手里了。

  老者和玉儿看到我失望丧气的表情写在了脸上,老者没有言语,反倒是玉儿有点幸灾乐祸的一副你活该的表情。

  良久,老者看我这被打击的确实不小,开口说了话。

  “你要是放在潘家园,你花25万买的,我估计你要1万块钱转手让别的老板收,别人都不会收。不过,你倒是可以换个地方试试看。”

  我有点吃惊的看着老者,除了潘家园,还能有别的地方能把这东西卖出去?玉儿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她爷爷。

  “对,趟鬼市。”老者斩钉截铁的说道。

  “趟鬼市?”我和玉儿同时呼出了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秘境之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秘境之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