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到千年以后
流欢2020-04-28 10:394,268

  华娱公司总裁办公室

  【叮咚——】

  【宿主,您已进入时光梦境,恭喜您成功绑定心愿系统,人物信息和记忆已成功发送,请接收】

  白酒酒头痛欲裂,勉强睁开了双眼。

  【恭喜宿主已经进入白酒酒体内】

  脑中名为“系统”的东西响个不停,她捂着头,脑海里放映着一帧一帧的画面。

  主角是长得和她差不多的女人,白酒酒看着“她”从女孩慢慢长大、上学、恋爱、创业、订婚…最后是死亡。

  像是亲身经历了一次“她”的人生。

  【宿主,你必须完成系统发出的任务】

  【请注意,只有完成主线任务才能从梦境中脱离,否则,您的本体将魂飞魄散】

  白酒酒趴在桌子上,一点点融入新的身体,消化新的记忆。

  半小时后

  “白酒酒…白酒酒…”

  是谁在喊她呢,声音这么遥远陌生。

  她从桌子上抬起头,看到有个姑娘站在她眼前,根据记忆,她叫沐心,是“白酒酒”的朋友。

  沐心将手贴上她的额头,口中嘀咕着:“也没发烧啊。”

  移开沐心的手,她半眯着眼,声儿带着刚醒后的沙哑,“怎么了?”

  沐心“啧”了一声,把手中的包包随意一扔,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毫无形象地翘起了右腿,七分认真三分揶揄,“其实有句话我很早就想问了,你和叶璟订婚三年,不公开,也不同框,看你也不喜欢他,当初为什么要订婚?”

  白酒酒舒展了压了好一会的双臂,神色慵懒,语调儿轻轻,反问她,“想订婚就订婚了,就算互不喜欢又怎么样?”

  沐心把玩着栗色的长发,大红唇半张,露出洁白整齐的牙,乜斜着白酒酒,“酒酒,不是我说,你该不会忘不掉江庭吧?”

  江庭。

  原身的前男友。

  白酒酒若有所思,“可能…吧?”

  根据记忆来看,江庭的确在她心里占据了很大的份量。

  沐心直摇头,还是不解,“那你当时怎么就舍得和江庭分手?你们不分手的话,你就不会和叶璟订婚了。现在网上出现了叶璟的绯闻,你管不管?”

  【随机任务:和叶璟见面】

  白酒酒听着系统发出的任务,朝沐心挑眉一笑,逗她说:“想看我们同框的话,就跟我去会一会他?”

  “必须去啊!”沐心顿时来了精神,放下二郎腿,将头发甩到肩后,“姐姐知道他在哪,姐姐带你去。”

  白酒酒却轻车熟路地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指纹解锁,在通讯录里找到叶璟的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

  没响几秒,电话就接通了。

  “喂?”男人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今晚六点,中品别墅见。”白酒酒一口气说完,直接按了挂断键。

  “干脆利落啊!”沐心竖起一个大拇指,“不愧是女总裁!”

  白酒酒拿着手机扭头走出办公室,后头的沐心才反应过来,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边走边怒吼,“白酒酒,你逗我玩呢?”

  白酒酒没搭理她,按了电梯的按钮。

  “叮”

  电梯门开了。

  沐心正好赶上,伸手一拦,蹙眉问,“离六点还早,你现在去哪?”

  白酒酒拍了下她的胳膊,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是回家等未婚夫啊。”

  沐心刚要跟进去,就见白酒酒嘴角勾起一个极浅的弧度,意味不明,“沐心姐姐,你该不会要跟着我,当电灯泡吧?”

  沐心听了,眼皮一跳,到底是没有跟上去。

  另一头的叶璟,盯着通话记录,回想着那道冰冷的女声,身子忍不住地发颤。

  太好了。

  她没死。

  她没死!

  就在一分钟前,叶璟重生了,他代替了二十五岁时的自己,可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发现今天是白酒酒猝死的日子。

  而这个时间,她已经死了。

  他重生了,依然救不了她。

  前世,他在酒吧里喝了很多酒,得知白酒酒的死讯就飞跑了出去。

  醉酒驾驶,最后出了车祸,躺到了医院里,所以连她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现在,他还没有喝酒,白酒酒的死讯也还没有传来。

  他刚想不管不顾地跑去她身边,手机铃声却响了。

  他颤悠悠接通了电话,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没哭。

  他听到了,熟悉的久违的声音。

  是他重生后产生的蝴蝶效应吗?

  这是否意味着她不会猝死了呢?

  所以他来得及爱她、照顾她。

  “璟哥,你怎么了?”离他不远的男人碰了一下他的臂膀。

  叶璟想通了这些问题,忽地站起来,退后一步,轻轻地笑出声,他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身边的人听清。

  音乐停了,众人齐齐放下手中的酒杯,松了怀中的女郎。

  有人不怕死地问:“璟哥,你吃错药了?”

  “不玩了,今天回家。”叶璟随手掏起一件外套,抬腿往外走。

  有人叫住他,“不够意思啊璟哥,酒都没喝呢…”

  他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有事。”

  门应声关上。

  留下的一群人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人盯着那离去的背影,也笑出声,摇头道:“叶璟最近是不会过来玩了。”

  “程净哥,这你都知道了?”

  程净没有回答,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后抚平了衣角的褶皱,也站起来,留一句“有事。”

  接着离开了。

  剩下的人也歇了玩的心思,各回各家。

  ——

  C国 京都商贸街

  白酒酒坐在黑色的车中,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

  这只是一本普通的策划书,她却从上车开始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

  一头乌黑柔顺的短发散披在肩上,窗外的一缕阳光打在她的脸上,长睫在眼底落下一小片阴影。

  即使她坐着一动不动,周身的气势也不减分毫,反而多了几分从容和平静,仿佛经过了岁月的沉淀。

  副驾驶座上吴歌偷偷在后视镜里瞄了她一眼。

  忍不住惊叹。

  明明相处了三年,他却像是第一次见到她,因她的气势咋舌。

  司机李姚耸了耸肩,朝吴歌使了个眼色:“问问小姐发生了什么?”

  吴歌抬了抬眼镜框,轻咳了一声,却没有引起白酒酒的注意。

  李姚继续使眼色:“再喊喊?”

  “白总。”

  “白大小姐。”

  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吴歌十分挫败,给李姚回了个无奈的眼神。

  自白酒酒拒绝接手白氏在C国的企业后,他就被上头从L国调过来跟着帮衬她创业。

  起初,他只把她当成一个不谙世事、需要慢慢培养的白氏继承人,相处时间越久,他越发觉自己琢磨不透她。

  明明,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心思缜密地令人惊叹。

  前方路口遇到了红灯,李姚把车停下来。

  这时,左前方的大荧幕上突然亮起来,银幕中间首先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剪影,然后出现一行字“柏岁手表全国代言人”。

  “柏岁手表请代言人了?”吴歌有些不可思议。

  柏岁是L国拥有百年历史的品牌,在全球的知名度非常高,市场以L国为主,近年虽然在开拓C国市场,但只请过两位C国人——

  一位是国际名模代言的柏岁集团旗下的一款项链,一位是国际影后代言的柏岁香水。

  现在,又多了一位。

  屏幕上的剪影破碎,黑了一秒,随之而来的,是一句代言人介绍

  “柏岁手表全球代言人——叶璟。”

  男人的真容浮现出来。

  霞姿月韵,郎艳独绝。

  “代言人是叶先生!”李姚惊诧地叫起来。

  吴歌瞟了一眼白酒酒。

  白酒酒听到“叶璟”二字,终于抬起头,顺着声音望向窗外。

  屏幕上的男人光是一张照片就足以粉丝为之疯狂。

  不愧是娱乐圈公认的高颜值男神。

  白酒酒盯着屏幕,她的目光在男人的脸上沉迷。

  他叫叶璟?

  就是那位和她订婚三年的“未婚夫”吗?

  白酒酒摩挲着纸张,低声呢喃:“很像他。”

  名字是一模一样的,而脸有八分相像。

  绿灯亮起,李姚松了刹车,踩上油门。

  余光里,屏幕上已经换了人。

  黑色的车很快驶离了商贸街。

  良久,白酒酒合上文件,面无表情地吩咐:“吴秘书,现在给我注册一个围脖账号。”

  吴歌眼里闪过一丝惊疑,却什么也没有问,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开始操作。

  白酒酒也拿出手机,黑暗的屏幕突然亮了,是手机推送的消息:

  “惊!薛茵最喜欢歌手原来是他”

  “娱乐圈小花与音乐才子的绝美爱情”

  “薛茵首谈叶璟”

  白酒酒把消息一一滑过,直到叶璟两字的出现,才好奇地点了进去。

  薛茵是女演员,叶璟是男歌手,按理来说,两人很难有绯闻。

  两人只合作了一部剧《临安才女》,薛茵是剧中女一号,叶璟唱了开头曲。

  之后,因为宣传这部剧,两人在综艺节目中同台过一次,但从头到尾都没有交流。

  推送这样的多条消息是源于薛茵今日的一段访谈。

  白酒酒顺手点开访谈视频。

  视频中主持人按照惯例,问了几个常见的问题,最后,主持人问:“请问茵茵有没有喜欢的男歌手呢?”

  薛茵穿着莲色的长裙,亚麻色的卷发编成了马尾搭在右肩上,巴掌大的脸上画着浅淡的妆容,杏眼弯弯,大大方方地回答:“有啊。”

  主持人继续问:“方便告诉大家是谁吗?”

  “叶璟老师。”薛茵说完,低下头,紧张得抠了抠手指,“我最喜欢的歌手是他。”

  主持人笑着调侃:“原来是音乐天才叶璟,郎才女貌。”

  主持人极力往绯闻上带,偏偏薛茵没有否认。

  视频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车上每个人的耳中。

  李姚有些尴尬,率先开口,“大小姐,其实叶先生…”

  他说不下去了——

  毕竟他是知道白酒酒和叶璟相处状况的,两人压根没有谈过恋爱,甚至是没有见面就将婚给定了,订婚后又默契十足得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各自生活,相安无事。

  白酒酒脸色不变,似乎并不在意这个绯闻。

  吴歌作为有眼力见的总裁秘书,赶紧转移了话题,“白总,账号和密码已经发到您的手机上了。”

  “好,谢谢。”

  白酒酒点开信息,输入账号和密码,登录了围脖,找到热搜榜:

  #叶璟薛茵#

  话题已经上升到第五了。

  她表现得不在意未婚夫的绯闻,仅仅是因为其实,她不是这个世界的白酒酒,她是来自千年前的南越国郡主白酒酒。

  同名同姓的两个人而已。

  她只是做了一场梦,灵魂却闯入了时光梦境,绑定了一个心愿系统,然后就送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白酒酒”是猝死了,死了之后她的灵魂就进入了这具身体。

  也就是说,她现在拥有两个人的记忆。

  而所谓的未婚夫,她的确对他有着好奇。

  因为,他和她的心上人有着一模一样的名字和八分像的样貌。

  白酒酒看着窗外不断变化的景,幽幽叹息。

  车驶进中品别墅,在一幢别墅的门前停下。

  李姚停下车,“大小姐,到了。”

  吴歌知道这幢别墅,它是白酒酒送给叶璟的订婚礼。白酒酒只在买房时来过一趟。而往常,白酒酒总是熬夜加班,住在公司里或者回白家的宅子。

  他八卦之心熊熊燃烧,面上不动声色,“白总今日提前下班,是为了叶先生?”

  白酒酒放下文件夹,略微弯唇,“是啊,来看看我的未婚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