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他们是不是一个人
流欢2020-04-28 10:394,971

  中品别墅

  白酒酒一边思考两个世界的叶璟是否为一个人的问题,一边将别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跑了一遍。

  整栋别墅分四层,安了电梯,一层是厨房、客厅和客卧,二层是主卧和书房,三层是健身房,四层是观影室。别墅后面有个花园和一个露天大泳池。

  一次逛下来,身体就吃不消了,白酒酒扶着墙,大口大口喘着气。

  身体太弱了。

  白酒酒对此十分苦恼。

  “系统,这是什么破身体,我好歹是堂堂郡主,骑马舞剑挥鞭通通不在话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宿主,原身是猝死,身体各方面都是很差的。就算你现在在她体内,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调养才能恢复正常人的体能。】

  “那我什么时候能和以前一样?”

  【宿主,系统计算不出来。】

  白酒酒:好想打人。

  这时,一道带有侵略气势的黑影压了过来,遮住了所有的光。白酒酒抬眼,只一眼,就陷入了他深邃的眼眸里——

  他弯着腰,盯着她的脸,喉结滚动,“看够了吗?”

  白酒酒脸上一热,迅速移开了目光。

  最要命的是,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两只眼里,只装着她一个人。

  由于靠得太近,余光里她看到了他下颌处细细的黑色胡茬。

  她忍不住想去摸一摸。

  他偏了头,直起身子。

  “叫我回来做什么?”

  他的声音很冷,但悦耳动听。

  白酒酒穿着平底鞋,还不达他的肩,阳光下,她抬头看着这个男人。

  他们有着一样的名字,酷似的容貌,是巧合吗?

  叶璟眯着眼,看出她的失神,她眼中闪过迷恋和怀念,她像是通过他,在想另一个人。

  她在想谁?

  叶璟有些疑惑。

  “怎么,你不记得订婚三年的未婚夫了?”他哂笑,将“未婚夫”三字咬的极重。

  白酒酒回神,跟着念了一句“未婚夫”。

  叶璟眸光一深,总觉得“未婚夫”三个字在她嘴里滚了一圈,带出了一丝缱绻的味道。

  白酒酒扬了扬下巴,笑意盈盈,“是啊,我的未婚夫,好久不见了。”

  她极其熟稔地朝他伸出右手,自我介绍,“我是你的未婚妻,白酒酒。”

  叶璟闻言,嘴角往外一扯,发出轻微气音:

  “呵。”

  他握住她的手,同样自我介绍,“我是你的未婚夫,叶璟。”

  他的指腹有茧,但掌心格外的暖。白酒酒正要松手,就听到系统的声音

  【随机任务:和叶璟握手一分钟】

  白酒酒:“?”

  还没等她作出反应,叶璟的手就松开了。

  “等一下!”

  叶璟愣神之际,白酒酒换了左手与他右手十指相扣。

  白酒酒硬着头皮,为自己找了个理由,“好久不见,握一下手不过分吧,未婚夫?”

  叶璟低头看着紧握的双手,紧绷的脸上出现一道裂痕,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只一瞬间,他又恢复了冰冷的神情。

  他双唇紧抿,一双眼睛,深沉又锐利的盯着她。

  白酒酒不敢直视他,压下心中的烦躁,拽着他往客厅走去。

  叶璟欲言又止,任她牵到了沙发上。

  两人相隔着交扣的手坐下。

  她握着他的手,是为什么呢?

  他想问,却不敢开口。

  白酒酒在跟系统交流:“一分钟到了吗?”

  【十,九,八…】

  叶璟侧身注视她,以为她在发呆。

  他前世从没有和她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他从她的额头往下看,眉、眼、鼻梁、唇…最后落到了手上。

  她握得过紧,手心已生出了汗,却浑然不觉。

  两人虽缄默不语,却有一股微妙的氛围在周边笼罩。

  他有些贪念这时的宁静。

  【随机任务完成】

  当她的手指松开,他下意识地扣住她的手腕。

  “嗯?”他看到她眉头一皱,随即露出探究的目光。

  他收回手,顿时有些怅然若失。

  “那个…”白酒酒眼眸微垂,掩饰她的不安,“要吃晚饭了,你想吃什么?”

  叶璟将微微蜷着的右手放到鼻前,他嗅到一丝淡淡的香味,意外地对上她的眼,他轻咳一声。

  有些欲盖弥彰。

  “你要做饭?”叶璟轻扯了一下深蓝色的领带。

  白酒酒从桌上拿起手机,点亮了屏幕,头也不抬,“点外卖。”

  叶璟的手盖住了手机屏幕,白酒酒脑中一下子冒出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八个字。

  然后,她听到他说:“我来做。”

  只见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脱下外套,不疾不徐地解开袖口,将手腕上的黑色手表放在茶桌上。

  他弯着腰,与她平视,眼尾微扬,压低的嗓音有着提琴般的动听,“未婚妻可否赏脸?”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们的目光在空中进行了短时间的交汇。

  他的眼里藏了细碎的星光,一旦陷入其中就不可自拔。

  有一种被他深爱的错觉。

  白酒酒不习惯这么近的交流,她挪了挪身子,不服输地回了句,“当然。”

  【随机任务:请为叶璟做一顿晚餐】

  白酒酒神色一变,“系统,这样逗我很好玩吗?”

  【宿主,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你要相信自己。】

  “我不会做饭。如果他是我的心上人我倒是很愿意为他做,可我还不能确定他究竟是不是。”

  【宿主,别担心,你可以让这个叶璟教你,反正他们的名字都一样。】

  白酒酒:想拿鞭子狠狠抽系统。

  系统似乎听到了她的想法,【宿主,只有完成任务,你才能回去。】

  白酒酒深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呼了出去。

  我忍,我再忍。

  厨房里,他不知从哪来弄出了一件灰色格子围裙,套在脖子上,修长的双手熟练地将绳子在腰间系紧。

  他剪着黑色的短发,露出饱满的额头,两道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好看的柳叶眼,鼻梁高峻挺拔,脸型棱角分明。

  其实细细一看,眼前的人与记忆中的人是有不同之处的。

  可是,这就代表他不是她的阿璟吗?

  白酒酒有些惆怅,靠在门边上叹了一口气。

  叶璟听到了她的叹息,以为她对他不放心,拧着眉头将袖子挽起,“我以前做过饭,你放心,不会中毒。”

  他转身望她。

  白色衬衫的领口微开,露出精致的锁骨,在暖色灯光的映衬下他的神情温柔,像是蛊惑人心的妖。

  白酒酒哪里见过这样的美景,耳根一热,立即别过眼。

  他发出一道轻柔又短促的笑。

  白酒酒总觉得他的笑有别外的意思,立即道:“我要自己做一道菜。”

  话里话外,都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

  叶璟恢复了一贯的神情,眉头轻挑,语调儿轻轻,几分调笑,“你从来没有进过厨房,还会做菜?”

  白酒酒听着他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往厨房里一站,推了他一把,“你出去。”

  她的手所触之处是他的腹肌,即使隔着衬衫和围裙,也能感受出他健壮的身材。

  他身体一僵,脸上发烫。

  眼眸微敛,他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身上拿开。

  慢悠悠地问:“你认真的?”

  见她点头,他松开她的手腕,脱下身上的围裙。

  递给她,语气宠溺,“好,都依你。”

  白酒酒接过围裙,套在自己的身上,围裙上还残余着淡淡的烟草味和女人家的香水味。

  她眸色一黯,到底没有将话和他说出来。

  “系统,他到底是不是我的阿璟?他是不是和我一起穿过来了?我没有失忆,他却失忆了?来一场虐恋情深。”

  【宿主,这个问题系统也回答不了你。】

  若是一个人的话,该多好。

  白酒酒暗暗的想。

  至少,她和他还在一起。

  叶璟站在她先前靠的门边上,双手插着口袋。

  白酒酒拧开水龙头,净了手。

  巡视了一圈,等她看完冰箱,才意识到家里是没有菜的。

  “菜呢?”

  他回得很快,“没有。”

  “你骗我?”

  他扬了扬眉,“可以下面,我不挑食。”

  顿了顿,又添句,“你也不挑。”

  白酒酒:…

  她还能说什么呢?

  “系统,这个任务不限时吧?”

  【限时的,宿主。】

  “几天?”

  【最多三天。】

  无话可说。

  白酒酒烦躁地脱了围裙,随手一扔,将沐心扔包的动作学得有模有样。

  重新打开冰箱,从里头拿了一挂面和两个鸡蛋。

  食材放到桌子上,白酒酒盯着各式各样的厨具,半晌,她走到叶璟面前,说话有点扭捏,“不想做了,你来。”

  叶璟这回什么也没说,接了小半锅水,放到开了火的炉灶上。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举手投足间自有几分优雅。

  他做得认真,她看得认真。

  上流圈里矜贵的小少爷,此时竟染了烟火气息,旁人见了,定是不可置信的。

  不知怎的,白酒酒心中的火气消了大半。

  她从来不是心软的人。

  虽然她的父王母妃自以为将她保护得很好,但其实她很小的时候就手染鲜血,只是瞒着他们而已。

  那是一条大狗的血。

  她养的第一条狗,因为叼坏了她最喜欢的风筝,她就把它毒死了。

  狗死了之后,她哭得很伤心,所有人都以为她在为狗的死悲痛。其实,她是在害怕。

  怕事情暴露而已。

  可是没有人理解她,包括她的父王母妃和兄长。

  叶璟,是十多年来唯一一个能让她破例的人。

  她从不在他面前遮掩不堪。

  或许是因为这样,她才比不过慕颜吧。

  慕颜在他眼中,是那样美好。

  白酒酒有自知之明。

  她和慕颜根本不能相比,在他心里,她不配。

  可她不甘啊!

  好不甘心!

  “若是我比慕颜早点遇到你,该多好。”她不止一次这样想。

  如果我们早一点相遇,你的心里就不会有除了我之外没有血缘的女人了。

  “什么?”抽烟机的鼓风声盖过白酒酒的低语,叶璟见她嘴角动了动,没听清她说的话。

  他关了抽烟机,又问一遍,“你说了什么?”

  白酒酒摇摇头,走出厨房。

  其实,她有自己的私心,希望他们是一个人。

  这样,至少他的心里不会有慕颜。

  忽然想起绯闻的事,她把手机打开,找到热搜,走到他面前,伸过去给他看,“看看,薛茵最喜欢的男歌手。”

  她想试探一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叶璟已经做好了面,正盛了两碗,放到餐桌上。

  听完她的话,他不明所以,没有接过手机,反而侧身借由她的手看着热搜。

  #薛茵 叶璟#

  他皱起眉头。

  他的名字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同时出现。

  她在问他的绯闻。

  是因为她在吃醋吗?

  这样想着,他看她时,嘴角挂起狡黠的笑。

  “你也是娱乐圈的,还不知这样的事,向来是炒作吗?”

  这话她没法接。

  原身确实算是娱乐圈人士——华娱公司的总裁。

  “你在…”叶璟将口中的“意”字压下去,换了个词,“介意吗?”

  他压抑着胸腔里的兴奋,努力让声音听不出起伏。

  白酒酒却没有听出他声线里的微颤。

  在她看来,他对这些绯闻一点也没放到心上。

  他问她,更像是在例行公事,扮演着未婚夫的角色。

  没有书文里说的那样,害怕不被相信,更没有对她名义上未婚妻的解释。

  他的心里没有他的未婚妻。

  因为不在意,所以无顾忌。

  他的眼里蓄满了笑,像偷腥的猫儿,得意洋洋。

  很是轻佻。

  倘若他是她的叶璟,就算是失忆了,也不会这样。

  她的叶璟,在接受了她的心意之后,就和其它女人保持着距离。

  敬她,护她。

  这一刻,她心中存留的最后一点怀疑尽数消弥——他绝不是属于她的叶璟。

  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了咽喉,她听到自己说:“不介意。”

  全身像是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她捂住了胸口。

  心跳得飞快,她疼极了。

  这是一种她把她的叶璟弄丢了的窒息感。

  “你怎么了?”叶璟扶住白酒酒,“生病了吗?”

  “我马上打120,你一定要坚持住。”

  他的眼里充满了担忧,是在担心她。

  也只是担心他的未婚妻罢了。

  白酒酒拂开叶璟的手,“不要管我,我先去公司了。”

  叶璟很尊重她,甚至没有过问她为什么要打电话让他过来,又为什么突然离开。

  说不出好坏。

  人的心里总是很矛盾。

  白酒酒从别墅里出来时,天边布满了晚霞,晚风吹在她的脸上,有些凉意。

  她突然想到随机任务,“系统,刚刚那个随机任务我不做了,会怎样?”

  【宿主轻易放弃随机任务,是有惩罚的。】

  “什么惩罚?”

  【主线任务提前开启,攻略未婚夫和攻略娱乐圈二选一。】

  她没明白,“攻略娱乐圈是什么意思?”

  【发展原主的事业,扩大公司影响力,成为顶尖娱乐公司。】

  “我就选它了。”

  【宿主,攻略未婚夫更简单一点,目标人物好感度很高。】

  “不,他不配被我攻略。”

  【宿主,你不想快点回去吗?】

   “很想,但我不想攻略冒牌货。”

             

  【…】

  【行吧,根据宿主的决定,攻略娱乐圈任务正式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