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你要不要跟我回家3
流欢2020-04-28 10:392,466

  “去京都第一警局。”

  丛彦发动车子,讶异地问:“大小姐去那里做什么?”

  “有事。”

  “我需要告诉你?”白酒酒有些不愉。

  “大小姐是不是不放心我?”

  “怎么说?”

  丛彦不慌不忙地道:“大小姐一上车,就将定位发给了其他人,不是吗?”

  白酒酒握了握拳,斜了他一眼,“你的观察力不错。”

  丛彦宠辱不惊,正经地道谢:“谢谢夸奖。”

  ……

  丛彦跟着白酒酒进了警局。

  招待白酒酒的依然是上午那位女警。

  “白小姐您好,我叫唐恬。”

  “我找白小姐来其实是有要事要告诉白小姐。”唐恬说着,看了看白酒酒旁边的丛彦。

  丛彦立即站直,表示:“我是她的保镖。”

  “这是警局。”

  丛彦固执地道:“我是贴身保镖。”

  唐恬有些恼,声音转寒,“你这是在怀疑警局不安全?”

  丛彦忙道歉:“不敢不敢。”

  “保护大小姐是我的职责。”

  白酒酒摸不准丛彦的身份,也摸不准唐恬的意思,只观望着,一句话也不说。

  丛彦坚持,唐恬也拿他没有办法,毕竟她要求人,不好过于强硬,只好无视丛彦,继续和白酒酒聊起来。

  她语气温和,面带微笑,“是这样的白小姐,请问您和王蔷最近有联系吗?”

  白酒酒虽疑惑,却老实地摇头,“没有,我和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唐恬不知如何开口,沉默了一会,才勉强笑着道:“可是,我们查了她的通话记录,您是她联系最多的人。”

  白酒酒:“?”

  “什么意思?”

  唐恬平静地道:“她和您的最新通话时间是在五年前。”

  “也就是说,她五年来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白酒酒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呢?

  唐恬一点也不意外白酒酒的惊讶,往下说:“是啊,我们也不敢相信,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五年来都不打一个电话。可是,我们查遍了记录,根本没有。”

  “所以,白小姐,希望您能好好回忆一下,五年前王蔷和你说过什么。”

  五年!

  怎么可能还知道王蔷说过什么话?

  唐恬继续诱导道:“白小姐,您也可以和我说一说你们相处过程中发生的事,事无巨细。”

  “白小姐,我也知道这件事让你很为难,可是我们警局也没有办法了,希望您谅解。”

  白酒酒理解她,这是她作为警察的工作,也想配合她,可是,她无法告诉她真相。

  五年,哪怕是原身也不一定会记得吧?

  原身的记忆很模糊,她又怎么会知道呢?

  白酒酒叹了一口气,话留有余地,只说:“我尽量吧。”

  从警局出来,白酒酒一直低着头,走着走着,忽然觉得不对劲。

  她转头一看——

  身边的丛彦怎么不见了。

  换成了叶璟?

  白酒酒皱了下眉,“你怎么在这?”

  叶璟还是穿着上午那身衣服,但戴了一个白帽子和墨镜。

  “跟我走——”

  叶璟没有给白酒酒思考的时间,精准地抓住白酒酒的手腕,钻进了路边的车子里。

  “干什么?”

  进了车里,白酒酒轻松地从叶璟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

  这看着副驾驶座上的人后脑勺竟有些眼熟。

  正想着,那人忽然转过头,冲白酒酒一笑,露出白亮的八颗牙。

  不是丛彦又是谁?

  白酒酒冷冷地问他:“不是我的贴身保镖?怎么丢下老板自己先逃了?”

  丛彦挠挠头,憨笑道:“大小姐,他是你的未婚夫,不是别人。”

  “呵——”白酒酒冷哼,“你还认识我未婚夫?骗你的你也信了,转手就把我卖了是吧?以后别跟着我了,我会让父亲把你调走。”

  白酒酒一身火气。

  丛彦被问得哑口无言。

  他当然见过叶璟本人……的照片,所以认识他。

  但这个时候他能说实话吗?

  显然不能。

  叶璟看着离他隔着远距离的白酒酒,垂下眼,“酒酒。”

  他声音低沉,“王蔷的死我知道了,医院的男孩是她亲生儿子。”

  这回,他没有表现得像上回电话里那样奇怪,也没有像昨天在白家的好说话,恢复了白酒酒初次见他的疏离态度。

  白酒酒注意到他的变化,但心里的气没有消,凉凉一问:“你怎么知道的?”

  叶璟暗暗瞄了眼白酒酒,没有说实话,“这事闹得这么大,想不知道都难。”

  白酒酒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王蔷生前的事,你查了吗?”

  “查了。”叶璟从手边拿出一个文件袋。

  “都在这了,要看吗?”

  白酒酒冷漠地看他。

  叶璟手往前伸了伸,磁性声音在狭窄的空间里回响,“真的不看吗?”

  白酒酒用手去接。

  叶璟却收回手。

  白酒酒眉心一拢,刚想开口。

  叶璟视线落到白酒酒脸上,低低一笑,“你不看,我读给你听。”

  她才不要听。

  自己看不比读快一点吗?

  什么脑子?

  叶璟真就念起来:

  “王蔷,是清省人,家境贫寒,但从小成绩好,十八岁就考上了京都大学,大二因为怀孕休学,后来家里人强迫她办了退学,让她在家安心养胎。”

  “之后王蔷生下一子,取名王适。没有人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就王蔷的父母也不知道。”

  “直到三年后,王适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

  白酒酒朝叶璟靠了靠,侧耳仔细听。

  叶璟见她这个动作,唇角泄出一丝笑意。

  “王蔷才说出了王适的父亲是谁,一个吃喝嫖赌的小混混,叫方恭。”

  “王蔷求方恭为王适骨髓移植,可是方恭不愿意,甚至狮子大开口要五十万才肯。”

  “王蔷自然拿不出来,最后为了救儿子,去酒吧当了陪酒女。”

  他忽然停下来。

  白酒酒侧身看他,外面的日光很盛很亮,透过窗照在他的身上,浅浅镀了一层光芒。

  他好看的眉眼此时温柔的不像话。

  白酒酒心头一跳,心脏“噗通”跳得飞快。

  像极了初见。

  ——

  元齐国 桂溪

  白酒酒站在横带桥上,往下看水中的倒影,清风吹过水面,漾起浅浅的纹澜。

  叶璟蹐于湖畔边,阳光正好,他登上一叶扁舟,任它游荡。

  她将他那迎风的笑,悄然纳入心间。

  公子世无双。

  她的脑中蓦地想起了这句话。

  他笑,她亦笑。

  彼时,他没看到她,她也并不识他,却在这美好的日子里、隔着风,各自笑着心中所想所念的人和事。

  就是这一眼,她沉陷了。

  从此,无法自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