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人不风流枉少年(三)
君自寒2020-04-21 18:541,606

  “你说她们这么美,若是妖可怎么办”阮世阡试探着问。

  “妖又如何,不是魔与我无关。”

  锦殇手微微一用力,茶杯裂出了一道缝。阮世阡暗叫自己笨拙,明知他凡世的爹让魔族害死了还提这破事。

  一舞毕,宾客都还未从美梦中醒过来,琴声悠起。那三名女子二人抚琴,一人唱曲。琴曲仿佛涓涓流淌的溪水,清凉润心。

  歌声清冽又不失温和,恍若隔世仙境。锦殇觉得这场景似乎曾在哪见过。

  “都看傻了啊,来,桌上一人一枝花,看好哪组就投姑娘前边的箱里。”如慧打破静谧。

  这一下,众人像潮水般涌去。阮世阡拿起花看向锦殇,他只一抬手阮世阡就感觉被一股内力推着挤进了人群。

  “你先去,我不急。”锦殇好笑的看看他。过一会儿人群散去,来了两个小姑娘赶紧拿了花来数。

  如慧问:“如何?”

  一个小姑娘唯唯诺诺答话:“票数相同。”

  如慧皱了下眉头“不可能,我亲自查数的花,再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锦殇用手把玩着花事不关己似的。

  “黎小公子,您的花投给谁啊”

  如慧笑着问,却咬字很重。果然,堂中又小声嘀咕起来:“这便是摄政王家的公子?怎么这么坏人规矩。”“听说性格阴晴不定,只是相貌生的惊为天人。”

  这下他倒成了谈论对象了。锦殇置若罔闻,起身走到台前看着如慧

  “这花么我投给…”

  不待众人反应,拿着花的手腕子轻轻一转,那枝玫瑰便径直逼向台后的幕帘。

  帘子右侧有一条很细的缝,眼见花像有了生命一样拐弯飞了进去。

  如慧反应过来有些薄怒:“公子何意?非要坏了规矩?”听起来像女人家的羞怒,却暗藏杀机。

  锦殇拱手为礼一本正经解释着:“今日的比赛不会让任何一位姑娘离开,这几位姑娘的技艺眼见为实都是不可多得,正寻思该投给谁,却忽然想起今日能有此宴,皆是因为帘后那位策划的。费了这么多心血索性便赠与东家,还望东家莫怪。”

  他这一番话,倒让人没法怪罪。帘中传来微弱的声响,如慧忙恭敬的跑去听着。回来后脸上又满是笑意

  “方才是奴家无礼,主人让我多谢您的好意。”

  锦殇点点头,插曲也就过去了。

  宴会结束后,阮世阡拉锦殇去厢房用膳。“你啊,怎么坏人规矩。”

  “不过想试试那个人的底罢了,他武功比我高出不少。”

  阮世阡倒没说什么,在凡人中锦殇算是难寻敌手,但那位他现在肯定是比不过了。

  “你为何突然想试他?”

  阮世阡吃的满嘴油腻,没想到凡间菜也这么好吃。

  “那几个女人没一个是正常人,让这样的人进来怎么会是善茬,你那武功莫不是也快废了。”

  锦殇忽然有点嫌弃他。

  阮世阡承认,他确实忽略了这个问题,就算凡胎肉体也能感受到灵力不同。

  “他好像是白族人。”锦殇突然冒出来一句。

  “传说中不老不死,血有起死回生功效的东芜白族?”

  阮世阡擦擦嘴。

  “嗯,听说他幼时曾在水下呆了四五个时辰都没事,正常孩子怎么会能呆那么久。而且我刚才试他时,感受到一种不似人有但很纯净的寒气,和记载白族的资料一样。”

  “也许,他是仙人呢。”

  阮世阡开玩笑一样说了一句,却见锦殇喃喃:“仙人么?”

  “锦殇,你可知你此时的表情像个思及情人的痴汉?”

  阮世阡知道,若回天时尊神记得这些被他无礼调侃的事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但他真是忍不住,锦殇的性格和尊神完全不同,相比之下要好逗多了。

  不待他下句,一支竹筷已然被人用内力插到相聚甚远的房门上,入木七分。

  他收回他刚才愚蠢的想法,尊神还是很可怕的。

  “看在你要大难临头的份上,放过你了。”

  敲门声骤起:“公子啊快回去吧,中书大人找不到你气的要打板子了!”

  他阮世阡到底什么命啊,这可不是他写进命簿里的好吗!就算他有仙元,但这凡人身子打着也很痛啊。

  阮世阡干笑一声飞速冲出门:“黎兄我先走了若我还有命改日在聚!”

  锦殇看着他飞奔的样子摇摇头,外边天已渐黑,他却不急不忙。“来了许久,还不出来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