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君自寒2020-04-16 21:441,657

  九重天阙——

  “朝凛,不要去了好不好,我一定会劝苌槿的。”

  穿着嫁衣的绝美女子满脸泪痕,抓着同样身着染有血迹银缎锦的男子怎么也不放手。

  “来人,把寒璟女帝带下去。”唤作朝凛的天神看也不看她。

  “苌槿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次你去了,下次呢?月珩就那么重要吗!你为何不能与我完婚再救他啊。”

  寒璟被人架着,无望的跪在地上哭诉。

  “待本座历劫回来,只要不有违天道,祸害苍生,你要什么都行。我们的婚约便不作数了,本座本就于你并无情意。”

  朝凛转身对仙娥吩咐:“照顾好月珩上神。”说完,便俯身落入轮回台。

  霎时,黑云凝聚,天雷四起,一条银色带血的蛟龙冲破云层从天上也直直冲进了轮回台。

  “诶呀完了!月珩上神…”司命连连跺脚,到底来晚一步,这小蛟龙虽然已成真龙能帮上忙,但他一去又得多费脑编命谱了。

  “快,司命我求你,你偷偷下凡看着他,你不是掌管凡人命运吗,引他去妖界,我助他早日回九重天!”司命不忍看寒璟这痴情模样。

  “罢了,小神这就去。”

  确定存留了自己的记忆后,司命也化作一道白光进了轮回台。

  天空一如既往的晴朗,金光弥漫,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象。跪在地上女子的心却一片昏暗……

  凡间——

  东启四十三年,皇后诞一男婴,帝大喜。封为皇太子,赐名为珩,举国欢庆。长街红灯,烟火映月十日未绝。

  太子满月,钦天监观测天象现帝王星,报于北堂皇帝。自此百姓无不欢欣雀跃,盼其能长久带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好光景。

  东启四十九年,魔君毁坏六界互不侵犯的条约,率兵攻打东启。一时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染红了半边天。

  北堂帝亲持神剑汎殒领军与魔族交战数月有余最终手刃魔君,使魔族不得不退兵。但因伤势过重最终倒在了血河里。

  死里逃生的将士尊其遗愿把君主葬在战场外的一片青林中,把汎殒剑带回了王城。

  金銮殿——

  昔日恢弘璀耀的大殿上一片死寂。臣子侍从死得死,逃的逃,再不见往日歌舞升平,对峙畅谈。

  黎城渊拖着血迹未干的长剑迈入殿中,皇后南浣倾静静地背对他立着,将手中的药丸吃下。

  她憔悴了不少,也仍遮不住娴静雅致的美。听到脚步声,她转过身对他咧嘴一笑:“城渊哥,好久不见。”

  黎城渊心上一紧:“阿倾。。”年少时他与南浣倾青梅竹马,偏偏挚友来访,获得佳人芳心,正是北堂帝。他不顾着众说纷纭硬是娶了身份和他相差八百里的南浣倾为后。

  十里红锦鲜花铺路,不曾有一丝怠慢。婚后也一直爱护有加,为了她再不纳任何后宫,除她就只有先帝指给他的几位夫人。

  黎城渊虽不愿割爱,可一个是挚友,另一个是自己不可能舍得伤害的人,他也不再说什么。

  北堂帝许是愧疚,封了他做摄政王。他借“不宜权大于王”一由上书自请去固守边疆。

  想来已有二十年未见了,谁知再见,却是挚友战死,心爱之人肝肠寸断。“都是我当年意气用事,若我早些回来,他也不会……”

  “渊哥不必自责,该来的总会来,现下我只有一事求你。”

  她摆手,一个小宫女从暗处走来,怀中抱着熟睡的小儿。

  “这是我和他的孩子珩儿,望你照顾好他。我不求他荣登大宝,只愿他一世无忧安康,我累了,想去找他。”

  女子惨白的脸上落下一滴泪,嘴角缓缓渗出鲜血身子向后栽去。黎城渊慌忙扔了剑接住她跌在地上

  “别,你这何苦呢,不要都离开我啊!”他声嘶力竭,她却笑了:“对不起,来世再见”。

  她终是走了。他痛到不能自已,轻轻放下她接过宫女手中的孩子吩咐着:“把她和原胥葬在一起,也不必办葬典了,她不喜欢那些俗礼。”

  低头看着白净睡的正酣的小人儿,自言自语着:“以后你就叫锦殇吧,黎锦殇…”

  据东启史册记载,先帝和先皇后薨逝后并未举行任何丧葬仪式。一年后,摄政王黎城渊扶持虞夫人的孩子,先帝的大儿子做了储君,向外宣称太子在战乱中被杀。

  人人都心感惋惜却都不再提及此事。黎城渊也将府邸搬回都城,带着一个已故妾室所生的孩子,黎锦殇。

  温馨提示:作品题目中朝读zhao1声,但是作为姓氏是朝chao2声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