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人不风流枉少年(一)
君自寒2020-04-26 20:571,564

  十三年后——

  “呦,哪个不长眼的想撞死我啊?”一个身着富贵体态臃肿的女人伸手揉着被撞疼的肩膀,不满的刚想开口就骂却顿住了。

  少年剑眉微挑,纤长的睫毛下是一对狭长妩媚的桃花眼,瞳孔零星散出妖冶的紫琉璃色,含着一抹高傲的嗤笑。

  高挺的鼻梁,淡色的薄唇被阳光染上一点光晕。

  好吧,什么是美色祸人。

  “倒是我的不是,与姐姐赔罪了。”声音慵懒富有磁性,让人听了久久不想挪动。“这……无妨,公子没伤到就好。”

  女人连忙摇头,想她一半老徐娘竟被这么好看的小公子叫姐姐。

  “那多谢了。”

  少年闻言向前走去,蓝衣如水翻飞间,无人看到少年眼中的不屑和嘲讽。

  待人走远,一些围着的人还留恋着不肯走。不知谁说了一句“这黎小公子又出来祸害人了”一些不识的人赶紧把他围住“快,给我们讲讲他的事呀”

  趁乱,少年旁边的酒楼走出一个青衫少年,虽不比他,也是俊朗不凡。

  “黎公子当真不负东启第一公子的名号。”少年没心没肺的笑着。

  “我正想是谁这没皮没脸恶心人的调,原来是阮公子。”

  锦殇有些阴冷的看向阮世阡。阮世阡恍若未闻:“瞧你,多年好友竟连玩笑也不得开。走,我带你喝酒去。”还有点猥琐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阮世阡是中书大人家的儿子,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是个十足的麻烦精。

  每一次他惹了事总要将锅甩给他,然后他那位摄政王父亲便一顿说教。想到黎城渊,锦殇眸子暗了几分。

  他待他并非不好,而是锦殇心中总有一道屏障。他不喜他对着自己母后的牌位心痛情伤,不顾与父皇是多年好友。

  他也不喜自己这名字,锦殇仅伤,他对他而言仅仅只有伤痛吗?

  阮世阡见他不说话,想着他定是又瞎寻思什么了,便也不顾自己死活,将他拉进了蓉嬅阁。

  “人生得意须尽欢啊,我带你快活去,别打脸……”

  锦殇反应过来后,脸色更阴沉了,该死的阮世阡带他进了王城最大的妓院。

  他虽不羁成性,却从不入烟花之地。“别气别气,我又没让你点人,我今日来是听闻了件趣事。”阮世阡不急不忙抓了两个姑娘侍酒,眼睛一挑便惹的两人红了脸。

  有几个姑娘见锦殇如此模样,也想凑近。阮世阡暗叫一声不好刚想阻止,却见这翩翩公子仿佛变了个人,微笑着摆摆手示意不必了。

  几个女子没见过这么美的场景,心中虽惋惜却不忍拂了他的意,临退下把伺候阮世阡的俩也给带出去了。

  阮世阡翻了个白眼:玲珑剔透的人,做戏净也这般全套。“说吧,什么新鲜事,不说出个所以然我揍得你连中书大人都不认识。”

  “你可还记得丞相家的三公子?”

  锦殇脑中闪过一个人影:小小的少年瘦弱的肩膀显得那么单薄,模样记不清了,只知比他还好看几分。像只孤傲的雏鹰般。

  “可是七年前中秋国宴上被罚跪的那位?倒是有些印象”

  “对,那小公子打翻了茶碗就被丞相罚跪两个时辰。大公子二公子四处吵闹还差点把皇妃的猫扔进池子里也没见有惩罚”

  阮世阡甩甩扇子似是在抱不平。“与他有何干?莫不是你想温雪了想求上一求?”锦殇嘲弄着一点不留情。

  “不是,你看传闻他孤傲冷僻从不露面,今日却要来这地参加迎新集会,你说怪不?”

  阮世阡压下心中的苦,他堂堂司命星君,万年来掌凡人命运,谱天下命格却就是没算出自己的命数。

  不知怎的喜欢上那个丫头,而且想到南温雪是某位所化三公子的妹妹,他又一个冷颤。

  “嗯,你到底想说什么。”“来都来了,看完集会再走吧。对了,那三公子叫什么来的?呃…”

  阮世阡做出苦思冥想的样子。“不必多想,当年他爹连个名字也未舍得留。”

  锦殇记忆力很好,他清楚记得丞相府名帖上空了一栏。

  他笑了笑,不知那个当时虽跪着却仍一直仰脸面无表情看他的小娃娃现在会是什么样。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听到阮世阡有些后怕的小声叨咕着:“可真不该把他写成这么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