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山重水复疑无路
君自寒2020-04-15 15:172,116

  两日后,锦殇早早起来准备出发。

  黎城渊好像怕他以后没饭吃似的,让厨房做了一大桌的菜,又卷了将近一车的干粮银子要给他带着。

  “义父,我若拿这么多东西,遇到打不过的妖物跑都跑不动。林中有野鸡野兔,猎来一样可以吃。”锦殇无奈的劝他。

  “王爷,府外有二人求见,说是要与公子一起去魍林。”这时,有家丁来通报。

  “快请。”

  黎城渊连忙带上锦殇一起往大堂赶去。

  到了大堂,不单锦殇一愣,连黎城渊也能懵了。

  一位身着白衣戴着蒙纱的斗笠,看不清面容。

  而另一位,则是本该在家等着成亲的阮大公子。

  “不知您怎么称呼?”

  锦殇直接略过阮世阡,向白衣男子作揖。

  “月珩。”

  平静寡淡的声音,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场。锦殇并不觉得奇怪,但惊讶于他大方承认自己是谁。

  刚才他就觉察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只属于那个人才有。终于,换成是他来寻他一次。

  切,会说话改装哑巴。

  “你又是来做什么,我说过你不必同去。”

  锦殇有些不悦的看向阮世阡,不明白他怎么这么一根筋,留下好好过日子心难受吗。

  “我跟我爹说了一天要去历练他也不同意,我留了信跑出来了,男儿志在四方懂不懂。至于温雪,你也不必担心。我和丞相商量了,如果这次我能助你回来也是大功一件,他就把温雪许配给我。”

  阮世阡嬉皮笑脸的说着,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有谁明白他心中多痛?此次一别他也许再也没法见到温雪了,还有虽然很凶但真正爱他的中书大人,为他亲手做衣的中书夫人……

  锦殇最后只拿了汎昀,一点干粮和水。也不知道阮世阡要干什么还带了一本书。

  “书中自有黄金屋,你怎懂。”这可是汇天下人官财仕途的命簿,当然在世间无价珍贵。

  “启程吧。”

  月珩手一挥,王府大堂竟凭空生出一面巨大的水镜。用手触碰,能穿过进到里面。

  月珩向黎城渊点头示意,先进去了。

  锦殇看到黎城渊红了的眼眶心中不忍,走过去轻轻拥抱他。

  “爹,珍重。”说完,拉着阮世阡头也不回的走了。

  水镜随着三人进入也消失了,只留黎城渊独自在原地发呆,半晌泪水决堤。

  他亲手养大的义子,十几年终于视他如亲生父亲。

  魍林中——

  周遭是高大的树木,雾气茫茫,三个人置身其中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这就是魍林?当真迷了路。”锦殇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寻着声音。

  “跟着我,这里面妖邪很多。”

  月珩抽出自己的佩剑,从玄南冥海最深处掘出寒冰锻造而成的沉影足以驱散一林子的邪祟。

  阮世阡一哆嗦,这也太冷了。想起汎昀是万年陨铁制成的灵剑属火就向锦殇那边靠去,果然觉得好多了。

  三个人慢慢向前移动,片片迷雾遇到月珩的剑都自动散去。

  就这么走了大概快半天的时间,树木却越来越少,天空渐渐湛蓝,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而且能听到轻微的流水声。

  “我们,走到林子的尽头了。”月珩突然停下。

  锦殇和阮世阡此时都有些疑惑了,这林子居然这么轻易就走出来了?

  “看那儿。”

  目光随着月珩抬起的手,锦殇觉得自己肯定邪祟上身疯了。

  在这林子尽头不远处,居然是一座城镇。

  依稀还能看见镇上的人走动,一条河正顺着颜色发黑的土地流向远方。

  “这种地方住的肯定不是人了吧。”阮世阡干笑着。

  “走。”

  月珩带着两人来到镇上,看到镇口立着一块大匾:洛安镇。

  小镇里,有摆摊卖各种杂货的小商贩,一旁的馄饨店围了不少人。

  刚从学塾下课的孩子在路上奔跑玩闹着,一片和谐安好的氛围。

  “来也来了,找家客栈吧。”

  既来之则安之,为了方便调查,当下找个落脚的地方重要。

  走遍了一个镇,也没找到客栈。阮世阡听到一家酒楼里传来吵嚷的声音,就过去打探。

  酒楼里坐满了“人”。有的对着台上唱小曲的女人吹口哨,有的聚在一起赌钱,还有一些在喝酒谈事。

  锦殇刚走进去,唱小曲的女人停下了,屋里安静了许多。

  一些刚才还玩的不亦乐乎的人也不再动,转头看着他们。

  阴森森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呦,几位来喝酒还是听曲啊?”

  唱曲的女人用帕子捂着嘴笑,脸上艳丽精致的妆容也掩不住苍白的脸色。

  “我们想找间客栈但一直没寻到,不知姑娘能否指路?”锦殇客气的问道。

  “哈哈,公子真说笑了。这儿可没有客栈,不如就在我这酒楼歇下吧?”

  “多谢。”

  月珩抢先一步答应下来。

  “叫我秋娘就行,请随我来。那位公子若是冷,等下我多给你多取些炭火。”

  锦殇向后看去,只见阮世阡两手紧紧环抱着自己。

  这女的笑的也太让人瘆的慌了,他突然后悔这段经历没自己写,让新来的仙童代劳了……

  “请随意,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来找我,我一直在楼下。”

  秋娘给他们在二楼安排了两间屋子,让人新送了炭火给阮世阡后下楼去了。

  “咱俩一屋吧行不行。”

  阮世阡向锦殇发出求救的眼神,他可不想半夜被吓死,就算鬼还挺好看的。

  “嗯,想必月珩公子和生人一屋不习惯,我将就和你一起吧。”

  锦殇非常嫌弃的看着他。

  月珩没再说什么,丢下他二人回房去了。

  夜半,楼下的喧嚷声逐渐弱下来。锦殇看了眼睡着雷打不动的阮世阡,推开房门下楼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