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满座重闻皆掩泣(二)
君自寒2020-04-17 09:342,124

  “公子慢些,这酒后劲不小的。”

  秋娘看满满一杯全下去了,赶紧拉住他。

  “没事,秋娘你继续讲吧。”锦殇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些。

  “这……好吧。”

  寡妇虽然死了,镇上的人们依然爱护这两个孩子,每日轮流有人家去照顾她们。可以说,在镇上不认识这姐妹俩的除幼儿外不到三个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秋愿十七岁了,洛兰十四岁。在大家的帮助下,秋愿开了一家酒楼,每天都顾客盈门。

  秋愿始终记得人们对她和妹妹的恩情,价格从来都是镇上最低廉的。看到一些穷苦贫寒的人,她都会请到酒楼里吃饭不收费用。

  为了让人们吃上最“新鲜”的菜,每天都会研究食谱新样式到深夜,清晨又早早起来准备一天的工作。

  洛兰知道姐姐喜欢唱曲,喜欢李员外家女儿整日弹奏的琵琶,可是从来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去买。

  她偷偷背着秋愿攒钱攒了好久,最终也只够买回了几根弦,在秋愿十七岁生日那天想捧宝物一样送给了她。

  “小傻子,你买这弦回来做什么啊我又用不上。还背着我攒私房钱了。”秋愿当时既生气又感动,胡乱说了一堆话。

  明明她却很珍惜的抚摸着,喜欢的不行。

  “诶呀,琵琶我买不起只好弄了几根弦给你。以后我一定要亲手送你一整个,大不了拆了我的骨给你做。”

  洛兰看着泪眼朦胧的秋愿,笑着抹掉她的眼泪。她就这么一个姐姐,她最爱的家人,只要她高兴她什么都愿意做。

  每到夜晚,都会有好几户人家聚在酒楼里一起聊天,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到了戌时秋愿就会上台唱一曲,洛兰在一旁和着起舞。

  歌声温婉柔和,舞衣翩跹。抚平了岁月的痕迹,人们心里曾有的伤痛。

  因为洛安镇很少有外人甚至是他国的旅客,所以从没有客栈。这些外来人途径这里,都会借住在秋愿家的酒楼里,吃饭住宿也都不需用钱。

  有一次一个大户人家携妻儿路过这里,听说了秋愿和酒楼的故事很感动,就送了几件绫罗绸缎做成的长裙给她和洛兰,还给镇上一些穷苦百姓分发银两。

  两个女孩再三推辞也没成效只好收下,工整的叠好放进柜子里,约定哪日要成婚了就穿上。

  洛兰开心姐姐终于有件像样衣服了,她幻想着姐姐穿上这红锦裙出嫁,她则穿着另一件亲手送她上喜轿。

  可没想到,先上喜轿的却是她。

  有一天,洛兰和往常一样去山上帮姐姐采药,看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翻来覆去。她走过去一看,是个身穿华服浑身带血的少年。

  她轻轻拍拍他,少年两眼闭着没有反应,只迷糊的喊着救命。洛兰决定把他带回去医治,总不能让他死在这山里。

  她把他拖回酒楼,左邻右舍一看洛兰身上沾的也都是血,连忙过来询问。知道情况后,秋愿找了镇上的郎中来给诊治,郎中说不过皮外伤不碍事,吃几天药就能好。

  秋愿挪了一间空房出来,嘱咐洛兰照顾好他,然后就去忙了。洛兰打了一盆水,找邻居要了件男衣准备给他换上。

  她十五岁,不懂也没人和她讲过男女有别。三下五除二褪去少年带血污的衣物,简单为他擦拭了下身子,换上粗麻布衣。

  才有功夫仔细打量他,尚有些稚嫩却生的一副好模样,眉目清朗。洛兰不知怎的脸有点热,开了门跑出去给他煎药。心思不稳定,差点把药也给煎糊了。

  就这么守了他两天,少年才缓缓睁开眼睛。他一阵头痛,记得自己正被敌人追杀,可眼前又是何处?

  低头看见伏在床边熟睡的小丫头,不知是做了什么美梦还略微含笑。这些天他虽不清醒,但知道身边一直有人照顾,同他说话。

  “想必,你救了我?”他暗暗笑了,缠着小人儿的青丝,手感极佳。

  洛兰感觉痒痒的,睁开惺忪睡眼就对上少年含笑的眼睛。

  “你可醒了,这两天又给你吃药又伺候你换衣的,要把我累死了。”洛兰把他放在自己发上的手拍开,抻了个懒腰。

  少年这才发觉身上的劣质衣裳,想到眼前的清秀小姑娘把自己给“脱了”,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脸也红起来。

  “你怎的脸这么红,有什么不舒服吗,发烧啦?”洛兰哪知道他复杂的心理活动,伸手去摸他的额头,也没事啊。

  “屋里有些热罢了,对了,你叫什么?”少年不自然的别开脸。

  “哦,我叫洛兰。你呢?”

  “洛兰…暂驻旌旗洛水堤,绮筵红烛醉兰闺,名字不错。我叫继宏。”

  洛兰听不懂他说的诗,倒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很美,也就不忍心告诉他这名字的由来纯属只是因为兰花开了。

  “走吧,大家知道你醒了一定很开心。”洛兰拉起他往外走。

  继宏看着洛兰天真的样子,确定这个地方应该没什么危险。也罢,让他过两天安生日子吧,活在刀尖上的日子可真不好受。

  他回握住洛兰的手,感觉前所未有的宁静安逸。他甚至萌生出一种舍弃那些国家仇恨地位皇权,只要与她一起这般岁月静好的想法。

  这一晚酒楼里挤满了人,他们都好奇少年衣着富贵打哪里来,又为什么受了伤。

  “我家在长郡,是东启附近一个很小的邻国,我家族本是皇族亲信,但因变故遭人追杀。还请放心,那些人以为我死了不会再来的。”继宏耐心的解释。

  原谅他不能把真实身份说出来,不然或许会给这镇上的人带来麻烦。

  “唉,那还真是天不作美。年方多少啦?可有婚配?”一些妇人见他长得英俊气质不凡,赶忙着想替自家女儿寻门亲事。

  “这,还未曾。年方十七。”继宏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弄晕了,提婚配时眼睛却不由自主看向了洛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