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醉后不知天在水
君自寒2020-04-22 19:032,110

  “公子,就讲到这了,剩下的你总会知晓,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秋娘看着桌上一堆空酒瓶,连忙看着已经开始神智不清的锦殇。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不知他怎么喝了这么多。

  “无妨,我…我还能喝。”锦殇平日里酒性很好不会醉,这果酒后劲大而且容易上瘾。他现在有些晕但还死撑着。

  “快些上楼去吧,来我扶你。”秋娘着急的架着他向楼梯走去,刚要到一半就被这醉鬼推开了。锦殇托着有点痛的脑袋自己晃晃悠悠上楼去了。

  “唉,也不是个省心人。”秋愿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突然就泪流满面,连带着屋里的“人们”也都落泪了。泪水落在桌上有痕实痛在心。

  锦殇上了楼,看到屋子里的灯还亮着,直接推门就进去了。月珩已经摘下了斗笠,刚想先藏起来,看见锦殇不清醒的样子就作罢了。

  “阮世阡,你不是睡着了吗?不对,你不是他。”锦殇冲他走过去,揽过月珩把脸贴近他的仔细看着。月珩皱了皱眉想把他推开,锦殇却又加大了力道不许他挣脱。

  “哪来的姑娘生的这么惊为天人?”锦殇呵呵一笑,又把脸向月珩靠近几分。

  “放开。”微愠的声音有点颤抖。

  从来没人能靠月珩这么近,现在锦殇几乎和他脸贴脸,手也紧紧搂着他的腰,彼此交错的呼吸让他很不舒服,他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嗯…不知姑娘芳名啊?”月珩比锦殇稍微矮了一些,嗅到“佳人”发间清冽的梅松香,觉得灼热的神经得到不少缓解,锦殇索性直接把脸埋到人家脖颈里。

  “放开我,黎锦殇!”月珩使劲一推,不想锦殇突然很配合的松开手,他重心不稳向后跌去。

  锦殇突然反应过来,伸手想拉住月珩但头晕根本站不稳直接和他一起倒在床榻上。

  “美人你也太清瘦了。”锦殇压在月珩身上,只觉得被他骨头硌的有点疼。但是身下人清凉的体温,缓解了他不少燥热。

  “起来。”月珩冷淡的声音又响起,他不想和这个醉鬼计较了。从前在天上明明千杯不醉,到了凡间竟然托生成这副模样。

  锦殇却突然生气了似的,手撑在月珩头两侧低头看他:“你说了这么多次让我走,你就这么讨厌我?”

  眸中的冰冷带着无形的压迫感。月珩一怔,这是朝凛特有的气息,容貌,神情。他果真还是他,一点没变。

  “你不专心,要惩罚。”锦殇看他走神心中不悦,挑起月珩的下巴用力的亲了上去。月珩刚反应过来,就看见自己的唇和锦殇的唇紧紧贴在一起,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辗转反复在他唇上啃食了几下,原本淡色的薄唇此时变成了鲜艳的红色。亲了半天抬头看到波澜不惊的月珩眼中有一点不可置信,才满意的又在他脸上蹭了蹭。

  “月珩那个人真弄不明白,会说话还装哑巴,他可能和你一样也讨厌我。”锦殇搂着怀中的人,觉得心都被填满了,虽然根本不清楚“她”是谁。

  “是么…”月珩很快平复好情绪,仿佛一切没发生过,他向来沉着冷静虽然刚才的确有一瞬间慌乱。“也许吧。”

  “你也这么觉得?那别离开,把自己给我如何?”锦殇又倾身压上来,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游走褪了月珩一半的衣裳。

  趁他没防备,月珩点了他的穴才让他昏睡过去。

  “回到玄南冥海,若你想起这些恐怕会把我扔出去扒皮抽筋吧。”月珩把衣服穿好,有些复杂的看着锦殇。“不能让你知道了。”月珩把手放在锦殇额头上,取出这段记忆。

  意识到阮世阡那个麻烦人,月珩还是决定在命簿上施障眼法比较好。

  “原谅我,我想一直陪着你,直到我死。”月珩给他盖好被子,坐在床边凝视曾对他只有淡漠无视,现在安然在他身边熟睡甚至要他陪的锦殇,一夜无眠。

  早上——

  阳光有些刺眼。锦殇极不情愿睁开眼,感觉脑袋快炸了。他记得昨晚听秋娘讲故事,好像喝了不少酒,后来发生了什么都记不得了。

  “醒了?”耳熟的声音传来,锦殇寻着声音看去,白衣戴着斗笠,是月珩?那这房间……

  “你怎么在我房里了,阮世阡呢?”锦殇掀开被子看见自己有点不“整洁”的衣服,莫名其妙的问。

  “你醉了,误入我房中。”

  “这…我还没这么醉过,失礼了。”锦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看月珩这么平静的样子,想必他昨晚应该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吧……

  “秋娘的故事也算线索,先去用膳吧。”月珩说完就丢下他先走了。锦殇只好梳洗一番,也跟在他后边下楼去了。

  “你们俩昨天晚上咋睡一块去了?”

  阮世阡早就已经开吃了,看见月珩和锦殇相继过来不明所以的问。

  “还不是你睡的像猪,我下去喝酒结果醉了误在月珩屋里住下了。”锦殇的眼神,仿佛是阮世阡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

  “呦,你还会喝醉?真是百年不遇,给人家添多少麻烦呢。”

  阮世阡今早起来发现锦殇不在,下楼也没发现这两个人,就打开命簿寻思哪有什么不对。看见锦殇喝醉了又进了月珩屋里,天生一颗八卦心就活跃了起来。

  “早啊,三位昨晚睡的可还好?黎公子没什么事吧?”秋娘大老远就来问候,锦殇看见她头更疼了,那故事说的就是她吧。

  “我没什么大碍,多谢秋娘。只是,今日不知可否继续把故事讲给我听?”锦殇想从她这得到更多线索,那个女鬼应该就是她妹妹了。

  “我知道你们想找什么。今天我和你们一起去河边,就都明白了。但求你们别伤害她,她不会害人的。”秋愿恳求着,她不想妹妹死也不得安生。

  三个人同时点头答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