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一朝胡马乱中原
君自寒2020-04-30 16:212,158

  “继宏怎么样?肯定很忙吧。”散去众人,秋愿拉洛兰坐在屋里叙旧。

  “嗯,睡不稳当。”洛兰想起继宏长时间批奏章发青的眼眶,有些心疼。

  “他对你如何?可受了委屈?”秋愿知道,皇宫里的女人要扛太多事。最是无情帝王家,或许哪下出点岔子就会失去一生的依靠。

  “他待我极好,姐姐放心。”洛兰回想继宏对玟婼说的话,还是没心没肺的对秋愿笑着,只是笑的有些难看。

  秋愿看她像要“笑哭”的样,心里猜出八成受委屈了。但她还算了解继宏,他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

  “洛兰,你得信继宏,他是你夫君。凡事互相多担待些。偶有碰撞很正常。”

  “我明白姐姐。”洛兰经过调节好了大半。

  “娘娘可在?奴婢有事和您说。”门外响起三春的声音。秋愿先一步起身去开门。

  “秋愿姐姐,可否借娘娘一用?这事不方便和您说。”三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去吧。”经得秋愿同意,三春赶紧把洛兰带到自己住的屋子里。

  “送秋愿姐姐的琵琶来的路上颠簸折断了,怎么办?”三春端出一把折成两截的琵琶,是洛兰从宫里选出的最好的。

  洛兰一时也着急了,她想圆了小时候的遗憾,现在可怎么办。但很快她想起了什么。“走三春,和我去趟集市!”她小时候买弦的那家店知还在不在。

  洛兰带三春找遍了小镇也没找到。奇怪的是,镇上一处卖琵琶的都没有了。

  “三姨,镇上怎没有卖琵琶的了?”洛兰一边吃馄饨,一边问卖馄饨的妇人。三春被烫的不行,只能眨眼睛。

  “两年前,李员外家女儿成了寡妇。不想改嫁张家公子,被逼自缢了,就是用琵琶弦把自己给勒死的。从此李员外把所有卖琵琶的店都搅黄了。”

  三姨一边说一边叹气。

  “是么…”洛兰记忆中的李小姐很温柔,会给穷苦孩子发吃的,弹琵琶听。如今就这么没了,仿佛一粒尘埃。

  没时没晌的在洛安已经两个月有余。

  洛兰的肚子有了点突起。听说四个多月孩子会动,可她一点感觉没有。

  “许是孩子害羞。”秋愿一边笑,一边把炖好的鱼汤盛给洛兰。也是奇怪,明明鱼汤腥的很,洛兰却像感觉不出似的喜欢吃。

  三春这边愁坏了。有密报皇后造反现在手握重权,皇上生了大病被囚禁在宫中。她早就说玟婼不是好东西,来长郡不过为了祁国。她可怎么和洛兰说这事?

  同样愁坏的还有护卫。娘娘最近有想回宫的趋向,但皇帝明确密令不许她回宫。结果谁知道今早出去打探,发现在森林里居然扎有祁国皇营,想必是皇后找到这来了。

  “你们怎么了?”洛兰看着忧心忡忡的一概人,觉得他们有事瞒着。

  “没事啊。”齐刷刷的。

  “不对,你们…”“洛兰,河边等了不少人,说是长郡皇家来寻你。”正说着,秋愿进来了。

  “不可!绝对不能去!”三春狠狠抓住的胳膊,生怕她逃走一样。

  “你,怎么回事?”洛兰意识到不对,赶紧问。她在这呆了这么久,继宏也从不来书信让她回。她以为他薄情,可怎么一直向着继宏的三春也不提醒她回去?

  “姐姐…陛下病重,长郡快没了。都是玟婼搞的鬼。”洛兰跪着哭的稀里哗啦,洛兰只觉得一记重击,肚子突然没分说疼了起来。

  “没事吧!”她捂肚子,所有人都急起来。

  “算我看错人,我们去见她。”洛兰回想玟婼一直对自己那么照顾,原来真没安好心。

  不顾劝阻,她执意去河边见“长郡”皇后。

  她一眼就看见那明晃晃的凤服,此时格外扎眼。玟婼身后,跟着几十军士,也分不清是长郡的还是祁国的。

  “你来了。”玟婼看到洛兰,微笑着向从前般和她打招呼。

  “你到底毁了长郡。”洛兰看着她,仿佛透过灵魂的厌恶。

  “我也没办法,我不这么做父皇会杀了母妃的。只要我助他得长郡,什么都好说。”玟婼听出她的嫌隙,不自觉语气有些慌张。这么多年,她很少遇到对她真心的人。

  她真的是不得已,才这样对洛兰。

  “告诉我,我的孩子是不是快没了?”玟婼做事势必断个干净,从刚才开始洛兰就觉得腹部绞痛难忍,缓缓有鲜血渗出。她心中纵万般苦楚,也面不改色。

  “那颗珍珠里有只蛊虫,现在应该在你体内。你有孩子它就会起反应,按时间算过一会孩子就…不过放心,我从未想过要你的命。只要你和我回去,我定能治好你。”

  闻言,身后秋愿和三春等人脸色皆变得刷白。这孩子他们苦苦等了多久,洛兰继宏又盼了多久,全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毁了。

  洛兰再也支持不住这份痛,倒在河边。鲜血顺着河水流淌到远处,仿佛一条红绸。秋愿和三春快吓哭了,想来搀扶洛兰却被她拒绝。

  一束红光从河里躲过众人的视线,钻进洛兰的身体里。

  “我和你回去。”洛兰再抬头,眼里多了一丝嗜血的笑意。“姐姐我走了,你多保重。”秋愿感觉妹妹有点不对劲,但“洛兰”已经带着三春他们过了桥,进了玟婼身后的轿辇。

  只有河水中仍未散尽的血红色,提醒秋愿洛兰曾是在的。

  “洛兰”回到宫中,径直向继宏的寝殿赶去。床上的人面无血色,瘦了不少,胡子拉碴。红光脱离开洛兰,藏到床底。

  “继宏?你怎么了?和我说话,我回来了。”洛兰缓过神,焦急的抓住继宏的手。

  继宏微微睁开眼,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咧嘴笑着,嘴太干一扯动冒出血珠。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故意支开我。”

  “别怨我,我不想你有事。”

  “都是我的错。”洛兰痛哭,她怎么还能怀疑他。

  “别哭了,傻姑娘。”继宏努力抬手拭去她的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