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仍忆旧年苦枝桠(三)
君自寒2020-04-29 08:052,167

  打洛兰让继宏娶玟婼,每天晚上继宏都会来“招呼”,用孩子当借口折磨她。有一天下人们憋不住了。

  “姐姐你还好么?”三春和小丫鬟们看她隐忍不发的表情,都憋着笑。

  “很好。”洛兰使劲绞裙子。真该让这死丫头也尝尝被马车碾过的滋味。

  “玟婼公主到——”

  太监尖细的嗓音让屋里活跃的气氛凝固。

  洛兰示意三春去迎,玟婼却已款款而至,翠簪华裳。三春和丫头们在后边白她,没位分穿的比姐姐还亮堂。

  “妹妹怎来这了?”洛兰笑得温和,心里却很没底。

  “给皇妃请安。玟婼能留下沾了您的光。自要来看您。”玟婼恭敬欠身,在洛兰面前坐下,让侍从端来一个盒子。

  “这珍珠是祁国一个渔夫从海里捞出进献来的。我留了许久,今儿送姐姐了。”盒子被端到洛兰眼前,里边是颗比寻常珠子大了十倍的黑紫色珍珠,圆润透亮。

  “无功不受禄。我没做什么,妹妹且收好。”洛兰没想别的,她只觉太贵重。

  “我来正有一事相求。”玟婼看神情,知道洛兰没想到她会害她。她的美好天真,把自己显得如此阴暗。

  “你说。”

  “姐姐知我来这除私心也为两国之谊。陛下连个位分都不给,这…”玟婼装作为难的样子,她想知道洛兰有多大度,肯把继宏让人?

  “是陛下考虑不周,我帮你。”洛兰毫不犹豫。为两国和平她怎样都行,即使她心里不愿继宏多个女人。

  “多谢姐姐,这珠子您收下,我改日再来叨扰。”若不是为了母妃,她一定不做这些,她在心里默念。

  当晚,继宏处理完政事就来看洛兰。却见她没往日欢实。

  “哪不舒服?”继宏贴心挽她坐下。他刚得知个不得了的消息,心悸怕洛兰出事。

  “玟婼来寻我了,我想你给她个名分,祁国那也好打发。”洛兰小心说,知道继宏多半会气。

  继宏脸色瞬间阴沉。他真没想到那边动手还挺快。

  “你舍得?”继宏把脸埋进洛兰乌黑的长发,贪恋她的温暖。

  “为了长郡不舍如何。”洛兰轻轻把他推开,她不知自己无意中触怒了本就心情郁结的继宏。

  “为了长郡你舍我?好,随了你。”继宏甩袖而去,留洛兰站在原地发愣。她没想到他这么生气。半晌不稳摔了一跤,吓坏了三春。

  “这江山,他拼命护下的,我得替他守着…”洛兰窝在三春怀里,喃喃道。

  两天后,继宏下旨封玟婼为皇后。直到封后大典那天,继宏都再没见洛兰。

  举国同庆的日子。洛兰看着继宏与玟婼挽手走在红席上,继宏早已不是当初青涩的少年。她仿佛看到三年前的他们,只不过这场婚礼终归更盛大喜人。

  她本想笑笑,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周围很多人慌忙向她靠来,她却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天后醒来,只听说皇妃娘娘气不过陛下封后,在典礼上昏过去了。

  “三春?”她艰难睁开眼,感觉胸口很闷。她记得自己像撞了邪一样昏倒。

  “姐姐醒啦,身子如何?”三春听到声音,惊喜的跑过来扶起她喂她水喝。

  “还好,我怎么了?”洛兰靠着她,寻思自己得了什么绝症?

  “傻姐姐,你要做母亲了。”三春傻呵呵笑着。“两个多月了。”

  洛兰差点把茶杯打翻了。她摸摸自己小腹,不敢相信这扁平的地方有了个小生命。

  “我告诉太医不许说出去,怕宫里的女人坏你。陛下也不知道呢。”

  洛兰一顿。她终于有了他的孩子,可他还愿接纳她吗?想到这,她迅速爬起换衣,不顾三春阻拦往继宏寝殿赶去。

  到了门前她却停住了。殿内传来玟婼娇笑的声音。还有继宏不冷不热的一句:

  “你已是朕的皇后,与她何干?”

  这句话中“她”不猜也知是谁。洛兰僵硬的收回快推开大门的手,自嘲的转身。她能说什么?这桩好事不正是自己促成的?

  洛兰愈发想念秋愿,想回去见她。某天她终是留了封书信,带着三春和几个会武功的心腹驾车踏上回东启的路。

  当宫女颤抖着上报皇妃不见了,继宏慌忙带人到洛兰宫中时,只剩一封信孤零零躺在桌上。

  她说,她想秋愿和洛安镇,想回家了。

  继宏不顾众人失神的跌坐在地上,捏着那封信:“走了也好。可我的家就没了啊…”

  十几天的旅程,让洛兰回到了思念的故乡。她先去河边祭拜了寡妇,迫不及待想见到秋愿和她记忆中的一切。

  洛兰走在洛安镇的集市里,看到很多不认识的人。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她,镇上很少有排场这么大的人来。突然有人大叫一声:

  “那不是洛兰吗?”

  这话把所有目光都聚集过去。不一会喧哗声一片,人全涌了上来。

  “小兰花你回来啦!真是越大越好看!”“宫里日子好不好啊?”“这都三年了,你也不说回来看我们!”

  熟知的一切都在这,心突然被幸福填满。

  “走,找姐姐去。”她拉着一堆人小跑着,不顾随从们直盯着她的肚子抽冷气。

  真正来到酒馆前,洛兰发愁了。她之前一肚子话想和秋愿说,现在却不知见面究竟说什么。正想着,秋愿从屋里出来了:

  “这么热闹干什…洛兰?”

  秋愿不敢置信眼前柔美端庄的女子居然是她那个长不大的小妹?蓦地,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红了不少人的眼睛。

  “哎呀使不得。”三春落在最后跑的快断气,赶紧把两个人分开。

  “她是三春,这些是我的朋友。”洛兰简单介绍了一下。对于朋友这两个字,护卫们也暖了心。

  “你可不能这么抱姐…娘娘,她可怀着小皇子呢!”三春气喘吁吁的解释。

  这句话就像片流火,一下把刚才喧闹的人群给烧没声了。

  秋愿一愣,她这还没成婚的要做姨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