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三千繁花
沐雪吟歌2021-01-03 17:065,191

  墨河图中,凤阳拖着沉重的身姿,缓缓的走到朱厌的身前,用力将那昆吾剑拔了出来,此时她的周身也布满了伤痕,但她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缓步来到沐瑶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捏住沐瑶冰冷而又苍白的小脸:“沐瑶,你不是挺厉害的吗,你倒是起来呀,起来跟我再打一场。”

  话音刚落,凤阳便被迎面而来的一掌扇出了老远,挣扎着起身便见到玄霜轻轻地将沐瑶搂在怀中,那般轻柔的样子似是在捧着什么珍宝一般,那眼神之中也是她从未见过的深情,凤阳苦笑:“为何你的眼中只有她,从来不曾有过我,明明我比她更先遇到你。”

  玄霜不曾理会她的言语,只是默默的替沐瑶在他的怀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她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瑶儿,你是不是累了,累了就睡一会,但是记得一定要醒来,我还在等着你。”

  “玄霜,她已经死了,你没看到天雷都停了吗,你没看到这里要坍塌了吗?”

  “她没死,她只是睡着了。”

  “玄霜,这几万年间,我一直默默地追在你的身后,而你却一直装傻视而不见,而她,才出现没几年你却愿意用命护着她,你究竟是有没有心,你可曾有那么一瞬喜欢过我?”凤阳终是问出了心底的话,那藏在心间几万年的话,她在他的面前永远是那么的卑微。

  “从未,我只当你是妹妹。”

  “妹妹”凤阳笑了,笑的那般绝望,那般勉强,天意弄人,纵使她是上仙,纵使她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天族公主却也终究是逃过不过情之一字。“玄霜啊,整个六界的人都知道我心悦你,而你对待我却永远都是那般客气。我知道你曾经保护我,对我做的那些事不过是因为受你兄长的嘱托,但你知不知道正因为这样才会让我误以为我会有希望,你会有一天看见我然后爱上我。”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曾说过谁敢动瑶儿,便是与我为敌,凤阳,动手吧。”

  “哈哈哈,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对手竟然会是你。玄霜,如果当初沐瑶没有出现,你会和我成亲吗?”

  “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凤阳收起了阴婺的笑容,此刻眼神变得坚定而又决绝,似乎做了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便让你永远也忘不了我。”

  晟阳宫中,沐瑶静静的躺在床铺之上,面色依旧那么苍白,玄霜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瑶儿,你再不醒,师父可要娶别人了。”

  常茂将手搭在玄霜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两下:“你已经在这里守了两个月了,你也要好好休息,注意调养你的身体,若是有一天瑶儿醒来你却倒下了,她反倒还要照顾你。”

  “好”在常茂的搀扶之下,玄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仔细想来常茂说的非常对,若是自己再倒下,那又有谁来继续照顾他的瑶儿。

  眼前漆黑一片,还有些许寒冷,沐瑶漫无目的的走着,期待能在某个地方遇见一丝亮光。只是这里混沌一片,她找寻了许久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光芒,这是哪儿,为何只有她一个人?沐瑶开始害怕了,她害怕永远孤独的呆在这黑暗之中,慌乱的朝前跑了几步便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姑娘”

  “婆婆?”沐瑶有些欣喜,但是她又有些犹疑,妖界中人死后也会来到忘川吗?只是这里为何会变得如此的漆黑?“婆婆,您在哪?”

  “姑娘,你该回去了,有人还在等着你。”

  一道白光映入眼帘,那光有些刺眼,但是又有些温暖,沐瑶缓缓的睁开双眼,还是那熟悉的房间,还是那熟悉的花香。

  她不是死了吗?挣扎着坐了起来,抬手看到手臂之上那熟悉的手链,这是自己的身体没错。

  “姐姐,你醒了。”岺夜前来给沐瑶送药,见到沐她醒来便飞快的来到了她的床边。

  “小夜?”沐瑶试探性的问道:“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当义父通过芜连镜进入画中之时,你的身体确实已经冰冷了,但是凤阳最终用自己的命换了你一命。”

  “为何?”

  “她想让义父永远的记住她,在她死后你的身体逐渐复苏,义父便替你挡下了那剩下的三十二道天雷,我现在应该叫你沐瑶上仙了。”岺夜骄傲的说道,以后看谁还敢再叫她的姐姐小妖:“恭喜沐瑶上仙”。

  刚才她只顾着思考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却忽略了周身气息,现在看来她的气息似乎确实大不相同了:“小夜,我昏睡了多久?”

  “差不多快三个月了,你和义父的婚礼也因你昏迷而取消,义父说等你醒来修养一段时日之后再重新办一场旷世婚礼。”

  “师父呢,他现在如何,我去看看他。”沐瑶掀起棉被便要下地去看望玄霜,但是眼前突然一黑,让她差点摔倒,幸亏岺夜眼疾手快将她扶住:“姐姐,你才刚醒,需要好好修养,我去帮你叫义父,顺便给你弄些吃食。”

  “小夜,我想吃白白做的饭菜。”

  “好,我去叫白白亲自给你下厨。”

  岺夜将沐瑶扶回床上之后,沐瑶又断断续续的睡了一会,醒来便看见玄霜握着她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沐瑶虚弱的朝他笑了笑:“师父”

  “饿了吧,我喂你吃点东西。”玄霜将沐瑶扶起,给她背后垫了个靠枕让她可以很舒服的坐在床头。将粥碗拿起,在嘴边吹了吹,尝了一下温度,才喂到沐瑶的口中。

  “师父我现在是上仙了,你说我厉害不厉害。”

  “厉害,我的瑶儿最厉害了。”玄霜嘴上应和着,手却没有停止给沐瑶喂粥。

  “师父,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人界的老父亲,他曾经为了让我喝药,也是这般哄我。”

  “你又调皮,我可是你的夫君。”玄霜伸手,宠溺的刮了一下沐瑶的小鼻子,感受到那鲜活的温度,她的瑶儿又回来了,真好。

  千城桃林,沐瑶静静的站在桃树之下看那些飘落的桃花,这里是她曾经呆了数万年的地方。玄霜默默地走了过来,从后背将她紧紧的抱住,将头轻轻的抵在沐瑶的头顶:“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沐瑶一手抚在玄霜的大手之上,一手伸开去接那些飘落的花瓣:“师父你可还记得,这是我们初见的地方,曾经我做梦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嫁给天族的神君。”

  玄霜将头埋在沐瑶的颈间,在她的脸上轻啄了一下:“我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成亲,还会娶这么一个清新脱俗的姑娘。”

  沐瑶听到玄霜的夸奖浅浅的笑了一下:“当年初上九重天之时,我还是一界小妖,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让师父您蒙羞,所以便不让苏乐他们告诉任何人。想想当初我也真是傻,神君的名号那么好用,我居然都不知道好好用一用,真是可惜了神君首徒这个名号。现在想想,若是当时有我现在一半的霸气,或许师父早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我也不用吃这么多苦。”

  玄霜想起沐瑶曾经所受之苦,心中心疼不已,将抱在她腰间的手又收紧了些继续听她说话。

  “师父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你喜欢凤阳,便一直默默地喜欢着你,当时我也真笨,凤阳那么针对我,我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师父,您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或许我喜欢上你,比你想象中的更早。”玄霜记得沐瑶的一娉一笑,记得妖界她动人的舞姿,记得她在学院庆典上精彩的表演,记得她为了朋友大打出手,记得她受伤之后的坚强勇敢。他记得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幅画面,或许他早就被这个小妖精深深的吸引,只是自己那时还未发现而已。“瑶儿,这大千盛世,繁花众多,但三千繁花,我只娶你这一朵,感谢命运让我遇到了你。”

  神君大婚,六界同庆,这场婚宴的盛大程度可谓是史无前例,就连当年天帝与天后的成亲大典都没有这般壮观。

  沐瑶从千城桃林出嫁,随行侍女三千,一路途径妖皇宫,魔尊殿,凤族大殿随后扶摇直上九重天。每经过一途便会有丰厚的嫁妆随侍加入送亲行列之中,用十里红妆来形容最贴切不过了。

  据说神君迎亲当天可是费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才见到新娘,因为前来送亲之人太多,愣生生的挡住了他们迎亲大队,最后还是神君等不急,亲自挂帅冲入房中将新娘给抱了出来,这才让迎亲得以正常进行。

  沐瑶身着白金相间的婚服,头戴凤冠,在常茂的搀扶之下缓缓的步入了天玑大殿,接受众人的祝福。沐瑶本就生的好看,加上现在这华丽的婚服让她更加的明艳动人,让在场的不少神仙们都看呆了,乔羽更是泪洒现场,如同自己的女儿出嫁一般。

  婚礼之时,天机大殿未有桃树却飘满了桃花,玄霜的缘机石并未滴血,此时也显出了红光,甚至在他们的头顶之上还有凤鸣之声,那凤鸣便被世人所传颂,称是星辰上神给二位新人送上的祝福。

  “恭祝神君,君后喜结良缘。”

  大典结束之后,玄霜便领着沐瑶接受八方朝拜,四海八荒有身份之人都要前来恭贺神君新婚,并且认识一下这位君后,这一拜便是七天。

  朝拜结束之后沐瑶便立刻脱掉了身上沉重的盛装,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以大字型的姿势躺在床榻之上,再也不想起来:“早知道当神君君后这么麻烦,我就不成亲了。”

  玄霜将沐瑶换下的衣服收拾起来放好,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揽在怀中:“现在六界都知道你是本君的君后,你怕是赖不掉的。”

  沐瑶慵懒得躺在玄霜的怀中,吃着他剥好的橘子,十分惬意:“师父,明日我们一同去人界游玩吧,我想去看看我曾经住过的那些地方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

  “好”玄霜宠溺的点了点头:“不过,都成亲了,夫人是不是该改口了。”

  “师父,你知不知道,你这般年纪,若是按照人界的辈分来讲,我都可以叫你叔叔的,既然要改口,不如叫你爹爹。”沐瑶看了一眼玄霜满脸认真的说道,这些天她一直要端着君后贤良端庄的架子,可把她累坏了,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于是便同玄霜开起了玩笑。

  “夫人又调皮了,竟然敢嫌弃为夫老。”玄霜伸手在沐瑶的腰间捏了几下,让她瞬间破功,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夫君,夫君我错了。”

  听到期待已久的称呼,玄霜心满意足的不再逗弄她,只不过却听沐瑶再次对他说道:“我改口费可是很贵的。”

  “那,你看我这整个晟阳宫如何?”

  “嗯,可以考虑考虑”

  “那夫人你慢慢考虑,为夫现在还要与夫人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重要的事?”沐瑶还未问完玄霜便吻住了她那张粉嫩的双唇,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何为重要的事。

  大婚过后,六界祥和,九重天也不需要神君坐镇,玄霜便带着沐瑶开始周游六界,带她去游历每一界的大好河山。

  只不过沐瑶发现她近期越来越嗜睡,有时候醒来之时已经日上三竿,不过还好她的夫君宠着她,也从来不叫她早起,她倒也是乐的自在。

  今日刚好赶上人界的女儿节,沐瑶兴奋的到处乱转,时不时的买一些小吃,时不时的买一些小物件。玄霜怕她迷路只好一手死死的牵住她的手,一手快速的将银两递到店家的手中。

  几经辗转之后终于沐瑶在一个糖人画的小摊位停了下来。

  “这位夫人可是要画个糖人?”

  “嗯,店家你帮我画一个他。”沐瑶转身之后那原本兴奋的小脸瞬间拉拢了下来,只见玄霜的怀抱当中不知何时已经被塞满了鲜花。“玄霜!”

  “各位姑娘实在对不住,在下已经有夫人了。”玄霜淡淡的开口说道,并将沐瑶拉到了自己的身旁,于是那些姑娘们便看到了沐瑶那张不太友善的面庞。

  沐瑶将玄霜身上的花全部都还了回去,冷冷的对着她们说道:“这位公子已经名花有主,还望众位姑娘们自便。”说完之后便从旁边的小摊之上拿了一个极丑的面具给玄霜戴在了脸上:“看你还怎么吸引那些小姑娘。”

  “夫人可是吃醋了?”

  “对,就是吃醋了,而且是醋坛子打翻了的那种。”沐瑶大大方方的承认,并且没好气的说道。

  “那为夫以后一定离女子远一些。”

  “那些花你不会不接吗?”

  “夫人是外地人吧。”此时做糖人的店家开口问道。

  “嗯”

  “难怪,这位夫人您有所不知,今日是女儿节,这里的女子都会给心仪的男子递上一束鲜花,然而男子不能拒绝,否则会不吉利的。”店家耐心的解释道,并且将做好的糖人递到了沐瑶的手中。“老头子活了几十年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这位老爷一看就知道是很疼爱夫人的人,所以夫人自是不必担心,你们二人郎才女貌,甚是相配。”说话间他又快速的画好了另一个糖人递到了玄霜的手中。

  玄霜伸手接过糖人,随手给他递了一个大元宝:“老人家说的很有道理,这个便是赏你的,不用找了。”

  沐瑶手中拿着老人家刚画好的糖人,发现这糖人真的还有几分玄霜的模样,不过那神态倒是有些蠢萌,于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夫人不生气了?”

  “我用不着和那些小姑娘们生气,活了几万年了,该有的宽容大度我还是有的。”

  “对,夫人最是温柔大度。”

  沐瑶不再接话,而是全神贯注的盯着玄霜看,看的他都有些不知所措:“为夫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我发现,神君现在越来越油嘴滑舌,一点也没有曾经那高高在上高冷神君的样子。”

  “那是因为遇见了你,若是对他人,为夫依旧还是那高不可攀,面若冰霜的神君。”

  沐瑶被他现在的样子逗乐了,在他的脸颊之上轻轻一吻:“夫君,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好”

  沐瑶带着玄霜一起来到妖界,陌寒烟得知消息之后立刻出门迎接。沐瑶紧紧的握住陌寒烟的手,手腕之上的珠链便如同小蛇一般游走到了她的手腕之上:“从今以后,这墨河图便是你的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给你最为合适,毕竟它曾经是万万最宝贵的东西。”

  “我定会好好的护着它,待到万结苏醒,再亲手归还于他。”陌寒烟抬手,抚向那一串手链郑重其事的说道。

  “嗯”沐瑶缓缓的走到万结仙草的跟前,同以前一般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鲜血进去,以此来给它滋养。玄霜见状也只是默默地走了过去,将沐瑶的伤口包扎完毕后也同之前那般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沐瑶轻抚万结那一片片嫩绿的枝叶,俯身对着它轻声说道:“万万,如今我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你也要早日醒来,去守护属于你的幸福。”她回头默默地看了一眼陌寒烟,继续说道:“因为也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等你。”

  在沐瑶和玄霜走后,万结仙草缓缓长出一颗小花苞,静待花开。

  (全文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羡霜花不羡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羡霜花不羡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