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被逼成婚
蔽月羞花2020-12-26 18:332,185

  就这样,花洛洛一行人被带回了一个叫“五壮寨”的山寨,位于岳山之上。

  “我问你们,你们是哪来的,你们的新郎官是谁,聘礼竟然如此丰厚,你们是否认识旁边这位姑娘?”山寨老大正在盘问这些下人。

  “我们是花族的下人,新郎官是花族的少主花悦,前去迎娶轩之国宇文家族庶出之女宇文婧,我们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位姑娘。”下人战战兢兢回复道。

  “就凭你们花族,能迎娶轩之国宇文家族的宇文婧,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山寨大当家疑问道。

  “我们身为阶下之囚,万不敢欺瞒大当家啊。具体为何?我们这些下人如何得知,还望大当家能放过我们。”下人们说道。

  “花族少主花悦?真没想到我们花族竟有这么窝囊没用的祖先,哼。”花洛洛心想,此刻花洛洛已经猜到大概,能迎娶宇文家族的庶出之女,想必是以什么东西作为交换,而花族唯一可以交换的宝物便是花疗术的秘籍。

  “不过以目前的境地,难道我真的要嫁给那个满脸胡子拉碴的大当家,来换取花疗术秘籍,才能救白清吗?”想到这花洛洛心痛不已,流下了不甘的泪水,不过为了白清,这一切仿佛都可以忍受下去。

  花洛洛赶去花灵塔不久,白清竟醒了过来,发现李子尘和明小浩在这里打盹。

  “你们看见花洛洛了吗?她没事吧。”

  “你到现在都自身难保还惦记着别人,她为你去花灵塔寻找花疗术了,那地方据说是九死一生的地,不过为了你为了天下苍生,她愿意舍己为人,二话没说就跑去了。”

  “我只不想让自己的辛苦付之一炬而已。”白清违心的说道。

  李子尘和明小浩为了照顾白清,时不时的换药草,喂汤,到现在困的半死。

  这时白清忽然从背后打向他们脊梁骨,敲晕了他们俩。

  “你…”话未说完,二人晕了过去。

  “对不起,花洛洛的实力还尚低微,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冒这个险。”白清穿好衣衫,咳嗽了两声,步履瞒珊的前往花灵塔禁地。

  白清走到了禁地,来到了花灵塔处,发现地上八名守卫被花藤缠的死死的,询问道,“花洛洛进的哪个门?”

  “你要找少主?她进的是生门。花灵塔里面奇门八卦奇妙无比,每扇门即使你进去是同一时代,也可能不是同一地点,里面时间流逝与外面也不尽相同。虽然我们希望你能带回少主,但你可要想清楚啊。”守卫提示道。

  “我不用考虑。”白清随即走进了生门。

  “诶,你倒是替我们解开花藤再走啊,我们这样很难受的。”守卫欲哭无泪。

  在这时,谁竟知白清与花洛洛的命运就如同风雨中的大树,扶摇互助。白清出现在了花洛洛即将成亲的正午时分,岳山山脚处。

  “白清,主人被抓了,被抓了,很危险,很危险…”花灵终于找到了白清,焦急地说道。

  “她在哪?快带我过去。”

  原来,花灵并没有逃跑,而是一路跟着他们,知道了花洛洛的所在地,四处奔波寻找那个有缘人。

  此时,大当家和花洛洛全部穿好了婚服,准备新婚仪式。一对新人在中间,山贼们排在两边,四位当家坐在上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等等!”白清闯进来喊道,“师姐,是你吗?”

  花洛洛掀下盖头回头看去,“师弟!”跑过去抱住了白清。感觉有一阵温香软玉传来,白清耳根都红了,原本苍白的面色竟添了些红晕。白清大脑一片空白被抱得措手不及,手都不知究竟该放在何处。

  “你是何人?竟敢打扰我的婚礼。来人,快拿下他。”大当家怒道。

  这时花灵回到了花洛洛身边,花洛洛虽然受了伤但灵力仍在,“千丝万缕!”花灵散发的花藤束缚住了山贼们,此时距离过近,他们定来不及土遁,已无处可逃。

  除了大当家其他人全部中招,大当家强行挣脱了花藤,拿起了双板斧,向白清二人冲了过来。

  白清用意念进入神识,从六芒水阵中召唤出青禾剑和五枚花羽。

  “落水成风!”水刃风一般的速度袭向众人,手下们全部倒下。

  “花之影!”五道花羽幻影冲向五位当家,四位当家胸口被贯穿就地身亡,大当家用双板斧挡住了这一击,后退数步。

  “乘风破浪!”白清举起青禾剑位于中央,风一般的速度连人一起冲了过去,双板斧支离破碎,闪过大当家,整个人成幻影从大当家身体贯穿过去,大当家前胸后背爆起了大浪花

  ,口吐鲜血,倒下了。大当家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已经少有敌手,但他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人修为境界比他更胜一筹。

  大当家死后,那些被抓的下人四处逃窜,跑了回去。

  “噗!”白清口吐黑血跪了下来,原来白清中了毒意识早已昏厥。全靠一股执念撑了过来,此时强行动用灵力,毒素更为加深,原本一周天的时间恐怕撑不过今晚便会变成毒人。

  “师弟,你怎么了,我这就去找花疗术为你疗伤,你一定要撑住等我。”花洛洛挽起白清的头深情说道,然后将白清放在木椅上,去找山寨的库房。

  花洛洛把山寨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大当家的住所发现了一处机关,开启了暗道,在一个雕刻着独特花纹的盒子里找到了花疗术,这盒子与当初赠予花羽的那个盒子一模一样。可是此时已子时夜半,白清面色发黑,已时日无多。

  花洛洛运用神识进入秘籍当中,将花疗术全部阅览了一遍,已牢记于心,然后去大堂找白清。

  “我可不是故意去看你的身体的,实在是因为你的伤口伤在了胸口处。”说完花洛洛扒开了白清的衣服,胸口处已经发黑溃烂。

  事不宜迟,花洛洛顾不得去欣赏白清的身体,嘴里念叨着“我现在是救人命的医者,不分男女,不分男女…”接着将白清扶正轻声念道,“花疗草木,孰能无情,异木奇花,救死扶生。花疗术!”

  花洛洛手中的花灵发出绿色花状的光芒传向白清。白清发黑的面色和伤口颜色逐渐趋于正常,呼吸渐渐平稳,口中两颗已经长出的僵尸牙也缩了回去。

  花洛洛本身就受了伤,现在强行动用剩余灵力为白清疗伤,不过一个时辰花洛洛也倒下了,昏睡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轩辕剑之青之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轩辕剑之青之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