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是梦
风痕过街2020-03-31 13:222,424

  他看不清三头怪的面目,只感觉到一股非常浓郁的血腥味。

  张恒说过张秃子的傀儡不能杀害玩家,但这个怪物就不一定了,这就是逼迫玩家离开房间的“防作弊”机制吗?

  如果不服从游戏机制,结局就是死!?

  不得不说,这重暴力机制深深的震撼了沈谦的心理,使他对游戏机制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沈谦?”

  看着迎面而来的钟祥,沈谦下意识想和他保持距离。

  那间病房的门已经完全没了踪迹,他的心跳满满恢复平静。

  “你也传送了?”沈谦面无表情。

  对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出事了?”沈谦问道。

  “那个护士——死了。”

  “死了?”

  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钟祥却丝毫看不出沈谦的表情变化。

  难办,他给自己选了一个铁板子,这货什么表情都没有,明明之前漏洞百出。

  不行,他对游戏适应的太快了,得赶紧下手!

  钟祥定了定神,不能乱了阵脚。

  因为他的任务,是要解决其他玩家!

  “我在我那边的房间看到她的尸体了,心脏被刀具捅穿,没有过多的挣扎,很大可能是一刀毙命。”

  “刀具,你认为是秃子?”

  四个玩家,沈谦就只见过张秃子手里有刀具,他倒是奇怪武器的出现方式,凭空就在袖口滑出来了?

  “不是,你应该不了解,玩家的武器装备是在系统里,类似于游戏背包,你在游戏里换武器要点击背包,但是在这个游戏,你只需要召唤出来就行了。”

  “召唤?真玄幻。”沈谦呢喃道。

  “首先可以排除你的嫌疑,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你是新人,但最起码你有新人的懵懂,这是装不出来的。

  再者那个秃驴是跟你一起的,不知道你注意没有,我们的任务没有提示完成就直接接到了下一个任务,看样子任务极有可能失败了。”

  “那段时间我和秃子是分开的,不过他身上没有血腥味,你这么一说完全把矛头对准了张恒。”沈谦道。

  “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已经得到了有利的线索,把我们支开好实施自己的阴谋,最后一个人离开。”

  “你刚刚说你那边的房间都看完了,没有人进去过吗?”

  沈谦有些好奇,难道只有他一进一个准?

  “这也是我要说的,所以的房间都被进入过,我那边就只剩光秃秃的墙了。”

  所有是房间都被进过?

  巧了,沈谦看了一眼身后的数个房间,莫名的放松下来。

  有人进过所有的房间,他们也就不用辛辛苦苦的探路了,只要找到获得线索的人就一劳永逸了。

  当下他最担心的不是线索,而是这最后的“追逐战”。

  游戏似乎接近了尾声,每个玩家都在竭尽全力保全自己。

  这里杀人不犯法,那……

  沈谦撇嘴一笑,钟祥看着他突如其来的笑容愣住了,然后眼睛里硕大的拳头猛的接近、扩大。

  一拳把钟祥的眼睛击中,沈谦趁着他捂住双眼,撒开腿跑进了身后最近的房间。

  他不傻,越是最后就越不能靠近他们,省的背后挨一刀还不能喊痛。

  眼前场景一变,生锈的铁板上躺着一具尸体,靠近了一些,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尸体的头部。

  秃子!

  这是,死了?

  对于秃子的下场沈谦没有感到意外,毕竟对钟祥下过手。

  这手法……

  他注意到秃子空荡荡的左胸,和钟祥说的护士死法竟然格外的一致。

  也就是说钟祥才是杀害护士的凶手!

  对方竟然利用他对游戏规则的不熟悉来套路他。

  随手摸了一下张秃子的口袋,空的?

  钟祥为了保险连口袋也搜了,只留了这么一具冰冷的尸体。

  至于钟祥的目的,杀了秃子是为了报复,那杀护士是为什么?

  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护士那有线索,而钟祥为了保准只有自己得到下了死手;要么就是他自己说的任务不同:

  沈谦的任务是找到护士,钟祥则是解决她。

  偶然一瞥,沈谦看见秃子的上衣领露出了一截黄纸。

  扯出来才发现是一张符篆,上面用毛笔绘出一道晦涩的符文,勉强可以认出最上面的“雷”字。

  不难猜出这是一个道具,雷具有极强的威力,应该是用来攻击的,就是不知道其使用方法。

  不管那么多,收好符篆他就出了房间,房门随之消失在墙壁上。

  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可不敢再轻易尝试作死。

  从病房行日记可以得知三头怪的来历是因为一个实验,由此得知游戏的逻辑性很强,NPC都有各自的来历,从而构出一个剧情线。

  沈谦不清楚自己所在的楼层,其他人大概是砰不到了,而其它的房间……

  等等,刚才的房间呢!?

  本来走道里还剩四五个房间,转眼之间都不见了,目光扫视一遍,他发现尽头处还仅存一个房间。

  等到他稳定了视线之后,那个房间也渐渐从墙壁上消失。

  怎么回事?

  游戏好像莫名其妙的进入了高潮阶段,沈谦亘古不变的木头脸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拐进楼梯口的走廊,里面同样空空荡荡,两边都是长满蜘蛛网的墙壁。

  他走到楼梯口时,惊讶的发现原来厚厚的石墙居然多出来一扇大开着的铁门。

  铁门和周边废弃的景象格格不入,上面擦拭的铮铮发亮,正对着楼梯口打开着。

  门外是一片白光,看的时间长了有些晃眼。

  “疯子,你就留在这……噗……”

  走廊的另一边传来钟祥的声音,话说到一半就没了动静。

  在沈谦静默的等待中,张恒高挑的身影在楼梯口的拐角处显现。

  “愣着干嘛,不准备出去?”

  张恒勾起一抹邪笑,脸上和胸前沾满了红色的液体。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沈谦和他对视的双眼忽然一颤,转身走进了那扇铁门。

  白光包裹着沈谦,没有触感却让他感到很温暖,好想就这样睡一觉……

  ……

  “滴滴滴——”

  沈谦把手从被窝伸出来动作熟练的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静音,放下,塞进被窝,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半分钟不到又睡着了。

  嗯?

  他一激灵从床上跳下来,浑身衣服还穿的好好的。

  打开手机,时间是晚上八点半,正好是从图书馆出来的时间段。

  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那场游戏,真的不是梦吗?

  正想着,回头他就看见自己的床下边躺着一张黄色纸张的符篆。

  那场游戏,不是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话之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话之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