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断开的记忆
睡眼萌龙2020-03-24 22:472,677

  晴朗的夜中,没有太多的灯光。

  却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门后面,出现一张年轻的脸。

  “小叶,原来你没走啊。”

  时值一月,大多数学生都已回家,小叶却还留在宿舍中。

  “没啊,怎么了吗,张姨?”

  张姨人很好,在昨天还叮嘱自己走之前一定要把水龙头里的水放干,应该不会赶自己走才对。

  虽说确实昨天就到了自己申请的留宿期限了。

  张姨脸上的紧张缓和了些,笑着说道:“没什么,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大半夜的,就懒得告诉你了。”

  紧接着,张姨板起脸来,批评道:“这么晚了,再不睡觉,阿姨就把你宿舍电给停了。”

  小叶赶紧求饶。

  张姨笑着再次叮嘱小叶要早些睡后,便迈着慢悠悠的步子早些离去。

  小叶却敏锐地发觉张姨的手一直在发抖。

  她似乎遭遇了什么害怕的事。

  “张姨,我送你吧。”

  “不用了。”

  现在听来,她的声音竟也有些发抖。

  小叶忍不住猜测起来。

  难道这件事与自己有关?

  他忽然发现,自己果真没有理由还留在这间宿舍里。

  所有行李在昨晚便已收拾完毕,宿舍卫生更是在昨天下午就已做好。

  自己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他忽然觉得风吹得有些恐怖。

  “张姨,风大,我还是送你吧。”

  他赶紧随手用力带上门,跑了上去。

  张姨一直是个胆子大的人,敢追着小强撵,此刻竟被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小叶,你关门得轻点儿,不然别人会认为你没有教养的。”

  张姨强颜欢笑,却没有拒绝小叶的好心相送。

  “小叶啊,是不是女朋友不让你回家了?”

  才走了不到三步,张姨就问了起来。

  “没有,她早就回家了,我只是昨晚打游戏到太晚,睡过了。”

  他随口撒了个谎。

  “你们男孩子总是这样,下次可得注意了。”

  张姨身为寒假期间的护校员,对小叶的行为做出了该有的批评。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她又随口补了一句。

  她本名叫作张饴,是个关系户,毕业之后留校成了舍管。

  她上学早了两年,年纪与学生们相仿,总是能有很多共同语言。

  小叶却发觉她今天总是在叹气。

  “有什么好的,连动车都错过了,只能明天走了。”

  他随口假装承认错误,张姨却突然停住脚步,看着黑暗的楼梯。

  楼梯灯是声控的,看来是坏了。

  小叶赶紧去掏手机,却发现不在口袋。

  奇怪,自己刚在宿舍里明明还在……

  忽然,他愣住了。

  我刚才在干吗?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束光突然晃在他脸上,他不自觉地闭起了眼。

  “你这次竟然没带手机。”

  张姨的调笑声,在颤抖。

  她自己都发觉了这一点。

  “小叶,你能不能走我旁边?”

  他很少看见她如此软弱的时候。

  “嗯。”

  小叶点了点头,退后一阶,来到她身边。

  “走吧。”

  “嗯。”

  两人借着张姨手机上的光开始下楼。

  “小叶啊,你早上吃的什么?”

  “我早上还没醒呢。”

  “啊,你睡到多晚了?”

  “一直到下午,我吃完面包就已经三点了。”

  “你这样不行啊,年轻人不能总是睡,更不能总是不好好吃饭 。”

  “这不是睡过了嘛。”

  小叶陪着张姨说着没有营养的话。

  整栋楼都很安静,就像只有他们一样。

  自然,还有风,呜呜地吹。

  “张姨,我陪你守着吧。”

  小叶突然发现,自己不敢回去。

  “啊,也好,换班的还没来,有个人说说话也挺好的。”

  她平日里为了避嫌,从不与学生单独相处。

  小叶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他的眼睛,正盯着办公电脑上的右下角。

  那是一则插播的新闻。

  “唉,小叶,本来这种事,大晚上的,我不想告诉你的。”

  那是他要坐的车。

  “虽然这么说不对,不过,还好你睡过头了。”

  张姨想将新闻关闭,却发现小叶一直在盯着电脑,眼神就像一滩死水。

  “小叶,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人在上面?”

  她忽然很心疼。

  他眼中的死水,只要看见的人,都会心疼。

  “没事,对不起,我先回去了,张姨。”

  在张姨的自责中,小叶就像一个机器般迈着步子,独自步入黑暗中。

  黑暗里,他的眼中没有一丝神采。

  他从不怀疑自己的视力。

  新闻里,那个钥匙扣,熊猫小饰品和黑白渐变色手机绳,还有三短一长的钥匙。

  是自己的。

  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就像一个幽灵,从黑暗中飘出,回到自己的房间。

  轻轻地关上门,反锁。

  没有。

  哪里都没有。

  自己的钥匙和手机。

  他独自坐于灯光下,影子有些黑。

  记忆在昨夜睡后断开,在今夜于敲门声重连。

  他曾看过一本书,死亡和睡觉,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他独自坐到第二天。

  在张姨自责担忧的黑眼圈中,他带着行李,来到宿舍铁门前。

  “张饴,昨晚上,对不起,我没有说到做到。”

  他没有停下,出门而去。

  她在说什么,他再也听不清。

  熟悉的校园突然消失,他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枯草、枯土,仿佛连空气都要干枯。

  更加干枯的,是他的目光。

  一个巨大的坑洞,其中只有黑,吸引着他的目光,仿佛要将他啃噬、嚼碎。

  他吓得连连后退,后脑勺撞得生疼。

  从触感来看,是一堵墙。

  他慢慢地转过头来,觉得耳边总是有风,吹得他脸发痒,却不敢去摸。

  还好,真的是一堵墙。

  干枯的墙。

  墙边长着干枯的草。

  是一堵低矮的墙,却很长。

  他的目光顺着墙爬向远方,只看见了干枯。

  漆黑的坑洞中,总是有风。

  他开始沿着墙而走。

  这墙只比他高了一个头,他却不敢去触碰,哪怕只是一个手指头。

  他只能一直走。

  走到墙的转角处。

  他回头看了看漆黑的深坑,发现它还是那么黑。

  风总是在吹。

  “这一定是鬼打墙。”

  他忍不住自言自语。

  “只要不动就好。”

  他在对自己讲话。

  风却也在对他说话,说着听不懂的话。

  他不想听。

  他便不得不再沿着墙走。

  直到他又遇到一个转角。

  黑坑总是还在,风也总是还在。

  它们实在太呜咽。

  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遇到四个角,最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原点。

  可是没有。

  他回到了学校,就站在铁门外,风和日丽。

  “路上小心。”

  张饴就在他身后,从半开的铁门中探出头来。

  她也许早些时候还说了什么,小叶却不敢再问。

  “多谢,再见。”

  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回来。

  “再见,小心。”

  她祈祷,同样的事,绝对不要再次发生,一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约是一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