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Funny回塽2020-05-25 11:103,157

  “兰大官人请放心,这只是暂时的,相信不日便可醒来。我们先出去吧,他需要静养。”大夫说完拖着年老的身子略显颤巍得向外走去。

  兰玉庭用夹杂着利刃的眸子目视梅翩儿,强硬得不容置喙的语气中充斥了满满的命令:“你,今晚留下!继续使用那晚的办法。”

  “还上瘾了!”梅翩儿翻着白眼将兰玉庭那张臭脸狠狠一瞟,咬牙切齿的小声自语了一句,之后高声反驳道:“你要我留下,我就留下啊?凭什么?我不!而且大夫不是也说他没事了吗?那我更没必要做那么大的牺牲。”

  “由不得你!他如果病情加重,你别想好过!照不照做,看你自己。除了梅氏,都给我出去,房门给我锁了。”兰玉庭根本不听梅翩儿的反驳,命令完后大步向外走去。

  梅翩儿看着一个个下人离她而去,愤怒至极,指着兰玉庭快速远去的背影跳嚷道:“臭公鸡,做事真你大爷的缺德,难怪你不是人!”

  屋内很快静了下来,梅翩儿生着闷气在外屋交椅上斜倚了良久,最终在鬼使神差下去了里屋,慢慢靠近绣床。

  “啊!还真是冰凉。好吧,反正你没醒,也看不见,本小姐就善心大发,再救你一次吧。不过这次可是你欠我的了。”梅翩儿试探性地伸出食指在兰玉轩平静苍白的脸上戳了戳,简直是触手冰凉,她心中一惊,不得不在良心的驱使下做出妥协。那晚兰玉轩的好转还不一定是因为她的体温而起了作用,与其说是她的体温,还不如说是那汤药的作用。但毕竟兰玉轩经过一夜恢复了不少,他们便认为她的办法有效,而她自己也是自信满满的这样认为。

  梅翩儿照着那夜如法炮制,唯一不同的便是今夜厚厚的云雾遮挡了明月那皎洁的身姿,屋内熄灭烛火后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在这样的环境下,梅翩儿变得从容淡定,做起事来顺手许多。

  鱼肚白的天空不知从何时起竟落了雨,空阶滴鸣。将兰玉轩从梦中轻轻唤醒,这个梦他感觉做了好长,长得让他有一种过了一生一世的错觉。在梦中,他见到了自己的挚爱,同时也仿佛见到了一直在他面前话唠的梅翩儿,说些奇奇怪怪令他听不懂的话,那是多么的真实。

  醒来后的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依偎在他身侧,与自己身子紧贴,半露香肩,紧紧环住他的梅翩儿。一丝惊讶自他脸上掠过,却并未出声去惊醒熟睡中的人儿。他微不可闻地勾了勾嘴角,心中多了一丝暖意,原来睡梦朦胧中听到的那一句句稀奇古怪的话,都是真实出自身侧人之口。

  “啊!你,你什么时候醒的?”梅翩儿睁开迷糊的双眼,抬头便对上了兰玉轩那双正注视着她的温润眸子,心中大惊,慌忙中松开了环住兰玉轩的藕臂,携着被子就向绣床里侧缩,却被兰玉轩抬手用虚弱的臂弯给挡了回来,慌乱中使她没了去路。

  梅翩儿全身紧绷,微微发颤,心中窝着火。她愤怒地抬眼瞪向面色平淡的兰玉轩:“你这混蛋,醒来了也不吱个声!我真该用那碗蛇肉粥将你毒死,还有就是不该大发慈悲救你,好心给你做暖炉!狼心狗肺的家伙!放开我!”

  “你不是害怕流鼻血吗?这个被褥本就不大,那你将它全裹了去,我盖什么?”兰玉轩难得起了戏谑她的心思,不过说得可是大实话。

  “也对,苍天啊,那怎么办?我才不要与你再睡在一起呢,本小姐还没交过男朋友的,这样传出去太有损我的声誉了!”梅翩儿用手敲打着床榻内侧,难掩急躁又欲哭无泪。

  兰玉轩人虽醒过来了,身体却依旧虚弱无力。他伸出一只手为一手乱动的梅翩儿拢了拢被褥,开口道:“这与你交朋友有何关系?你衣服呢?”

  “我记得我昨晚扔在了床边的地上。还有这件事关系大了,如果传出去,谁还敢要我!都是你,我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你这个天煞孤星,次次都无故栽在你手,克星啊!”梅翩儿回忆完昨晚怎样扔的衣裙后,再次抱怨起兰玉轩。

  兰玉轩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将手伸出帐外,在地上为梅翩儿探寻衣服,然而探寻了许久却是一无所获,连他自己的衣服都不知被梅翩儿扔哪去了。

  “乖乖躺着,等过会丫鬟进来帮你找,一夜都这样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收回手的兰玉轩侧了侧身,垂眼望着臂弯中平躺着染红了脸颊的梅翩儿,话说得平淡无奇,完全将这看做是寻常事。

  窘迫的梅翩儿听着屋外滴答滴答的雨声,两眼郁闷地望着云纹张顶,深深的长叹一声:“哎,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都是自己挖的坑,自己跳!没事干嘛将衣服扔那么远。”

  兰玉轩感受到了她的窘迫不安,但并未松开搂着她的手,说道:“我可是昏迷了好几日?这几日照顾我,辛苦你了。”

  “你没死就好。我是自作孽。那个,我并不是要害你性命,杀人越货的事,本小姐不屑于对你这病怏怏的人做。”梅翩儿将一个解释说得如此傲娇,像她这样的难以找出第二个。

  “我知道,所以不会怪你。”

  “你埋怨我也没关系,反正我无所谓。本小姐做事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我行我素,潇洒惯了。”

  “以后做事收敛些,不可任意妄为,想来这次大哥定没有轻易饶了你。”

  “不就是一只患有甲亢的大公鸡嘛!我还怕他?毛毛雨,我已经将他打得鼻青脸肿了,那晚可没少让他流鸡鼻血。”

  兰玉轩默然,敢忤逆他大哥的,全府上下,怕也只有他身边这位了。频频挑衅于人家,完全不将他的权威放在眼里。

  “你怎么不说话?听见我说打了他,你心疼了?还真是一家人。”梅翩儿抬眼,给了侧头看着她的兰玉轩一记白眼。

  “不是,我倒不担心他,而是担忧你自讨苦吃,大哥向来冷酷严明,在府中不分男女,犯了错一律严惩不贷。你一个弱女子终究斗不过他,我只希望你以后尽量不要去招惹他。”

  “是他一天没事乱发鸡瘟疯,我不怕他,本小姐最在行的便是打架了,群架,单架,随便打。想当初我的人生巅峰,派出所逛起来比菜市场还随意,档案叠起来都可以出书了,我记得有那么一天就进了四次派出所。”

  兰玉轩依旧对她的话有一半不知所云,又想起了在睡梦中听到的她那些话,不禁笑了笑:“你是真的变了,我记得以前的你更喜欢沉默,柔柔弱弱。如今却像是说书的,我这几日虽昏迷不醒,但你在我身旁说的话,我还隐隐察觉得到。”

  “听到了就听到了呗,有什么好炫耀的。总之这下我不欠你了,和平相处就好。”梅翩儿打算与他和平共处,可并未打算与兰玉庭和平共处,细钗与她自己的仇都还没报的,她还寻思着该如何暗中整治一下兰玉庭呢。

  “梅夫人,你可醒了?”房门被锁了一夜,此刻终于来了丫鬟打开房门走了进去,隔着帘幕叫唤了一声。

  听见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如负释重的梅翩儿又激动又欣喜,冲着外面大叫道:“你快进来,帮我找找衣服。”

  两个丫鬟闻声而入,就见梅翩儿要的衣服正同兰玉轩的一起随意散落在地。她们小心翼翼的捡起,将它们分开后才将梅翩儿的递至罗帐外:“梅夫人,衣裳拿来了。”

  丫鬟未听到梅翩儿的回应,却看到了兰玉轩那只伸出帐外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一时窘迫的忙将衣服丢在他手上,两人遇到鬼般急匆匆地出去了。

  “拿去,记得以后不要乱扔。”说话间衣服已从他手上落入梅翩儿身侧。

  梅翩儿瞪他一眼,冷声道:“将你的臭胳膊从我颈下拿走,背过身去,你如果敢偷看,本小姐挖了你的眼睛。我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哎!这下肯定得被这两个小丫头误会。”梅翩儿本是试图自己拿衣服,可是手却没有那么长,撑起身子又怕暴露,无奈之下只好劳烦她家相公了。

  兰玉轩醒过来的好消息随着两个出屋的丫鬟传了出来,使面色凝重又忧虑,站在廊下看雨的兰玉庭欣喜万分,周身笼罩的阴霾瞬间散去大半,对梅翩儿的恨意见消。

  大夫经过诊脉,确定兰玉轩已无大碍。这对于梅翩儿来说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意味着她心上那几道无形的枷锁被解开,终于又可以随心所欲,不用再背负对兰玉轩的愧疚。想去哪里疯,哪里闹,全凭她不安寂寞的腿和没了束缚的心说了算。

  “好了,大夫都说你没事了。本小姐的任务完成了,我要去逍遥了,再见,不对,最好是不见。”梅翩儿跳着拍拍手,作势就要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三世梅花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生三世梅花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