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壬舟2020-05-09 13:182,868

  站台上程凤台最终没有等到商细蕊,在二奶奶和老葛的催促下他转身上了火车……。

  发车的长笛声响起,商细蕊的耳朵突然之间全能听见了,他疯狂的用尽全力的向前跑,就像一只扑向烛火的飞蛾,为了那一点点光亮和并不算炙热的温度,不惜耗尽一生的力气。

  他太想太想和程凤台在一起了,只要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里没有程二爷在身边商细蕊胸口就剜心的疼,疼得他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大不了以后就换一个地方唱戏呗!凭他的本事在哪里都能成角儿!商细蕊这样想着。

  即便程二爷身后有舍不掉的一大家子人,即便他一辈子只能一个人过除夕,即便他永远只能被“养”在外面,即便他要舍弃北平舍弃戏,只要想到能和程凤台在一起,他便什么都不在乎了,这世上除了程家二爷他什么都不稀罕。

  商细蕊一直跑,一直跑……好像他只要跑得足够快就能追上程凤台似的。

  绿皮火车像一条巨龙呼啸而过,砰的一声枪响盖过了所有声音,也让商细蕊追逐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愣愣的盯着自己胸前的血窟窿,身体重重摔在了地上。

  倒地的霎那商细蕊突然生出一股子不甘来,凭什么程凤台说走就走,凭什么他为了程凤台能弃了戏,程凤台却不能为他离开那一大家子,程凤台还让自己等他,他脸咋就那么大呢?他就不怕自己爱上别人?或者……自己再也等不到他……?

  血流了一地,商细蕊能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冷,他咬紧牙打了个冷战,心想这回他就是想等恐怕也不成了……

  商细蕊的眼睛渐渐失神,恍惚间他看见范二爷和小来的脸,他想安慰小来别哭,张嘴却喷出一大口血来,反而脏了小来的衣裳。

  血雾挡住了视线,商细蕊缓缓闭上了眼睛……

  ……

  “商老板!商老板!”

  范涟听到枪声飞奔过来,但还是晚了一步,商细蕊倒在血泊中像是没了气儿,商龙声和小来护犊子似的把商细蕊围起来不让任何人靠近。

  范涟想说他有车可以送人去医院,那边商龙声已经抱着人匆匆离开。

  挥手把看热闹的人群驱散,程美心苍白的脸出现在范涟的视野中。

  程美心第一次开枪杀人,毕竟是养在家里的女人,她就是再心狠手辣此时也半天回不过神来。

  范涟朝着程美心走过去,脸色有些难看。

  “大姐你这样做姐夫知道了会生气的。”

  “一个下贱的戏子而已。”程美心把枪扔给护卫鄙夷道。

  范涟想说你这是在自己弟弟心尖上挖肉,可想到程凤台这一去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回来,他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您虽然是曹司令的太太,但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恐怕也说不过去。”何况杀的还是北平城人尽皆知的商老板,范涟都替程美心头疼。

  “我今晚就出发去美国。”

  送走程美心范涟开始满北平城找商细蕊的下落,大大小小所有医院都找遍也没有结果。

  程美心因为嫉妒枪杀商老板的传言传遍大街小巷,水云楼被记者、票友围得水泄不通,有商细蕊的铁杆票友当街痛哭,一边哭一边大骂程美心毒蝎心肠,骂这世道没有王法。

  范涟到锣鼓巷的小院找人却被告知这里已经易主,卖方合同上写着商龙声的名字。

  范涟又到水云楼询问情况,整个戏班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们知道的不比范涟多。

  北平城红极一时的商老板不唱了,没有人知道原因,商细蕊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般再没有出现过,坊间传言商老板被程二爷抛弃受不住自尽了,也有人说商老板跟着程二爷去了大上海,总之商细蕊的去向成了迷,渐渐的商细蕊三个字被人提起的次数越来越少,今个有周老板明个有黎老板,谁还记得那个曾经艳压群芳的商老板?

  ……

  从北平驶向天津的火车上,商细蕊缓缓睁开眼睛,他伸手想要遮挡刺眼的阳光却扯到了胸前的伤口,“嘶”的吸气声惊动了一旁的小来。

  “商老板醒了!”

  小来噌的站起来跑出去喊人,不一会儿一脸喜色的商龙声大步走了进来。

  “大哥!”商细蕊看看周围的环境问,“这是哪儿啊?”

  “这是在火车上,大哥带你去……”

  “火车?”商细蕊又惊又喜,“你带我去找二爷吗?”

  “找个屁的二爷!”商龙声骂道,“程美心差点儿要了你的命你知不知道?”

  “可是这和二爷又没有关系。”商细蕊委屈的辩解。

  “他程凤台要是心里有你能把你一个人留在北平?”

  “二爷给我火车票了,他是想带我一起走!”

  “狗屁!”

  商龙声把两张火车票扔到商细蕊手边,“你看看上面的日期,这是上个月的火车票,程凤台根本就是在骗你,只有你傻乎乎的还真以为他能带你一起走。”

  火车票上还沾着殷红的血迹,商细蕊颤抖的捡起来——

  “怎么会这样?二爷一定是拿错了。”

  商龙声摇摇头说:“弟弟,你清醒一点儿!程凤台家大业大还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在他心里就是个玩意儿,得趣了逗你玩玩,遇见事儿就一脚把你踢开。”

  “他知道你不愿意离开北平所以就拿这两张过期的票骗你,让你心里永远念着他。”

  “怎么会这样呢?二爷不是这样的人……”

  商细蕊魔怔似的捏着两张票不断重复这句话,商龙声把票从商细蕊手里夺出来揉成一团扔到地上。

  “忘记姓程的吧,以后有大哥和小来陪着你。”

  “不!”商细蕊激动的说,“我要去上海找二爷,我要当面问清楚。”

  商龙声怒道:“你怎么就这么固执,我告诉你程凤台已经带着一家人去外国了,你上哪儿找他去?”

  商细蕊眼泪成串的就流了下来,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商龙声泣不成声,商龙声鼻尖一酸像小时候似的轻轻拍了拍商细蕊的头顶。

  “别哭,戏班子、程凤台咱们统统都不要了,大哥带你去天津养伤……”

  ……

  一个星期后日本人开始进攻河北山东,范涟举家迁往重庆,他急于把商细蕊的事情告诉程凤台,但是一上路就和外界断了联系,兵荒马乱别说电报电话,就是连书信都难送到。

  这一耽搁就是两个月,等范涟在重庆安顿好几经周折打听到程凤台的住址后已经小半年过去了。

  原来程凤台没有去英国,二奶奶是传统的封建女子,她对洋人始终看不上,自然也不愿意出国,程凤台便带着一大家子在上海租界定居。

  之前的“丝绸之路”被日本人占了,程凤台花钱托人买了几条航道和十支船队改跑海上生意,一年的收入不比之前少,他程二爷的生活依旧过得有滋有味儿。

  范涟的信送过来的时候程凤台正在歌厅里跳舞,二奶奶忙让下人把程二爷喊回家去。

  自从搬到上海二奶奶就更不愿意出门了,程凤台曾提议带二奶奶去看歌舞,被二奶奶指着说道了一个小时。

  程凤台匆匆赶回家,二奶奶正在房里等着,范涟信封上写了程凤台亲启,二奶奶是守礼的人。

  “这个范二终于知道给我写信了,他……”

  程凤台突然没了声音,二奶奶见他脸色煞白,嘴唇发抖以为范涟出了什么事儿。

  “怎么了?可是出了事?”

  “商……商老板……”程凤台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二奶奶拿过信看完满脸都是震惊,“这……怎么可能?大姐她怎么下得去手?”

  “二爷你先别急,信上面有二弟的地址,你去个电话问清楚。”

  程凤台颤抖的给范涟打电话,听完范涟的话他扔下电话摇摇晃晃失了魂似的走进书房,关上门没了声响。

  二奶奶嘱咐家里的下人别去打扰程凤台,晚饭也只是让丫鬟放到门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