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壬舟2020-04-15 18:132,190

  第二天二奶奶亲自去送早饭的时候发现门前的饭菜一口都没有动,她叹了口气抬手敲门,半晌后程凤台开门走了出来。

  二奶奶脸上满是惊愕,手里的早餐摔在地上,她指着程凤台的头尖声问:“二爷你……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头发怎么全白了?”

  程凤台目光茫然的走到镜子前,他动作生疏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白了,全白了,原来话本里说得一夜白发是真的。

  “二爷,你没事儿吧?”二奶奶提议,“找大夫来看看吧!”

  “不用!”程凤台哑声道,“就这样罢!”

  “年纪轻轻多不好看!”二奶奶抱怨。

  程凤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这样多好,以后外面的女人就看不上二爷了,二奶奶合该高兴才是。”

  “你这张嘴净瞎说。”二奶奶无奈,“下楼吃早饭吧!回头让老葛买点何首乌回来给你炖汤喝。”

  上海没有王府,程凤台就在租界里买了栋西洋别墅给二奶奶住。起初二奶奶整夜整夜睡不着,如今倒是渐渐习惯了。

  后来二奶奶还是给二爷找了大夫,中医西医都看了个遍,二爷的头发回天无力。二奶奶看着二爷满头白发心里难受,二爷便自己去理发店把头发染黑。

  这天程凤台收拾好行礼带上老葛闹着要回北平,在大门口被二奶奶给拦了下来。

  “我要回北平找他!”

  二奶奶怀里抱着凤乙,手上牵着三个儿子,语气也硬了起来。

  “你要把这一大家子撇下给我?”

  “找到人我就回来。”程凤台皱眉道。

  “这一路上战火连天你要是出了事儿让我们孤儿寡母一大家子怎么活?”二奶奶的语气咄咄逼人,程凤台不说话了。

  二奶奶松开手三个儿子立刻跑过去抱住程凤台的大腿求他不要走,凤乙也凑热闹哭个不停,程凤台看着四个孩子和神情肃然的二奶奶,心里没由头的生出一股子邪火,他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些人要是不存在该有多好。

  “我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完。”半晌后程凤台低声说。

  二奶奶垂下眼心中闪过一丝犹豫,这时候被派去买火车票的老葛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不好了二爷,下关和浦口的铁路被炸了,咱们回不去了。”

  “好好的铁路怎么就炸了?”没想到反应最大的人是二奶奶。

  “说是怕仗打过来索性先断了交通。”老葛答道。

  二奶奶瞪着眼睛愤愤的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程凤台扔掉行李凄然一笑,从此程家再没人提起商细蕊三个字。

  之后程凤台托在北平的朋友寻找商细蕊的下落,却始终没有结果。

  西北

  黄土坡下的瓦窑洞因为一个年轻人的到来热闹起来,一曲气势汹汹的《铡美案》唱罢掌声震天响,年轻人两眼放光整个人都精神了。

  “小商再来一首!”有人起哄道。

  “去去去!想听戏自己唱去,不许缠着我弟弟。”

  商龙声进门赶人,把“观众”全部清走后红着眼眶喊道:“三儿,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大哥你可真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

  原来这位年轻的小战士正是被商龙声带到天津养伤的商细蕊商老板。

  当年程美心那一枪没有击中要害,他在天津住了一个月伤就好利索了。

  伤养好后他想回北平继续唱戏,但是被商龙声拦住了。

  商龙声和他说了很多事情,当今的局势、亡国、抗日、他听得一知半解,但是商细蕊知道他应该去做一件比唱戏更有意义的事情。

  几天后韩先生办事路过天津带走了商细蕊和小来,商龙声一个人去了西北,自分别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听说大哥当了连长,恭喜!”

  三年不见商细蕊长高了几公分,身材也匀称了不少,之前商细蕊为了在戏里演出女子弱柳扶风的感觉身上干巴巴的瘦,如今倒是健壮了些,连带着脸色都红润了不少,举手投足之间也没了女气,倒是像个硬朗的俊后生了。

  商龙声对这样的商细蕊很满意。

  “你和小来也辛苦了,这几年跟着韩先生怎么样?”商龙声问,像极了关心弟妹学习成绩。

  说到韩先生商细蕊眼睛里满是崇拜,“韩先生很照顾我们,我和小来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小来,她现在是破译密码的高手,韩先生说她有天赋……对了大哥,你怎么不去看小来,那丫头可想你了。”

  商龙声眼底一暗,“我和小来的事儿你以后就不要提了,如今这世道谁还有心情儿女情长。”

  商细蕊反驳,“按照大哥这么说不等敌人打过来咱们倒先灭种了,依我看越是这种时候才越要结婚生娃娃,让敌人知道咱们的厉害。”

  商龙声笑了,“那你怎么不娶媳妇儿生娃娃?”

  “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商细蕊小声抱怨。

  门外响起脚步声,商龙声收起笑意站得笔直,片刻后穿着粗布衣裳的韩先生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韩先生!”商细蕊惊喜的喊。

  韩先生向两个人点点头,笑着拍拍商细蕊的肩膀,这让商细蕊有些小激动。

  商龙声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开口道:“韩先生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韩先生点点头把商细蕊拉到炕上,商细蕊是第一次坐农家的土炕,别扭的像屁股上长了痔疮。

  “在汉口还习惯吗?”韩先生盘腿点了一支自己卷的土烟。

  商细蕊目不转睛地盯着韩先生看觉得眼前这个韩先生和他在北平、武汉见到的韩先生一点都不一样,北平的韩先生儒雅博学,武汉的韩先生干练果断,现在的韩先生慈祥慵懒得像个老头儿。

  “其他还好,就是那里的人说话带着口音不太好懂。”商细蕊烦恼道,偏偏教他本领的老师是汉口人,一天的课上下来他头都要炸了。

  韩先生发出爽朗的笑声,手上的烟都快要拿不住了。

  “这次把你和小来从汉口调回来是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