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物是人已非
壬舟2020-05-09 13:182,186

  程凤台早早的来到上海大戏院,半道儿上还去花店买了束鲜花捧着,走在路上像极了开屏的公孔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今儿晚上这场戏决定了商细蕊能否在大上海一飞冲天,翠娘不敢马虎,出钱学着对面的夜上海做了张商细蕊的广告画贴在门口,木牌上商细蕊三个字也是描了又描早早挂出来。

  程凤台一眼就看见了门口商细蕊的照片,他身子一僵,整个人保持着下车的姿势忘了动作,最后还是老葛及时出声提醒。

  程凤台走上前轻轻摩挲着商细蕊的脸,没有他程二爷在身边这小傻子居然还胖了些,真是岂有此理……

  照片上商细蕊是穆桂英的扮相,英气逼人,程凤台看得心里直痒痒。

  “哟!程先生来了!”

  阿宽谄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程凤台收起思绪转身笑了。

  “商老板来了吗?”

  阿宽不好意思的笑笑,“程先生您来早了,商老板临开场的时候才来呢!”

  程凤台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三年了,商老板在水云楼养成的习惯还是没变。

  “来壶好茶,我进去等着!”说着程凤台把手里的鲜花塞到阿宽怀里,大步走了进去。

  阿宽晃了晃稳住身体半天才反应过来,“程老板,我们还没到营业时间呐!”

  程二爷哪管那套,进去就在桌子旁坐了下来,满脸的春风得意。

  商老板没来找他肯定是不知道他在上海,一会儿他非得给商老板一个大大的惊喜不可。

  程凤台这尊大神谁都不敢得罪,阿宽也就随他在厅里坐着。

  每隔一个小时程凤台就问一句商老板来没来,戏院里的伙计都被问烦了,只是他们提前得了翠娘的叮嘱,半个字也不敢多说,所以直到观众进场程凤台得到的答案还是商老板没来。

  喝了不知道第几壶茶,饶是程凤台心再大这时候也察觉出不对劲儿了,他重重的搁下茶杯起身往院子里走。

  “二爷!程二爷!”翠娘用整个身体扑上去挡住程凤台,“戏马上就要开唱了您这是要去哪儿?”

  “让我进去,或者让商细蕊出来。”程凤台声音冰冷。

  “商老板他……”

  “把二爷我当傻子耍是吧?”程凤台一把攥住翠娘的领子,“二爷我今儿就是砸了你这个破戏楼,整个上海滩也没人敢多说一句你信不信?”

  “信信信!”翠娘点头如捣蒜,“二爷您是有本事的人,但我也知道程家二爷最是心善,您忍心看着我们这一大家子喝西北风去?”

  翠娘掰开程凤台的手,笑着说道:“我给您留了最好的位置,您要是不赶紧进去恐怕就被别人占了。”

  程凤台面无表情的盯着翠娘,显然是不买她的账。翠娘微微一笑,转身出去招呼客人,临到门口的时候留下一句话:

  “虽然我和商老板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也知道他是个较真儿的人,他不想做的事情,恐怕谁都逼不得。”

  程凤台立在原地,面上露出几分苦色和不甘,他比谁都知道商细蕊是什么性子,所以他才害怕……怕商细蕊心里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

  三年时间啊……还是太久了……

  ……

  翠娘说得不错,她确实给程凤台留了个最好的位置,二楼正中间的包厢,对着戏台,一眼便能把台上的人看进心里。

  广告或者说是八卦的作用立竿见影,今天晚上的票卖出去了七成,虽然没有爆满,但是在上海的梨园行里也算是个奇迹。

  翠娘隔着帘子偷偷看了一眼,这回来的可不止上了年纪的人,不少年轻学生也坐在下面。

  “嚯!我说是谁订了这么好的位置,原来是程二爷。”

  包厢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男人看见程凤台后拱手打招呼,紧随其后跟上来的阿宽一脸惊慌。

  “先生不好意思,这间包厢已经有人订了,我带您换一间。”

  中年男人狠狠瞪了阿宽一眼,满是横肉的脸上堆出一个油腻的笑,“二爷,介意多两个人吗?”

  程凤台心中不悦,“抱歉张老板,今儿我想清净些!”

  “最爱热闹的程二爷今儿怎么转性了?”张老板脚上生了根似的堵在门口。

  “二爷,给老哥哥一个面子,咱们都是从北平到上海讨生活的,你总不能眼看着哥哥我饿死吧?今儿我请了位大客户听戏,只要二爷把包厢让出一半,哥哥为你搭桥引线,说不定能谈成笔大生意。”

  程凤台看了张老板一眼,半晌后点点头,“张老板言重了,我们生意人自然是以生意为重。”

  “二爷局气,老哥欠你份人情。”

  张老板大喜,拖着圆润的身体飞快的跑出去,整个二楼都跟着震了震。

  两三分钟后,张老板领着一个年轻洋人走了进来,程凤台挑了挑眉,他第一次见到张老板在人前这么低三下四,不由得多看了洋人几眼。

  “迈克先生,这位是程凤台程二爷,国内外的海运水运您尽管找他。”张老板介绍道。

  叫迈克的洋人兴致缺缺的瞥了程凤台一眼没说话,傲慢至极。

  张老板尴尬的笑了笑,向程凤台解释,“这位是法国来的迈克先生,家里的生意遍布全球,迈克先生这次来中国是想感受感受咱们的文化,这不听说商老板来上海唱戏,我就请迈克先生过来了。”

  程凤台不冷不热的和迈克打了声招呼便不再说话,包厢里只能听见张老板向迈克吹嘘商细蕊的声音。

  左一句“商细蕊”右一句“商老板”,吵得程凤台心情烦躁。

  不一会儿琴声起了,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抻长了脖子等着看这商细蕊是何许人也。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戏台上,程凤台的视线瞬间模糊。

  商细蕊嗓门一开,座上的观众都像是吸了鼻烟壶似的,腰杆子一震个个儿精神抖擞。

  “商老板风采不减当年啊!”张老板感叹道,他虽然是北平人但对京戏不算痴迷,只能听出个热闹。

  程凤台却听得清楚,商细蕊的嗓子比不上从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