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艳惊上海滩
壬舟2020-05-09 13:182,175

  威风凛凛的巾帼将军仿佛穿梭千年站在观众面前,那一方小小的戏台又似荒凉的战场,战鼓声震天响,穆桂英手持银枪沙场点兵,一声声激昂的唱腔直冲着人心窝子去,座下的年轻人听得心潮澎湃,恨不得冲出去把大街上的洋人二鬼子抓起来痛扁一顿。

  自甲午海战以来他们受的气太多了。

  唱罢一段商细蕊定住身形,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

  今天来了不少北平人,算是把场子给热起来了。

  观众一捧商细蕊就来了劲头儿,再开口声音亮得人心口发紧,手里的梅花枪被他耍出了残影。

  程凤台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商细蕊,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当年在北平,商细蕊一场戏唱下来眼睛恨不得粘在他脸上。可今天从开场到现在,商细蕊半个眼神都没给他。

  程凤台又气又急,恨不得现在把人从台上拉下来问个清楚明白。

  “怎么样迈克先生,中国的戏剧您喜欢吗?”张老板忍不住问。

  程凤台下意识的看了身旁的法国人一眼,眼神不由得冷了下去。

  只见法国人身体前倾脑袋快要伸到栏杆外面去,两眼放光眼皮半天都不舍得眨一下,就连张老板的问话都没听见。

  这副色中饿鬼的样子明显是被商老板迷住了,程凤台心里酸溜溜,仿佛自己家里的宝贝被小偷惦记上似的。

  商细蕊的戏一结束座儿上掌声叫好声如潮水般涌了出来,直到下一个人上场才稀稀拉拉的安静下来。

  商细蕊撩开幕帘,翠娘和小来连忙迎了上去。

  翠娘现在恨不得把商细蕊捧在手心供起来,“商老板不愧是北平第一花旦,一出场就是满堂彩,大戏院好几年没有这么热闹了。”

  商细蕊一边往后台走一边淡然的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当年我在北平唱戏的时候观众买不着票宁愿挤在门口听音儿都不走,今儿晚上我看不少座儿还空着。”

  “哎呦我的商老板,您就知足吧!这可是大上海,人都喜欢看西洋景,不认咱们的戏。”

  商细蕊皱了皱眉,“戏是咱们老祖宗的东西,哪有中国人不认的道理?”

  翠娘笑笑没说话,她已经摸清楚了商细蕊的脾气,遇事只要顺着他准没错。

  果然到了后台他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小来把提前备好的点心匣子打开让商细蕊拿点心吃。

  上海祥瑞斋的点心是商老板最近几天刚喜欢上的,每天不吃上几块就睡不着觉。

  商细蕊捏了块桂花糕咬一口含在嘴里,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小来知道他这是有烦心事儿了。

  “怎么了商老板?”小来问。

  商细蕊又叹了口气,“这上海人忒穷!”

  翠娘眼睛瞬间瞪得比银铃还要大,上海欸,这可是遍地黄金纸醉金迷的地方。

  “今儿一场戏唱下来一个赏东西的观众都没有,这要是搁北平我一晚上收的赏就值上万块。”商细蕊苦着脸抱怨,韩先生给的经费太少,他得多挣些钱才行。

  小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翠娘在一旁捂嘴笑了起来。

  “我的商老板欸,您可真是个妙人。上海不时兴往台上扔东西,要是哪位先生喜欢您的戏,自然会私下送您礼物的,而且这礼物还要用西洋的彩纸包好,用带子系好哩!”

  翠娘说的同时也在感叹商细蕊在北平的受欢迎程度,不免担心自己这间小庙容不下这尊大神,说话做事上更是恭敬。

  “搞那么麻烦干什么?直接扔台上多好。”商细蕊看不上这些新式做派,他还是喜欢北平的直接。

  “这样才有情调嘛!”

  商细蕊摇摇头表示理解无能,他本身就不是什么有情调的人。

  ……

  包厢里,商细蕊下场后看呆了的法国人才想起身边的张老板来,他的中国话说得不是很好,开口带着浓浓的口音。

  “那个女演员怎么还不上场?”

  张老板反应了好几秒才意识到他说的是商细蕊,原来这法国人是把商老板认成女人了。

  “商老板的戏今儿晚上唱完了,您要是喜欢下次我再带您来。”

  法国人点点头,郑重说道:“下次有那位小姐的演出请一定提前告知我。”

  “您放心,回头我就把这个包厢给包下来。”张老板暗喜,心想自己这回儿可算是投其所好投对了。

  始终没有开口的程凤台忍不住搭话,“没想到迈克先生也喜欢京戏。”

  法国人盯着台上的大花脸沉醉道:“刚才那位小姐太美了,就像……”他想了想,“就像你们中国人说的仙女!”

  程凤台没忍住冷笑了一声,“那不是小姐。”

  “什么?”

  “他是男人!”

  法国人脸色瞬间变得好看极了。

  “哦!上帝!”

  “欸!迈克先生您怎么走了?”

  程凤台嘴角带着笑意静静注视着法国人和张老板一前一后离去。

  撂下茶杯,程凤台起身来到后台。

  通向后台的走廊里挤了七八个人,男的女的都有,翠娘和两个伙计正忙着赶人。

  “不好意思各位先生小姐,感谢各位支持我们大戏院,但商老板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方便见客,各位请回吧!”

  人群散尽程凤台的身影露了出来,翠娘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开口:

  “程……程先生,商老板他……他身体……”

  程凤台直接绕过翠娘对着后台大喊:“商细蕊,二爷我要见你!咱们的事儿今儿就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你躲着不见二爷是什么意思?”

  “程先生!程先生!您小点声……”

  推开翠娘程凤台冷笑着喊:“商老板,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娘们唧唧的不见人,你当自己是深宅大院里的小姐?难不成你商老板在台上当女人当上瘾了不成?”

  后台的大门咯吱一声开了,商细蕊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身上披着长袍,脸上的妆刚卸了一半。

  “二爷请进来吧!”

  程凤台气势汹汹的朝商细蕊走过去,他攒了一肚子委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