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商老板痛打登徒子
壬舟2020-05-09 13:182,431

  自那日和商细蕊在后台斩断情丝后程凤台出了大戏院的门直接就一股脑儿地扎进了对面的夜上海。

  程凤台一流连便是五天没有回家,夜夜宿在舞女青青的房间里,这风流逸事被专门搜罗娱乐新闻的《上海公报》报道出来,搞得满城皆知。

  商细蕊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看见了程二爷的花边新闻,他心里酸酸的在屋子里闷了一天,晚饭就连酱肘子都只吃了一半便嚷嚷着吃不下,夜里更是早早的睡下了。

  马路对面的夜上海正是华灯初上最热闹的时候,红红绿绿的灯光映在窗户上晃得人眼晕,商细蕊躺在床上盯着屋顶的天花板,心想二爷在玩女人上可真够花的。

  “小来!”

  商细蕊突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小来忙推门进来。

  “怎么了商老板?”

  “把帘子给我拉上,吵!”

  小来看了窗外一眼心下了然,她过去把窗帘拉好挡住外面的灯光,转身见商细蕊瞪着大眼睛发呆,笑了。

  “现在才八点你睡什么觉?我带你出去逛逛吧,上海滩的夜景可美了。”

  商细蕊自己跟自己置气,“不去!”

  小来轻轻叹了口气,坐下来说:“你要是放不下程二爷就和在北平似的,跟他腻乎着,只要咱们做事小心些便好。”

  商细蕊想都不想的反对道:“不行,万一连累了二爷怎么办?而且咱们做的是天大的事情,容不得半点儿差错。”

  小来神情复杂的望着床上的青年,心想让你和程二爷再续前缘也是韩先生的意思。只是韩先生特意交代过她这件事情上务必要做到顺其自然不可强求,她也不便多说,只是单看两个人日后的缘分了。

  “你休息吧!我出去转转。”小来起身轻手轻脚的帮商细蕊带上门。

  ……

  自上次一唱成名后商细蕊便在大戏院定下了规矩,他的牌子只在周六周日两天挂出来,其余时间他一律不唱。

  俗话说上赶着不是买卖,他要是天天晚上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几个小时,估计用不了几天上海人对他的兴趣就淡了。

  不如一周只唱两天,用翠娘的话说这叫保持神秘感。

  程凤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满脸嗤笑,当年爱戏如命的商老板竟堕落到如此地步。

  一曲结束,青青从舞池走下来的时候正看见程凤台脸上的笑,她心中一动,这几天程二爷一直阴沉着脸,今天终于放晴了。

  青青将自己软若无骨的身子靠上去,“二爷笑什么?”

  程凤台张开胳膊把人搂进怀里,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想不通人这种生物怎么会那么善变。”

  青青笑了,“二爷这话说的,这世上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世道在变,大上海在变,吃的用的更是一天一个价,人哪有不变的道理?”

  程凤台给自己灌了口酒,放下酒杯拉着青青站起来。

  “管他变不变的,走,跳舞去!”

  ……

  程家

  二奶奶用了晚饭便盯着门外发呆,凤乙的奶妈见了忍不住问:“二奶奶看什么呢?”

  “二爷好几天没回家了吧?”

  二奶奶身边的丫鬟答道:“已经五天了二奶奶。”

  奶妈搂着凤乙不敢说话,这二奶奶日子过得也是苦,自家男人天天不着家,在外面养了不知道多少女人,二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守着四个孩子和守活寡似的。

  二奶奶眉头皱了起来,“二爷这次有些过分了。”

  “二爷恐怕是有生意要忙,男人嘛,哪个不是成天在外面应酬?”奶妈掂量着话劝道。

  “我是担心二爷的身子。”二奶奶不怕程凤台出去玩,她怕的是程凤台亏损了身体。

  “不如让老葛把二爷喊回来。”

  奶妈说完怀里的凤乙突然闹了起来。

  “要爸爸!要和爸爸一起玩儿!”

  “看来凤乙小姐是想二爷了。”

  二奶奶和奶妈全都笑了起来。

  老葛得到二奶奶的嘱咐便到夜上海里找人,程凤台正在舞池里跳得高兴,老葛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二爷,二奶奶让您今儿晚上回去一趟,说是凤乙小姐想您了。”

  程凤台晚上喝了不少酒,此时脑子反应慢了半拍,听到“凤乙”两个字的时候他推开青青带着老葛下了舞池。

  “你刚才说凤乙怎么了?”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程凤台问。

  老葛大声说:“凤乙小姐想您了,哭着喊着要找您。”

  程凤台连外套都不顾上拿抬脚就往外走,青青在后面追了上来。

  “二爷去哪儿,今天晚上不留了?”

  “不留了,二爷要回家哄闺女去!”程凤台头也不回的说。

  走出大门被夜里的凉风一吹程凤台清醒了不少,老葛去开车的功夫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对面的戏院门口。

  下一秒程凤台眼底的暗色浓重起来,商细蕊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戏院里走出来,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

  想到今天是星期六,商细蕊应该是刚下戏。

  只见中年男人拦了辆汽车和商细蕊一起坐进去,直到汽车的影子在街头消失程凤台才把视线收回来……

  “二爷,上车吧!”

  见程凤台在路边发呆老葛按了声喇叭。

  程凤台坐上车摇下车窗,昏暗的街灯把他的脸照得有些苍白。

  “老葛……”

  “二爷您说!”

  “算了,回家吧!”

  程凤台想让老葛跟上商老板的车,却又觉得没有必要。

  汽车快要拐弯儿的时候程凤台突然开口,“我身上酒味儿太重,被二奶奶和凤乙闻见了不好,你开车沿这条路绕一圈再回去。”

  “好嘞二爷!”

  老葛打正方向盘一头扎进夜幕里……

  ……

  商细蕊刚卸完妆就听翠娘说有人找自己,出去一看居然是那个叫杨纪的记者,没想到杨记者也喜欢他的戏,还说要请他出去吃夜宵,商细蕊爽快的答应下来。

  “杨记者,谢谢你帮我写的文章,今儿晚上这顿饭我请。”

  杨纪突然朝商细蕊贴过去,笑着说:“商老板信不信,我能让你更红。”

  “那就劳烦杨记者了。”

  商细蕊往旁边挪了挪,“杨记者开个价!”

  杨纪把半边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商细蕊身上,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我要你……陪我睡一觉……”

  说完还朝商细蕊的耳朵里吹了口气儿,这股热气儿瞬间把商老板吹炸了。

  商细蕊也没说话,抬手就给了杨纪一拳,后座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司机吓得一哆嗦踩了急刹。

  咕咚一声杨纪滚到地上,商细蕊就着方便狠狠在他脸上踹了几脚,还嫌不解气似的打开车门把人拉出来扔在地上,商细蕊撸起胳膊骑在杨纪身上一顿乱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