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难得温存
壬舟2020-05-09 13:182,250

  商细蕊身边的男人走马观花似的一个接着一个,他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酒。

  虽然商细蕊有了几分醉意,但是他始终保持着的理智,这让程凤台有些吃惊。

  没想到商细蕊的酒量这么好……

  商细蕊哪里是酒量好,他不过是在汉口的时候受过专门的训练知道怎么喝酒喝不醉罢了。几乎每隔四十分钟他就要去卫生间把胃里的酒吐出来,然后咽几粒酸梅粒儿下去。

  迈克已经醉了,晚宴结束后没人送商细蕊回去,之前和商细蕊搭讪过的林副主任主动提出让商细蕊坐他的车走。

  汪主席的小舅子也喝大了,他一把把商细蕊拽进怀里搂着就往外走。

  林副主任惹不起他也就随他去了。

  “等等!我的东西还在里头呢!”

  商细蕊晃晃脑袋挣扎着,他也有点儿晕了。

  小舅子不理,商细蕊抱着大门口的柱子死活不撒手。

  那都是他新买的行头,可不能就这么丢了……

  小舅子不耐烦,用力拉商细蕊的胳膊,俩人在大门口相持不下。

  身边不断有人出来,看见到这副景象的时候全都忍不住多瞥几眼。

  小舅子觉得自己没了面子,刚要喊人过来帮忙就听见有人在他身后说:

  “商老板,你的东西忘了拿!”

  小舅子扭头的功夫商细蕊就甩开他窜了出去……

  “我的衣服……”

  商细蕊伸手去拿,却不想装衣服的箱子被程凤台高高举了起来。

  他比程凤台矮了半个头,踮起脚伸手去够将将能碰到箱子,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身体软绵绵的,蹦哒了几下只摸了一把空气。

  程凤台提着箱子走下台阶,商细蕊就像是见着骨头的小狗,颠颠的跟了上去……

  小舅子气得伸手去抓人,商细蕊嗓子眼儿一热吐了口酸水出来,正好吐在小舅子的西装上,把小舅子恶心够呛。

  这回小舅子对商细蕊的那点儿心思彻底没了。

  商细蕊恢复自由追着箱子上了程凤台的车……

  “把东西还给我!”商细蕊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从水里捞出来的河豚。

  程凤台心中得意脸上却不显,他拍拍箱子逗商细蕊:“这东西是我捡的,凭什么给你?”

  商细蕊撸起袖子扑过去就抢,程凤台则用身体死死压住箱子不让他得手。

  后座儿霹雳乓啷一阵乱响,车厢左右摇晃。

  老葛看了眼后视镜,嘴角多了几分笑意。

  真像是回到了北平啊!这样多好,给二爷拉过无数个情人,到头来他还是最喜欢商老板。

  渐渐的商细蕊动静小了,程凤台终于能直起身子。没想到三年不见商老板的战斗力不降反升,差点儿没把他勒死。

  程凤台整理好衣服一扭头儿愣了……

  商细蕊小脸煞白,弓着身子靠在车门上默默掉眼泪。

  这可把程凤台心疼死了,商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委屈过。

  程凤台连忙把手里的箱子放到商细蕊脚边,“快别哭了,东西还给你。”

  商细蕊狠狠瞪了程凤台一眼,把箱子抱在怀里。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被程凤台欺负的时候他突然生出了一肚子委屈,忍不住就想哭。

  这一眼差点儿没当场让二爷丢了魂儿。

  程凤台把商细蕊搂进怀里,“这是怎么了?身子不舒服?”

  商细蕊眨巴眨巴眼睛,一滴眼泪砸在程凤台的手上,二爷心尖颤了颤……

  “我肚子难受!”商细蕊的声音带着鼻音,“快给我揉揉!”

  程凤台愣了一下,之前商老板每次吃多了积食都是用他的手给揉好的。

  半天不见程凤台动作,商细蕊不满的哼哼了两声……

  下一秒,一张温热的大手落在商细蕊的肚子上轻轻揉了起来。

  “现在好点儿了吗?”程凤我问。

  “还是难受!”

  “那怎么办?”程凤台有些着急,“我带你去医院看医生。”

  “不看医生!”商细蕊眉头紧紧皱着,“我觉得我可能是饿了。”

  程凤台:……

  “我晚上都没有顾上吃东西。”商细蕊抱怨。

  程凤台听了忍不住嘲讽道:“谁让商老板太受欢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还女神呢!那个法国人也不知道让他的女神把肚子填饱了。”

  见商细蕊不说话程凤台试探道:“你对那个洋人倒挺好,怎么,你喜欢他?”

  “迈克懂戏!”

  程凤台撇撇嘴,“洋鬼子懂什么戏?你别被他骗了。”

  商细蕊用力推开程凤台重新靠回车门。

  程凤台心里不高兴,想到张老板在宴会上说的那番话周身的气压也降了下去。

  就连前面开车的老葛也察觉出不对劲儿了,以前在北平的时候二爷和商老板也吵吵闹闹,但是像现在这样互相阴沉着脸不说话还是头一次。

  这才好了几分钟又不行了,老葛都替他们心累。

  一路上车厢里静得让人心慌,直到车停在大戏院门口程凤台才突然把一个包装好的奶油蛋糕递给商细蕊。

  “回去垫垫肚子,早点儿睡觉。”

  商细蕊接过蛋糕说了声“谢谢”,抱着箱子消失在程凤台的视线里。

  老葛好奇的看了眼后座儿,他家二爷什么时候带了个蛋糕上车,藏得还挺隐秘。

  ……

  商细蕊一进门就被小来拉到房间,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小来的动作很轻。

  “一切顺利吗?”小来担忧的问,她怕商细蕊吃亏,更怕商细蕊暴露。

  商细蕊宝贝似的把蛋糕放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打开包装,白色奶油上面用巧克力画了一只小狗,可爱得让人舍不得吃……

  下一秒商细蕊一刀切掉小狗的头,分出一块蛋糕给小来。

  小来嘴角抽了抽,如果她没看错这是上海大饭店的儿童蛋糕,上面动物图案是专门画给小朋友的。

  咬了口蛋糕商细蕊终于有了几分生气。

  “那些人嘴太严我什么都问不出来,只知道顾明章很受重视,家里和办公室每天都有人守着,而且他还有贴身保镖,寸步不离的那种。”

  小来脸色凝重起来,“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

  商细蕊想了想,“我们得多收集点儿信息,只要是人都会有破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