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修罗场
壬舟2020-05-09 13:182,505

  商细蕊抬起头,正对上程凤台的眼睛……

  然而下一秒程凤台冷漠的移开视线,就像从来不认识他似的。

  商细蕊突然觉得嘴里的蛋糕不甜了。

  “商,你怎么了?”迈克停下刀叉问。

  “我饱了!”

  “你才吃了一点点。”

  说着迈克又切了一块沾满浓郁酱汁的牛排递到商细蕊面前,商细蕊拿餐盘去接,一抬头就看见程凤台正笑着给身边的女孩儿倒酒,男孩儿则贴心的把扒好的虾仁喂到他嘴里……

  左拥右抱好不快活,餐厅里其他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商细蕊在心中暗骂三人不要脸,伸头过去一口把迈克手里的牛排咬下来狠狠嚼了几下,就像是在嚼程凤台的肉一样。

  不远处程凤台的余光瞥见迈克一脸深情的喂商老板吃东西,他手里的红酒抖了一下……

  “二爷,虾好吃吗?”

  程凤台敷衍的“嗯”了一声,现在就是喂他龙肉他都吃不出味儿来。

  男孩儿听了开心,又给程凤台扒了一只虾,女孩儿看见也不甘示弱,切下牛排喂到程凤台嘴边。

  程凤台注意力全在商老板身上,左一口右一口来者不拒,等回过神的时候餐桌上一大半的食物都进了他的胃里,撑得他直犯恶心。

  听见迈克喊服务员结账,程凤台端起酒杯站了起来……

  “迈克先生,真巧,没想到您也在这里用餐。”

  迈克盯着程凤台的脸愣了两秒才想起来对方是谁。

  “程先生!”

  迈克语气淡漠一如之前的傲慢,和在商细蕊面前截然不同。

  程凤台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

  迈克打过招呼后便不再搭理程凤台,而是穿上外套准备带商细蕊离开。

  程凤台却把路挡得严严实实,“这里的红酒是从法国运过来的,迈克先生要不要尝一尝?”

  迈克不留情面的回道:“我不喜欢法国的红酒。”

  程凤台脸上的笑容凝住了……

  “请程先生让一让!”

  程凤台深深看了商细蕊一眼退到旁边,等两个人离开后他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化不开的冷漠和狠戾。

  “二爷您还吃吗?”见程凤台阴沉着脸回来男孩儿轻声问。

  程凤台重重的把酒杯扔到餐桌上,“吃?吃个屁!”

  “二爷……?”

  “滚!”

  女孩儿起身挎住程凤台的胳膊撒娇,“二爷您别气呀,我们……!”

  程凤台抡起胳膊毫不留情的把人甩开,“全都滚蛋!”

  一男一女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程凤台一个人坐下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

  他后悔了……当初就不该把商老板一个人留在北平,原以为他们两个心里都互相念着对方,只要战争结束总有相见的一天。但现实却狠狠朝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

  车里,商细蕊情绪低落。

  迈克没有打扰他,只是快到大戏院的时候开口说道:“商,你是我唯一的中国朋友,认识你我很开心。”

  商细蕊愣了一下,“你也是我第一个洋人朋友。”

  迈克目光期待,“三天后我要在上海饭店举办一场送别晚宴,你可以来表演吗?”

  商细蕊立刻回道:“当然愿意,不过你要欢送谁?”

  “我!”

  迈克脸上露出遗憾的神情,“我要回法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中国看你的表演。”

  商细蕊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惆怅,“那这几天你要是想听戏就过来,我给你唱,不要钱!”

  迈克真诚道:“商,谢谢你!之前我一直厌恶中国人,但是你给了我不一样的体验。”

  商细蕊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你为什么不喜欢中国人?”

  迈克皱眉,“中国人就像固执保守的老人,抗拒一切新的东西,他们自卑却又自大,脸上永远带着虚伪的笑容。”

  商细蕊想到北平城里宁死也不愿剃头的满清遗老,想到前几年害怕被洋人机器砍手砍脚而打砸工厂的工人,想到对洋人卑躬屈膝对同胞却颐指气使的租界警察……他觉得迈克说得没错,但是也不全对。

  中国还有许许多多像韩先生那样的人呐!

  “中国人也不全都是这样的,你没有遇到好的中国人。”商细蕊反驳。

  迈克点点头,“你就和他们不一样。”

  突然被夸奖商细蕊脸颊染上薄红,鼻尖渗出一串细细的汗珠……

  “谢谢你迈克,三天后我一定好好唱,不给你丢脸。”也绝不给中国人丢脸……

  ……

  商细蕊这次是卯足了劲儿要把戏唱好,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起来吊嗓子练功,那劲头儿让小来仿佛回到了锣鼓巷的院子。

  小五扒着门缝露出一个脑袋,朝屋里小声喊道:“商老板有人找您!”

  “是不是迈克?”商细蕊收了嗓子问。

  小五摇摇头,“不是,是一男两女,说话都挺斯文,看着像读书人。”

  小来心想除了杜七公子商老板哪儿还认识什么读书人?怕是小五看差眼了。

  商细蕊自己也纳闷儿,披上长袍就走了出去……

  商细蕊刚一露面一个黑影就飞扑过来,一股香气直窜进他的鼻子里,刺得他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两天不见商老板想我了没?”

  “沈小姐?”商细蕊吃惊的瞪大眼睛。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以后喊我碧城姐的吗?”沈碧城不满。

  “行了碧城,你就放过商老板吧!咱们还有正事儿要做呢!”和沈碧城一道儿来的女人笑着说。

  商细蕊这才注意到其他两个人,男的穿着灰色长袍,戴着黑色圆框眼镜,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像个先生。

  女的和沈碧城年纪差不多,穿着一身淡青色旗袍,面容温和,说话也是一口吴侬软语,听着就让人舒服。

  沈碧城拉着商细蕊的手走到两个人身旁,指着男人介绍道:“这位是溪石先生,《新民报》的主编,小说《新世界》的作者,上海公立大学的客座教授。”

  “溪石先生好!”

  商细蕊一时没理解对方身上的诸多头衔,只顾点头问好。

  沈碧城又指着女人介绍,“这位是青君,《大公报》的记者,曾经是上海女子学校的校长。”

  “青君小姐好!”

  溪石,青君?

  商细蕊眼睛更大了,“你们不是在报纸上帮我说话的人?”

  三个人同时笑了起来,青君拉着沈碧城的手说:“你这个弟弟太好玩儿了,能不能分我一半,让我也当回姐姐?”

  “这个好说!”

  沈碧城扭头对商细蕊说:“以后这就是你青君姐姐!”

  商细蕊:……自从来到上海,总有人想认他当弟弟,脑壳痛。

  好在还有个比较正常的溪石先生,他出声打断两个女人,“商老板,我们今天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儿?”

  “到上海公立大学上一堂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2:只为君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