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吃蛋黄
嫦娥小鹅鹅2020-04-30 17:392,103

  第二日,小学七点十五分上自习,她早早就过摊子吃早餐,掀开门帘儿,里面空间不大也不小。

   

  左边有个小厨房,开了个窗对着外,能一眼望到外面的情况,外头桌上摆着有小米粥,鸡蛋,小菜,豆浆……大多都是北庄平常人家桌上的早饭。

   

  里面摆了六张方桌,一大早的人也多,大多都是着制服单位上班的人,她一入内,那格格不入的气质,瞬间成为众人眼中的亮点。

   

  李婶在里面忙,见有人进来,探出头来看是她,笑着招呼道:“常老师,来啦。”

   

  常记溪点了点头,“婶子早。”

   

  李婶分外热络,“早啊,来吧,想吃点什么自己动手啊,包子馒头粥面条。”

   

  “底下有碗筷,想吃什么自己打啊。”

   

  她应了一声,“婶儿,你忙,我自己来就行。”

   

  锅里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李婶哎了一声,“我的蛋要糊了,你自己吃着啊。”

   

  常记溪浅笑,半蹲下去拿碗筷,拿了一个鸡蛋,一个馒头,盛了一碗粥,见四处都坐满了,唯剩角落的一桌没人儿,她抬脚走了过去。

   

  刚坐下,外头就来人了。

   

  “李婶儿,两人。”

   

  厨房的李婶应了一声,“哎,吃着啊。”

   

  王时临跟陈醉两人熟练地拿了碗筷,打了各自要吃的东西,寻位置坐。

   

  “陈队,这儿有位置!”

   

  他们俩刚进来的时候,坐常记溪旁边桌的三个女人,那眼神跟看到毛爷爷一样闪闪发亮,忙朝同桌的唯一男同志使眼色,赶忙将他挤兑走,好空出位置来。

  常记溪垂着头,压根就没注意到里面的动静,自顾自的吃着早餐。

   

  陈醉眼皮都没抬一下,王时临看见一个穿浅蓝色衬衫的女子,不规则的领口,最上一个纽扣没系,若隐若现的锁骨,袖子稍稍挽了上去,侧脸一看不就是常老师吗?果然来的早不如来得巧。

   

  他眼一亮,咧嘴一笑,“常老师。”

   

  耳边听见有人唤她,声音还熟悉,她微微侧过头,看见王时临还有那黑脸,心中有些怵,怎么又遇上了,这村也太小了吧。

   

  发愣间,王时临已经拉着陈醉来到她这桌。

   

  那三个女人脸色忽变,心中暗恨,互相对望了一眼,这女的谁啊,哪来的。

   

  “没人吧?”

   

  常记溪表情有些冷漠的摇了摇头。

   

  王时临特别自来熟,“那成,搭个桌儿。”说着就放了下来,在她旁边那座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边招呼陈醉道:“陈队,别站着了,快坐下。”

   

  陈醉冷着一张脸将碗放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常记溪有些无语,跟他面对面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吃的下去。

   

  王时临见她碗里的粥分量少的可怜,关心问道:“常老师,你怎么就吃这么点儿?”

   

  她瞥了自己半碗的粥道:“哦,我够了。”

   

  王时临点头,“怪不得这么瘦。”

   

  隔壁三个女的口中嚼着的油饼子瞬间没了味道,如同嚼蜡。

   

  她没再搭腔,想着赶紧吃,吃完赶紧走人,省的一抬头就看到对面的一张冷脸,老觉得慎得慌。

   

  她剥了蛋,分了蛋白,将蛋黄放回壳中。

   

  旁边桌上的三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在注意她的举动,立马抨击道:“瞧她那样儿,连蛋黄都不吃,矫情的很。”

   

  “可不是浪费粮食,矫情。”

   

  王时临见她丢了蛋黄,不觉得可惜,“常老师,你不吃蛋黄吗?”

   

  常记溪颔首。

   

  “那可别浪费。”王时临筷子夹了起来。

   

  被他这么一说,常记溪不觉得有些脸红,这个年代物资紧张,有些人还吃不上饭,浪费是很可耻的行为。

   

  王时临筷子夹了起来,转了一个方向,“陈队,来,你最爱吃蛋黄了,还是人常老师亲自剥的。”

   

  陈醉见粥面上那颗圆滚滚的蛋黄,睨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埋头继续吃早点。

   

  他冷漠的态度让常记溪有些不舒服,她在心里骂了王时临一百遍,就算接受良心的谴责,也不夹给他吃啊。

   

  旁边桌三个女的的早就炸了锅,陈队怎么能吃那女的剥剩的蛋黄儿?

   

  她们都是酒店服务员,平日里大家都处在一栋楼里,为了献殷勤她们可是没少送饺子,早点,午餐什么的。

  可人陈队长从来就没有接过,今天怎么就吃了那女的剥剩的蛋黄?而且还毫不嫌弃的!她们心中十分的不平衡。

   

  “哎,同志,走了?”李婶出来就看见三个女同志甩着一脸的怨气出了门。

   

  她手上拿着一个灰布袋装着的饭盒走了过去,嘱咐道:“常老师,这是午饭,你带着学校去吃。”

   

  常记溪接过,道了谢,碗底的粥已经一滴不剩。

   

  “婶儿,我上课去了。”她起身拿起了外套,饭盒。

   

  “去吧。”

   

  王时临咽了一口馒头,摆了摆手,“常老师,回见啊。”

   

  常记溪点了点头,急忙忙走了,一眼都没瞅旁边的陈醉。

   

  王时临的手肘捅了捅旁边的陈醉,嘟囔道:“陈队,你好歹吃了人家的蛋黄儿,怎么连句招呼都不打。”

   

  陈醉瞪了他一眼,“食不言。”

   

  王时临:“……”

   

  依陈队的性格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