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棉花
嫦娥小鹅鹅2020-04-08 17:002,294

  中午午休时间。

   

  第一天上课儿,有些紧张,幸好这些小朋友都很听话,一个个也都不吵上课很认真,她慢慢也放松了下来,校长路过几次,对她的工作很是满意。

   

  她翻了翻讲义,发现有本笔记本不见了,可能是落班上了。

   

  “常老师,吃饭了。”校长夹起了包准备回家去。

   

  “校长,婶儿给我带饭了,您先回去吧,我笔记本落班上了我回去拿去。”

   

  李校长点头,“不着急,你慢慢来。”

   

  常记溪穿起外套出了去,一年一班就在二楼第一间,果不其然在讲台上找到了她的笔记本。

   

  她转身时眼角扫到一张课桌上面放着一个破旧的铁饭盒;那不是徐然的课桌吗?这孩子中午不回家吗?她左右望了望,教室走廊都空无一人,人呢?

   

  常记溪走了几步来到他课桌前,鬼使神差的拿起他的饭盒,很轻,她打了开来,里面仅有半截跟手指一样粗的红薯,形影单只的躺在饭盒里,可怜兮兮。

   

  她拿起饭盒,下楼去找人。

   

  水房里有声音,她隔着窗户看见徐然拧开了水龙头,俯下头去张开嘴巴接水,咕噜咕噜喝了三四口。

   

  这个天喝冷水也不怕拉肚子,她赶紧叫道:“徐然?”

   

  徐然听见有人叫他,连忙关了水龙头,用袖子胡乱擦了几下嘴边的水渍,他紧张地有些结结巴巴,“常,常老师?”

   

  常记溪走了进去,“干什么呢?”

   

  徐然垂下头,“喝。。喝水。”

   

  常记溪拿着手上的饭盒问道:“这是你的饭盒吗?”

   

  徐然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她轻声问道:“为什么中午不回家?”

   

  他不自在的捏着手指,“我家比较远……。”

   

  常记溪哦了一声,“你吃饱了吗?”

   

  徐然点点头,有些无力道:“吃饱了。”

   

  常记溪心中有底,那个饭盒里面只有半节短的可怜的红薯,徐然这年纪正长身体,这么点东西塞牙缝都不够,不然也不会喝水充饥了。

   

  她有些可惜道:“吃饱了呀?哎,老师那还有好吃的,可是我早上吃撑了,吃不完了。”

   

  她偷偷瞄了一眼徐然,果然这小家伙眼都亮了。

   

  “要不这样,徐然你帮老师一个忙,老师把饭菜打到你这儿,你帮老师吃一点,要吃不下呢,你就拿回去喂你家的猪好不好?”

   

  徐然虽眼中有些高兴,但也不敢要,“老师,我家里没有养猪。”

   

  “常老师是好人。”

   

  常记溪浅笑,这小屁孩这么轻易就给自己贴了标签。

   

  “那老师就要麻烦你了。”

   

  徐然认真点了点头。

   

  常记溪站了起身,领着他去了办公室,拿起她桌上的饭盒打了开来,里面的菜还挺不错。

   

  有两个馒头,她分了一个给他,把饭盒里面的菜减了大部分到他饭盒里,原本空的可怜的饭盒,一下就装的满满当当了。

   

  “来,拿好了。”常记溪道。

   

  徐然双手接过,看见自己饭盒里面装了满满的饭菜,不禁有些感动,小眼有些红。

   

  “常老师。”

   

  常记溪摸了摸他的头,“常老师胃口不大,但是婶子做的饭太多了,我吃不完又不好剩,以后下了课,你就来找我,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徐然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垂头用七八个补丁的衣袖擦了擦眼泪,低低应了一声。

   

  “去吧,吃完休息下午还上课呢,这天冷别到处乱跑,有事就来办公室找我。”

   

  徐然红着脸低声说了句:“谢谢。”而后抱着饭盒跑了出去。

   

  这孩子很懂事,就是有点害羞。

   

  她看了饭盒里剩下一小点的饭菜,她吃的不多,再加上还有个大馒头,绰绰有余了。

   

  三下五除二吃了,吃完在办公室记记写写,一看挂钟,差不多一点半了,下午两点半才上课,还有一个小时,索性就不回去了,翻开备课本认真看了起来。

   

  没有电子产品消磨的年代,时间总是过的很慢,要是在现在,玩玩手机顶多一把游戏就两点半了。

   

  李校长回办公室见她还在奋笔疾书,不由得心感安慰,面带笑容,“常老师,怎么没回去休息啊?”

   

  常记溪抬头,脖子微酸,打了声招呼,“校长来啦。”

   

  校长点了点头,这时恰好上课铃声响了,她第一节课有课要上,拿起了讲义跟外套准备出办公室。

   

  “校长,我上课去了。”她点头道。

   

  李校长道:“去吧,辛苦了。”

   

  校长很是满意,常老师这孩子还真不错。

   

  酒店走廊。

   

  闲了下来,几个女的挤在一起唠嗑。

   

  “哎,曾姐,早上那女的到底啥来头?”

   

  一个圆脸的女人道:“我问了小王,说是村小学新来的老师,大学生。”

   

  手拿着保温杯的女人不屑了一眼,“瞧她那股子气儿装给谁看。”

   

  同样的附和,“可不是,你说咱陈队吃过谁的边角料儿啊?稀罕。”

   

  “哎,你们看着她身上穿那件衣裳不,那料子可是没话说,我表姐在百货商店上班,只有高档货才有这样的好料子,款式也洋气得要好几十吧。”

   

  “人家城市来的,缺什么呀。”曾姐酸溜溜道。

   

  “都是王时临这个傻缺心眼儿的,撺掇陈队长跟那女的,不然人陈队长也没吃的那个意思,你说咱北庄像样儿条件的就不多,好不容易吧来了个陈队长,万一还没有内部消化囖,肥水流了外人田,那不存心哽人心窝子嘛。”

   

  两女人心思一致,应了一声:“就是,就是。”

   

  “这男人就是粮食,棉花,布匹,咱两手都得抓,两手都得紧!”

   

  三个女人观点一致,重重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