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太丢脸了
嫦娥小鹅鹅2020-05-29 16:032,115

  冬日里天黑的早,不过四点天就黑的差不多了,过了一个小时,打了下课铃。

   

  “老师再见。”学生们互相挥手告别。

   

  常记溪笑着挥了挥手,“走路慢点,小心摔了。”

   

  虽然才上了两节课,但小朋友们都十分喜欢这个温柔的老师,讲课生动有趣,人长得也漂亮。

   

  待学生们都走完,常记溪回了办公室,整理了下课件,抬头一看六点了,她收拾了东西,锁好了办公室的门。

  夜灯昏黄,照的不是很清楚,常记溪不敢走快,这天太冷了,一般到了晚上大家都钻炕上了,基本都不出门,路上只剩她一人孤影。

   

  过没多久就走到了李校长家,抬手敲了敲门,李婶开了门见是她,连忙让她进来。

   

  “哎呀,常老师,快快快,快进来,外头冷冻坏了吧?”李婶说着端了一杯热茶递给她。

   

  常记溪脱了外衣,李婶接过替她挂在门边上,她道了谢,手捂着热茶,好不暖和。

   

  “婶儿,又来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她道。

   

  李婶笑道:“瞧瞧,你这脸皮在我这儿得学厚了,不然出去了可得挨欺负。”

   

  饭桌上。

   

  “溪溪啊,你看你太客气了,还给咱送这么贵的礼。”

   

  常记溪有些摸不着头脑,送啥了?

   

  “嗨,就我那侄女小月儿,昨儿给我拿回袋特产,里边儿有香菇腊肠红枣的,那袋子包的可好看,一看就是上等货。”

   

  常记溪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婶,别客气,就是一点特产。”

   

  李婶很高兴,兴冲冲问道:“得花不少钱吧?那包装盒都是高级货,这普通的东西一搁里头精致着呢。”

   

  常记溪笑了笑,“没事,就是一些普通的特产,您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不嫌弃。”李婶忙道:“快吃饭。”

   

  饭后,李校长又去了书房,李婶收拾完了就进来跟她唠嗑:“溪溪啊,你有对象了?”

   

  常记溪一口温热的水还没喝下去,就呛了一大口。

   

  “哎你慢点喝,看把你急的,真给婶子说中了?”

   

  常记溪咳了几声缓了过来,摇摇头,“没有,还没对象。”

   

  李婶又道:“像溪溪这么优秀的女同志,学校里多的是人追吧。”

   

  “婶儿,我不急。”

   

  “那咋不急,有二十出头了吧。”

   

  常记溪点了点头。

   

  “像你这个年龄在咱们这都好几个孩儿的娘了。”

  李婶显得分外上心,“要不要婶子给你介绍介绍?”

   

  常记溪忙摇头,“婶儿,我真不急,这刚毕业呢我得将重心放在教书育人上。”

   

  “嗨!是不是老李那老头子给你灌输的思想,你叔真是的,这常言道啊,咱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你瞅瞅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优秀,那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

   

  “你看早上那小王人怎么样?”

   

  李婶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常记溪根本插不上话。

   

  “那陈队长怎么样,半年前才来的,据说条件不差,模样也俊俏,婶子看着就很合适。”

   

  连黑脸关公都出来了,再唠下去指不定哪个八辈子打不着面的人都拉出来配了,常记溪赶忙寻了一个理由遁了。

  “婶儿,我想起来了,明儿的课我还没备呢,我得赶紧回去了。”

   

  李婶起身:“嘿这么急?”

   

  常记溪点头,将挂在门边上的外套拿了下来。

   

  “别走快了,这天黑路滑的小心摔跤了。”临出门前李婶嘱咐道。

   

  “哎。”常记溪应了一声。

   

  她走后,李婶掩了门,想到自己若是有一个女儿就好了,这个常老师她就很喜欢,漂亮懂事还没脾气。

  常记溪拢了拢围巾,长吁了一口气,吃完饭这天更黑了,路上就她一人的身影,冷得够呛,她加快了脚步。

  陈醉从酒店出来,忽然看到一个不大陌生略微熟悉的背影,她行的极快,像是后面有人在追赶她一般。

  思绪还没落,就听见一声“咚!”的声音,有人摔倒了!

  坐在地上的常记溪,足足缓了几十秒才回过神来,屁股传来一阵疼痛,浑身居然暖了不少。

  她表情有些狰狞,想起身无奈鞋底实在太滑了又坐了回去,还好天冷路上没人,她思考着是不是爬起来。

  忽然一个修长好看的手递了过来。

  她有些错愕,随即脸色一红,有人看见了实在是太丢脸了!

  陈醉见她迟迟没有反应,表情露出一丝不耐,问:“坐着不冷?”

  常记溪“啊?”了一声,顾不得矫情,将手放在他手掌中,陈醉轻轻一拉她就起了来。

  常记溪见是他心中更是悲愤交加,怎么每回倒霉都能碰见他!讨厌归讨厌,人家帮了她总是要表谢意的。

  “谢谢。”她礼貌道。

  昏暗的夜灯笼罩在他身上,气势好似没有这么冷漠了,他比她高,常记溪正好看到他完美的下颚线。

  陈醉并没有打断她对自己的打量,眼神透出一丝难以琢磨的意味。

  冷意扑面而来,常记溪瞬间醒神。

  她忙道:“谢谢你,我先走了。”

  陈醉没有答话,常记溪摸摸鼻子自讨没趣。

  常记溪转身就走,脚步明显慢了许多,表情懊恼无比,方才婶子才说了他,马上就出现了,果然晚上不能在背后议论人。

  陈醉立在原地没有急着走,路灯把他的身影拉的老长,直至看到她走进了校门才收回眼神,抬脚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