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退学
嫦娥小鹅鹅2020-04-30 17:391,798

  第二天常记溪一如既往的去吃早餐,昨夜陈醉帮了她,今日她不免多留了一个心眼,略略一扫并没有看到他。

  常记溪收回视线,李婶忙的不可开交,匆匆叮了一句,让她自己吃着。

  她依旧坐回那个位置,手拿着鸡蛋压在桌上滚了滚壳。

  “李婶!两人!”

  屋里响起一个清脆的男声,是王时临。

  她旁边的几个女人看到陈醉的身影,立刻矫揉造作起来,可惜人家正主连眼都不抬一下。

  王时临看到她,十分熟稔的唤了一声:“常老师!”

  果不其然,几把冷刷刷的刀子朝她飞来。

  常记溪闭了闭眼,在心中暗暗祈祷,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可惜王时临并没有如她的愿,端着东西就走了过来,路过几个女人桌旁,眼睛扫到她们桌上少的可怜的粥点。

  不忘诧异道:“咦,你们今天怎么吃这么少?没胃口吗?”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整个屋里的人都听见了,几个女人脸色唰的一白,恨不的将他的嘴缝上。

  常记溪忍笑,手上不紧不慢的剥着蛋壳。

  王时临一屁股坐了下来,她忽然感到凉飕飕的,陈醉随之坐在她对面。

  王时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打着招呼:“常老师,早啊。”

  常记溪回道:“早。”

  眼角偷偷窥了一下陈醉,只见他面色如常,低头喝粥,仿佛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常记溪心里反倒觉得有些尴尬,人家压根就不在意,自己还想个什么劲儿。

  “常老师,这蛋黄不要吧?”王时临问道。

  常记溪摇摇头。

  王时临的动作十分熟练,将蛋黄夹到了陈醉的碗里,他眉头似乎浅浅的皱了一下,表情冷淡。

  王时临狗腿道:“陈队,多吃点。”

  陈醉没吭声,反倒是隔壁桌的女人看不下去气的甩手走了。

  常记溪也坐不下去,匆匆扒了几口,借口上课起身走了。

  一言不发的陈醉忽然道:“以后别夹给我吃了。”

  王时临不解:“为什么?”

  陈醉瞪了他一眼:“别人会误会。”

  经他一提醒,王时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懊恼道:“陈队,我不是故意的。”

  他想着拉近跟常老师的关系,并没有想这么多。

  李婶出来见常记溪已经走了,手中的饭盒还未来得及给她,“这孩子。”

  她看到陈醉,想起早上老头子交代的事儿,这一忙差点忘了。

  “陈队长,你叔叫你晚上来吃饭,可别忘了。”

  陈醉正想拒绝,李婶又道:“你叔说要是你不来就给那谁打电话。”

  李老头都拿出老爷子来压他了,这饭还能不吃吗?陈醉应了一声好。

  常记溪回到学校不多会就打了上课铃。

  课堂上。

  正好一首古诗要朗读并背诵,这是她上节课留下的作业。

  她眼神扫视一圈,小孩子们的头低低垂着,生怕给她点到名,常记溪在心中笑了笑,果然大家小时候都是一样的。

  “徐然。”

  被点到名字的徐然,缓缓站了起来,表情有些紧张,目光盯着黑板朗朗背了出来,一字不差。

  常记溪笑着点头,示意他坐下。

  抽查完毕,课堂上的气氛又热了起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充斥着校园。

  “铃铃铃……。”

  下课铃响了,常记溪拿起讲义出班级门时,余光扫了一眼坐的极为端正的徐然,他的眼睛红红的。

  常记溪没多想,等她走后,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充斥在身后。

  到了办公室,校长手上拿着一张表,脸上的表情是连连可惜。

  她打了一声招呼,“校长。”

  校长点点头,拆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又重新戴了回去。

  她眼睛扫到表上徐然的名字,多嘴问了一句,“校长,我们班的徐然怎么了?”

  李校长:“哦他啊,这孩子是个好苗子,但家里不知怎么回事,他爹硬要给他退学,只是可惜了这么个孩子。”

  退学?常记溪接着问道:“校长,我想知道一下是因为什么原因啊?”

  李校长叹了一口气,语气很是无奈:“这孩子家庭比较复杂,班主任去家访的工作难度很大啊。”

  常记溪:“那是不是也得家访后再批手续呀?”

  按理说常记溪只是代课老师不是班主任,这些事也不该她管,只是徐然这孩子实在可怜。

  李校长:“班主任来说过了,该劝的都已经劝了,这是他们家长的决定。”

  常记溪沉吟了会子,试探问道:“校长,我想去徐然家看看。”

  李校长有些惊讶。

  “校长我知道我是代课老师,这本来是班主任的工作,只是徐然是个好学生,我想再争取一下。”

  李校长脸上不仅没有不喜,反而带着欣慰,他满口答应了下来:“好,常老师那这工作就交给你了,退学表我先留着。”

  常记溪微笑点头,“谢谢校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