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传言有误
嫦娥小鹅鹅2020-04-20 02:242,121

  酒店走廊,三个女人又寻机聊天。

   

  “太可恶了!”秀凤满脸愤愤不平的抱怨道,“曾姐!你看那常老师仗着自己长的漂亮,不仅勾搭陈队长,还吊着王时临。”

   

  曾姐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

   

  方萍笑着讥讽:“秀凤,我看你是怕捞不到陈队长还丢了王时临吧?”

   

  秀凤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我们现在说的是陈队长的事!”

   

  曾姐恼怒的打断了她们的斗嘴,外有强敌,还顾着起内讧,真是拿这两个蠢蛋没办法。“好了别吵了,吵的我头疼。”

   

  两个女的互相瞪了一眼。

   

  秀凤:“曾姐,前晚我们可是亲眼看见了,常记溪从陈队的车子下来的。”

   

  前晚她跟曾姐两个人回家的时候路过村小学,正好碰见陈醉的车子停在门口。

  原本想借着机会过去打声招呼,结果就看见常记溪从他的车上下来。

  两人还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然后常记溪满脸甜蜜蜜的转身进了学校。

   

  方萍怂恿说:“曾姐,要不你去问问陈队长?说不定只是巧合嘛。”

   

  曾姐别了她一眼,“要问你去问。”

  她一个姑娘家去问男人这种问题,还要不要脸皮了!

   

  秀凤:“不过看今天陈队长的动作,说不定他俩真的有事!”

   

  方萍碰了碰她的手臂,示意她别胡说。

   

  曾姐:“陈队长一向正直,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方萍连连附和:“对啊,陈队长看起来根本就不喜欢她,说不定就是常老师死乞白赖的上了陈队长的车。”

   

  秀凤也道:“就是,说不定是那女的看上陈队长的车了,这辈子没坐过好车势利眼呗!”

   

  曾姐没有回话,而是掏出一个本子在上面记着什么东西。

  方萍秀凤两人好奇的对视了一眼,“曾姐,你在记什么?”

   

  方萍凑前去看,开口念出了本子上的字,“1、陈醉吃了常老师剩的鸡蛋,2、常老师上了陈醉的车?”

  她说完又跟秀凤互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她记录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曾姐将笔插回笔帽,“你们懂什么,我要把他们的动向都记下来,坚决将它遏制在十条以内!”

   

  两人竖起了大拇指,“高啊,不愧是曾姐!”

   

  秀凤想起一事,又问:“曾姐,听说礼拜六你约陈队长去看电影没成?”

   

  方萍彻底无语了,这丫头怎么这么缺心眼!专门哪壶不开提哪壶,没看见曾姐的脸色都变了吗!

   

  秀凤看她们一前一后的走了,拍了拍脑袋,难道她说错什么了吗?

   

  学校。

   

  “校长,谢谢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徐母情绪激动的不断说着道谢的话,感激的就差给校长下跪了。

   

  校长也甚是宽慰,“徐然家长,徐然不退学真的是太好了,您知道他成绩这么好,将来出息大着呢!”

  “错过教育那就是落后啊,落后就要挨打的!”

   

  徐母抹了一把眼泪,校长说了几句客气官方的话,就将她送出了办公室,刚巧打了下课铃,常记溪夹着课本迎面走来,两人就碰上了。

   

  徐母见到她,开心的招呼了一声:“常老师!我正要去找你呢!”

   

  常记溪见到徐母,总觉得这个女人特别可怜。

   

  她笑笑,像是忘记了前两天的事情一般,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

   

  徐然此时已经在课室上课了,早上她看到他的时候非常高兴,徐父这个人垃圾是垃圾了点,起码没有说话不算话。

   

  徐母的背因常年的劳作显得有些佝偻,表情不自然,手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往哪放,犹豫了许久才问:“常老师,你的肩没事吧?”

   

  常记溪摇摇头,“没事。”

   

  徐母闻言松了口气,“常老师,之前的事是我们做的不对,老徐他也是喝了酒一时的糊涂,今天我替他向您道个歉。”

   

  她大方说道:“徐然妈妈,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徐然能来上学才是最重要的。”

   

  徐母心中还是有愧疚,“常老师,这事儿还是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徐然这辈子就这样了。”

   

  常记溪脸色平淡,回答的无比官方:“身为老师教书育人是我们的责任。”

   

  “对了,您这是要回去了吧?”

   

  徐母点头,“今天的活儿都没干呢,我得赶紧回去了。”

   

  目送徐母远去的背影,常记溪收回了视线,准备回办公室,正好等会没课,可以休息一下。

   

  “常老师?”

   

  路过隔壁办公室的时候有声音叫住了她。

  常记溪停下了脚步,眼神望进教师办公室,两个女老师神秘兮兮的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经过这两个礼拜,常记溪跟学校里面的老师基本都打了一个照面,算得上点头之交。

  等她走进办公室时,一个女老师迫不及待就问:“常老师,我听说你跟酒店那陈队长交情匪浅啊?”

   

  另一个女老师眼中闪烁着八卦之光,“快告诉我们,我们都好奇死了!”

   

  聪明如她,这下常记溪总算明白了早上那些人都眼光是怎么回事了。

   

  她皱眉问:“你们从哪听说的?”

   

  两人互相看一眼,常老师这状态不对啊,这么镇定难道说传言有误?

   

  “有人看到你前晚从陈醉车上下来啊!”

   

  “对啊对啊,而且还说你笑的十分甜蜜,嗯……就像是泡进了蜂蜜罐一样,腻死人了!”她说完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常记溪在心里狠狠的一脚踹翻了所谓的蜂蜜罐。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传的!

  她现在就想跑到那个人面前去问问,这种被称之为“甜蜜”的笑容!需要露牙齿的吗!她明明就是咬牙切齿好不好?

   

  她手“砰”的一声拍在桌上,气道:“无稽之谈!”

   

  两女老师吓了一跳,低声问:“常老师,你怎么了?”

   

  常记溪解释说:“我周六去学生家家访,回来路上没车了,刚好碰到陈队长他好心顺路捎我一段,这事李校长知道,学生家长也能证明!”

   

  她十分聪明的省略了大雪那段,否则让她们知道自己去了陈醉家,那这事儿就算有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周老师走了进来,听见她们的对话,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替她澄清道:“对,这事儿我也知道。”

   

  两女老师眼神颇为失望,还以为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八卦。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哎!

   

  常记溪朝周老师点点头,然后就转身出了办公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