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打一巴掌给一颗糖
嫦娥小鹅鹅2021-02-14 02:062,102

  壁炉里时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沙发上静好的睡颜维持了几秒,而后猛地一睁眼。

   

  “啊!迟到了,迟到了!”

   

  她挣扎着起身,发现自己不是睡在家里柔软的床上,而是睡在一张沙发上,身上还盖了一张厚毛毯,她记得刚刚好像没有的?

   

  陈醉将手上的书合了上去,声音略带磁性问,“怎么了?”

   

  常记溪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嘴角,还好还好,要是在他家沙发上流口水就糗大了!

   

  “没什么。”

   

  屋内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灯,几盏昏黄的灯照着客厅,还有壁炉里“噼啪”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暖黄像是融化了他的冰山,此时的他斜靠在椅子上,长腿重叠,手中合着一本书,恰似谦谦君子,温文尔雅。

  “雪停了,穿好衣服我送你回去。”

   

  常记溪愣了一下,这好像是他第二次说让她穿好衣服的话,不由得联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顿时心情复杂。

   

  陈醉站起身,瞥了出神的她几眼问:“发什么呆?”

   

  他成功的拉回了她神游的思绪,常记溪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平静回答:“没什么,走吧。”

   

  转身时,她看见沙发上的毛毯,心中忽然涌出一种称之为感动的东西。

   

  完了,完了,一定是这几盏灯搞的鬼,听说在暖色调的环境里,看什么都是温暖舒适的。

   

  她毫不留恋的跨步出去。

   

  陈醉发动了汽车,常记溪老实巴交的坐在后排。

  都怪她之前没有顾虑到要避嫌的这个问题,要是晚上给人看到她在陈醉车下来那还得了?

   

  陈醉瞥了一眼后视镜里面的人,直白的问:“回学校?”

   

  常记溪点点头,很是客气,“麻烦你了。”

   

  一路上谁都没有再开口,常记溪望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分钟后。

   

  “嘎吱。”他踩下了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学校的门口。

   

  常记溪再次重复的向他致谢,也不管他接不接受。

   

  陈醉直言,“行了,下车。”。

  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山脸。

   

  常记溪心中才冒出对他的一丁点好印象,就被他一桶冷水浇了下来,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男人!

   

  她咬牙拉开车门,谨慎的往后看了几眼才跳下车,气的她连礼貌的“拜拜”都不想说了,正准备转身进去。

   

  车窗摇了下来,“等等。”

   

  常记溪回头,客气疏离问:“陈队长,您还有什么事吗?”

   

  陈醉扔了一个东西给她。

  一个漂亮的弧度划来,常记溪慌乱的去接,等她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时,陈醉的车早就不见了踪影。

   

  常记溪垂首盯着手中的药酒,气的发笑:“这算什么,打一个巴掌再给一颗糖?”

   

  就在她转身进学校的时候,马路对面有两道光将刚刚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隔天常记溪没去早餐铺,连午餐都是李校长捎带过来的。

  第三天,她早早就收拾好了,照常去吃早餐。

   

  与其说这里是早餐铺,不如说是八卦的中心,常记溪一进去就感到屋内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在她身上。

   

  有些视线对上她澄澈无垢的杏眸时,连忙别过头。

  而有些则丝毫不掩藏,明目张胆的盯着她,眼中还有些挑衅之色。

   

  至于这几道不善的目光,当然是那几个从头到尾敌视她的女人咯。

   

  常记溪淡淡收回视线,动作自然的打了早餐,依旧坐回了那个位置。

   

  今天这些人是怎么了?

  难道她脸上有什么东西?

  常记溪伸手摸了摸光滑的脸,暗暗奇怪,也没什么东西啊。

   

  她表示不懂,唯一合理且可行的解释,就是她过分漂亮的惹人嫉妒,常记溪非常自恋的在心里笑了起来。

   

  “常老师,你在笑什么?”

   

  王时临好奇的看着她咬着包子发笑,那样子有点傻萌傻萌的。

   

  常记溪迅速回过神,将口中嚼碎的包子吞了下去,“早啊。”

   

  “早。”

   

  王时临坐了下去,隔空举手招呼人,“陈队,这里!”

   

  常记溪眼睛闭了闭,王时临这家伙!

   

  一阵寒风过,常记溪埋头苦吃,只要我吃的够快,冰山就追不上我。

   

  王时临看她只顾吃,问:“常老师,你赶时间吗?”

   

  常记溪胡乱“嗯嗯嗯。”了几声。

   

  王时临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常老师,你今天怎么没有吃鸡蛋!?”

   

  吃鸡蛋好像不是什么重点吧?

  面对王时临好奇宝宝的关心模样,实在说不出“关你屁事”这种话,常记溪讪讪道:“今天忘了。”

   

  王时临不疑有他,或者说面对常记溪这样的大美女,根本就跟说谎两个字联系不到一起。

   

  他心里瞬间想到陈醉之前的话,偷瞄了一眼,还好他专注于剥蛋,对他们之间的对话恍若未闻。

   

  王时临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怪异,这让常记溪一下就感觉到了。

   

  他憋了许久,还是没胆子在正主面前问,特别这个人还是陈队!

  “常老师……。”

  他话音戛然而止。

   

  “呃?”

  常记溪满脸问号。

   

  两人被扼制卡断了交谈,眸光不约而同望向碗中的两瓣蛋白。

  不止他们,连屋子的交谈声都变小了,众人的眼神时不时飘向他们桌。

   

  陈醉对周围的注目视若无睹,面无表情地说:“我不喜欢吃。”

   

  言下之意就是你替我吃,常记溪可没有这么大的狗胆子,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他扯上什么关系。

   

  她反应很快,筷子夹了一半分给王时临,王时临看着碗中的半颗蛋白,欲哭无泪。

   

  这个可是陈队亲手剥的蛋!

  他吃了会不会承受不住啊?

  还有他明明记得陈队之前说过,会让人误会之类的话。

   

  那今天这这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有没有好心人给他解释一下?

   

  常记溪朝他眨眨眼,“谢谢陈队长的鸡蛋。”话虽然是谢他,但是眼睛却看着王时临。

   

  王时临后知后觉的附和了一声。

   

  当事人依旧非常高冷的没有搭话。

   

  常记溪喝完最后一口豆浆,拿起东西,急匆匆的道了一声:“再见。”便头也不回的出门回学校。

   

  王时临压低了声音问:“陈队,您不是说这样容易引人误会吗?”

   

  陈醉挑挑眉,黑眸中似隐隐藏着笑意,“你说什么?”

   

  王时临愣了片刻,张了张嘴,“没,没说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