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高岭之花
嫦娥小鹅鹅2021-02-14 01:312,022

  陈醉手上端着两杯热奶出了来,对于眼前陌生的环境常记溪显得很是拘束,无比端正的坐着。

   

  “你的随便。”

   

  常记溪嘴角一顿抽搐,没想到他这么冷的人,居然也会说出这么冷的笑话。

   

  她接过他递的杯子,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常记溪双手握着杯子,利用隔温暖着冰凉的手,淡淡的奶香味随着升腾的热气溢出,她浅抿了一口,温热顺着喉咙温暖了全身。

   

  这别墅里有壁炉,还有一个偌大的落地窗,抬头便能看见外面的雪景很是享受。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风声敲击着窗户,发出阵阵细响,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客厅很安静。

   

  常记溪盯着杯中的乳白液体出了神。

   

  “手没事吧?”陈醉忽然开口问道。

   

  常记溪回过神,脑中飞速的运转,刚刚在外面都冻僵了,哪里还知道疼不疼,现在他一问起,她就感觉肩胛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在他的注目下,常记溪嘴硬回答:“没事。”

   

  “没事?”陈醉明显不相信,她方才握方向盘的姿势都有些不太自然,他起身说:“你等等。”

   

  见他上了楼,常记溪口中忍着的一口冷气吐了出来,“嘶!”,她今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差点跟家访家长打起来不说,还偏偏遇到了他。

   

  她坐在沙发上,心中不断的怀疑着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来到他家,还坐在他家的沙发上??

   

  不过,她怎么到哪儿都能碰到这个他!难道他们有缘?只一秒,她就否定了这段孽缘想法。

  据王时临的八卦嘴说,陈醉可是北庄炙手可热的单身汉,十几双发光的眼睛盯着呢!

   

  况且人家还是保安届的高岭之花,自己高攀不上,高攀不上!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肩胛被人按了一下,她深深吸了一口冷气,脱口而出:“疼!”

   

  “不是说不疼吗?”

   

  面对陈醉澄澈的目光,常记溪有种自打嘴巴的感觉,这位大爷该不会是单纯的想要验证自己有没有说谎吧?

   

  常记溪眨巴眨巴眼睛,带着几分恶心的撒娇:“陈队长忽然一按,就有点疼了呢。”

   

  陈醉斜睨了她两眼,似乎有些不习惯她这副模样,“说人话。”

   

  常记溪扁扁嘴,吐出一字:“疼。”她很干脆的认了怂。

   

  她原本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但无奈他好像总能拆穿自己的伪装,真是令人十分讨厌的感觉!

   

  陈醉翻着医药箱,“刚刚我见你泼水的力道,还以为你不疼。”

   

  常记溪:“……。”

   

  真是非常不巧,自己偶尔暴力的一面居然让他见到了。

   

  “还要承蒙常老师的不杀之恩。”

   

  常记溪:“???”

   

  陈醉闷声说道:“右手受伤还能开这么快的车,不是手下留情是什么?”

   

  常记溪:“……。”

   

  “我平时很惜命,唯独今天。”他的表情很认真。

   

  常记溪干干的笑了两声缓解心中的尴尬。

   

  她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虽然是女司机,但也拿本本上路好几年了。

  作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她时刻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不超速不超载,绝对是司机中的乖乖仔。

   

  “涂药。”

   

  “啊?”

   

  陈醉见她一脸茫然,好心提醒:“伤。”

   

  常记溪懵懂的“哦”了一声,旋即感到不对劲,伤在肩胛啊!

  他怎么涂?

   

  陈醉脸上闪过一丝不耐,沉下了眉头问:“怎么了?”

   

  常记溪尴尬的撑开了一缕笑,婉言拒绝,“还是不麻烦你了,等我回去自己涂就好了。”

   

  陈醉眯眯眼,“你想让李叔知道你跟学生家长起冲突的事?”

   

  常记溪无言反驳,要是让李校长知道他跟徐然家长起冲突的事,肯定不会让徐然复学的。

   

  但让陈醉给她涂药,她过不去心里那关,光想想她就浑身恶寒!她接过他手中的药,“我、我自己来吧。”

   

  陈醉也不废话的点点头,起身往厨房去,将客厅留给她。

   

  常记溪里面穿的是一件衬衫,她解开前面几个扣子,露出光洁的肩膀,还有肉眼可见的一大块乌青。

   

  她在心中咒骂了几句,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涂药。

   

  十分钟后。

  客厅散发着一股药味,常记溪将最后一个扣子扣好,陈醉也端着两碗饺子出来。

   

  “吃吧。”

   

  常记溪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了,走了这么一大段路饿的前胸贴后背,闻到饺子的香味她忍不住食指大动。

   

  她轻声道了声:“谢谢!”而后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受伤的肩膀完全没有妨碍到她的大快朵颐。

   

  相反她的囫囵吞枣,对面的陈醉显得很是优雅,细嚼慢咽,仿佛是在享受一般。

   

  不管是在人前,还是人后,他都保持着这一副模样,真是令常记溪感到十分惭愧。

   

  她望了他一眼,脸色诚挚道:“陈队长,今天谢谢你。”

   

  陈醉动作停顿,微微抬头看她,“不用,今天就算不是你,换做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常记溪:“……。”

   

  陈醉见她不说话,冷冷提了一句:“以后做事别勉强。”

   

  常记溪将目光投向他,他言下之意指的是今天的事?

  可惜陈醉没有回答她,埋下头去吃东西,让她自己慢慢理会。

   

  也对,要不是陈醉的那一脚,估计现在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场面。

   

  为了缓解气氛,常记溪问了出声:“陈队长,你怎么会去红村,这么巧?”

   

  陈醉简单明了的答道:“去见个长辈。”

   

  常记溪“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气氛又冷了下来,外面的风雪看起来小了许多,壁炉被陈醉升了起来,烤的整个屋子暖洋洋的,让人不禁想昏昏欲睡。

   

  常记溪吃饱,陈醉自觉的收了碗筷,虽然他话不多,脸也挺臭,但是对人还是不错的!

   

  她打了一个哈欠,身影歪歪斜斜,歪歪斜斜的就躺了下去,顺便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完全没有顾虑到这是别人家,陈醉看着沙发上陷入梦乡,睡的香甜的常记溪,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拿了一床厚厚的毯子盖在她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