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逝去的雪2020-04-15 21:105,077

  查理赌船上散客的赌局在23点之前也有了结果,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金发女子赢得了比赛,结束时身上的资金为3.5亿。

  无聊的几人坐在二楼看着散客们的赌局,对于这个女子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因为来到大厅的时候,女子就已经赢了两亿多,剩下的一个小时时间,都是在玩梭哈。

  而众人最后的对赌,也会有大屏幕进行现场直播,而来参加赌博的也好,看热闹的也好,观看比赛的同时可以享用世界顶级厨师做出来的美味佳肴,当然这里的酒水也是世界上一等一的。

  很快女子的资料就被送了上来。

  查理将看过的资料递给了张天义,张天义看完之后又传给了汤姆二人。

  “索菲亚?什么时候F国出现了这样的女子?”汤姆和琼斯看到资料问道。

  查理:“我怎么知道?常年飘在海上,我会去去关注这些?光是你们两个老家伙就够我应付的了。”

  张天义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却是很感兴趣的看着场中的女子。

  汤姆叹了口气道:“Z国不是有句古话么?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看样子刚刚与张天义的较量,让汤姆有了些感触。

  琼斯也是微微摇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获胜者索菲亚,被请到了二楼贵宾厅参加最终的赌王大赛。

  最后的赛事四人对赌梭哈,赌资为每人两亿美金,没有局数限制,直到其中一方赌资输光,资金最高的为胜者,由于世界三大赌王齐聚,所以这次赌王大赛的胜者将会成为世界赌王。

  一头金发,身材火爆的索菲亚在侍者的带领下上到了二楼贵宾厅。

  看到早已就位的张天义三人,还有作为裁判的查理。

  索菲亚:“我本来以为查理你也会参加,我来这里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你。”

  汤姆没等查理回话笑道:“小姑娘,和查理有什么恩怨?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索菲亚不屑的说道:“你算什么?给我做主?我要做的就是在赌桌上赢了你们之后,再与查理对赌一局,不过我和他赌的是命,你敢么?”

  索菲亚的挑衅并没有让查理动怒,只是微眯着眼睛道:“我无法拒绝一个这样美丽女孩的挑战,不过我似乎与你也没有任何仇怨。”

  索菲亚:“只要我赢下世界赌王大赛,你自然会知道你我间到底有什么仇怨。”

  查理笑笑:“也罢,总之你能从散赌中获胜,足以证明你的实力,规矩不需要多说,请入座参加赌局。”

  索菲亚穿着白色长裙,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走到了留给自己的位置上。

  看到索菲亚入座,查理开口道:“不设庄家,底注100万,每次加注不得低于一百万,四位还有什么不清楚?”

  四人摇摇头,查理:“为了公平起见,请摇骰子决定先后顺序。”

  张天义:“我就排在最后吧,貌似今天我在最后会赢的很爽。”

  琼斯:“张天义你又调皮,还是摇骰子决定吧?这样也公平一些?”

  张天义:“各位都是此道高手,那个骰子根本算不上什么公平,这样吧,就让索菲亚小姐切一副牌,我们各选一张,决定次序?”

  汤姆点头道:“这样也好,我没没有意见。”

  琼斯也点头应是,索菲亚:“你就是张天义?跟老查理以兄弟相称?”

  张天义微笑着点了点头,索菲亚:“我会在这场赌局上先打败你,然后去挑战老查理。”

  张天义没有丝毫动怒,微笑着伸出右手指向了荷官刚刚摆在桌子上的一副扑克牌。

  索菲亚手速极快,只是挥手间,就从一副牌中抽出了大鬼,然后随意一丢,大鬼牌面朝上插进了摆好的那副扑克牌中。

  张天义:“汤姆猫,老穷死?女士优先?让索菲亚先抽如何?”

  汤姆:“张天义你还是这么会讨女孩子欢心。”

  随即向扑克牌方向伸出了右手,示意索菲亚先抽,当然琼斯也没有反对。

  索菲亚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只见索菲亚修长的手指飞速滑过了扑克牌,收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张牌。

  汤姆拍手道:“好身手,接下来看我的。”

  和索菲亚的动作不同,汤姆先是从扑克牌最顶端拿了一张牌,然后坐回了座位,将手中扑克牌丢出,扑克牌绕着桌子飞了一周准确的插进了扑克牌中,却是将一张牌顶到了汤姆面前。

  琼斯笑了笑道:“该我了。”

  都是赌王,所以就连这抽牌,谁也不甘落在下风。

  琼斯右手猛的一拍桌子,那副扑克居然像一条长龙般腾空而起,落回去的时候,琼斯猛然出手,拿到了一张牌。

  这一下就剩下张天义了,三人的目光包括查理和荷官都看向了在一旁优哉游哉的张天义。

  张天义:“诸位不愧是赌界高手哇,小弟的确比之不上,不过,我也不能太丢人不是?”

  说笑间,张天义右手轻扶桌面,气功顿时发力,一张方块2弹出落在了桌子中央。

  张天义是怎样做到的,在场没有人看清楚,尤其是在外观看的众人,更是欢叫了起来,都为张天义这一手叫好。

  索菲亚笑着亮出了自己抽到的牌,黑心A,查理红心A,琼斯草花A,就算是张天义抽到了方块A,也是排在最后,可是谁也想不到张天义居然抽出了一张最小的牌。

  查理:“抽牌结束,索菲亚牌面最大。”

  在查理示意下,荷官开始发牌。

  四人看过牌后,将牌放在了桌面上,此时桌面上的明牌为:索菲亚红心8,汤姆方块K,琼斯红心Q,张天义黑心10。

  荷官:“汤姆先生牌面最大,请说话。”

  汤姆扔出了两个100万的筹码道:“第一把,先不玩太大,200万吧。”

  琼斯:“跟!”

  张天义:“跟!”

  索菲亚:“跟!”

  第二轮发牌后,索菲亚红心9,汤姆梅花K,琼斯红心A,张天义黑心8。

  荷官:“一对K说话。”

  汤姆笑道:“看来我的运气不错,500万。”

  琼斯:“跟!”

  张天义:“跟!”

  索菲亚笑了笑道:“我就不跟了,看看第一把谁会赢。”

  说着索菲亚将牌扣在了桌面上。

  第三轮发牌,汤姆方块A,琼斯红心J,张天义黑心7。

  荷官:“同花说话,琼斯先生?”

  虽然张天义和琼斯都是同花,但是琼斯的牌面比张天义的大。

  琼斯笑道:“我估计这一轮牌风要转,500万吧。”

  张天义:“跟!”

  汤姆:“跟!”

  最后一轮发牌,汤姆红心9,琼斯红心3,张天义黑心4。

  汤姆:“看来二位同花顺都没有了,这最后一张底牌将决定这一把的胜负。”

  琼斯:“赌局才刚刚开始,这么早结束就没什么意思了,这样吧1000万开牌。”

  张天义笑了笑道:“汤姆猫,你难道拿到了三条K?看琼斯加的注就知道他肯定不是同花,嘿嘿,我这手牌虽然不咋滴,不过区区一千万而已,跟。”

  汤姆:“嘿嘿,这可不一定,说不定我的底牌就是张K,跟。”

  琼斯笑道:“这样吧,一起翻牌,第一局而已,谁的运气好谁就赢下第一局。”

  张天义和汤姆当然没有异议,三人同时拿起底牌扔在了桌面上。

  在楼下观看的观众们在三人亮牌的时候直接发出了惊叫声,他们看到了什么呢?

  汤姆的五张牌为:方块K、梅花K、方块A、红心9、红心K,三条。

  琼斯五张牌为:红心A、红心Q、红心J、红心3、梅花6,最大A。

  张天义五张牌为:黑心10、黑心8、黑心7、心黑4,最后的底牌为黑心K,同花。

  荷官:“同花胜。”

  众人之所以欢呼,就是因为张天义的这一手牌,从头到尾都是彻彻底底的小牌,虽然牌面上是同花,但是能够以一手这样的牌从头跟到尾,的确是让人佩服。

  梭哈的魅力就在于此,不到翻开最后一张底牌,你永远不会知道输赢结果,赌船上的赌局还在继续,无论是买票上船还是来参加散赌的人,都不觉得钱花的冤枉,虽然张天义只是在数年前在世界级的赌局上出现过,并胜过了现如今的三大赌王,可是自那之后之后就消失了踪迹,直到再次出现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再加上三大赌王齐聚,谁都明白,这是赌王报仇的好机会,对于喜欢赌博的人来说,这样一场赌界盛世没人愿意错过。

  所以查理赌船上也就聚集了各方面的人才,要知道能够买到一张船票的人,会拥有多么巨大的能量?又岂会是普通人?如果能够多结交一些,对自己今后的发展是不是非常有好处?所以尽管船票价格不菲,而且还得自己想办法登船,却依然是供不应求。

  而且这第一场赌局,就让所有登船的人感叹不虚此行。

  就这样,赌船上的赌局还在继续,返程的快艇却是遇到了麻烦。

  J国的六艘驱逐舰将三艘快艇逼停了,探照灯随即照了过来。

  查理的人迅速通过无线电向对方表明身份。

  陆腾:“MD,要是小鬼子想上船检查,怎么办?”

  陈子强环视周围的驱逐舰道:“没有办法,对方可是六艘驱逐舰,我们完全没有办法应对。”

  几分钟后,查理的大副走过来对陆腾和陈子强说道:“没事,不过对方想让两名军官登船,去观看赌局。”

  陆腾:“他们想要登船么?”

  大副摇摇头道:“本来这是不被允许的,不过老大交代过,一切以你们的营救行动为主,所以我让他们乘坐自己的快艇,我把坐标发给了他们。”

  在赌船上的时候,陆腾和陈子强听张天义说过赌船的规矩,只有买到船票的人才有资格知道赌船的具体坐标,而且不得向外传递,要知道船上可都是世界第一级的大腕,一旦出点差错,今后赌船将再无生存的可能性。

  二人知道查理和大副是冒了多大的风险在帮助自己等人,都不知道怎样说感谢的话。

  大副显然看透了两人的心思分别拍拍两人肩膀道:“不用太在意,比起今后的生意,我们老大更在意跟天义兄弟的感情,一艘赌船做不下去扔掉就是了,天义会看着我老大和手底下这帮兄弟饿死不成?”

  大副的普通话显然没有查理的标准,但是二人还是听懂了意思,不由的在想义哥当初到底做了些什么?居然将这个赌王给征服的这样彻底?

  大副:“对了,我估计J国的驱逐舰会一直跟着,不能再乘坐快艇离开了,等到他们两个军官登船之后,找机会让我们的人登船。”

  陆腾和陈子强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点头表示明白。

  这样一来,赌船所在的位置就彻底暴露给了J国官方。

  陆腾有些担忧的说道:“计划被打乱了……”

  陈子强:“没事,义哥一定会有办法应付……”

  赌船上的赌局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这一局索菲亚胜,却是没有赢多少钱,因为索菲亚一直都在弃牌,只有这一把下了大注,让人很容易就分清了她是投机,还是真的拿了一手好牌。

  本来赌法单调的索菲亚,在之后的赌局居然一改之前的作风,拿着投机的牌也跟到底,这一下,四人的赌局精彩程度又超过了之前。

  开赌已经快两个小时了,四人如今的赌资分别为:汤姆1.75亿,琼斯1.9亿,索菲亚1.95亿,张天义2.5亿。

  这时候,刚刚快艇上的大副跑上了二楼贵宾厅,在查理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查理点点头,又嘱咐了大副几句,并没有离开贵宾厅。

  随后,在侍者的带领下,两个J国的大校走进了大厅,这一瞬间,几乎大厅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二人身上。

  因为赌船的规矩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中途登船的事,不过这里距离J国较近,虽然发生了什么不敢想象,但是多半也不会超出众人的意料之外。

  就在两个军官找位置想要坐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织藤俊一的身影。

  二人很是不解,以织藤在国内的资历,居然没有参与到这场赌局中去?

  由于这里没有其他J国中人,而且织藤俊一在国内也是名头响亮,对军部高层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所以两个大校立刻走到了织藤身旁。

  “博野英二郎、上杉左男?你们两个怎么来的?”

  上杉笑着解释道:“巡逻途中遇到了外派的快艇,所以……”

  织藤:“我说二位,这样做不合规矩吧?而且你们还在执勤中?”

  博野英二郎赔笑道:“先生莫怪,如此难得一见的盛世,我二人是真的想见识见识。”

  织藤摆摆手道:“罢了,既然来了,就不要太引人注目了,默默的看,周围有吃的喝的,注意形象?”

  织藤的同意显然让二人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虽说登船了,可要是织藤向军部反应,总归是对自己二人有不好的影响。

  一时间二人开始跟织藤聊了起来,当问到织藤怎么没有参加的时候,织藤叹了口气道:“看到那个Z国青年了么?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张天义。”

  二人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过,织藤感叹道:“此人不简单啊,不论是赌术、格斗能力,还是其他各方面能力都在我之上。”

  上杉二人听到织藤的话很是惊奇,因为在国内,谁都知道织藤自视有多高,同龄人之中根本谁都看不上眼,此刻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让二人颇感意外。

  上杉:“难道此人会胜过阁下?”

  博野:“织藤阁下在国内不论哪一方面可都是无人能及的。”

  织藤摇摇头道:“这个人就如他的绰号一样,很狂,输给他我服。”

  上杉奇道:“绰号?”

  织藤点点头道:“不错,狂龙。”

  “什么?”上杉和博野同时叫了出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霸道总裁遇到野蛮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霸道总裁遇到野蛮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