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逝去的雪2020-04-23 20:135,251

  L市的风波,只用了短短几天时间就结束了,龙虎帮被端,和K组织有密切联系的高官也被一网打尽,但是事情的内幕老百姓却是根本不会知道,只不过一时间换掉了这么多人,倒是让人议论了很长一段时间。

  回到京都别墅,并没有看到金昊晨的身影,胡玥一脸的担忧。

  潘晓婷:“放心吧,金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他们家族的力量你也看到了?”

  胡玥:“我知道,不过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接,还是很担心。”

  张天义:“对方毕竟是佟氏家族,没有那么好对付,不过耗子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玥玥不需要太担心。”

  潘晓婷打趣道:“这是思念自己的小情人了,玥玥……”

  看着又打闹在一起的二女,张天义:“晓婷回来先休息一下,明后天跟我回家……”

  潘晓婷:“呃,这么着急……”

  胡玥一边咯吱潘晓婷一边笑道:“你都要订婚了还笑话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天义:“耗子这次是接受家族的最终考核,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不然我也想出手帮帮他。”

  胡玥:“唉,你们大家族规矩这么多,晓婷,你以后有的受了哦。”

  潘晓婷:“你不也一样?还说我?”

  张天义笑道:“放心,就算是结婚以后,晓婷的生活也不会受到过多的影响。”

  说话间,陆腾的声音传了上来:“义哥,苏正阳那个家伙又让人送来东西了。”

  听着陆腾语气不是很好,张天义三人下了楼。

  只见一大束玫瑰花摆在桌子上,上面还有一张精美的标签,标签上写着思念潘晓婷的话,并约潘晓婷在哪里何时见面吃饭等等。

  潘晓婷随后就将标签扔进了垃圾筐,和胡玥两个欣赏起花束来了。

  张天义也是摇摇头:“这个家伙还不死心,不过说起来好像我还真的没有送过鲜花给晓婷呢?”

  潘晓婷:“行了,你送我的东西还少了一样,不过女孩子嘛,都喜欢这些。”

  胡玥:“这跟金少送我的是同一家店耶……”

  看着捧着花束跑回二楼的李浩辰问道:“义哥,话说嫂子好像才20岁吧?”

  陈子强:“对哦,这次去L市,胡玥说起过,嫂子小的时候是各种跳级,16岁就考上大学了。”

  陆腾:“我们好像一直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张天义轻咳了一声:“我说哥几个,该干嘛干嘛去,只不过是订婚,又不是结婚,你……”

  看着一脸鄙视离开的四人,张天义无奈摇了摇头,对于宋兆龙的提议,张天义本身并不反感,虽然自己也觉得这速度有点快,不过他是真心喜欢潘晓婷,所以也就不在乎这些细节。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天义:“不多休息几天?”

  潘晓婷:“呆着不能出去也没什么意思,我和玥玥还是去工作的好。”

  胡玥:“接下来的研究课题,没有那么容易,演算量也很大,义少我们需要的数据什么时候能够提供给我们?”

  张天义:“这样吧,晓婷下午跟我回趟家,先见见家里长辈,明天你们再去工作,至于数据,我想应该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晚上之前,我一定交给你们。”

  说到要去见长辈,潘晓婷的头低了下去。

  胡玥自然是发现了这一幕打趣道:“羞什么,丑媳妇早晚是要见公婆的,再说我家晓婷可一点也不丑。”

  张天义笑道:“不是公婆,只有公公,在生我的时候,我母亲就去世了,我只在照片上见过她。”

  张天义居然跟潘晓婷有近似的遭遇,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否还在世,但是光看父亲说起母亲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母亲多半也不在人世了吧。

  缺少母爱的两人,在这一刻心仿佛走的更近了,而听到张天义话的胡玥也沉默了,因为胡玥自己也是没有母亲的陪伴……

  在路上,陈天傲开车,潘晓婷和张天义坐在后排座位。

  潘晓婷:“我们应该去买点东西吧?”

  “伯父喜欢些什么啊?”

  “家里还有其他长辈么?”

  “对了,那颗粉红之星还没放好。”

  ……

  张天义将唠叨个没完的潘晓婷搂入了怀中道:“宝贝,别紧张,我老爸又不是会吃人的老虎,很好相处的,说不定一高兴,还会给你点礼物什么的。”

  潘晓婷:“可人家是第一次嘛,紧张是难免的……”

  张天义:“你还想有几次啊?”

  看着张天义玩味的笑容,潘晓婷将脑袋塞入了张天义怀中:“讨厌……”

  没过多久,车停在了一栋四合院前,现在京都这种四合院已经很少了,却是有市无价,想买的人多,但是钱再多,也买不到。

  拉着潘晓婷的手,张天义两人在前,陈天傲在后,进入了四合院。

  四合院很大,院子中央还有水池,水池里还有假山和很多锦鲤,两旁挂着很多的鸟笼子,当然笼子都被黑布罩着。

  张天义:“老爸,我把未来儿媳妇给你领回来了,您老这是在哪个屋呆着呢?”

  张天义的话顿时引来了一阵叫骂:“你这个臭小子,一回来就胡说八道……”

  伴随着声音,一个穿着老式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撩开门帘,从东房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院子里的三人,不由的一愣。

  “老爸,你还不相信,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未来儿媳妇潘晓婷。”

  潘晓婷红着脸低着头叫了一声:“伯父好。”

  “这是我战友陈天傲。”

  才四十多的张昊天两鬓已经出现了白发,可见平时压力有多大,但是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很好:“你小子,这是把哪家的姑娘给骗回来了?潘晓婷?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张天义:“行了您老,就是那个潘晓婷,不然你以为会是谁?”

  虽说张天义年龄也才23岁,但是领回家一个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张昊天也是乐的合不拢嘴。

  在东厢房坐下后,自然有人端上了茶点。

  潘晓婷:“伯父,本来我说带点东西来的,天义说您什么都不缺。”

  张昊天笑着点头:“没错啊,我这不唯一缺个儿媳妇,今天他也给我带回来了么?”

  张昊天平易近人,并没有潘晓婷想象中那么可怕,潘晓婷慢慢也就放开了。

  “原来是这样啊?”听到张天义订婚的始末,张昊天也是哭笑不已,本来是好事,却是让西部战区总司令逼着才办的。

  张昊天瞪了张天义一眼道:“虽然时间有些紧,不过也没有什么。晓婷,你家里没有什么亲人了?”

  潘晓婷点点头,张昊天:“所以宋兆龙是作为女方代表出现,不过我怕这个老家伙不会自己单独前来。”

  接着又问张天义道:“你自己的事,你想怎么办?”

  张天义:“老爸,我之前惹了多少祸你是知道的……”

  刚说到这,又被张昊天给瞪了一眼,张天义挠了挠头笑道:“所以我觉得吧,就算我们想低调,估计也低调不起来啊。”

  张昊天虎目一瞪道:“难道还有人赶来搅场?”

  张天义:“这可难说……”

  张昊天摸着下巴道:“按理来说不应该啊,你之前虽然行为不妥,但是也没有祸害哪家的姑娘啊……”

  看着在一旁偷笑的潘晓婷和陈天傲,张天义连忙叫道:“爸,你怎么说话呢?”

  张昊天:“我说错了?你是什么原因才被我给送去部队的?忘了?敢做还不让人说?”

  张天义:“得嘞您㖏,小的知错了还不成吗?过去的咱就别提了成不?”

  张昊天:“怎么安排,你自己去搞,这所宅子,还有京都其他几处房产到时候作为聘礼,都改成晓婷的名字……”

  京都的房价是什么样的潘晓婷心里很清楚,张昊天的话顿时下了潘晓婷一跳。

  “伯父,用不着这样,今后都是一家人。”

  张昊天:“对啊,既然都是一家人,写上你的名字有什么区别?对了,你们等等。”

  说到这里张昊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多时,张昊天手里拿着个精美的木盒子回来了。

  还没坐下,就将手里的木盒递给了潘晓婷道:“这是见面礼,晓婷也不要拒绝,钱我相信有天义在,你不会缺,这个镯子是天义母亲留给她未来儿媳妇的,这是早就交代好的,只希望你和天义能够早日生儿育女,平平安安好好的过日子。”

  看着捧着盒子愣住的潘晓婷,张昊天对张天义说道:“还等什么呢?赶快打开,给你媳妇带上。”

  听到张昊天称呼上的转变,张天义笑嘻嘻的打开了盒子,只见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纯白通透的玉镯子。

  张昊天:“天义这小子,从小对这些古玩啊、古画啊之类的就不感兴趣,可能多少有些了解,但是绝对没有多深入,这个盒子,是金丝楠木雕成的,你们要收好了。”

  给潘晓婷将镯子戴好后,张昊天看着潘晓婷手腕上的镯子愣愣的说道:“玉是最有灵性的,危急时刻甚至可以保主人一命,儿媳妇,你也是练武之人,应该能感觉到它的独特之处。”

  张昊天的话自然不假,潘晓婷也听说过一些,遇到事故后,身上戴的玉器变得粉碎,而主人本身确实毫发无损,带上了这个玉镯,潘晓婷甚至能够感受到玉镯上传过来的阵阵暖意。

  众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一个下午,吃过晚饭后,陈子强开车载着三人离开了。

  一推开别墅的大门,胡玥顿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遇到恶公公刁难未过门儿媳妇的剧情……”

  胡玥话没说完,就被张天义在脑袋上敲了一下:“别胡说八道,我老爸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捂着脑袋的胡玥叫道:“人都说是有遗传的,能调教出你这个恶少,你老子会是个普通的人物?”

  没等张天义反击,潘晓婷率先开口了:“玥玥,别胡说,伯父人很好的。”

  胡玥顿时冲到了潘晓婷的身旁,上下看了几眼道:“容光焕发啊,看样子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这也有点太顺利了吧?义少?你可不许欺负我家晓婷,如果认真算起来,我家晓婷现在可还没有毕业呢?”

  张天义:“放心,我怎么会辜负晓婷呢?”

  胡玥:“下个月一号,就是不知道昊晨他能不能赶回来?”

  张天义:“行了,别伤感了,据我了解,耗子家里可比我老爸要难打发多了,虽然对你的考核已经结束,但是你们之后遇到的家族阻力,不会小,就要看耗子这次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听了张天义的话,胡玥似乎是想起了今后自己所要面对的事,使劲摇头道:“我还没有答应要嫁给他呢。”

  张天义:“行了吧你,看耗子不在的这几天把你急成啥样了?还不肯承认。”

  胡玥问一旁的陆腾道:“真的这么明显?”

  陆腾点点头道:“难道不正常么?你要不说,哥几个都以为你俩早就结婚了。”

  胡玥大叫了一声跑回了房间,留下了哄笑不已的一屋子人。

  潘晓婷 :“大家都早点休息吧?天义别忘了我要的数据?明天我和玥玥就先去工作了,还不知道后续研究的情况怎么样。”

  张天义:“我知道,张佳给我汇报过,临床试验很成功,就是脑部的救治可能有时间限制,目前来说对于脑部患者的治疗情况不是很理想。”

  潘晓婷:“这个是自然的事,人类的大脑太过于复杂,根据我之前的计算,在脑部受到重创后,10秒之内如果能够使用纳米康复技术进行救治,还是有95%以上的治愈几率,超过了这个时段就不好说了。”

  张天义:“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了,明天还要工作,早点去休息吧?”

  潘晓婷:“你们呢?还不睡?”

  张天义:“我们讨论一下这次行动的得失,再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没事,不会花太久的时间。”

  潘晓婷乖巧的点点头道:“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洗漱睡觉,你们也早点?”

  潘晓婷离开后,五人围着茶几做了下来。

  张天义:“总的来说,我们这两次任务完成的很漂亮。陆腾,将你在岛上的发现告诉大家。”

  陆腾点点头道:“由于营救的时间有限,所以当时发现了也没有来得及向大家进行说明,我在岛上看到了K组织的痕迹,被子强击杀的那个女子,是一名生化改造人。”

  陈子强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并没有惊讶,李浩辰和陈天傲却是有些震惊。

  李浩辰:“这么说来J国已经被K组织完全渗透了?”

  陆腾:“很难说,不过今后我们面对J国特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据我观察,那个女子是完整的三阶段改造人,却没有出现之前改造人的早衰现象。”

  陈天傲:“K组织已经克服了这个难题?”

  张天义:“很难说,不过那个女子的战斗力并没有多突出。有了这个发现,我们今后就要更加注意,平时的训练也不能放松,只要自身强大,就不会在乎对方的变化。天傲,把你的发现告诉大家。”

  陈天傲点点头说道:“参加拍卖会那天,我发现了疑似之前匿名进入嫂子公司的那个人,开始还不能够确定,不过有这样几个细节,大家可以一起探讨一下,第一个疑点就是,我第一次发现他的时候,是在L港的海边,那时候他离得很远,面容经过乔装,虽然带着墨镜,却是始终不敢正视嫂子和玥玥;第二就是他第二天出现在了健身房,虽然又换了张脸,但是从一些细微的习惯性动作,我还是认出了他,估计当时没有想到嫂子的武力值会那么高,最终没有对我们出手;第三就是展销会,嫂子出手教训那个出言不逊男子的时候,他恐怕是以为他暴露了,在那一瞬间气息有些慌乱,当发现嫂子的目标不是他后,就消失在了展销会场。”

  李浩辰:“我的感觉没有你的敏锐,还好他的主要目标是嫂子……”

  张天义:“按照天傲的描述,极有可能是当时失踪的那个人,也是杀害十几条人命的罪魁祸首。”

  陆腾:“怕的就是他隐藏起来。”

  陈天傲:“不错,看样子他的主要目标还是嫂子,这样我们就有机会。”

  张天义:“还有一个情况,大家都要注意,就是关于伊若涵家人的情况,现在已经查明,她唯一的父亲,被安置在J国首都,而伊若涵的孪生妹妹,已经入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霸道总裁遇到野蛮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霸道总裁遇到野蛮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