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为强记饭店做的事
中黄2020-06-22 10:415,384

  许惠怡叫出租车司机在强记饭店门前停车,她想在回到林大东家前先去强记饭店看一看。在车上,她听了两孩子描述的情况,极度震惊。强记饭店搬走了?瑞强砸坏了经营十三年之久的店铺?

  她付了车费下车后,不敢相信眼前的强记饭店里面一片狼藉。一个月前,她在里面和瑞强喝茶聚旧,瑞强谈笑风生,大谈他的生意如何得助于天时地利人和做得风生水起,家庭如何美满来年将添一位小公主。转眼间,物是人非。

  她不禁唏嘘。世事真的难料。

  “老爸,你在这里?”酸荞头见到爸爸从厨房走出来,喊道。

  “你们?”林大东见到许惠怡站在饭店入口不动,立即明白孩子们大概跟她说了。

  “大东,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月前的强记饭店。”许惠怡依然不往里面走,“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瑞强他到底怎么了?”

  “你先进来。”

  许惠怡走到他们面前。

  林大东却对两孩子说:“乔基,酸荞头,你们回家去。家里来了你们的客人,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我们的客人?”

  “酸荞头的四个同学,芳晴、倩柔,凯楠和浩洋。他们在等你们回去讨论拍照片的事情。”

  “你不想我和酸荞头听你和妈妈说话?”乔基满脸不高兴,他才不管那四个对拍照异常起劲的人——与他何干。

  “你们留在这里没关系。但是,你们的客人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他们怎么不请自来?”乔基烦躁起来。

  许惠怡一愣,儿子连不请自来这个成语也懂呀。

  “他们说担心你突然回美国去了。”

  酸荞头瞧了老爸一眼,招呼乔基:“走吧,乔基。”

  等两孩子离开了,林大东对许惠怡说:“乔基说对了。我确实不想他们在旁边听我们说话。”

  许惠怡了然地点点头。

  “在乔基和酸荞头去莲山码头接你的时候,我去了瑞强家一趟。瑞强和美珠正在客厅吵架,杰恩和杰安兄弟俩在楼上不敢下来。美珠见我来了,叫我和瑞强说道理。她说瑞强做了这种事,她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瑞强听了马上发火,叫美珠带上两个孩子回娘家去,别让他见着心烦。”

  许惠怡听得生气了。“瑞强他竟然说这些混账话。”

  “饭店要搬走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他在这里开始,从三百平方米的面积做到七百平方米,十三年来每天都生意兴隆。在这里,瑞强实现了他的事业成功。”

  “他的成功,瑞强自己都说借助天时地利人和。花无百日红,他的幸运用光了,以后只能凭自己真正的实力重来。他都活到快四十岁了,居然想不通这么简单的道理,竟然做出这种报复的事来。他以前心胸不是这么狭窄的,做了老板后变了。尊重行业对手才体现他的品格不是吗?”

  “你要去和他谈谈吗?”林大东的语气很认真。

  许惠怡不激动了。“你和他谈过后没成果吗?”她反问。

  “是瑞强叫他大哥找了几个人一起做的。他说这里既然是他一手一脚建立起来的,十几年的心血他容不得别人坐享其成。我问他没想过后果吗?他说他天不怕地不怕。”

  “因为他知道志贤会帮他。”

  “志贤已经帮了他很多。相反我什么也没能帮上忙。连那天他搬走这里所有桌椅和其他东西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乔基和酸荞头告诉我,我以为强记饭店还在营业。”

  “我听乔基说彼得叔去世了。前几天你是不是在照顾彼得叔走不开?”

  “你知道他儿子一直不肯回来看望他。”

  “你才是彼得叔最亲的亲人。我认为你照顾彼得叔和忙着打点他的后事比瑞强的事重要得多。瑞强的事本来就不是问题,是他自己把自己搞出问题来。”

  “现在这里真的成了一个大问题。”林大东叹了口气,“那个中了标的老板提出终止租赁合同,拿回订金。这样一来,村委要向镇政府申请重新开投铺位。志贤说了,政府里面那群人可不高兴了。村委自然会找瑞强麻烦的。”

  “什么麻烦?”

  “强记饭店要重开的话,要办理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那些证照,那么村委是不会给他开证明的。”林大东又叹了口气,“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美珠说志贤表哥已经打电话来说不租给他们那个铺位了。”

  许惠怡露出一派了然的神色。“瑞强不是说天不怕地不怕吗?让他看看到底是谁怕谁。逞一时之气只会自讨苦吃。这样一来,没人敢把铺位租给他的。”

  林大东看着许惠怡。

  许惠怡挑了挑眉毛,“怎么,你认为我不该嘲讽瑞强?”

  “眼下的状况是瑞强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我们想想怎么帮帮他才是。”

  “或许瑞强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

  “他需要。”

  许惠怡一秒钟弄懂了。“要帮人想明白不容易哟。你已经试过对他说大道理了,或许叫志贤再出马帮帮他。”

  “那些都不重要。修复好这里再说。”

  “修复这里?”许惠怡扫了四周一圈,“村委要求的?”

  “管谁要求。这里首先要修复,修复了才有希望。”

  许惠怡听明白了。“你来修复吗?”她问。

  “我来修复。明天店家送水泥砖头过来。”

  许惠怡用怀疑的口吻问:“你什么时候学的人家泥水工的本事呀?”

  林大东咧嘴一笑,“我家房子两次加盖楼层的时候我都有份参与,跟老师傅学的。”

  “厉害。”许惠怡看着眼前这个笑容动人的男人,“你还有什么技能是我不知道的?都告诉我!”

  “就这个。”

  “很有用。”许惠怡用揶揄的口吻说后面这句,“当时你没想到有朝一日在兄弟闯的祸中派上用场吧?”

  林大东用正经八百的态度应对:“这项技能能在这里起作用就好。”

  “你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了帮瑞强重新获得机会吧?”许惠怡问。

  “强记饭店应该是完整的。”林大东答道。

  早上六点钟,酸荞头从睡梦中醒来。她有些恍惚,目光缓慢地转了自己房间一圈,才吁了口气。她坐起来,把双手握成拳头,又松开,又握成拳头。

  梦中,自己这对拳头带着拳套和乔基在对打?

  她前手勾拳击打乔基的头部,乔基反应极快,躲开了。她随即后手勾拳击打乔基的身体,乔基似乎料到她的招数,反应灵敏,躲开之余马上对她发起攻击。她迅速使用后手内侧将乔基的直拳由外向内拨开,不让乔基得逞。

  “Very good。”乔基称赞她。

  她趁乔基分心的当儿,立即来个上勾拳击打乔基的下颚,看到乔基的头部往右一歪,她赶紧再来一拳,打到乔基倒在地上。

  拳击台下的观众们马上爆出雷鸣般的喝彩声。

  大家都在喊她的名字:“林又荞,林又荞,林又荞……”

  她听得最清楚的声音来自林凯楠和林浩洋,他们为她欢呼呢。

  “今天要和林芳晴、林倩柔、林凯楠和林浩洋,还有乔基他们一起拍照呢。”酸荞头自然自语。

  芳晴弹钢琴、倩柔弹竖琴、林凯楠和林浩洋打乒乓球,她和乔基练习拳击对练,不是对打,练习而已。

  “又荞,你醒了吗?”有人轻拍房门。

  她听出是惠怡姑姑,赶紧走去开门。“惠怡姑姑,早。”她说。

  许惠怡瞧着她的头发看,“今天你站上拳击台,要换个发型配合一下拳击吗?”

  她摸摸自己已经扎好的马尾辫,“这样不行吗?”

  “如果是去上学没问题。”许惠怡说,“今天你的身份是拳击手。你应该让头发和你一样,充满自信。”

  “充满自信?”

  “我听乔基说你问芳晴舅舅可不可以把你学习拳击的目的和照片一起发表。”许惠怡微微笑,“我猜你要向别人传递你的信心,你的眼睛和双手打拳没问题,那么做其他困难的事情,你也有信心做到。”

  酸荞头小小声问大人:“惠怡姑姑你昨晚是不是梦见我这样告诉你了?”

  “我梦见你一记左勾拳把乔基击倒了。”

  “真的?”酸荞头惊呼,惠怡姑姑的梦和自己梦见的一样呢。

  “惠怡姑姑帮你编辫子好不好?”许惠怡扬扬拿着的红头绳,“它和你们的拳套和裤子很配哦。”

  “blood。”酸荞头不由自主地说。

  “Yes,blood。”

  酸荞头和许惠怡来到楼下客厅,见奶奶正从厨房端早餐出来。“乔基还没下来吗?”许惠怡快步走过去帮奶奶摆弄餐桌上的早餐。

  “他一听说他的先生去了强记饭店就拔腿往外跑。”奶奶边说边打量自己孙女,这套白色上衣搭配白色竖条的红色运动裤是惠怡从美国带回来的,专门为孩子们穿上拍照准备的。连黑色鞋子也是同一个牌子,说是阿迪达斯的运动系列,花了两百多美金。她嘴上高兴和多谢惠怡千里迢迢从美国带衣服和鞋子给自己孙女,心里却并不是那么回事。她认为惠怡送一条裙子给酸荞头,她会乐开花。

  “奶奶,我好看吗?”酸荞头有些羞涩问奶奶,奶奶打量了自己好久,不知怎么看自己这个造型。

  “惠怡姑姑帮你编的辫子好看。”奶奶盯着她的辫子说,“如果你穿条裙子拍照就好了。”

  酸荞头微微失望。她这才明白奶奶始终认为她该打扮漂亮,穿上一条裙子。

  “泉婶,你等着瞧,又荞今天穿这身运动服拍照比裙子可爱、漂亮得多。相信我,OK?

  “唉。”奶奶叹了口气,“从古至今,女孩子穿裙子最漂亮。”说完,没给许惠怡说服的机会,径直进了厨房。

  许惠怡和酸荞头对视一秒后,同时出声:“从古至今?”

  两人一起吃吃笑起来。

  乔基蹲下来看着林大东用灰铲铲起一撮水泥浆糊到操作台表面,糊均匀后,拿起一块泡过水的瓷砖贴上去,再用灰铲轻轻敲了瓷砖几下,将它压实。厨房里的操作台也好灶台也好,表面的瓷砖都被敲烂,要全部铲掉后重新贴上新的瓷砖。

  “你打算自己一个人搞定所有砸坏的地方?”他托着腮问。

  “一个人做。”

  “你可以早上卖鱼下午来做呀,干嘛一大早就来这里?”

  林大东继续糊水泥,一面回答孩子的问题:“这里不尽快修补,村委就不能带新的卖主来看。我不卖鱼几天没关系。”

  “你对瑞强叔叔真好。”

  “瑞强叔叔对我也很好呀。”

  见林大东糊好水泥浆,乔基马上拿起一块瓷砖递给他,一边问:“他为你做过什么事?”

  林大东接过瓷砖,紧接着前一块贴上去,同时回答乔基:“读初中的时候,瑞强叔叔和志贤叔叔帮过我很多。到后来,他们借钱给我盖房子啦,帮我找医生给刚出生的婴儿看病啦,帮我找医院给我爸爸住进去看病啦,在我失去孩子、妻子、父亲的时候在我身边陪伴我安慰我啦。多到数不清呀。”

  “所以你现在报恩?”

  “这不是报恩,孩子。朋友之间你帮我我帮你,是常有的事。”

  “那我是不是该为杰恩和杰安做点什么。”乔基站起来,“他是我在范江村认识的第二个朋友。为了回应他老是称呼我兄弟,我该做点什么来称得上是他的兄弟。这才公平。”

  林大东也站了起来,用手捶了两下老腰。“你真爱讲公平。”他笑乔基。

  “这是我的原则。”

  “那你以后去当法官。”

  “不,我要当骑师。”

  “骑师?”

  “大东叔叔,乔基。”

  两人同时扭头一看,饭店门口站了瑞强叔叔和杰恩、杰安三父子。瑞强叔叔和杰恩的右手各挽着一个灰斗,里面有把灰铲。

  乔基瞧林大东打了个眼色,勾起嘴角笑了。

  “杰恩,你也要帮忙吗?”林大东朝他们大声喊过去,“你什么时候学会泥水工的活了?”

  “不,我是帮志贤叔叔拿来的。”

  林大东咧嘴笑了。

  许惠怡和酸荞头快走到强记饭店,见到一辆林肯领航员先她们停在饭店门口。车门推开,一个男人下车来。

  “志贤叔叔。”酸荞头跑了过去。

  “酸荞头。”志贤微笑着打量她,“你今天看起来很酷呀。我从来没见你编过这种辫子,这发型和你一套运动服一样看起来很有战斗力。”

  “是惠怡姑姑帮我编的辫子,衣服和鞋子也是惠怡姑姑送的。”酸荞头兴奋地告诉志贤叔叔,“下午,我会戴上你送的拳套站上彼得爷爷家的拳击台上。

  “很好。”志贤说,“我会成为你们的观众。”

  “练习而已。”

  “明白。”

  此时,酸荞头见到林晶晶从早餐街那头走过来向自己招手,她便对两个大人说:“我的同学晶晶在那头招我过去。”

  等酸荞头走开,许惠怡开口道:“你这么早回来?”她对林志贤今天的打扮有些惊讶——他没戴黑框眼镜,没穿西裤皮鞋,取而代之是一条普通牛仔裤和一双休闲帆布鞋。今天是星期三,身为两家公司老板的他休息吗?她这样猜。

  “瑞强很早就打给我,说天没亮大东那家伙就在他以前的地方干活了。大东连鱼也不去卖,就在那里弄水泥浆。”志贤答道。

  “他昨天叫人家今天早上送材料过来,后来等不及了,要人家晚上就给他送过来。他想早点动手修补。”

  “我知道。材料的店家是我朋友,他们跟我说了。”

  许惠怡忍不住问:“你回来是帮忙?”

  “当然,否则他们两个人一天搞不定。”

  “两个人?你是说瑞强他——”

  “瑞强在里面。”

  “他想通了?”

  “他呀,不得不对现实妥协。”志贤说,“只有还给将来接受这里的老板一家完整无缺的店铺,他才能重新获得我表哥的新铺,才能修补和美珠的关系,才能给杰恩和杰安,还有明年出生的孩子一个稳定的家庭。”

  许惠怡心想,瑞强只听什么事都能帮上忙的志贤,便问:“你给他讲了什么大道理?”

  “没讲大道理。我叫他去看看大东为他做了什么。大东为他做的,正是在帮他解决问题。”

  许惠怡将目光从志贤脸上移开,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志贤是他们四人当中最看透人性的,正如当年他指责她从来没当过范江村是她的家,也从来没当过林大东是她的将来一样。她爱的是自己,最爱自己。当时,她想嘲讽志贤说的一点没错,她就是那样的人。如今,志贤令她心悦诚服。

  “大东昨天说了,强记饭店应该是完整的。”她说。

  志贤望向强记里面,用钦佩的语气说道:“大东在人性方面永远都比我们做得更好。”

  许惠怡深深地点头。“非常同意。”她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基和酸荞头的那些办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基和酸荞头的那些办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