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蝶族
木木王令2020-04-02 00:253,591

  “相传蝶血有个庞大的家族,他们身上都有些蝶印记,而紫蝶神籍就是他们家族所创的天下第一神器,得紫蝶神籍着得天下。所有五国都在争夺紫蝶神籍,蝶血也因此而遭遇灭族之灾。这清妍想必是唯一的蝶血后人,如果我们能够控制这女子,统一五国指日可待啊。”影子邪从身后突然出现。

  “你也好久没出现在本宫身边了,没有大事你出现,难得见你有兴趣。”皇后雅婷用锐利的眼光看着影子邪。

  “主子这是什么话,我只是突然看到了未来的曙光而已。”影子邪笑着地看着雅婷。

  “这女子你暂时不能动她。”雅婷冷傲地看着影子邪。

  “难不成我们皇后对这女子感兴趣,不过你可不能独吞喔,不然你的情人哥哥那就…”影子邪笑着转身就消失了。

  “这女子…我的魁儿…唉”雅婷看着窗外的月色是这样的柔和,思念却是如此的沉重,淡淡的,静静的,曾经她也是有过刻苦铭心的爱恋。他俊朗的面庞在她脑海里像洪水般席卷而来,仿佛他的气息还在身边,不曾离去。常常幻想他还在身边,假装那美好的时光他们不曾挥手告别,但他们终就逃不过命运的齿轮,爱被埋葬在现实中。 

  东国内…

  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故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 

  “好久没见师兄来我东国了,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吧”东国女皇站在庭院内,双手交集在身后,抬头深思仰望着月光。

  “师妹,你是知道的,我来这儿都是关于妍儿的事情。”欧阳锦成深情地看着东国女皇爽真。

  “莫非你是要告诉我,我的妍儿又长高了几寸,又或者是她变得更像我了。来来回回,师兄都是这么说,我并不觉得有何稀奇。”爽真慢慢地转过身看着欧阳锦成。

  欧阳锦成默不作声地看着爽真。

  看到欧阳锦成不做声,爽真接着说“她并不适合来到这勾心斗角的地方。”

  “真儿,你当初在妍儿身上下的咒语你可还记得。你为了阻止她蝶血的情链,你在碟血的动脉处用了你蝶血族的禁术咒语来封印了她的情链。”欧阳锦成突然激动地抓着爽真的肩膀。

  “她作为蝶血后人,本该禁止拥有爱情。我只是为了让她能够成功地修炼,早日找到黑白神书,一统五国,扬我蝶血族。”爽真用内力挣脱了欧阳锦成的双手。

  “可是你不该这样子做,你不能因为我们当初的过错而剥夺爱情的权利。她只是个无辜的孩子。”欧阳锦成愧疚地看着爽真。

  “这一切,你不是很清楚吗?”爽真心痛而高傲地冷言着。

  当初如果不是他的背叛,她又怎么会嫁给东国皇帝这好色昏君。要不是因为他,她又怎会生下清妍之后被东国皇帝打入冷宫。

  她本来是个高贵的碟血后人,拥有开启世界之门的强大能力。要不是因为他,她又怎会舍弃她的家族来到了他的国家。最终因为东国皇帝而让她的家人不得不开启世界之门,通往各地,家族又怎会支离破碎,又怎会妻离子散最终灭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

  而清妍,只是无辜者。

  “我这次来,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清妍身上的情链已经开始晃动了,蝶血也开始慢慢觉醒了。可是她的痛苦也随之而来了。你就不能…”欧阳锦成哀求道。

  “你的过错,就应该由她来承受。”爽真带着狠列的目光看着欧阳锦成。

  “当初,我也放弃了我西国的皇位,来到了你东国,为了你,我已经放弃了一切。”欧阳锦成不甘心地说。

  “你那是放弃吗?你牺牲了我蝶族换来了你西国的太平,你还厚着脸皮跟我谈为了我放弃一切,真是太可笑了。”爽真心痛地回想起她蝶族灭族的种种回忆,更加怨恨地看着欧阳锦成。

  “妍儿,师傅对不起你。一切都怪师傅,师傅能做到的只有弥补。”欧阳锦成难过地看着掌心清妍的情链。

  当初为了惩罚自己,他把清妍身上的一部分情链链接到自己身上,只要清妍被链条所伤,他也会因此而承受情链带来的痛苦。虽然这一切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可是能承受清妍所承受的,他的内心也会好过。

  “最近西国五皇子欧阳轩可有什么动静。”慕容枫摆弄着扇子,眼里却发出锐利的目光。

  “回主子,属下发现西国五皇子曾经出现在凉亭,与一位躺在凉亭的女子相会。属下本想靠近,无奈被他发现了,属下只好离开了。”慕风握着拳头,语气慎重道。

  “女子,莫非是清妍。”慕容枫用手卷了卷垂下来的头发,优雅风流地坐在金席上面。

  第二天

  西国皇宫内……

  “妍儿,身体可好些了吗?我向母后拿了些补身子的人身之类的,等会我叫人煮了。”欧阳魁看着清妍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了,他也跟着开心了。在清妍的耳边吱吱喳喳像鸟儿一样。清妍知道,欧阳魁这是担心自己生病寂寞了,特意过来陪她。

  欧阳魁看了看外面明媚的阳光,他突然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主意。

  “妍儿,天气这么好,要不我带你下床走走。”欧阳魁拉着清妍的手,晃了又晃。

  清妍点了点头,欧阳魁兴奋地拉着清妍的手一路狂奔。清妍都快被欧阳魁拉得透不过气来了。

  欧阳魁把清妍拉到一个皇宫的丛林里面,只见丛林中有个小小的洞门,洞门旁边都是干枯的杂草。

  欧阳魁双手合十,默练口诀,洞门打开了。

  只见洞内简直就是一个圣地。一只只五彩缤纷的蝴蝶伴随着柳丝一起舞蹈;一颗颗火红般的桃树更是为着光彩夺目的圣景增添了几分秀色与生机。那灼灼入伙、皑皑如雪的花儿竞相开放,散发出阵阵迷人的芳香。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让清妍为之一惊,欧阳魁偷偷地看了一眼清妍,他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皇宫内竟然有如此神奇之地,太美了。”清妍不可思议地看着欧阳魁,在她的眼里,皇宫就是一个庄严而神秘的地方,她寻来寻去也寻不到黑白神书的踪迹。这个地方倒是她不曾来过的,很美也很期待。

  “这个地方呀,是魁儿我自己找到的。小时候贪玩,母后也纵容我,所以我到处闯荡。把整个皇宫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好地方玩,那次我跟着个神奇的小猫,它带我进来了这里。后来小猫消失了,只留下口诀给我,我才打得开,旁人是无法知道这个地方的,我厉害吧”欧阳魁笑着摸着自己的肚子,乐呵呵地看着清妍。

   

  “你说是一个猫咪带你来这儿的,那你之后可曾见过它。”清妍好奇地问欧阳魁。

   

  “没见过,不过这个猫咪很神奇,它会说话,而且它唤我做主人。”欧阳魁蹦蹦跳跳地跑进芳草中,兴奋得像个小孩。

   

  清妍想,多么欢乐的一个孩子。她也曾欢乐过,只是那次师傅给她泡药草之后,她的日子也只能跟药盘子度过了。梅花园是她最喜欢的地方,跟这儿一样,也是充满生机和欢乐。鸟语花香,芳草鲜美。

   

  清妍随着欧阳魁的步伐,来到了一个叫温情乡的地方。

   

  温晴乡自古以来就是世人向往之地,只是少有人知道其所在。温晴乡里面有个叫酒泉镇的地方。酒泉镇因酒而闻名,其意境极其诱人,清妍走进了酒泉镇,发现镇里随处可见堆成山一般的酒坛子。

   

  酒坛子上面布满了那些偷酒的灵猴。镇子里有很多杰出的酿酒师与各具特色的酒馆。欧阳魁带着清妍走进了酒馆,酒馆的妈妈看见清妍,不觉惊艳,她拉着清妍的手,惊叹道:“好美的姑娘,魁儿,之前怎么不带过来给妈妈看看,你这孩子,藏着掖着,太讨厌了。”

   

  隔壁的老爷爷也走了过来,看着清妍,说了一句:“这姑娘确实美,而且这姑娘有盛世的头冠,将来不可估量呀”“老头子,说什么呢,来来,我们不管他。尝尝我们晾的好酒,可香了。”妈妈笑着把酒端了过来。

   

  清妍小喝了一口,醇香入口,确实香美。欧阳魁生怕妈妈把清妍喝醉了,他连忙把清妍拉开了,带她去了江河边上。

   

  那些停泊在镇外江河面上的船舫,它们一同构成了水上市集,通常镇子里的人都爱称之为“水市”或者“酒市”。

   

  在远处望,就能够看见写着“酒”字的酒旗招摇地挂在船坚实的桅杆上,船身印着各式各样的简练招徕语,在江河上形成一道美妙的风景线。这些是来自各个国家的酿酒师,他们各个技艺极为高超。他们从世界四面八方云集于此,只求本就超轶绝尘的酿酒技艺更精进一步。

  清妍终于想明白,为什么欧阳魁的性格如此傻脱,给人一种和谐温暖欢快的感觉,原来他从小生活的地方竟然是如此地和谐美。皇宫外面勾心斗角丝毫不影响洞内的和谐美好的生活。

   

  酒泉镇里面也有明艳的桃花,似乎酒泉镇里面永远只有春天。桃花在明媚春光与和畅惠风中特别惹眼。白蝶追舞,落入盘山而绕的潺潺水流中,寄送给各家各户温凉的花香。

   

  酒泉镇这里通常是真正超逸绝尘的酒师们眷恋的地方,他们的造酒手艺早已登峰造极,即使是手下的酒侍都无一不是酿酒技术炉火纯青的酿酒大师。这些人隐居于此,创立下大大小小的酒坊,以酿酒为乐。为了方便获取制酒材料,他们共同耕耘出一片辽阔的草药园。

   

  这片凌静美好的洞内生活使得清妍一刻也不想离开。欧阳魁告诉清妍,在洞内的时间和跟外面的时间不一样。无论他们在洞内逗留多久,外面的时间也只会停留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这就是为什么他离开殿内那么久而不被发现的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枝红艳露凝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枝红艳露凝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