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末世降临
张嘉乐2020-04-02 00:564,308

  狗场

  这是J市的灰暗地带。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即便如今是文明世界,可在某些角落里,依旧上演着最原始、最污秽的一幕幕。

  这是一处斗兽场,来自各地的参赛者将训练的犬类带到这里参赛,1V1的局面,胜利的规则只有一条,那就是活着。

  战斗的场景异常血腥,为了增加斗犬的攻击力,狗主人在参赛前,会故意饥饿斗犬几天,使其犹如恶鬼投胎,以同类为食,更甚者,部分狗主人在赛前给狗注射兴奋剂,或在狗的身上涂抹麻醉药。

  被约定的斗犬,没有放弃比赛的权利,它们只能在众人的叫喊声中撕咬、翻滚、流血、破肠、倒地……

  这就是人类。

  这个称霸了整个世界,站在了所有生物顶层的存在,为了某种目的和癖好,暴戾起来,比蝎子更毒,比青狼更狠。

  一扇不起眼的门外。

  公孙羽目光清冷的望着眼前这所简易的门户,距离末日爆发没有多长时间,他当然没有心情来这里观赏斗狗。

  前世中,这场灾难的发生的太过突然,等到陈锋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炼狱,丧尸横行、凶物纵横,往常高高在上的人类成了屠宰的对象,杀戮的篇章就此开启。

  相比那些行动迟缓的丧尸,末日的初期,最可怕的便是开启基因链条的凶物,一些生物发生了返祖现象,不止力量增强,就连能力也是诡异无比。

  就如同游戏中的精英怪一般,出现的几率并不高,但实力却极为可怕。

  地狱犬。

  这是它的称号,亦或是一种荣耀的象征。

  前世末日爆发后,曾经屠戮了整整一个城区的人类,身高达五米,,毛发通红,能够喷吐出炙热的岩浆。

  相比普通的凶物,这种身居特殊能力的精英怪,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在前世,国家组织力量在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后,才将其击毙。

  地狱犬死后,尸体三日炙热依存,作为末日中的接触的第一只凶物,地狱犬给陈锋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而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地狱犬脊背有一个刻痕“斗”字,具一些知情人说,这是J市斗狗场的标志,每一只斗犬在参加战斗的时候,都会被剃掉毛发,刻以字符,用疼痛激发凶性。

  而这,便是公孙羽来到这里的目的。

  他要找到那只在不久之后,就会化身成恶魔的凶物。

  华夏的枪支是严厉禁止的,末日爆发只有几个小时,相比去买些无用的冷兵器和囤积食物,诸如地狱犬这种存在,才有利于陈锋的计划。

  “咚咚……”

  想到这里,公孙羽不再犹豫,伸手敲了敲眼前的木门。

  “什么人?”

  门开了,一个穿着件背心,踏着布鞋的青年露出脑袋,他先是朝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向眼前这个陌生人,眼神充满了警惕。

  马仔。

  作为灰色产业,这里有着一套特殊的规则,无论是狗主人亦或是参与赌博的观众,都需要引荐才能进入。

  这名马仔显然是没有见过公孙羽,随即脸色有些阴郁,一副谨慎的模样。

  “我要买狗。”

  “什么狗?这里是张记面铺!”

  时间并不充足,公孙羽没有过多的时间与对方寒暄,他把手中的袋子打开,整整十摞百元大钞出现在了马仔的眼前。

  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这是公孙羽全部的资产,为了一条狗,将资产全部拿出,在寻常人眼中,陈锋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可事实呢?几个小时之后末日爆发,所谓的金钱、房契、企业如同淤泥,在这个全新世界,比的可不是靠山多强,而是拳头多硬。

  没有人会和金钱过意不去。

  这种事马仔做不了主,也不敢做主,他迟疑了几秒,便急忙进门向高层询问。

  ………………

  人为财死。

  金钱的诱惑,令公孙羽当即成了这间兽场的客人。

  这所店铺表面是粮铺,可其中却别有洞天,进入一间小房后,喧闹的人声和慘啸的咆哮传到了公孙羽的耳朵中。

  血浆。

  浓稠的血浆味。

  这里是斗兽场无疑,一群人围在一架铁笼子面前,尽情嘶吼,在其中,两只比特犬抱在一起忘情撕咬,鲜血、内脏、以及场内随意丢弃的垃圾让这里看上去极为具有冲击力。

  与此同时,一名光头,双臂分别纹有猛虎图案的中年人来到了陈锋的面前。

  他正是这里的老板。

  马仔的汇报让他有些诧异,狗这东西,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占据了不同的意义,对于一些人来说,它们是美食、是工具,而对于另外一群人来说,却是朋友和伙伴。

  在以往,也有不少人来这里挑选”心仪的斗犬,那些斗犬是幸运的,被买主挑走,不需要再承受死亡的威胁。

  价钱从几千到几万也是比比皆是,可令纹身男没有料到的是,像眼前这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却是前所未见。

  这是一名年轻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皮肤白皙,身上的肌肉也并不明显,相比一些涉足灰色产业的纨绔,他更像是一名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按理说,像这种雏鸟,见到这种场面多数是惊慌和恐惧,而这名青年的身上却有种无法言表的淡定,尤其是那两颗眸子,更是如泉水一般,幽深、冷冽。

  古怪的家伙。

  纹身男撇了撇嘴,给公孙羽贴上了一个标签。

  “我要买狗。”这是公孙羽说的第二句话,他将手中的钱丢给纹身男,随即便错过对方的身上,朝边上的斗犬看去。

  时间不多了。

  他必须尽快找到了“地狱犬”的身影。

  斗犬不具备防具,在这种杀戮中没有绝对的王者,就算赢得比赛,获胜的一方也会落下惨绝的伤势,彻底失去再次战斗的能力。

  说的更简单一点,这是一种类似猜大小的比拼,所谓的斗犬,更像是两颗棋子针锋相对,十万不多,但在抉择之前买下一枚棋子,却是绰绰有余。

  公孙羽走到每一只斗犬身旁,细心观察。

  “不是。”

  “不是。”

  “都不是……”

  看过了周围这十几条斗犬之后,公孙羽皱起眉头,在其中他根本没有发现“地狱犬”的身影。

  “难道是我猜错了?”公孙羽双眸中闪过一丝精光,走到纹身男面前,沉声道:“斗犬全在这里吗?”“这些全部都是这里最好的斗犬,除了这些,只剩下失败后的残废……”看在钱的面子上,纹身男如实回答。“失败?”公孙羽面容一僵,瞳孔顿时眯了起来,他好似忽略掉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他顿了顿,说道:“带我去找那些失败品。”“呃……”纹身男有些愕然。游走多年灰色地带,男人敏锐察觉到了陈锋身上有种莫名的危险。诡异。纹身男无法形容现在的感觉,明明对方更像是一只雏鸟,却让他有种莫名的心悸。对方不需要通过战斗来证明,一个动作、一个语气、亦或是轻描淡写的眼神,就让纹身男浑身不自在。纹身男哪里能够想到,在末日混迹了十几载,见证了无数的死亡与毁灭之后,公孙羽那种对于生命的漠然,早已融化进了骨子里面。……这是一处废弃的房间,其中堆放着七八只残缺的斗犬,这些死了的,亦或是没有死的斗犬,如同垃圾一般被丢弃在屋中,鲜血、内脏、脑浆,整间房屋充斥着死亡的气息。“找到了!”公孙羽环视一周,身体忽然僵硬,瞳孔更是眯成了一道细缝,他双手有些冰冷,虽然只是一眼,他却完全可以肯定,那就是他要寻找的存在。一只虚弱的藏獒。它的身上就像是被活剥了一般,皮毛大部分被扯掉,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躯体,可就算这样,它却睁着两颗眼珠,就像是不甘这样死去,流露出阴沉的寒光。公孙羽不会忘记这个目光,惨白的瞳孔布满绿色的血丝,看起来犹如狰狞的蛛网,与它对视一眼,就会浑身发冷,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窒息感。地狱犬。这便是那只带给J市无尽恐慌的凶兽。“我就要它。”公孙羽的语气毋容置疑在纹身男怪异的眼神下,他获得了这只将死之物。……距离末日还有一个小时。空房间。公孙羽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只马上就要咽气的斗犬,谁能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凄惨无比的家伙,再过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变成所有人的噩梦。食物、水源、一些简单的包扎。虽然这一切对于被命运眷顾的斗犬有些多此一举,但公孙羽却不愿看到关键时刻出现纰漏,简单的救治还是要有的。对于斗犬而言,一开始它对于公孙羽很排斥,可过了片刻,在看到对方真的在救助自己后,忌惮、警惕、阴沉、恼火的目光逐渐到依赖、接受、放松和感恩。感恩。同样是智慧型生物一种特殊的本能。强大的潜能。这种有异于其它同类的能力,或许是它成为精英怪的根本。斗犬显然将公孙羽看作了孤海中的一块浮木,公孙羽成了它的希冀,亦或是活下去救星。好感度+100说的再简单一些,公孙羽获得了NPC的好感,在末日这张副本开启之后,拥有“地狱犬”好感的他,完全可以活在对方的庇护之下,甚至,拥有操控对方的权利。这一点并不是危言耸听。末世中,不乏一些幸运之子,路边捡到一只虚弱的小兽予以抚养,可谁能想到,这只小兽拥有惊奇的天赋,成长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不但护佑主人在末世无忧,更直接将其扛到了高手行列。很显然,公孙羽如今也拥有了这种机缘。公孙羽站在地上,望着手腕上的表针,滴……滴……12点整……“嗡……”一阵巨大的声音响起,那是空间质变发出的响动,亦是吹响新时代的第一个号角。末日真正降临!几乎是瞬间,斗犬的身体率先发生了变化,它的身体忽然开始颤抖,随即徒然增大,迸裂的伤口就像是包裹了一层褐红色的血浆,瞳孔呈红色,仿似过度窒息充血的眸子,给人一种极端的恐怖和诡异,其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炙热的能量。它的伤势在飞快的复原中。基因重启?亦或是其它未知的力量?总之,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内,眼前这只凄惨的犬类已然变成了一种全新的形态。虽然它还很虚弱,虽然它的体型还未长到五米,可这气势却已然极为凶悍。而令人惊奇,这只凶兽看向陈锋的目光中,不是猎捕猎物时的狠毒与残忍,而是依赖与亲切,公孙羽心中掀起波涛骇浪,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因为末日降临,僵硬的嘴角终于咧起一丝弧线。下一秒。他举起墙角的一把铁锹重重的拍在地狱犬的头上。“彭!”“彭!”公孙羽眼神幽幽,站在空旷的房间中,任凭手中的铁锹拍在地狱犬的头上,一下、两下、三下……刚刚进化的地狱犬虚弱无比,如今的它,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成为不久后那叱咤风云的人间噩梦。只不过……它不可能见到那一幕了。啪嗒。鲜红的液体,滴落在地上。血。一滴滴汇聚在了地面,地狱犬原本合拢的伤口,再次破裂,可即便这样,公孙羽却依旧没有停手。更甚至……他嘴角的那抹笑容依旧绽放。剧烈的震荡声依旧持续。地狱犬的脑袋被砸扁了,鲜血和脑浆汇在一起,刺鼻的味道充斥着整间房屋……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公孙羽双手有些颤抖,望着眼前这只对自己拥有好感,甚至完全可以驯化的凶兽,眼中没有任何愧疚与歉意:“末日无情,在利益面前,就算是亲生血脉都可以随时放弃,更何况这种没有一点依据的恩情?”死了。相比活着的地狱犬,眼前的尸体,才是他真正想要的。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肉,公孙羽半跪在了地上,下一秒,竟然将双手全部扎进了这片血肉之中,他神情肃穆,语气异常冰冷:“深埋於黑暗地底的腐烂之躯,遵循古老的盟约,倾听吾之耳语,打破时空的界限,出来吧……来自深渊的伙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